他聽出來了,有壞人想要搶走古家!

陸細辛沒想到沈念羲會問這個問題,有些意外,拿毛巾擦過手后,好奇地望向小傢伙:「你都聽見啦,那你能聽懂么?」

沈念羲想在細辛姐姐面前表現一下。

這男人啊,無論幾歲,在女士面前的表現欲都很強,尤其愛彰顯自己的聰明才智。

沈念羲靠着陸細辛,一本正經地分析:「夜家利用林景天,到古家作亂,想要跟細辛姐姐搶古家。」

居然真的聽懂了!

陸細辛很是驚訝。

沈念羲捧著小臉蛋,眉頭皺成一團,一副遇見難題的樣子:「細辛姐姐,你為何不跟林景天對抗呢?他要搶你東西呢,是壞人。」

別看沈念羲人小,外表很乖,一副小紳士模樣,其實骨子裏跟沈嘉曜一模一樣。

但凡是他認定的東西,誰也別想搶走。

在他看來,古家是陸細辛的,並且只能是陸細辛,誰也不能來搶。

陸細辛眨了下眼,覺得這個問題有點深奧,擔心沈念羲理解不了,就舉了個例子:「念羲,假如你手裏有一隻雞腿,你的同學牽着一隻狗過來,狗狗搶走了你的雞腿,你很不開心,想要解決這件事,那麼你是跟狗狗理論,還是跟同學理論呢?」

沈念羲多聰明啊,小傢伙完全遺傳了陸細辛的智商,一點就透,幾乎是轉瞬之間就明白了陸細辛的話。

「我知道了。」他瞪圓眼睛,「細辛姐姐不用理會林景天,你要理會的是夜家。」

「聰明。」陸細辛誇讚一句,「兵對兵將對將,一定要找准自己的對手在哪,否則註定是敗局。」

陸細辛用古家為例,教導沈念羲:「念羲,如果我把林景天當作對手,打敗了林景天,夜家又安排其他人過來,那我要怎麼辦?還要繼續跟那個人對上么?

