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緩緩說道,「我的牽掛,是王院長你。」

聽到這句話,王德發整個人一愣?

不解的看着秦先生??

「是我??小人……小人不解??小人怎會成為……秦先生您的牽掛??」王德發突然有些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問道。

秦蒼穹盯着他,一字一句,緩緩說道,「你命不死,我心難安。」 「陸兄,你帶着人去追擊右邊那人,左邊的我帶着我慕容家的人就可以了,像這種為民除害的事情我慕容戰可是求之不得的,算我欠你個人情。」慕容戰站在陸之恆身旁說道。

「那就拜託慕容兄了。」陸之恆回答。

「小事,像這種事情一來是為民除害,二來又可為我慕容家帶來聲譽,而樂而不為呢,等我處理掉那邊的事便去找你。」

說完慕容戰便一躍而下,消失不見。

「好了,我們也該行動了。」陸之恆看着逐漸遠去的黑影緩緩說道。

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有人也正在盯着他們。

黑影翻出琉光城后就釋放出靈力來搜索陸之恆的位置,移動速度更是十分驚人,殊不知陸之恆此時正緊緊跟在他身後。

這個黑影便是邪鬼教教主,原本陸之恆計劃中,他肯定會看出這是一個陷阱,畢竟是明擺着的,到時候他必定會帶着人從琉光城右側出城尋找自己,只不過他現在將計就計,將邪鬼教教眾都派去了左邊,一來是讓他們吸引眾人的目光,二來則是免得這群人在看到靈源之後鬼迷心竅對自己出手。

不得不說邪鬼教教主有幾分心思,只不過他此刻的行蹤已經完全暴露,那麼他的這點心思也就很明顯了。

而陸之恆也是有着他的打算,他並不想在城內動手,畢竟雙方打起來動靜肯定不小,吸引來城衛軍可能不太好收場,以邪鬼教教主的詭異身手,很有可能趁機溜走,所以他才將地點選在了郊外。

邪鬼教教主潛行了一段時間,卻始終未能發現陸之恆的身影,這時的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妙,正準備回琉光城去。

這時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靈力氣息正在自己不遠處。

「沒錯,就是他,就是他!」邪鬼教教主興奮起來,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他感受到的靈力氣息自然是陸之恆沒錯,既然是釣魚,那肯定要用真東西來釣才是最好的,陸之恆故意吊著他,將他引到遠處準備下手。

跟在身後的邪鬼教教主並沒有發現異常,靈源的誘惑已經讓他沖昏了頭腦,雖然他是邪鬼教的教主,但是可以說是一窮二白,東西全靠搶,像靈元這種東西都很難得,更別說靈源了,既然看到了那就絕對不會放過!

