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長輩託了意思,讓總經理額外照顧一下喬然而已。

頓時,何俊放下了心,對喬然表白心思:“既然這樣,我可以追求你嗎?”

喬然瞪大眼,被嚇一跳:“啊?我?”

沒搞錯吧?這怎麼行,她已經有陸承了!!

何俊微笑道:“你剛進來當實習生的時候,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你,從那時候,我就對你有好感。”

喬然皺起俏臉,不知道要怎麼婉拒。

何俊好歹是她的上司,拒絕得太狠,會不會影響她日後的工作?要不,實話告訴他,她男朋友是陸承?

“你不用這麼緊張,追求你,是我的事,你不一定非接受我不可。不過,我希望你可以考慮一下我。”何俊伸手,拍拍喬然的頭,他的聲音很清朗,像個大哥哥一樣。

喬然有一瞬間恍惚,呆呆望着何俊。

這個動作,陸承常常對她做,他喜歡拍她的頭,輕輕的,柔柔的,像庇護着她一樣,把她當作小女孩來*着。

“你在對她做什麼?”冷冷的一道男聲,插、入喬然與何俊之間,是陸承!

***求月票,求紅包*** 黎明破曉,天邊的太陽逐漸升起來,照亮靄靄晨霧,照亮這個早已喧囂起來的城市。

陸千麒是跟着太陽一起起來了,他已經很累了,卻還要處理公司的事情。

扭頭瞅了一眼牀上的老婆和孩子,他瞬間就有了動力。

暮暮也驚醒了,迷茫的雙眼一本正經的看着準備去上班的陸千麒。

看到孩子醒了,陸千麒以爲他肯定要哭鬧,那樣不就吵醒蘇黎了?

於是,他快步衝到暮暮的身邊,對着他做了一個噤聲的收拾,然後指了指他身後的蘇黎,用脣形小聲的比對着:“別吵醒媽媽。”

陸千麒顯然是沒有帶過孩子的,他這個樣子給沒幾個月大的孩子講解,人家怎麼可能聽得懂嘛?

可暮暮的反應卻格外的安靜,他竟然對着陸千麒甜甜的笑了,而且真的沒有發出聲音。

不等陸千麒從驚訝中反應過來,他亮亮的眸子裏不知道在表達什麼,總之開始咿咿呀呀,踢蹬着兩隻小腿兒。

他聲音很輕,還拿着一隻手拍着自己的紙尿褲,顯然是要和自己的爸爸想說話。

陸千麒的手剛觸碰到紙尿褲就明白了暮暮的意思,大概是要換紙尿褲,他不舒服。

這一舉動讓陸千麒驚呆了,這兒子到底有多聰明,才幾個月大還不會說話竟然就知道讓爸爸幫忙換紙尿褲了。

欣喜若狂的在小家夥的臉頰上啄了一口,他輕輕的把他抱起來,躡手躡腳的走出去讓護士幫孩子換紙尿褲。

一出門,他便迫不及待的說道:“聰明!喊個爸爸聽聽?”

暮暮還真似乎能夠聽懂陸千麒的話,竟然比照着陸千麒的口型咿咿呀呀的喊着:“北……北……”

僅僅是這一聲不太標準的“爸爸”,陸千麒驚得在原地一動不動。目不轉睛的盯住兒子清澈而單純的眼睛,脣邊的笑意好似漣漪般逐漸擴散開來。

一般孩子說話基本上都是在一兩歲的時候咿呀學語,比較快的也是一歲左右,而暮暮,他竟然沒幾個月就會學着喊“爸爸”啦!

默不作聲的在兒子的臉頰上又親了一口,他快速找到護士幫助兒子換了紙尿褲。眼底是怎麼也抑制不住的欣喜,把孩子重新送回到蘇黎的身邊以後,他就去了公司。

然而,他剛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想着怎麼趕緊工作,而是上網查詢孩子咿呀學語的基本情況。他一直都知道暮暮的智商水平十分高,卻不知道具體高到了什麼程度,他甚至還諮詢了木俊傑鄒晉這幾位未婚經濟適用男。

未果後,他又叫鄒晉去買了幾本育嬰教科書回來查閱。

蘇黎是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這之間,暮暮不哭不鬧,自己一個人玩得不亦樂乎,一會兒玩玩蘇黎的頭髮,一會兒自顧自的玩手指頭,一會兒趴在牀上四處觀望,他對什麼都很好奇,似乎都想要研究一番。

看着活蹦亂跳的暮暮,蘇黎眉開眼笑,一把將他抱在懷裏,輕輕的在他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她柔聲詢問道:“暮暮,餓不餓啊?怎麼也不叫媽媽起來?”

