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個問題灰眉老者卻是不能不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他知道葉問龍的話水分不會很多,武塔出現妖獸的信息非同一般,長老會不可能不去查證,從武塔出來的學生都被詢問過了,證實這個消息的確是葉問龍讓人傳出來的。

在頗長的一段時間裡,這個消息一度成為恐怖消息在善武者之間傳播,很多有關記載有妖獸資料的古籍也被研究者從塵封的書庫中掏了出來,關於妖獸的傳說與在武塔中的見證者一對比,終於證實了這個消息的真實性。一時間人類如臨大敵,因為很多人都擔心:既然妖獸能夠出現在武塔中,那麼會不會出現在人類世界之中?

這個消息的影響一度弄得善武者人心惶惶,人類高層也是高度重視,為此也制定出了許多的應對措施,至於那些措施有沒有效果,只有真正的實踐以後才知結果——當然,沒有人希望會有那麼一天。

也正因為這個消息的起源者是葉問龍,所以聯邦安全總局縱然是掌握了一些表面證據也沒有馬上對葉問龍進行傳訊,而是透過龍武學府長老會,要求他們先進行傳詢,如若屬實,希望他們把他交給聯邦安全局處置。而且葉問龍雖然在鍛體學院沒有正式的身份,但學院的高層對他甚為維護,所以他們對葉問龍並不敢做得太過。

「地點是在這一次的武塔開啟試練之中,有人親眼看到你以靈魂之力攻擊晶角妖獸,至於此人是誰,卻是不能告訴你。」灰眉老者淡淡地道:「據我所知,晶角妖獸全身堅硬,白階的晶角妖獸,即便是黃階、甚至是玄階強者都難以強行破開它們的防禦,其唯一的弱點便是靈魂十分脆弱。當時你僅是敬愛階的的修為罷了,若不是以靈魂攻之,如何能夠擊斃那麼多的白階晶角妖獸?」

葉問龍淡然笑道:「好,這算是一個疑點,說一下第二個證據吧,待會兒我一併告訴你答案便是。」

「那由你,老夫等著。」灰眉老者淡淡地道:「證據二,在彌伽小世界的外面,面對四大地階強者的聯擊你都避過了,據那幾位強者過後分析,你當時還只是鉤召階的修為,以鉤召階的修為硬抗四大地階強者的聯手一擊而不死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你本是煉魂修真者,你以秘法掩蓋了真相。因為對此你又作何解釋?」

「呵呵,那幾個老不死的,他們代表的是各自家族的利益,我不認為他們的話有何可信的地方。正規是他們中的飛靈城趙系、靈王城王系都與我有舊怨,他們那麼說,一來是抹不下面子,四大地階強者聯手對付我一個後輩,說出去他們都沒臉,這才找了這麼一個借口;

「二來也是為了剷除我這個成長得太快的天才,所以才會對我暗下毒手,未果之下,他們想要求怎麼抹黑我不行?所以說他們所說的,我不但不認同,我還要保留對他們追究的權利,因為他們這是在顛倒是非,任意誣陷。」葉問龍淡然道:「這位長老,這些莫須有的罪名我看你還是不要隨便安的好,我要的是證據,沒有證握,一切都是扯淡。」

灰眉老者見他一臉淡定,暗自點了點頭道:「這一點的確只能作為佐證,幾天前在人類軍事學府發生的事情,卻是大大增強了你的嫌疑。我雖然查不到你的檔案,但我們對你的特6s級身份有所懷疑,因為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是來自觀善星趙家核心層。你的變異天賦蘇醒不過一年多,這麼矮的時間內便能與堪比地階能量波動的光聖卵周旋,這至少擁有地階的實力,這是非常不合理的,哪怕最妖孽的天才,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鍊到那樣的地步。

「善武之道,講究的是穩打穩紮,一步一個腳印,即便是再妖孽的天才,碰到再逆天的際遇,也不可能做得到這一點,你對此又作何解釋?」

人類軍事學府那邊發生的事他也是知道的較為詳盡,但也只是止步於軒轅清萱與葉問龍分開之前的事,至於後面那黑蛋破頂之後與葉問龍發生的事他卻是不知曉的,否則的話他會更加震撼。

葉問龍輕笑道:「這個倒是好玩了,合著修鍊快也能被懷疑是煉魂修真者,這***是誰訂的規矩?不錯,我接觸修鍊才一年多時間,但那又能代表什麼?我修鍊的功.法,本就是極為逆天的功.法,再加上我人品好運氣好,短短時間內到這一步算得什麼了?講句難聽的話,我修鍊得快關你.鳥毛事啊?」

