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體內有一道死神之印守護,不然這樣的傷勢早就掛了,靈魂也極度虛弱。

「小辰我在!我來了,你別嚇我,我只有你一個親人了!」小九兒小心翼翼的抓起王辰的手,發現他的手軟得跟橡膠管似的,骨頭完全碎裂。

要是王辰身體還動得起來,估計早就敲她的腦袋了。

你這死丫頭亂說什麼,我還沒死呢!

不過……被人關心的感覺,真的挺好的。

小九兒也沒有亂了分寸,掏出王晴兒給她的一瓶療傷法術,將藥水澆在王辰身上,外傷迅速癒合,骨頭也在重新連接。

配和小九兒自身的治療能量,原本變成肉泥的內臟也開始逐漸成型。

下面的老者看呆了,意識到不妙,身形一閃衝到小九兒身後,沖著她的背心就想一拳過去。

對方只是個半步合體,而他是真的合體,這點境界相差,他相信他能打敗這隻貓妖!

啪!

他的拳頭沒打中妖,反而自己的臉挨了小九兒一腳!

一雙潔白如雪的高筒小白靴鞋底出現了一絲血跡,老者飛出去的同時,還有兩顆黃黑色的門牙。

老者有些慌了,連忙道:「快快快!快結陣,剿殺此孽畜!」因為被小九兒踢掉了兩個門牙,說話的時候都有些漏風。

周圍的百人修士都是一些亡命之徒,知道小九兒有多強,不敢怠慢,迅速結陣,因為死了幾十個人,結陣時間要長的多。

「用陣?」小九兒冷冷一笑,一雙白皙晶瑩的小爪子在自己胸前來回翻動,結著一個古怪的手印。

手印的紋路構造,組合起來彷彿是一個醜惡的鬼臉,又像一個露著冷笑的貓臉。

「沉寂在這片天地的生靈啊,我知道你們是寂寞的,你們是不甘的,請允許我賜予你們短暫的生機,為你們增加更多寂寞的同伴吧!」

小九兒投下另一瓶金色的療傷法術,周圍貧瘠的雪地開始震顫起來,接著,一個,兩個……

數不勝數的白色骷髏從雪地里鑽出來,它們空洞的眼窩中都冒著淡淡的綠色幽光,明顯沒有思想,沒有生命。

這些骷髏沒有思想,沒有疼痛,沒有害怕,一個個身高都在兩米以上,手持白森森的巨大骨刀,有條不絮的站在一起,紀律比軍隊還要嚴明。

「殺。」小九兒玉臂一揮,上百個骷髏同時向四周暴掠而出,它們不會飛,但能跳到十多米的高度,防禦力也強的離譜,化神全力一擊才能打碎一個骷髏。

周圍修士的陣法集結被強行打斷,不得不和這些骷髏對戰。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亡命之徒感到害怕了。

這些骷髏根本不害怕死亡,一旦被打破,周圍的療傷法術會立刻將他們的骨頭組織修復,根本無法形成有效打擊。

反而,這些亡命之徒一個人要面對三五個骷髏,再這樣下去,他們遲早會油盡燈枯,然後被骷髏群五馬分屍。

小九兒就這麼懸浮在半空中,冷眼旁觀著一切,猶如一位睥睨眾生的上帝。

終於,有一個人頂不住了,他催動著手中的武器橫掃過去,打斷了前方一個骷髏的下半身,但那個骷髏也將手中的骨刀送入了他的胸膛。

這名修士死了,而殺死他的骷髏,殘破不堪的軀體像記憶陶瓷一樣開始修復,不到三息時間就變得完好如初,開始尋找新的目標。

「怎麼會,怎麼會!」老者一邊出手一邊破口大罵,這些骷髏在他眼中脆得跟餅乾一樣,隨手一揮就是能死一大片。

但是面對著源源不絕的骷髏兵團,他也逐漸顯現頹勢。

就在老者全力攻擊骷髏群時,三柄明晃晃的銀白色利爪從背後刺穿了他的胸膛,他能看到自己胸前的三柄令他不寒而慄的利刃。

「噗嗤!」小九兒抽出爪子,扯出一顆鮮紅色的心臟。

心臟還在有力的跳動,上面帶著幾根青紅色的粗大血管,正在心臟的壓力下不斷噴出暗紅色和鮮紅色的鮮血來。

老者的眸子瞬間瞪得滾圓,儘管帶著濃濃的不甘,但流失的生機告訴他,他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屍體墜到地上,被白雪掩埋,剩下的亡命之徒也被骷髏群逐漸吞噬,不留一個活口。

將敵人解決之後,這些骷髏也像數據粒子一樣,崩潰成一顆顆看不清的白色粒子消散在空氣中,回歸大地。

除了那些打雜的普通人倖存下來,這個國際盜賣人口的非法組織,化神以上的強者,無一生還!

「行了,快出來吧。」小九兒掏出一塊漆黑的令牌往地上一扔,小天瞬間化形成人。

他身上也有不少傷口,整個人看上去就像個乞丐一樣,但沒有再流血,很主動的把這些被骷髏砍爛的屍體燒成血水。

沈厲河和後方士兵們終於姍姍來遲,當他們看到這一大片染紅的雪地以及猶如地獄修羅一般的小九兒時,所有人都不說話了,只是各做各的。

清理戰場,救人,還擒拿住了不少金丹以下的修士。

至於那個被王辰弄成白痴的二階分神,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

跟著大部隊來的,還有陳若楠和李星紫。

在陳若楠看到屹立在半空中的身形單薄的小九兒時,眼前一亮,想和她打招呼,沒想到被黑龍制止。

「現在那位大妖的情緒不穩定,你別上去送死啊。」

陳若楠這才注意到小九兒的右爪上還插著一顆血淋淋的心臟,天寒地凍的情況下,還在緩慢的跳動著,證明這心臟剛剛被離開它的主人沒多久。

其實,小九兒能夠這麼輕鬆滅掉這些人,和王辰是分不開關係的,如果沒有他在前面消耗這些人的能量,小九兒也不會贏得那麼輕鬆。

小九兒落回地面,剛才還雷厲風行的她現在反而像失了魂一樣,即使是站在極寒之地,任由烈風狂吹,她也渾然不知。

小天進坑裡小心翼翼地把王辰拉出來,那感覺叫一個痛啊!

