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與一個很厲害的壞人大戰了一場,被他打傷,昏迷了,衣服應該是被擊碎了!」看著女孩,宇文天只能這樣搪塞,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哦! 强寵契約甜妻 !你會飛嗎?」女孩一臉的興奮,臉蛋紅撲撲的,可愛極了。

「呃!這個很簡單,只不過,我受傷了,身體還沒有恢復,無法運功!」宇文天不好意思地道。

「哦!」女孩有些失望,不過,片刻之後,她又變得開心起來了,道:「等你好了,你飛給我看,好嗎?」

!! 「好!如果你喜歡,我會教你怎麼飛行!」宇文天點點頭,道。

「真的嗎?」女孩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的驚喜,問道。

「真的!」宇文天再次點點頭。

「拉鉤!」女孩勝過自己纖嫩的右手,青蔥般的食指伸到宇文天眼前,道。

宇文天微微一笑,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食指,與女孩柔軟的手指勾到一起。

這個動作完成了之後,女孩興奮地跳了起來,道:「你受傷了,就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我煮粥給你!」

宇文天點點頭,女孩便輕快地走出了房間,關上了門。

五息之後,房門又被打開了,只見女孩漂亮的臉蛋露了出來,大眼睛看著宇文天,道:「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宇文天!」宇文天淡淡一笑,道。

「宇文天,好奇怪的名字哦!」女孩黛眉輕蹙,看著宇文天,道:「我叫小雪!」

說完之後,再次關上門,消失了蹤影。

看著女孩離開,宇文天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跟這女孩聊了一會兒,自己原先的不快統統消失了,這麼久以來,很少這樣開心過。

他盤坐在床上,開始探查起自己的身體來。

在他看來,以他目前的強悍肉身,一般武者是不會造成傷害的,到底他遭遇了什麼樣的敵人,令他丹田枯竭,罡氣消失。

宇文天可不會認為自己是在跟那個黑色骷髏在戰,因為一萬個他,也不是那個骷髏的對手。

雖然沒有看到那黑色骷髏發功,但是那種恐怖的氣息,只比骨莫風弱一些,可想而知,那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他不去再想了,反正也想不出來,只是徒傷神罷了。當前最主要的是要恢復罡氣,恢復巔峰狀態,他不知道自己昏睡多久了,反正那大比的日期也即將來臨,由不得自己。

可是,如果無法恢復,那自己還怎麼去參加大比。即便是罡氣無法恢復,肉身應該恢復正常才對。反正憑著自己強悍的肉身,即便拿不到冠軍,但也不會差太多。

他平時是很少服用丹藥的,但是現在,由不得他了。他拿出了一把療傷的丹藥,全部塞進嘴裡,嚼爛,然後開始感受這身體的自行吸收。

因為無法使用罡氣,丹藥煉化起來便很麻煩。好在自己的身體太過特殊,對藥力的吸收速度驚人。

不到半個時辰,那一把丹藥全部被宇文天煉化了。身體上的疼痛消除了,力氣也恢復了一半,只要好好休息一番,不用多久便可以將肉身恢復。

可是,現在是在爭分奪秒之極,這個地方應該是一個僻靜之所,很適合療傷,他的儘快養好傷,出去武丘城參賽。

打算再次吞服一把融血丹,可是一想便算了,他直接拿出了一株對武者氣血和肉身有幫助的三階靈草,直接嚼了下去。

一陣清涼在宇文天的身體經脈中流轉,一部分滲入血肉,一部分則是流轉到丹田,化為一絲罡氣。

不過,這一絲罡氣,實在是太微弱了,幾乎可以忽略了。

好在,有了一絲罡氣,便可以像樹一樣,生根發芽茁壯成長為參天大樹。

宇文天運轉《傲骨尊天訣》,嘗試著調動丹田,雖然很吃力,但卻有一些效果。

幾個時辰之後,天亮了。

宇文天睜開眼睛,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無奈地搖搖頭,起身走了出去。

三個時辰的調息,罡氣雖然增多了,但仍然只有一點點,而丹田的運行極其緩慢。

若不是它可以運行,宇文天還以為丹田出了大問題呢。

宇文天一出房間,便看到院子里有個老人,在收拾一些乾草葯,看到宇文天後,老人笑呵呵地道:「小夥子,你醒了?」

宇文天點點頭,對著老人躬身一拜,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老人立即走過來,拉住宇文天,道:「這可使不得,我只會是一個普通人,略同一些醫術,也沒有什麼救命之恩,你自己的病情,老頭子也沒見過,無法醫治,只是給你找了個簡陋的住所而已!」

