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聲音溫溫柔柔,輕輕摟過去的手臂,慢慢的緩解了佳美顫抖的身體,可她還是在不住的抖個不停,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的崩潰的狀態中,眼神象是有焦距,又象是根本就沒有焦距。

。 聞言,幾位大能,一臉的震驚。

「天帝,你說的另一位妖皇,是李默?就是路上,一直躺平吃喝,不做正事的李默?」

伏羲不敢相信。

女媧瞪着一雙卡姿蘭大眼睛,露出疑惑和不解。

帝俊說的是要讓那個懶散的傢伙,做新的妖皇?

「大哥,可是五弟只有玄仙修為,他雖然身負三足金烏血脈,成功修鍊了金烏化虹之術,但是這些也不足以讓他成為妖皇吧?」東皇太一也開口道。

若是做出了這個決定,他們的手下,一定會不滿意的。

如此一來,妖族內部,有可能出現問題。

「不錯,天帝。此舉未免太過了,他雖然不錯,但是要坐上妖皇這個位置,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啊。」伏羲也是皺眉道。

不過,卻只見帝俊搖了搖頭,苦笑一聲說道:「其實,你們看到一切,都太片面了。」

「片面?不可能吧?李默根本除了吃喝玩樂之外,一路上倒是什麼都沒有做啊。」女媧不解說道。

「好吧,既然你們要問。那本座就告訴你們,其實……那一個全身由魔氣縈繞的前輩。不是什麼所謂的隱士大能。」帝俊苦笑一聲說道。

「不是?怎麼可能?除了一些隱士大能之外,還有誰可以做到那等地步?」伏羲驚訝問道。

「他不過是一個器靈而已,還記得他身下的黑色葫蘆嗎?他就是那葫蘆的器靈,而李默就是器靈的主人!」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

只剩下了,他們的呼吸聲。

另外三人,則是一個個的,見了鬼一般。

他們的眼睛,睜的如同雞蛋一般大。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那位大能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大羅金仙,怕是有準聖的程度。怎麼可能是李默的器靈?」女媧不住的搖頭,實在是無法相信帝俊所說的一切。

「媧皇!這的確是事實。」帝俊回答。

「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話,那麼李默的實力,已經超過了我們。他倒是有着坐上妖皇的實力了。」伏羲面色嚴肅,輕輕呼了一口氣,平復著自己的心情。

要知道,這樣的消息,未免也來的太過誇張了一些。

路上最過輕佻,最過懶散的人,居然是最強的傢伙。

雖然他自身的實力不夠強,但是那一個魔氣裹挾的前輩,實在是強啊。

「所以,大哥想要以此,將五弟和我們妖族,以及妖庭緊緊的綁在一起嗎?」東皇太一問道。

「此話怎麼講?」

女媧伏羲不解。

隨後,帝俊將李默,一心想要從妖族逃走不想參與戰鬥的事情,告訴了眾人。

「五弟成為妖皇的身份,一旦散佈了出去,即便是他說,他和妖族,沒有任何的關係,也不會有人相信。」帝俊說着,負手而立。

對自己立李默為妖皇的想法,帝俊表示十分的滿意。

「原來如此。」女媧、伏羲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至於,那魔氣滾滾的強者是羅睺的事情,帝俊沒有告知他們。

不然的話,這個消息,若是傳了出去,對妖族和李默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帝俊可不希望,自己這個五弟,就這麼的被鴻鈞滅掉。

五弟,可是他的福星。

若是沒有這個福星的話,自己怕是不知道錯過了多少的機緣。

「關於這件事情,我希望只有我們幾人知曉。以後的李默,將會成為我們的底牌,就讓他這麼的低調下去好了。」帝俊說道。

聞言,其餘三皇,皆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二弟,讓滅蒙傳下旨意,召集所有妖族族長以及各大太乙金仙以上的強者,前來太陽神宮議事。今天,我們將增加三個妖皇!」