等到了時機,陸之恆便站在原地,而羅琳等人早以埋伏在周圍,就等著邪鬼教教主自投羅網了。

月光下,陸之恆微笑着看着對面那個身穿黑袍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

看到陸之恆早早便在等著自己,邪鬼教教主也反應過來這是一個陷阱,只不過看到陸之恆不過才二重境後期,也有些好奇他能給自己下什麼陷阱。

「邪鬼教教主?」陸之恆微笑着問道。

「沒錯。」邪鬼教教主摘下頭套,竟然是一位青年模樣。

陸之恆在看到他的面容之後先是一愣,隨後說道。

「原來是你,我還以為堂堂邪鬼教教主會是一個老頭呢。」

原來邪鬼教教主正是當日詢問陸之恆想要購買靈源的那位青年。

「廢話少說,交出靈源,饒你不死。」邪鬼教教主緩緩說道。

「我能在這裏等你,那麼肯定是擺下了宴席等着你的,既然現在主客已經上桌,那麼我們也該全部出場了。」前面的一段話自然是跟邪鬼教教主說的,後面的則是跟羅琳等人說的。

羅琳等人瞬間將邪鬼教教主包圍了起來。

感受到羅琳等人身上的靈力波動,邪鬼教教主笑了起來。

「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一群人中沒有一個三重境中期的,當我好欺負么!」

說罷,邪鬼教教主直接發起攻擊,目標直指陸之恆,因為他是這裏修為最弱的人,而且身負靈源,自然是首要目標,只不過他算錯了。

見邪鬼教教主對着自己衝來,陸之恆笑了,催動靈力,不退反進,左手陰雷蓄勢待發。

兩人對了一掌,巨大的靈力波動將兩人震退開。

邪鬼教教主右手背於身後,陰雷正在不斷侵蝕進他的體內。

原本邪鬼教教主還在想陸之恆自不量力敢跟他對掌,直到他感受到陸之恆手掌傳來地力道之後他便發現自己大錯特錯了。

「不可能!不可能!你明明才二重境後期!怎麼可能有如此強的力量!」邪鬼教教主以難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陸之恆。

「哼哼,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你的力量,也不差啊。」陸之恆故作鎮定地說道。

因為他此時左手也背於身後,而且不難看出,此時他的左手有一點發紫。

「猴哥,你的靈力有些詭異,好像跟我的陰雷的一樣,能夠侵蝕人的靈力。」陸之恆對孫悟空說道。

「是有些詭異,不過不用擔心,全力運轉大品天仙決即可,像這種程度的靈力,侵蝕不了你。」孫悟空懶散地回答。

陸之恆沒有說話,開始全力運轉大品天仙決將邪鬼教教主的靈力驅逐出體外。

邪鬼教教主看陸之恆中了自己一掌卻絲毫沒有變化,心想,「這小子居然不懼怕我的噬魂掌?」

速戰速決!

邪鬼教教主突然發起攻擊,而陸之恆與羅琳等人也是絲毫不留手,雙方大戰到了一起。

這裏陸之恆也有些大意了,他是不懼怕邪鬼教教主那詭異的靈力,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不怕。

很快就有人中了招,面色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趕緊退出去!全力運轉靈力守護自身!」陸之恆連忙說道,自己則是朝着邪鬼教教主沖了過去。

這一下,人數優勢蕩然無存,相反,陸之恆還需要觀察邪鬼教教主的每一步動向,以防他對羅琳等人出手。

「小子,你身上到底有什麼寶貝,居然不怕我的噬魂掌!」邪鬼教教主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

可是陸之恆又豈會告訴他,回答他的,只有一發陰雷。

「哼,這一招你剛剛已經用過了。」邪鬼教教主不屑地說道。

「是嗎,那就試試這個!」陸之恆說道,右手迅速發出一枚陽雷。

雙雷相撞,爆發出驚人的威力。

「什麼!」邪鬼教教主躲閃不急,直接被爆炸的餘波吞沒。

邪鬼教教主捂著胸口倚靠在大樹旁,眼裏一副難以置信地模樣,陸之恆給他帶來地驚喜已經足夠多了。

「好了,這下你該去死了。」陸之恆伸出右手,陽雷在他掌中跳動。

「哈哈哈哈哈哈……我邪鬼教教主又豈會任你處置!這是你逼我的!」邪鬼教教主突然大笑道。

「不好!小子快躲開!」處在內心世界的孫悟空急忙說道。

陸之恆迅速躲開。

只見一片黑霧將邪鬼教教主籠罩在內,周身靈力躁動不已。

「猴哥,這是什麼情況?」陸之恆不解地問道。

「他這是準備利用邪法強行突破,小子你要小心了。」孫悟空神情凝重地說道。

陸之恆一發陰雷隨手摔向黑霧,竟然被黑霧給吸收了。

「還能這麼玩?」陸之恆說道,他還想試一試使用陰雷雙雷的威力試試看。

下一刻,黑霧散開,露出邪鬼教教主陰險的面容,他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大半。

此刻的他已經成功突破到了三重境後期,只不過這次突破非他所願,之前用孩童修鍊邪功所構造的根基已經被毀於一旦,身體內的靈力極其不穩定,就跟當時關虎服用禁藥時一樣,只不過,邪鬼教教主並沒有失去理智。

「這是你逼我的,壞我根基,這下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了!」邪鬼教教主憤怒地說道!