暮暮看着蘇黎,只是不停地笑,天天的酒窩笑意濃濃,小爪爪觸碰到蘇黎的臉頰,開心得不得了。

看着如此可愛的寶寶,蘇黎忍不住又在他的臉頰上啄了一口。把他抱着坐好,起身去給他衝奶粉去了。 早安,總裁大人 把奶瓶子放到暮暮嘴裏,蘇黎便抱着他出去了,嘴巴裏面唸唸有詞道:“媽媽餓了,陪着媽媽去吃飯飯好不好?”

暮暮搖頭晃腦的叼着奶瓶子,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不停的張望着。他似乎對一切都很好奇,怎麼也看不夠。

醫院的長廊很長,陽光透過光禿禿的樹杈照射進來刺眼的光芒,溫暖而又明媚。積雪已經全部融化,有早春的春草從枯萎斑駁的老草下鑽了出來。綠意盎然,生機勃勃,昭示着春天的腳步。

突然,迎面走上來了爲比春光還要明媚三分的女人,右手邊拽住一個粉雕玉砌的瓷娃娃。

瓷娃娃很彬彬有禮的上前鞠躬道:“蘇阿姨好,我叫顧承允,今天早上才到達南城的,很高興見到你。不知道陸施仁弟弟在哪裏呢?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他呀?”

一提到陸施仁,顧承允的眼底滿是憧憬與希翼。他也是很喜歡陸施仁的,想要快點跟他講講小媽媽和爸爸的故事。

看到是顧承允和華映雪,蘇黎十分高興,趕忙問道:“吃飯了沒有啊?就你們兩個人一起過來的嗎?”

華映雪也是一臉的興奮不已,她聽說這次華起浩昏迷住院也是蘇黎在急診室的外面守候着呢。

雖然相比較華依晗,華映雪對這個爺爺的感情不是很深,卻也是十分敬重他老人家的,這一趟專門從四九城趕來過來。

大概

是愛情的力量,她的面色看起來也很紅潤。一面回答着蘇黎的話一面朝她走近:“佩霜也來了,不過出去有點事。所以我帶着承允轉轉。這是暮暮嗎?長得真可愛!”

雖然朝朝暮暮是龍鳳胎,但華映雪前不久聽說暮暮住院了,便也知道這個在醫院的肯定是暮暮。

看着他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盯住自己看個不停,眼底還洋溢着欣喜的笑意,華映雪真是喜歡極了。

她甚至不由自主的在想,承允小的時候應該也是這麼可愛的樣子吧?只是可惜,她這個不稱職的媽媽始終沒有看到過。

眼看着華映雪如此喜歡暮暮,蘇黎默不作聲的拉住承允的手,親切萬分的回答着他的問話:“施仁下午才能從學校回來呢,你等等他吧!”

顧承允不由分說的點了點頭,文質彬彬的迴應着:“那我等他回來,謝謝蘇阿姨。”

看着顧承允彬彬有禮而又興奮的樣子,蘇黎歡喜極了,緊緊拉住他的手不願意鬆開。

華映雪抱着暮暮,看着懷裏的暮暮不哭不鬧,反而笑得一臉甜蜜,叼着奶嘴瓶子,一雙滴溜溜的眼睛仿若黑葡萄一般,笑得狡黠而又歡樂。

華映雪輕輕的在他的臉頰上落下一吻,才扭頭對蘇黎感激萬分的說道:“昨天真是謝謝你了,我聽說是你一直在急診室外等待着我姥爺。”