雖然被療傷法術和小九兒自身的能量恢復了不少,但畢竟受到的是身體上的致命傷,這時臉色還蒼白的很。

「九兒?九兒!」見小九兒獃獃的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麼,王辰感覺情況有些不太妙,上前輕輕推了她一下。

小九兒的眼神這才從混沌恢復了清明,但很快她那兩顆漂亮的銀色寶石又被晶瑩剔透的淚珠浸濕了,小嘴一撇,哭了起來。

「喵嗚……」

哭聲很小,可以說周圍的人幾乎聽不到,但王辰能感受到她的害怕和不安。

王辰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輕輕抱著她纖細的腰腹,低效的:「九兒別哭啊,我又沒死,只要你來還有氣就能活是吧?」

聞言,小九兒狠狠的掐了王辰肚子上的肉一把,沒有吭聲,只是把頭埋在他的懷裡,也沒有再哭了。

雖然天氣冷,但男生的懷抱依舊是那麼溫暖,驅散了她心中的寒。

王辰嘴上說的輕鬆,實際上剛才那一下抵抗並不簡單,只不過他想起了心中最珍貴的東西,那發自靈魂的反抗,配合他強大的意志力,硬是拼著肉身潰散也撐了下來。

小九兒沒有說話,只是身體顫抖得厲害,王辰也耐心的安撫她。

過了好久,她的情緒才穩定下來,小聲道:「小辰,以後你別這樣了。」

「好好好。」王辰欣然答應,輕輕捏了捏她的耳朵,將她漂亮的銀髮攏到腦後。

「太酸了,我還是當個物品吧!」小天嘖了一下,變回焚天令,化成一道紫色的流光鑽進王辰的口袋。

到了後面,莫雪蓮和她的三長老也被救了出來,看到站在雪峰上的王辰時,更是美眸一亮。

「王辰先生!」

看清人後,王辰倒是挺驚訝的:「莫門主?」 「剛剛朱斌傳來消息,說顧博士已經在開始試驗。」艾九燁不動聲色地打開保溫桶,自動開啟喂飯模式。

「只怕一時間回不來。」

基地里也沒什麼好菜,但好歹是有點豆芽豆腐之類的新鮮東西。

瓊熒哦了一聲。

她的兩條胳膊都受了槍傷,雖然有零零在感受不到痛覺,但也不好表現地太過明顯。

「她的傷還沒好全。」瓊熒低聲說。

「朱斌會照看她的身體。」艾九燁心平氣和地說,自然地低下頭吹涼了飯菜,送到她的嘴邊。

瓊熒綳著臉看他,實在是鬧不准他的臉皮怎麼會這麼厚。

「看來你的手也是不想要了。」

瓊熒陰惻惻地說。

艾九燁訕訕地放下手,有點委屈。

他實在是鬧不準,自己究竟是哪裡招惹到他的小姑娘了。

他突然有點想念她暈車的時候了。

那個時候的小姑娘軟軟的,身上也沒這麼多刺。

「你當時可沒說會這麼危險!」

陰暗的拐角處,小辮子壓低了聲音對著灼華低吼。

「有她在,危險什麼?」灼華不耐煩地皺眉。

小辮子心裡煩躁地厲害:「你知不知道那天她差點去追你!」

女神只說要他暫時拖住老闆娘就好,可沒說她會放煙花引來屍潮!

要不是朱偉下來的及時,只怕他們這些人早就變成了喪屍!

「知道啊~」灼華依舊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模樣,似乎對一切都不在意:「我不是給你們留了錄音筆嗎?」

她又看了眼小辮子,看著80的好感度,努力壓下心裡的煩躁。

「如果那隻貓對她不重要,她怎麼可能會跟著你們來基地?」灼華柔聲嘆息,眼中似乎有水光匯聚。

她振振有詞,一副為他著想的模樣。

「她那樣厲害,咱們要不是兵行險招,怎麼可能能將她騙來?」

「現在可好,她懷疑我,你們也懷疑我,只有我裡外不是人是嗎?」

灼華的聲音裡帶著哽咽,但眼淚一直沒落下。

她從出場時便是明燁的,像是一團火,自信又張揚,勾地人心中發癢。

現在這幅梨花帶雨的模樣,更是看得人心生憐惜。

美麗,似乎是她天然的優勢。

「我……」小辮子鬱悶地扯了扯自己的小辮子,一想到那日喪屍來襲的場景就覺著心悸。

灼華借著淚眼,悄悄瞧著他,心中滿是譏諷。

這種沒腦子的貨,也就配給她當個工具人。

就連艾首領都看出自己的那場戲幫了他們良多,主動說了前事兩清!這位竟然追到了這裡!

要不是看他還有用……

……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那太好了,日後三位要是想走隨時可以離開我絕不阻攔。」李雲聞言大喜過望,只要他們答應留下來就不愁抓不住他們的心。Next post: 但是竟然在衣服的邊緣綉著金線。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