這樣太麻煩了,如果我找不準對手,只能永遠陷入被動,無休止地對付夜家派過來的那些人。」

「夜家太壞了。」沈念羲握緊小拳頭,可是,他還是不理解:「那就不管林景天了么?萬一他把古家搶走怎麼辦?」

陸細辛笑了笑,很喜歡沈念羲的求知精神,她伸出1根手指,問道:「如果我有一塊肉,你什麼也沒有,你說狗狗是跟我回家呢,還是跟你回家。」

「跟細辛姐姐回家。」沈念羲眼神亮亮的。

「真棒。」陸細辛親了親沈念羲的小臉蛋,繼續:「古家也是如此,跟着我利益更大,他們怎麼會捨棄我而倒向林景天呢。」

「寶寶,你要記住,你的實力越強,能給與他人的東西就越多,這樣跟隨你的人也就越多。」狌獸負傷之下,薛通越追越近。

已在攻擊範圍。

大喝聲中,薛通渾天裂日鎲揮掃,劃出茫茫青亮扇面,橫切狌獸側腹。

狌獸未躲閃格擋,似乎感受到鎲力的大小,擬直接硬扛。

「嘭!」

獸體外厚密、形如硬殼的煞氣護層,重重一晃,煙氣飛濺開來。

狌獸吃痛,調

《仙途煙雲錄》第三百八十五章色利雙誘 劉振平解釋說:「江南軍中,我說了算。」

「但是抓你弟弟蕭耀揚的那個兵團,不屬於我們江南軍的,而是隸屬北境軍的。」

蕭建康眉頭更皺:「北境軍的團,怎麼會出現在我們南方?」

劉振平笑道:「來這邊參加聯合演習的,你知道陳寧是在北境退役的,而且跟王道方關係很好……」

蕭家早就查過陳寧的底細,根據他們查到的資料:陳寧以前是王道方的兵,退伍后王道方少將對陳寧頗為照顧。

陳寧幾次在江南省惹麻煩,都是王道方派兵給陳寧解除麻煩。

蕭建康:「劉將軍的意思是,這次是北境軍,在照顧陳寧?」

劉振平笑道:「正是如此,抓你弟弟的人是北境軍的,我只管江南軍,所以不好處理呀。」

「我若是動北境的兵,人家北境少帥,肯定以為我要幹嘛呢,你說是不?」

蕭建康道:「可我他們抓了我弟弟,陳寧還打傷了我們蕭家好幾個弟子,這件事必須處理。」

劉振平說:「這樣吧,這件事我不干涉,我只保證江南軍中立,兩不幫,怎麼樣?」

蕭建康眯着眼睛問:「那王道方呢?」

劉振平笑道:「王道方以前是北境的人,現在已經調到江南,已經是我的屬下。我所有的屬下,都不得參與這件事。」

蕭建康聞言滿意的笑了,王道方都不能幫陳寧了。

那麼就靠北境來這邊參加演習的一個小小兵團,能保得住陳寧?

他謝過劉振平,還要到猛龍兵團指揮官典褚的聯繫方式。

接着,他開始打電話給典褚,要求典褚放人。

典褚此時剛剛把蕭耀揚一幫傢伙關押起來,見到有陌生來電,皺眉接通電話。

電話接通,手機里就傳來一個飽含威嚴的聲音:「我是京城市尊蕭建康,你就是猛龍兵團的指揮,典褚上校?」

典褚一聽是蕭家的人,嘴角微微上揚,嘴上卻悶聲道:「對,啥事?」

蕭建康沉聲道:「我剛剛跟江南軍的總指揮劉振平將軍通過話,劉將軍說我弟弟被抓跟他沒有關係。是你們這個從北境來的兵團,擅自抓了我弟弟?」

典褚咧嘴笑道:「對,咋的?」

咋的?

蕭建康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劉振平將軍對他都客客氣氣的,典褚這麼個小小的上校,跟他說話竟然如此豪橫?

蕭家眾人,還有三井武一行,都是面面相覷。

蕭建康臉色沉下,面容顯得格外嚴肅,冷冷的說:「咋的?你們這是胡作非為,我要求你立即放人,否則後果自負。」

典褚大大咧咧的說:「放人,不存在的。除非陳寧說原諒你們蕭家了,不然想都別想。」

我靠!

一個小小上校竟然這麼囂張!

蕭建康太陽穴突突的跳動,怒道:「這位上校,你的兵團也就兩千人,我蕭家隨隨便便就能夠拉出兩萬人來。」

「劉將軍已經說不會幫你,你信不信我們蕭家把你整個兵團都拿下來?」

典褚笑道:「我還是那句話,陳寧說放人就放人,你有什麼跟陳寧講吧!」

說完,典褚直接就掛斷電話。

千千 看著眼前變得空空蕩蕩的畫框,納西莎不禁有些失神。麥格此時已經處理好了一切,他坐在了納西莎的旁邊笑著說道:「實在是抱歉,讓你等了這麼半天。」

「這也沒有什麼的。」納西莎笑笑說道:「我能理解,現在誰又不是這樣呢!」見麥格聽了之後只衝著自己點了點頭,納西莎笑著說道:「不知道您找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麥格點了點頭道:「你也看見了,別說是那些食死徒的孩子們了,就連那些站中立的純血家族的日子都不好過。更別提那些學生了。我呢,整理了一下,現在斯萊特林的孩子們和那些即將入學,也必將加入斯萊特林孩子們的情況。有些孩子的家庭,現在已經拿不出錢來買書本和長袍了。」

