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

白小鳳神情冰冷,眯着眼睛對華青月伸出右手:“把針拿來,便宜你了,本大爺讓你這廢物見識一下,完整的青囊十三針!”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一般炸響。

華青月如遭雷擊,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宛若見鬼了一般。

他腦子裏一片空白,驚呼道:“不可能!青囊十三針是我們華家祖傳醫道,你,你怎麼會完整的青囊十三針?!” “青囊十三針”是華家祖傳祕術。

即便是族中之人,不是天賦極高者,也沒有資格學習。

在華家,會“青囊十三針”的不過寥寥而已,數都數的過來。

面前這傢伙,怎麼會我們華家的祖傳祕術?

且,還是完整的“青囊十三針”!

華青月驚駭地看着白小鳳,心跳砰砰加速着,彷彿要跳出胸腔似的。

這一刻,他彷彿瘋了一樣,搖頭驚呼道:“不可能的,你絕不可能會完整青囊十三針的!”

完整的“青囊十三針”,在醫道世家華家,是個最大的隱祕。

別說他這個醫道天才了,即便是族長,也絕不會完整的“青囊十三針”。

因爲,完整的“青囊十三針”早在一百年多前那個動亂的年代失傳了。

現在他們華家僅存的,也僅僅只有“青囊六針”!

這個隱祕,當初他有資格修煉“青囊十三針”的時候還不知道,而是等到學會了青囊三針後,族長才告訴他的!

偏偏,現在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傢伙,竟然說自己會完整的“青囊十三針”,這特麼玩呢?

裝比不帶這麼裝的吧?

這讓人家還怎麼接受?

白小鳳聳了聳肩,一臉傲然:“本大爺就會了,咋地吧?”

他剛纔聽到華青月施展“青囊十三針”時,之所以不屑,完全是因爲,這祕術,他八歲的時候就在師父典藏的佛道典籍中看到過。

當時發現“青囊十三針”的時候,這典籍還被師父用來墊桌角了呢。

白小鳳花了一個月時間學會了完整的“青囊十三針”,還拿無良師父做過試驗,刺得無良師父不要不要的。

當時甚至連無良師父也被他學會“青囊十三針”的事給震驚了一把。

“……”華青月。

mmp喲!

怎麼可能嘛?

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啊!

“死娘炮,你再不給我師父針,楚老就涼了!”

這時,馬夏風見華青月懵比,忙怒喝道。

“裝比,這傢伙肯定是在裝比,他要是會青囊十三針,那我們堂堂醫道世家華家,還怎麼玩?”

這是華青月心裏的想法。

他下意識看了楚老一眼,強忍着心中的驚駭,拿起針包遞給了白小鳳。

白小鳳接過針包,冷冷地對華青月說道:“廢物,壓制楚老祖墳爆炸,你總會吧?”

華青月嬌軀劇烈抽搐起來,貝齒緊咬着紅脣。

好恥辱啊!

但,想着楚老和家裏的關係,他強忍着悲憤和委屈,狠狠地一咬牙,轉身就朝陰氣洶涌的墳地走去。

白小鳳看了華青月一眼,冷冷道:“另外,提醒你,楚老這事不只是不孝不義的福德孽報。”

“哼!本少用不着你提醒!”華青月冷冷回道,掃了一眼墳地洶涌的陰氣,以他的實力,早就看出來了。

說完,華青月從兜裏掏出了一沓黃符,大步流星的走進了陰風洶涌的墳地中。

白小鳳癟了癟嘴,也沒理會華青月,反正都提醒過了。

要是華青月還壓不住楚家祖墳的話,那就是真滴廢物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神情凝重地看着懷裏的楚老。

照楚老現在這情況,估計再炸三個墳,就得徹底涼了。

想着,白小鳳對馬夏風說:“徒弟,幫我扶住楚老。”

馬夏風點點頭,忙接過楚老,把他扶着盤坐在地上。

白小鳳拿起一根銀針,雙手快速地帶動着銀針掐動起手印。

這一刻,十指仿若穿花蝴蝶一般,帶動着銀針快速地環繞着他一根根手指頭旋轉移動着。

同時,白小鳳快速念道:“青囊濟世,百病祛除,陰邪隨針動,大德無良功,敕令!”

嗡!

話音落,銀針之上陡然綻放起一抹青綠色的幽光,讓銀針變得無比詭異。

白小鳳眼中精芒迸發,一股磅礴的陰力洶涌進銀針中,催動着銀針青綠色幽光越發璀璨起來。

旋即,針尖倒轉,宛若閃電一般,插到了楚老的其中一處穴位之上。

就在針尖刺進楚老穴位中的瞬間,妖異的青綠色幽光盪漾起一圈漣漪,席捲了楚老整個身軀。

而同時。

陰風涌動的墳地中。

華青月滿臉驚恐地搖着頭,彷彿魔怔了一樣,呢喃道:“不可能的,那個傢伙絕對不可能會我們華家的青囊十三針的,他一定是在裝比,他一定是故意想裝比打我的臉……”

然而。

就在這時,華青月感受到了一股極其熟悉的力量波動。

他嬌軀一震,瞬間如遭雷擊。

一雙美目極速放大,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脖子粗壯。

他也不管墳地了,轉身飛快地衝出了陰風,正好看到白小鳳落針,銀針青光席捲楚老全身的一幕。

“你,你真的會青囊十三針?!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華青月瘋狂咆哮起來。

這一刻,他再也忍不住了,心裏掀起滔天巨浪。

怎麼可能?