帝俊雙目之中,好似有火炬一般。

「好!」

話落,太一直接離去。

而這個時候。

正在美滋滋美滋滋的享受眼前美景的李默,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

「大師兄,你這是什麼衣服啊?倒是挺好看。」青丘九尾妖狐,白澤的徒弟,李默的小師妹白淺淺,坐在了鞦韆上,美滋滋的看着自己身上的OL制服說道。

「淺淺,你過來,讓師兄跟你好好的說說,這都是什麼。」

說着,李默將白淺淺拉到了身邊,握着她柔弱無骨的小手。

手掌輕觸在那印着字母的黑色絲襪上說道:「這個啊,叫做絲襪。光滑無比,穿上去,讓你看上去雙腿更加的修長,更加的性感。」

李默說着,一雙眼睛之中,簡直都要冒出了星星來了。

這手感!真不錯。

這一雙腿,簡直就是玩十年啊!

不錯,這一雙絲襪,加上OL制服,正是系統出產的獎勵。

這獎勵,讓李默整個人,都快要飛起來了。

太久沒有看到黑絲妹子,今天將師妹白淺淺叫了過來,哄她穿上了這玩意兒,簡直美到炸裂。

原本的九尾狐族,化形之後,便有着極致的魅惑之意,無比性感。

再加上這絲襪。

李默只能先硬為敬!

師尊這倒是給自己收了一個好師妹。

此刻的李默,看着自己師妹,饞的直接流口。

「現在我有了羅睺,再加上弒神槍,他的戰鬥力,堪比准聖中期。」

「而俊哥和二哥,他們的實力,也不過才大羅金仙巔峰而已。」

「我現在若是出了洪荒,那也是牛逼哄哄的人物,完全不用擔心遇到什麼大能,被直接幹掉。」

「倒不如,趕緊趁這個機會,將師尊和師妹勾搭走,找個地方,好好的苟著。」

「到時候,養著一群OL絲襪妹子,天天看她們跳舞,這不爽快嗎?」

「哪裏用得着在妖族提心弔膽的?」

想到這裏,李默不由得得意的笑了起來。

等師尊回來,我就把他弄走。

以前我不如他,現在的他,在羅睺面前,就是如同是一個小雞仔一般。

不想走?沒門!

老子非弄走你不成。

「李默!」

遠處,天空之中。

一道白色的流虹出現,赫然正是李默的師尊白澤。

「師尊,您來的正是時候,我有事情跟您商量。」李默開心說道。

白澤落地,眉頭一皺,看了看一旁白淺淺,覺得她的服飾,有些奇怪。

不過,也沒有多問什麼。

而是說道:「你的事情,之後再說,現在我們去一趟太陽神宮。兩位妖皇,有事情宣佈。」

「應該是宣佈新妖皇的事情吧?」李默說道。 楊晨軒想要買下這個工廠,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一次可是要拿出四千多萬來,他現在根本就沒有這麼多錢。

楊晨軒也知道,陳菲打這個電話應該有兩個目的,首先就是想要找機會和楊晨軒合作,這就是一個很好的合作機會;其次就是想要看看楊晨軒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真要說錢,楊晨軒可能還真沒有陳菲多。