「我明白了。」聽麥格說起了這個,納西莎點了點頭道:「需要多少金加隆您儘管說,我們拿就是了。」

「不不不,你誤會了。」麥格卻沖著納西莎擺了擺手道:「的確,我們可以這樣做,而且這樣做也是最為簡單的。但是我還要為孩子們的未來做考慮。現在我們就把這一切都給他們弄好了,之後他們畢業了又該如何?總不能都去你們馬爾福家要錢吧?」見納西莎聽了之後只看著自己,麥格點了點頭道:「我是這樣考慮的,就讓摩金夫人給斯萊特林的孩子們做新的長袍。然後書本什麼的,也給他們買新的。其他三個院的孩子們就湊合一些吧。相互借閱著用下就行了。」

「這樣不行。」納西莎卻搖了搖頭道:「這樣太不公平了。」

「只能這樣了。」麥格看了看納西莎嘆了口氣道:「你也是個斯萊特林,斯萊特林的孩子們的脾氣你是最知道的。他們現在已經夠什麼的了。要是在讓他們穿著舊長袍,拿著舊課本,以你對斯萊特林的孩子們的了解,他們受得了嗎?」聽了麥格的話,納西莎不禁沉默了,麥格說的是,斯萊特林的孩子們多來自於古老的純血家族,他們一個個的過著什麼樣的生活?現在卻在一夜之間變成了這幅樣子,任誰都是受不了的。再說斯萊特林在霍格沃茨四大學院中,自尊心是最為重的。也許在其他人看來是習以為常的東西,在斯萊特林的學生們看來,就是極大的侮辱。想到了這裡,納西莎不禁又看了看麥格道:「這樣雖然可以,但是其他的學生們能同意嗎?」

「我會去跟他們說的。」麥格點了點頭道:「我叫你來也是因為這個。」

「那可不行。」納西莎慌亂的搖了搖頭道:「我要是去了,只怕會被他們打出來的。」

「你想哪去了!」見納西莎這幅樣子,麥格明白他這是誤會了自己,忙笑了笑道:「我不是讓你去給其他學院的孩子們做工作,而且要你去做斯萊特林的孩子們的工作!」納西莎是個何等聰明的人?麥格剛剛說完他便已經知道了麥格的意思,便點了點頭道:「您放心吧,有我跟斯拉格霍恩教授在,斯萊特林亂不了!」見納西莎如此,麥格笑著點了點頭。又跟納西莎說起了別的。兩個人正說的開心時,一張校長的畫像跑了過來道:「不好了,桃金娘不知道怎麼哭了起來。又淹沒了走廊!」

「真是的。」麥格聽了畫像的話,不禁用手揉了揉太陽穴:「現在這個時候,他還要來搗亂!」說罷便走出了校長室。納西莎也跟著走了出去。

此時的大廳中人來人往,大家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修繕工作。麥格見狀,叫了幾個學生過來詢問了起來。聽了學生們的話,麥格的眉頭皺的更深了,按說在沒有人理會的情況下,桃金娘是不會哭成這個樣子的啊!到底又出了什麼事情了?正在這個時候,卻見皮皮鬼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個破舊的樂器,一邊彈著不成曲調的曲子一邊高聲唱到:「一個男生要自殺,桃金娘沒有地方可以去,於是便只能哭哭又啼啼。」聽了皮皮鬼的話,麥格不禁停住了腳步,高聲問道:「皮皮鬼,怎麼了?」

「麥格教授!」皮皮鬼沖著麥格行了一個滑稽到了無比的禮:「您還是快去看看吧!那個男生在桃金娘那裡自殺,桃金娘沒有地方了,就在那裡哭哭啼啼的。我去看的時候整個廁所的地都被染紅了,你們要是再慢一些的話,只怕整個樓道的地都會被那個男孩的血給染紅的!」說罷便哈哈大笑了起來。聽了皮皮鬼的話,麥格往四下看了一下,卻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忙高聲問道:「皮皮鬼,你知道不知道哪個男生是誰?」