他這句話可就是大大的不敬了,但不敬又如何,葉同學可不是軟柿子可任人###的,這灰眉老者說話的態度雖然不惡劣,但語句卻是無理之極,確是惹毛了他,酸你家妹子的,這種捕風捉影的事你也拿來跟我說拿來懷疑我,我用鳥你用給你面子嗎?大不了翻臉便是,他不相信一個龍武學府的長老會能夠拿他怎麼樣。

「年輕人,話不要說得那麼沖,我們長老會這不是傳詢嗎,有則改之無則加冕嘛,你這樣可不是談話的態度。」被他當場鏟臉,灰眉老者臉色頗是難看。

葉問龍冷笑道:「反正我問心無愧,本來還想著要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的,現在我反悔了,你們愛乍地就乍地,爺還不奉陪了呢!」

說罷轉身大步向門外走去。

「站住,長老閣里豈容你說走就走,先把問題交待清楚!」矮樓大廳中並不單隻灰眉老者一人,兩邊還站著四名玄階巔峰的強者,見葉問龍怒走,其中兩人刷地竄出向他擒去。

「滾——」

葉問龍頭也不回一甩手,那兩名玄階巔峰的強者倒退而回,站穩之時葉問龍已然走到門口,灰眉老者正猶豫著要不要強行將他留下,葉問龍卻是停下了腳步,頭也不回,淡淡地道:「對於我的身份你可以問莫老。提醒一句的是,那光聖卵已然孵化,那是一隻波魔聖翼皇族的後代,受了一點損傷,目前的實力是地階後期,現在我也不知道它躲到哪裡療傷,快則半年,遲則兩年,它一定會再現,到時便是災難之期。」

拋下這個重型炸彈,葉問龍揚長而去,留下了一臉震駭的灰眉老者眾人。 葉問龍拋出這個重型炸彈的主要目的是震懾,用這個信息震懾住灰眉長老等人,不想再跟他們糾纏。這是因為他雖然想好了託詞,不過卻不想暴露自己與野老歐冶星的關係,原本他的託詞是歐冶星是自己的師兄,器聖宗有精神力秘修功訣,那是為了鍛造體器用的,他修鍊的是精神力功訣而不是煉魂修真者,而且他還是天生的器聖體,本身精神力就比一般人強大很多。

這個借口算不得強大,但應該也是勉強能夠糊弄過去。但既然灰眉長老惹怒了他,他乾脆懶得理會直接暴走了事。當然,他拋出的這個炸彈,也是為了給人類高層打預防針,防的不止是那隻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的四翼獸,還有人類即將面臨的異域魔獸的入侵,據傲天所說,這片位面空間越來越不穩定,最多兩三年那些漏洞估計就會崩潰,到時便是人類的災難之日。

葉問龍不知道到時會是什麼樣的情況,人類到時會不會面臨滅絕的可能,不過此時未雨綢繆並不是什麼壞事。

他的這個重型炸彈還真的是大,灰眉長老制止了想要繼續找他麻煩的幾人,坐在那裡默然不語,似是在消化著葉問龍的那幾句話。

「姬老,我們真的這樣放任他離開?」剛才被葉問龍震退的一個老者有些不甘心地問道。

「讓他去吧,老莫是真的與他有些關係,此次對他的傳詢,我還沒有來得及跟老莫溝通呢,而且這小子剛才所說的消息太過重大,我們不得不早作防範。」姬老臉色肅然地道。

這灰眉長老姓姬,是龍武學府長老會中三老之一,與莫老、善武學院常院長恭為三大支柱地階。以前的時候,姬老與莫老是並列排名的,常院長當之無愧的排名第一,因為龍斗星龍武學府中,只有常院長是地階中期的修為,強者為尊的世界里,當然是誰的拳頭大誰說話。不過數月前莫老突破初期巔峰晉入中期,在學府中的地位便蹭地超越了姬老。

當然,這只是實力上的超越,兩人的分工和地位還是沒有什麼變化的。不過該有的尊重還是要有,對於莫老看重的年輕人,姬老其實並不想動,此次的傳詢,說來做的還是表面文章,姬老倒是沒想到葉問龍會性格會如此強勢暴躁,一句話不爽竟然拂袖而去。