陸之恆面色凝重。

「三重境後期,這下有些麻煩了啊。」 看完電影之後再吃個飯,大家都有時間,都已經差不多結束了,李泉也趕緊匆匆的回到自己家裡面去休息了。

第2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如果要是一直在這裡等著的話,那可是麻煩了。

而且今天胡敏兒在自己的耳邊嘰嘰喳喳了一天,必須要讓自己的耳朵趕緊清凈一下才行。

第2天一大早李泉還在睡覺,昨天晚上真的是太亂了,一直在忙於社交方面,如今正好可以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了。

可是沒想到一大早就有人按門鈴,可把李泉給煩壞了。

「誰呀?這一大早的就來敲門,有什麼事不能打電話發簡訊說嗎?」

現在這個時候各種社交平台都那麼方便,難道留言不可以嗎?是誰到底有什麼急事來這裡找自己呢?

李泉這麼一打開門,沒想到竟然看到了林允,挺個大肚子站在門口,可把李泉嚇壞了,立馬收起了自己下發牢騷的心。

畢竟人家都大著個肚子來找自己如果要是再不好好招待的話,那可是不行的。

「你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怎麼懷著孕就直接過來了,那是大早起的,孕婦也不必這麼早起床吧。」

雖然說林雲之前給自己介紹了不少的工作,但是兩個人的關係好像也並沒有好到特別的一個地步,這也是李泉自己一個人認為的。

「這件事情恐怕也只能我能幫你了吧,你現在這個時候是不是準備開公司了呀?」

一邊說著他一邊往裡面進去,直接就很順利地坐在了沙發上面,李泉也就順勢關上了門,不過這開公司的事情他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呢?真是覺得疑惑。

「對啊,我是準備開公司,而且都已經買好房子了,過兩天就要開業儀式了,怎麼著?你這裡有很多的生意要介紹給我嗎?」

如果要是有聲音的話,那肯定是非常不錯的,本來還沒有醒來的李泉,聽到了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的心情也都是很好的。

誰不願意賺錢啊,現在這個時候李泉可願意去投資了,反正自己的系統待著也是生鏽,還不如大家一起呢,能賺錢的話肯定是非常不錯的。

「現在倒是沒什麼生意,不過過一段時間可能會有,但是不說你這個創業的事情為什麼要拒絕胡氏集團的邀請呢?」

聽到這裡李泉更覺得無語了,好不容易清靜了一下,沒想到胡敏兒不來了,到時讓林允馱著個大肚子來了,後面的這個人真的是絕。

胡敏兒白天的時候那麼說,李泉還以為他已經徹底放棄了呢,沒想到根本就沒有。

在這樣的一個事情上還是沒有一個比較好的階段,看到這裡的時候李泉更加覺得有一些不爽了。

如果不是面前有一個孕婦,他可能早就已經把他們轟出去了吧。

「我當然拒絕他們了,我都有自己的公司了,為什麼還要跟他們一起呢?而且去胡氏集團不也是打工的嗎?我自己的話是自己當老闆啊,這有著上面的差別。」

李泉角都解釋的非常清楚,要什麼樣的東西李泉再清楚不過來,又怎麼可能會非常匆忙的做一些不好的決定呢?

而且這是自己的公司,不管怎麼樣李泉的一些決定肯定是為了自己公司好啊,又怎麼可能會去為了別人的公司而做一些事情呢?

「胡敏兒其實也並沒有讓我來勸你,只是他覺得有一些可惜,畢竟他們公司這麼招人的,真的是不多了,你要是現在進去的話恐怕會有很好的薪資哦。」

李泉其實他就已經查過胡氏集團了,正是因為他覺得胡適劇團做的太過於規範了,和自己想象的是完全不一樣的。

李泉想要根據每個人不同的需求去租房子,可是他們那邊根本就不是這樣的,所有的房子全部都是規模化。

雖然做得很好,但是李泉還是不是那麼的喜歡,遇到自己不喜歡的事情為什麼要支持呢?

「唉,你還是別來勸我了,你應該知道我的設計還有建築的水平吧,去他們公司不是屈才了嗎?你先趕緊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這個時候的李泉在這裡說著,其實早就已經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李泉雖然聽起來好像是在開玩笑,但是他已經知道自己適不適合進公司裡面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村裡眾人一想是那麼理兒,那就等著瞧。Next post: 雖然現在還不清楚這個劇本有什麼魔術儀式上的邏輯存在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