但要說發展,楊晨軒一點也不虛,只要再給自己一點時間,超越陳菲他們這樣的人,那只是時間問題。

楊晨軒故作沉吟,說道:「陳姐,我還真有一些興趣,不過說實話,四千萬的投資,有點大了,而且我沒有拿到具體的資料,我要看過資料以後才能做決定。」

陳菲有點吃驚:「楊老闆,我冒昧的問一句,你自己就能做決定嗎?」

在陳菲看來,楊晨軒應該是家裏很有錢,或者家裏有權利,一個四千萬的投資,楊晨軒自己不能單獨做決定,得要跟家裏商量才行的。

楊晨軒輕輕一笑,說道:「生意是我自己的,當然我自己做決定啊!」

陳菲不知道楊晨軒這話有沒有別的意思,是不是在暗示她,不要追問楊晨軒背後的勢力。

但楊晨軒這話反而讓她越發的摸不準底。

楊晨軒這樣說,其實沒有讓陳菲多想的意思,只是他知道,如果陳菲知道自己的底,對自己就不會那麼重視。

這個世界其實很現實,你有能力,你有錢,那些有錢有實力的人就願意跟你玩,就算是富人,也是分圈子,分等級的。

身家十萬的,對於萬元戶,有些愛答不理;身家百萬的,對身家十萬的不怎麼感冒。

一個工廠的上班族,想要跟那些開小公司的小老闆做朋友,肯定會被人嫌棄,或者只能做酒肉朋友。

而這些小老闆,想要和大公司的老闆做朋友,肯定也是熱臉貼冷屁股。

當然,這是有目的性的結交,所以比較偏激,有一個鄙視鏈。

就算是沒目的性的,其實也玩不到一起去,因為接觸的東西不一樣,聊的東西也不一樣。

現在的兩個普通人看到一輛大眾轎車過去,還能討論一下那一輛車是桑塔納還是帕薩特,還能吹一下,自己跟老闆出去的時候開過。

而富人家裏說不定就有兩三輛,甚至還有更好的車,普通人的這種話題在他們看來其實很無聊,甚至有的人還會覺得很幼稚。

楊晨軒現在的生意做得不算小,但他欠債太多,沒有什麼流動資金,直接和陳菲攤牌,陳菲就不會再想着和楊晨軒合作。

楊晨軒對於跟不跟陳菲合作,其實無所謂,但她需要陳菲在鵬城的人脈。

要是楊晨軒一個個的去認識那些大老闆,親自跑到人家公司和家裏去結交,人家指不定把他當神經病趕出來。

但有陳菲做介紹,那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說白了,楊晨軒需要陳菲給自己介紹很多鵬城有影響力的老闆,擴展自己的人脈。

這樣的手段,在做生意的人里,其實很常見。

看不起這種手段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投胎投得好,爹媽成就高,身邊的叔叔伯伯,同學朋友,都是一些成功人士;另外一種就是抱着自己自尊心,幻想自己有朝一日飛黃騰達的。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東西是容易的,即便楊晨軒重生而來,他也不可能單打獨鬥,他也要人脈,重生並不能讓他擁有豐富的人脈,還是得自己去爭取。

說句最客觀的,要是楊晨軒不認識陳菲,他可能就不會知道德勝電子廠的消息。

楊晨軒的話,讓陳菲心裏更把楊晨軒看高了一些,說道:「楊老闆,你要資料的話,我可以想辦法幫你拿過來,不過我有一個要求,我要入股。」

楊晨軒問道:「陳姐,你打算投多少,要多少股份?」

「一千萬,我要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陳菲說道。

楊晨軒心裏琢磨了一下,說道:「陳姐,你拿百分之十五吧!」

楊晨軒要給自己留一點餘地,他要保證工廠收購以後,自己說話能算數,自己要掌控絕對的主動權。

接下來,楊晨軒可能還要找其他的合伙人,給陳菲太多股份,那他就拿不出更多的股份去找人,因為楊晨軒前期要保證自己手裏至少有百分之六十七以上的股份。

以後可以稀釋,但前期不行,楊晨軒要按照自己的意願,做一言堂,就要保證自己絕對的權威。

陳菲覺得百分之十五也可以,她主要就是想給自己找後路,做走私這東西,誰也不敢保證自己一輩子順風順水,所以還是得有一點正經生意打底才行。

陳菲說道:「那也行,那我出資六百萬。」

楊晨軒說道:「出資多少目前還不確定,等到時候在具體商量,而且這個事情,能不能做下來,也沒有確定,我們看了資料,最好還是去工廠看一下才好。」

四千萬的投資可不是小事,楊晨軒不可能不重視。

至於錢的問題,楊晨軒心裏已經有了一個計劃,至於能不能做下來,還不清楚,但可以試試。

陳菲笑道:「這個是自然的,楊老闆,那我們什麼時候湊個時間,見一面好好談談!」

楊晨軒想了一下,說道:「陳姐,那明天吧!你想辦法拿一下他們的資料過來,我們明天一起研究一下,看看這個事,能不能做。」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下一秒葉辰只感覺眼中一陣脹痛,隨後便又恢復了過來。Next post: 一個笑笑,就比她和言景祗的關係親了很多,甚至於,笑笑現在肚子裏還有言景祗的孩子。或許真的如笑笑所言,言景祗娶笑笑的日子真的不遠了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