「姬老,那小子的話可信嗎?」站在左側的另一名長老皺眉問道。


「老莫、軒轅院長和霍教授都極力推崇的人,估計不會隨意說謊,而且發生在人類軍事學府的災難,想必你們也是清楚的,如果不是地階後期的異獸,又怎麼可能散發出那麼恐怖的力量?這場災難,可是死了整整一千多科研人員,其中包括了幾個重量級的專家教授。」姬老肅然道:「再說,武塔內的變化甚為怪異,各種防範方案和措施已經完成,就算是再加上這一個消息,最多也只是多強化一下防範意識罷了,這有防未錯。」

「姬老說的是。」其餘長老均自垂眉,沒有人再多說什麼。

葉問龍出來之時,小紅正老老實實的在矮樓前呆著,臉上頗有擔憂之色,見他出來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走吧,沒勁兒。」葉問龍對她招了招手,向山下走去,小紅小心翼翼的在後面跟著。

「陣法攻擊已經關閉,只要你不破壞這裡的東西,陣法不會主動攻擊你的,瞧你那點膽量。」葉問龍笑道。

「公子,他們沒有為難你吧?」小紅臉上訕然,趕緊轉移話題。

「一些捕風捉影的東西,沒有證據他們敢拿我怎樣?不過那個敢坑我的傢伙,我早晚會收拾他。」葉問龍冷哼道。

小紅怒道:「是誰敢坑公子,讓奴婢去擰掉他的腦袋!」

「呵呵,除了問蒼天父子外還能是誰,他們懷疑我是煉魂修真者,目擊證人又是在武塔之中,當時在我附近的除了問少邪外沒有一個熟人,看來問蒼天那老鬼後面還是救走了那小畜生。」葉問龍嘿嘿冷笑道。

「原來是他們兩父子,公子,讓奴婢去宰了他們!」小紅一聽更怒,再次請願。

「算了,暫時放過他們兩個吧,聯邦安全總局剛一調查我們我們就收拾了他們話,恐怕會有些麻煩,讓他們兩個多活一段時間就是。」葉問龍無所謂地道:「再說這兩父子肯定不敢公開露面,要找到他們也要花費一番工夫,現在我也沒時間理會他們。」

「哼,真沒勁……」小紅泄氣地道。

葉問龍笑道:「我知道你是想打架,放心好了,等到了觀善星,我會讓你打個夠,打到怕。」

「公子您要帶我去觀善星?」小紅喜道。

「當然要帶你去了,這麼好的打手,丟你在這裡豈不是浪費?不過么,你的實力進步還是慢了點啊,我現在都超過你了。」葉問龍笑道。

「奴婢怎麼能跟公子您比呢,您是人中之龍,奴婢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小紅臉色微紅,面色赫赫地猛拍馬屁不已。葉問龍說的的確不錯,才這短短的幾個月時間,葉問龍的實力已遠遠把她甩到了後面,這讓她情何以堪。

「什麼人中之龍,你拍我馬屁有用嗎?有時間多多用心修鍊,整天象個好奇寶寶似的。」葉問龍面色微沉道。

「哪有……」小紅委屈地低下頭去,聲音低得連她自己都聽不到,卻是不敢多辯一句,心道人家都是想呆在您身邊修鍊的,爺爺說只有那樣才能進步得快,可是您都好幾個月了都沒給人家那樣的機會,您讓人家怎麼進步得快?

魔獸難悟道韻,地階之後的魔獸要想進步很難,光有修鍊資源還不行,除非是那些有著血脈傳承的,否則的很難。

「唉,其實這也不怪你,是我疏忽了。」看到她委屈的樣子,葉問龍一想便明白了:「回頭給你一套功.法,能夠激化你的血脈力量,至於想跟我一起修鍊,估計近期內不大現實。」

小紅喜道:「如此最好,謝謝公子!」

她知道主人既然知道自己委屈的原因,那麼出手肯定不會簡單,激化血脈力量的功.法那還能差得了的,這樣的功.法爺爺那裡都沒有呢!