「若不是老人家和小雪,我說不定拋屍荒野,抑或是給野獸果腹了!」宇文天還是恭敬地道。

「你是武者吧?」老人看了一眼宇文天,笑著道。

「不錯!」宇文天點點頭。

「我就說嘛,哪有普通人的身體像鋼一樣硬連針都扎不進去!」老人摸著稀疏的花白鬍須,道。

「呵呵!我的身體有些特殊!」宇文天訕訕一笑,道。

「你就在這裡呆幾天,有什麼事等養好了傷再說!」老人拿起牆角的一桿獵叉,拿起木架上掛著的弓,道:「我去山上打幾隻獵物來,給你補補身體,你就安心呆在這裡吧!」

「前輩,我陪你一起去吧!我現在的身體,打獵沒問題!」宇文天道。

「不用不用!你就呆在這裡,我和村裡的一些獵戶一起去,你剛醒來,身體應該還沒有完全恢復,好好獃在這裡!」說完,便大步離開了院落。

宇文天看著老人遠去的身影,感嘆不已。

「醒了!」這時,小雪從簡陋的廚房裡走了出來,端著一大碗熱粥,走了過來,道:「快點喝!」

宇文天二話不說,立即接過碗,一口氣便將粥喝完,然後才嘆道:「真好喝!」

聽到宇文天的讚歎,女孩心裡美美的,看著宇文天,道:「鍋里還有!」

「我已經夠了!太飽了!看你的樣子,應該還沒有吃吧!」宇文天打量了幾下小雪,道。

「你真的飽了?」女孩疑惑地看著宇文天,道。

「飽了!不信你摸摸看!」宇文天腆起肚子,摸了兩下,道。

「摸你個大頭鬼!餓壞了可不要怪我!」女孩接過碗,白了一眼宇文天,隨即想到了什麼,道:「你不是修鍊者嘛,耍幾下給我看看好不好!」

宇文天淡淡一笑,道:「當然沒問題!」

說完,宇文天便在院子里練起拳來,幾步拳法,掌法,爪法,之法和腿法,齊齊施展起來,如猛虎下山,似蛟龍出海,一躍兩丈,翻滾騰挪,精妙至極。

宇文天正練得興起,忽然看到院子里多了一個小男孩,大大的眼睛一直看著自己,小臉蛋別的通紅。

他停了下來,看向了那個小男孩,這時,小雪才注意到小男孩的到來,臉上露出了關愛的微笑,將男孩拉到自己懷中,道:「小龍,這麼早就起來了,吃放了嗎?」

小男孩看看宇文天,又看看小雪,然後搖搖頭。

「你在這裡等著,我去給你盛粥,你邊吃邊看哥哥練拳,好不好?」小雪輕輕地捏了一下小男孩的臉蛋,微笑著道。

小男孩點點頭,似乎有些害羞,等小雪進了廚房,他才抬起頭來,看著宇文天,道:「哥哥,你耍的真好看,比獵戶叔叔家的小灰耍的還要好看!你教我耍好不好!」

看著眼前這個可愛的小男孩,宇文天微微一笑,低下身來,摸著小男孩的腦袋,道:「你為什麼不讓獵戶叔叔家的小灰叫你耍呢?」

小男孩苦苦思索一番之後,才道:「它不會教!」

「為什麼不會教呢?」宇文天淡淡地笑著,道。

小男孩又思索了一番,道:「小灰是只猴子!」

這下,宇文天終於被打擊到了,滿頭的黑線,自己認認真真地練了半天,在這些天真無邪的孩子眼裡,就是一隻能耐比較強的猴子。

「好吧!哥哥教你,你要好好學哦!」宇文天摸著小男孩的腦袋,輕笑著道。

「嗯嗯!」小男孩立刻點點頭,烏黑的眼睛中儘是興奮。

小男孩便成了宇文天第一個弟子,從最基礎的拳法開始修鍊。

而小雪,則是在宇文天的教導下,開始了修鍊,而宇文天傳給她的正是最適合女子修鍊的《飄渺心經》。

雖然是一部天階功法,可是品階絲毫不比摩天嶺的《真君道訣》差。

如此,宇文天便成了靈水村的一部分,大部分時間在修鍊,一部分時間在教小雪和小男孩修鍊,其餘的空閑時間,除了陪老人去打獵以外,便是教村子里的孩子讀書識字。

凡人的生活,讓他深深地體會到了武者世界所沒有寧靜,舒適和安然。

這種生活,最適合心境的提升,所以,幾天下來,宇文天的修鍊逐漸變成了參研古經,不論是《雜阿含經》,《造化經》還是《大衍經》,他都有了或多或少的領悟。