「不知道不知道。」皮皮鬼滑稽的翻了一個跟斗道:「不過他的頭髮真好看,左臂上面還有一個醜陋的標記。對了。」說到了這裡,皮皮鬼看了看哈利眾人道:「那個標記跟之前最為黑暗的那一夜的上空飄著的標記是一樣的!」

「德拉科!」皮皮鬼還沒有說完,納西莎已經尖叫了起來。他不顧一切的就往樓下跑去。此時的麥格顧不上皮皮鬼了。只能跟著納西莎跑向了樓下。

果然。紅色的血水從廁所中流了出來。其中還夾帶著桃金娘的哭聲。「桃金娘,這是怎麼回事?」麥格氣喘吁吁的抹了一把臉,用盡量輕的聲音問道。

「我怎麼知道?」很快,一個帶著眼鏡的小女生便從水上飄了過來:「我獨自呆在這裡難道不好?為什麼你們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打擾我呢!那個男生哭哭啼啼的闖了進來。手中還拿著一把刀。後面跟著的人不停說笑咒罵。之後那個男孩子便在我的眼前,用刀子劃開了的胳膊!血一下子就流了出來。那些在外面說笑咒罵他的學生們看見了血,便都跑了!跑了!你們為什麼要來打擾我?」

「抱歉,以後不會了!」納西莎匆匆忙忙的說了一句話之後便穿過了桃金娘的身體,進入了廁所當中。卻見德拉科正躺在那裡。右手拿著一把刀子,狠狠地扎在自己的左臂之上。鮮血正汩汩的從他的左臂上面流出來。德拉科此時倒在血泊之中,人事不知。

「德拉科!」廁所中迴響著納西莎凄厲的驚叫聲。 慕容無煙冷笑一聲。

這華林是什麼樣的人,沒有人比她更為清楚。

他不過是想要沉寂訛詐她一筆罷了。

「你鋤奸閣死了多少人,你統計一下給我,每個人我會補償給你百兩黃金。」

聽到這話之後,華林的眼睛都分明亮了一下,他的臉上都帶上了笑容,一改剛才陰沉的面容,笑眯眯的迎接了上去。

「慕容姑娘你太客氣了,不知慕容姑娘現在來找我是有何事吩咐?我會竭盡全力的幫着慕容姑娘。」

望着眼前這張刻意討好的面容,慕容無煙臉上的笑容更甚,諷刺的勾了勾唇角。

「你就不怕你這幅樣子被鋤奸閣的人知道?」

華林笑出了聲:「他們永遠也不會知道,再者,當初是我救了他們,現在他們為我而死,也是理所當然,至少他們也不算白死。」

至少那些人的死,都為他換來了財富。

如此也算是值得了。

慕容無煙的眼裏帶着嫌惡,冷冷的看了眼華林:「你們鋤奸閣的人當真是無用,這都沒能殺的了楚辭,還要我親自動手。」

但凡華林能有用點,她也不用犧牲鳳鳴山莊這麼多人。

說到底,還是這華林毫無用處,實在是丟人現眼。

華林的眼裏閃過一道怒色,卻又很快便消失了。

「你也知道那瑾王府的能力,我已經儘力,而且,還有不滅城等勢力的幫忙,我也沒有辦法。」

他的能力就只有這樣而已。

對付普通人,他已經站在了至高點。

但那是夜瑾!

他已經儘力了!

慕容無煙冷冷的望着華林,說道:「既然攝政王府已經消亡了,那接下來就要找其他人算賬,華林,你把楚辭的惡名傳播下去,我要讓全天下的都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這個階段餓死鬼事件還沒發生,總部包括王小明在內對於厲鬼的認知還停留在駕馭第二隻鬼的層面上,也幫不了他太多。Next post: 蘇安每一槍都精準的奔向道奇公牛駕駛位上的那個人的頭顱,但這一刻原本口徑暴躁的子彈沉寂了下來,在這輛道奇公羊特製的加厚防彈玻璃面前,左輪的火力只能微微的撞擊開一道小小的裂縫,實在是有些「不夠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