兩人也沒有乘坐這裡的專用光車離開,而是大搖大擺走了出去,暗處潛伏著不少強者,但由於沒有收到命令,倒也沒有人攔下他們,而兩人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二十分鐘后,這才走出了那片區域。

長老閣的所在,是龍武學府中地勢較高處,從這裡可以看到大半的龍武學府景貌,下方有三條光車通道,分往龍武學府的三大片區。只不過這裡可以說是普通師生的禁地,除了站台那裡兩個值守的長老未見其他人影。

那兩名值守的長老倒是沒有為難他們,問明了兩人所去的方向,讓他們上了三號車道的一輛小型光車,光車啟動,刷地消失在遠方,幾分鐘後來到山下中轉,轉乘去往鍛體學府的普通光車,到達鍛體學院外站時,已經是十多分鐘之後的事。

「這學府還真是挺大。」小紅感慨地道。

「嗯,龍武學府的人數不算很多,但佔地相當於一個大城市的規格,不過學生多集中在這一片區域,有光車樞紐,四個方向的來往其實也就幾分鐘時間,方便得很,倒是平時步行的時間要多一些。」葉問龍一邊走一邊笑道。

小紅是第一次來到龍武學府,一路東張西望一臉好奇,象個好奇寶寶,不過她雖然長得不是很漂亮,而且有點中性,不過其高大的身材一路上還是引來了不少人的關注,不過這大妞凶得很,誰若是敢多瞄她兩眼,她便會目露凶光狠回一個,立即便會嚇得那些學生膽戰心驚,更有膽小的直接被嚇得跌坐下地,倒是惹得小紅樂呵不已。

對於小紅的惡作劇葉問龍是不聞不問,任由她去,不片刻便回到了鍛體學院的大門口,他還未進門,一個身材高挑豐滿的女子從裡面走了出來,先是奇怪地看了身著紅衫身材高大的小紅一眼,目光這才落到葉問龍的臉上。

「姚師姐,好久不見,你是越來越漂亮了!」葉問龍笑嘻嘻地迎了上去。


「你是……小葉子!」那女子一愣之後旋即大喜,衝上來興奮地抱住了他尖叫起來,綿軟彈性的胸脯緊緊地擠壓到葉問龍的身上。

「師姐,不帶你這樣的,卓師兄看到非跟我拚命不可!」葉問龍可不敢放手去抱她,只得苦笑著提醒道。

這女子自然是鍛體學院的姚小燕,前段時間便跟卓登登走得頗近,似乎關係也確定了,他自然不會趁機去揩這個「准師嫂」的油。

「哼,他敢為難你,看老娘不撕了他的耳朵!」姚小燕大咧咧地道:「你可是我們所有女鍛師的心肝小師弟,他敢為難你,就算老娘放過他,別的師姐師妹也不會答應不是?」

不過說是這樣說,姚小燕還是放開了他,不過卻是改雙手抱為單手攀肩,又是用力地箍住他狠狠地責問:「老實交待,你這小傢伙這段時間跑哪去了,一點消息也沒有?弄得雨辰小師妹都為你哭瞎了眼睛。」

「什麼,雨辰哭瞎了眼睛?」葉問龍赫然大驚,姚小燕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葉問龍已然失去了蹤影。 「雨辰——」

葉問龍如一陣風般地衝到周雨辰的鍛洞之前,推開鐵門便是沖了進去。

「啊——」

一聲驚人的尖叫響起,葉問龍一愣,以比進來時還快的速度退了出去,同時砰地帶上了鐵門,腦子裡卻是浮現出那一個曲線玲瓏的白花花身子,臉上滿是尷尬之色,心中卻是暗罵不已,這死丫頭,你洗澡就洗澡吧,難道不能把沐室的門口關上。

不過想到剛才看到她貼身的衣物都是丟在木榻之上,心中便即釋然,敢情這丫頭喜歡關上門在家那啥……


當然,最讓他鬆了一口氣的是,他剛才一瞥間,看到了那一對炯炯的秀目,姚小燕說的哭瞎了眼睛云云,實在是誤人之極。

「壞蛋,給我滾進來!」嗯,這丫頭的身上也是有些料的……過得片刻,就在葉問龍胡思亂想之時,鍛洞里這才傳來周雨辰羞惱的聲音。

「咚咚」

葉問龍假意巴拉地敲了敲門:「雨辰小丫頭,我要進來了啊!」

沒聽見應答,他這才「很隨意」地推開鐵門走了進去,不過才走得兩步便停下了。

不得不停,周雨辰此時已然穿戴整齊——好吧,估計一時間她也沒有出門的打算,又一時間不知道找什麼衣服來穿,身上穿的就是一套卡通花貓及膝睡裙,腳上是一雙可愛的卡通小拖,雪白圓潤的小腿露在外面,精緻如珠子般的十隻腳趾在燈光下散發出聖潔的光澤。