“青囊十三針”不是我們華家的祕術嗎?

連族中之人都不一定能學到的祕術,一個外人,怎麼會學到?

而且……這傢伙落的針法,分明就是青囊第四針!

他當初得到學青囊十三針的資格時,族長是將青囊六針的法門全都教給他的,所以認識。

“你怕是個傻子吧?親眼看到了還不信?也罷,本天才今天就教你做人,看好青囊第五針!”

白小鳳傲然說道,緊跟着又取出一根銀針,再次掐訣唸咒。

嗡!

青光爆閃,落針精準無比。

旋即,青光再次席捲楚老全身,將他蒼老慘白的臉映襯的無比詭異!

下一秒。

華青月嬌軀一震,滿臉不敢置信。

彷彿白小鳳這一針落下,掏空了他全部力氣一般。

他踉蹌着後退了兩步,差點雙腿一軟,跪在地上。

“看好了沒?沒看好,那就再看青囊第六針!”

白小鳳神情冰冷,眼神中充滿不屑之色,手起執針,掐訣唸咒,落針迅猛如電。

嗡!

青光再次席捲。

噗通一聲!

華青月直接跪在了地上,美目通紅,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他嘴脣顫抖着,這一刻他很想哭啊,被人用自家的祖傳祕術當着自己的面救人。

這不僅僅是恥辱!

簡直是被按在地上摩擦了啊!

“第七針!”

“第八針!”

……

白小鳳也沒管華青月,手起手落,一針針刺向楚老的身體。

詭異的青光不停地綻放,彷彿一柄柄重錘,狠狠地轟在了華青月的心臟上。

他身體顫抖的越來越猛烈,淚水順着眼角往下滴落。

絕望,瘋狂的席捲全身。

模糊的視線緊盯着白小鳳不斷落針,卻找不到絲毫瑕疵。

甚至,施展“青囊十三針”的每一個步驟,比他更精確,更標準!

混蛋啊!

這傢伙到底是人還是妖孽?

不僅會“青囊十三針”,還特麼比本少用的更好!

到底誰纔是醫道世家華家的傳人啊?

特麼這還讓人家怎麼活嘛?

想到剛纔還自詡天才,蔑視白小鳳的想法,登時他哭的更厲害了。

真的好痛苦啊!

大家都是天才,這傢伙爲什麼會如此優秀?

砰嚨!

突然,陰風席捲的墳地中,一聲驚雷巨響,震天動地。

洶涌的陰風也猛地一頓,煙塵沖天而起。

“師父,楚老家的墳又炸了!”

馬夏風驚恐喊道。

正要落針的白小鳳也是猛地大驚,怒喝道:“廢物死娘炮,你特麼不是在壓制炸墳的嗎?”

“我……”

絕望痛苦的華青月嬌軀一顫,下意識地看着手裏殘剩的黃符。

剛纔感受到“青囊十三針”的力量波動,他壓根就沒來得及徹底阻止炸墳!

砰嚨!

又是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從墳地中傳來。

煙塵沖天而起。

華青月登時面若死灰:“完了,以楚爺爺的情況,再炸一個,就死了!”

“師父,楚老家的祖先開始皮了,要炸成連環炮了啊!”馬夏風也緊跟着驚呼起來。

“噗!”

話音剛落,昏死的楚老身軀一顫,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同時,他身上的皮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縮下去,變得乾枯蠟黃。

彷彿下一秒,就要變成一具乾屍一般。

“來不及了,就算你會青囊十三針,但你還有三針未落!”

華青月無比悔恨剛纔爲什麼不專心壓制炸墳,此時絕望的對白小鳳喊道:“楚爺爺只能承受再炸一個祖墳,完全不夠你落下三針的。”

然而。

白小鳳卻忽然冷冷一笑:“你怕是不知道天才和廢物之間的差距吧?”

什麼?!

華青月登時呆住了。

下一秒。

白小鳳猛然從針包中抽出三根銀針,傲然一笑:“本大爺想搶命,閻王爺也攔不住!”

第三更送上,各位老鐵記得支持啊! 話音落。

白小鳳轟然爆發出陰力,形成一股漆黑幽光的龍捲颶風沖天而起。

恐怖的勁風更是吹得飛沙走石。

“好強的陰力!”

華青月目瞪口呆地望着被陰力颶風籠罩的白小鳳,脫口驚呼道。

即便是他五品天師的實力,全力爆發陰力的情況下,也絕對沒有白小鳳這麼恐怖!

下一秒。

被陰力颶風籠罩的白小鳳,猛然擡起手中三根銀針,同時快速地掐訣唸咒。

轟隆!

這一幕,看得華青月如遭雷擊。

“三針連動,他是想一次性落下青囊十三針的最後三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