五六天里,整個靈水村的人都認識他了,不僅僅是因為他叫村子里的孩子讀書識字,還因為他替一些老弱病患,解出了疾病的困擾,頗受大家尊敬。

而這幾天下來,他的身體恢復正常,罡氣也基本上恢復了,這並不是因為修鍊功法使然,而是參研古經的結果。

每次參研《雜阿含經》,他都會有一絲的領悟,識海中的菩提樹就會釋放出濃濃的生命之氣,改善著他的丹田,使得罡氣不斷地衍化再生。

這種平靜的生活,使得他的態度發生了一些變化,這些年來的追求,到底值不值得,他不停地問自己,是喜歡這種平靜安然的生活呢,還是喜歡打打殺殺遊走於死亡邊沿的武者生活。

!! 可是,一想到霓裳,一想到曾經被人羞辱的生活,一想到骨族的使命,一想到摩天嶺的寄託,他的拳頭不禁攥緊了幾分。

他為了將來能過上安穩的生活,必須要站在武道之巔,為了他守護的人,為了他肩負的重任,他必須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大比差不多要開始了,他打算在靈水村呆兩天就走,若是錯過了,就麻煩了。


如果可以,他會馬上就走,但是,在這裡,他對古經的感悟比較深,他的罡氣雖然恢復了大多,但是還不算徹底恢復。

他在外面的敵人較多,別的不說,離火教和修羅殺手組織,足以對他構成威脅,他不得不慎重。

眼睛看向遠方,看向武丘城的方向,十多萬里之遠的地方,他的神識都可以模糊地探查到。


「哎!」

宇文天感嘆一聲,無奈地搖搖頭。

「天哥哥,你是不是想家了?」小雪走過來,拉著宇文天的胳膊,眼神中多了一絲不舍,生怕宇文天走了。

「倒不是想家,而是要去參加王朝大比!」宇文天並未注意到女孩的眼神,輕輕地摸著她的烏黑秀髮,道。

「這麼快就要離開了嗎?」女孩的不舍之情毫不掩飾地釋放出來,漂亮的眼睛此時卻是濕潤了,紅紅的,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讓宇文天也有了幾分不舍。

「快兩天就走!」宇文天點點頭,道:「小雪不要難過,只要你好好修鍊,一定會有機會再次見面的!」

「可是小雪捨不得天哥哥離開!」女孩拉著宇文天的胳膊,拽的很緊,已經貼到她胸口的酥軟上了,可是兩人都未察覺。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聚聚散散,分分合合,是天地之道!生存在這天地間,我們沒有能力改變這一切,便要學會順從,強大己身,等到時機成熟了,再去開拓屬於自己的世界!」宇文天摸著女孩的黑髮,語重心長地道。

女孩沒有再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不知道她明白了沒有。

「我走了之後,你們若是有意,可以去摩天嶺,那裡可以將你們培養成真正的高手!」宇文天正色道,小雪和小龍的天賦很好,如果有勢力花心血培養,一定可以成為少有的天才。

有時候,一想到武道的殘酷,他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殘忍了,將兩個純凈的孩子拉到污濁血腥的武者世界里。

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便無法回頭,兩人已經深深地喜歡上了修鍊,而且還是少有的天才,不走武道,便可惜了。百年之後,只會是一抔黃土。

「嗯!」 符醫天下 ,依舊沒有說話。

「去吧!好好修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