此時的她不再是馬尾辮,濕漉漉的披肩長發散發著水氣,還有一滴滴的水不時滴落。

好吧,這些都不重要,這丫頭此時正叉著腰氣鼓鼓地瞪著他呢,已經頗有些料的胸脯急劇起伏著,看到這架勢,他只能停下。

「嘿,剛才我什麼也沒看到。」葉問龍見她一副要把自己吃掉的兇惡模樣,只得摸了摸鼻子尷尬地道。

「混蛋——」

嬌.小的身軀呼地撲了過來,看似憤怒到了極點,葉問龍不敢避開,心想好吧,既然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東西,就讓你打一頓出氣罷了。

「哎喲,你屬狗的啊——」

只不過他等到的不是粉拳,而是白閃閃的牙齒,她的兩隻手變成了箍著他,緊緊地將他摟住,然後低頭在他的左肩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葉問龍一聲慘叫之後,本想推開了她卻是再也下不了手,這丫頭已然哇地大聲哭了起來,緊貼著的他的嬌軀劇烈地顫抖著。

這得是多麼瘋狂的想念,才換來此刻梨花的飛雨?

「你這個壞蛋……還知道回來啊……你為什麼不幹脆死在外面好了……害得人家為你擔驚受怕了這麼久……你混蛋……」周雨辰一邊抽泣一邊罵著,中間至少咬了他五次。

最難消受美人恩啊!葉問龍心裡暗暗感嘆,心中感動異常,左手自然地扶住她的螓首,右手隔著睡裙輕撫著她的酥背,柔聲道:「好了好了,傻丫頭,別哭啦,我這不是回來了么?」

「咳咳,光天化日之下,你們注意點影響行不行?」兩聲輕咳傳來,卻是姚小燕和小紅出現在門口看到了這一幕。

周雨辰忙自從他的懷抱中掙了出來,粉臉脹得通紅,嬌嗔地瞪了姚小燕一眼道:「小燕姐你胡說什麼,我們什麼也干呢,哪象你跟卓師兄那麼肉麻,當眾接吻!」

姚小燕一聽便急了,快步跨進伸手便是向周雨辰的耳朵揪去:「你個死丫頭,我什麼時候跟他當眾接吻了,最多是私下吻……」

周雨辰哪裡會讓她抓到,蹭地躲到了葉問龍的身後,笑嘻嘻地道:「原來是私下接吻啊,是在卓師兄的鍛洞呢還是在你的鍛洞呢?你們除了接吻之外,是不是還那啥了?」

「臭丫頭,敢胡說八道,看我怎麼收拾你!」姚小燕被她逗出真相,哪裡會放過她,衝過來要找她算賬,周雨辰歡快地繞著葉問龍躲著,兩女玩得不亦樂乎。

「好了,都別鬧了!」看到她們兩個嬉鬧,葉問龍內心感覺到極其的平靜,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真好,不過他也不能讓兩女鬧個不停,讓她們鬧了片刻,這才叫停。

「你這個壞蛋,一回來就惹人家哭,壞死了!」這一鬧,周雨辰的情緒好了很多,當然也不哭了,不過對葉問龍的怨念卻是不減。

「是我錯了還不行嗎?」葉問龍悻悻地道。

「當然是你錯了,不是你難道是我……咦,這位姐姐是誰,葉大哥你還沒介紹呢!」周雨辰說到一半突然停下,目光落到了小紅的身上——敢情她這才發現小紅的存在,弄得葉問龍和姚小燕一陣無語,這……這也行?

「我只是公子的丫頭,小紅見過周小姐!」來路上小紅已經問過姚小燕周雨辰的身份,知道她是主人身邊最親近的女孩之一,是以她對周雨辰自是不敢怠慢,忙自上前見禮。

「丫頭?」周雨辰秀眉皺了皺,頗是不解如何會有這樣的關係,目光不禁轉到葉問龍的臉上,其中滿是疑惑。

「呵呵,就是丫頭了,你也不用跟她客氣,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她便是。不過小紅最喜歡的是打架。」葉問龍笑道,對周雨辰和姚小燕,他倒是沒有隱瞞小紅與自己的關係,當然,小紅的魔獸身份是不能公開的,那樣太過於驚世駭俗。

「你倒是會享受,小紅姐姐不會是你被你從哪裡拐來的吧?」周雨辰招呼三人在沙發上坐下,先是給小紅和姚小燕分別倒了一杯茶,這才從柜子里拿出一個雕龍的杯子,很是繁瑣地泡了一杯茶放到葉問龍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