“沒關係,千麒也一直等在外面,所以……”蘇黎低頭淺笑,牽着顧承允的手轉身朝醫院外的涼亭走去。

“還沒有吃飯呢?”華映雪抱着暮暮,有一句每一句的跟蘇黎聊着,就好像是看到了多日沒見的老朋友,兩個人說話十分自然。

華映雪陪着蘇黎去吃了早點,之後,便陪着她到了華起浩的房間。

華老爺還沒有甦醒,醫生說恐怕還要再等等。

時間一晃而過,黃昏落日,夕陽西沉,天邊的餘暉回望大地。

蘇黎和華映雪照顧在華起浩的身邊,暮暮在蘇黎的懷裏睡了醒,醒了玩,玩了睡。

顧承允則坐在一旁看書,大家一屋子人都等着華起浩甦醒。

偌大的病房裏,華映雪遲疑了良久,最終還是跟蘇黎說道:“你知道華家發生什麼事了嗎?你那麼聰明的女人,應該也猜出了點什麼吧?”

說完,她一雙亮晶晶的眸子仔細的看着蘇黎。她的確是個很漂亮的女人,留學歸來的她身上有股特殊的氣質。

華映雪自信滿滿的看着蘇黎,眼底有逐漸溢出來的擔憂。

蘇黎當然知道華映雪說的是什麼,她看得出來,華映雪是想要幫助他們的,她對華墨遠這個哥哥似乎沒有多大的好感。

於是,蘇黎試探性的問道:“是因爲華墨遠嗎?”

這當然只是她的猜測,目前還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個猜測。

聽到蘇黎的回答,華映雪滿意的點了點頭。義正言辭的迴應道:“事情我已經聽我妹妹說了,這麼晚了,她應該回來探望一下姥爺的,待會兒她來了跟你詳細說吧!好像也是她最先發現事情不對勁,然後給姥爺打電話的。”

蘇黎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心裏面卻思緒紛紛。

華依晗她只見過一次,印象幾乎都已經模糊了,當時她還覺着這個女孩挺可愛的,而且那時候還聽說差點陸千麒就和華依晗要聯姻,幸好啊幸好……

後來,陸千麒有和她說過華依晗的一些實際,才知道這個小姑娘只是外表看起來可愛一點而已。

這位身居華家,並且緋聞多多的女人一直被夾在唾罵與讚美之間。

聽說,華起浩對她也是很沒辦法,只是希望能早一點把她嫁出去。

現在如意郎君都已經找好了,是與華家基本起名的財閥家族沈家。

只是,沈家公子遲遲未來迎娶,三天兩頭被她氣得頭大。

有一次,她竟然還帶着一大羣的記者衝到人家沈公子的總統套房裏抓狐狸精,結果,一無所獲。氣得沈家公子嚷嚷着要退婚,要休了她,華起浩氣得一張老臉都沒地方擱了。

再譬如說,她聽說一位姑娘跟沈家公子走得特別近,竟然不管不顧的就衝到他們公司留下,叫保鏢對着人家姑娘一頓拳打腳踢。後來,聽說人家姑娘已經有未婚夫了,而且與沈公子根本就是上下級的

關係。

知道以後,她竟然還舔着臉跟人家道歉去了……

如此說來,還是以爲挺愛憎分明的姑娘,幸好還有點有點。可她沒事就去酒吧揮霍,k歌,上街上打抱不平。 云溪醒過來的時候,聞到一股濃濃的清香粥味。

看了一眼手錶,竟然她直接睡過了中午,到了下午兩點。

滿足地閉了閉眼,她翻了個身,豁然坐了起來。

似乎是海鮮粥,帶着股讓人食慾頓開的甜味,幾乎是循着那股味,她直接找到了嶠子墨。

自從發現她格外喜歡他做的菜,這位天之驕子,基本上在廚房呆着的時間是直線上升。

“醒了?”聽到腳步聲,他沒有回頭,卻是從砂鍋裏盛出一小湯匙粥:“嚐嚐看。”

粥熬得濃香入味,云溪幾乎是剛入了口,就立馬點頭,“開飯!”

也不知道是因爲剛剛睡得特別舒服還是因爲情緒得到了發泄,云溪這頓飯吃下來,覺得格外舒心,所以,剛放下筷子,就朝子墨擺了擺手:“不用一直在家陪我了,你也耽誤大半天了,去單位吧,反正我也不急着走,晚上我等你回來。”說罷,收拾了碗筷,去廚房準備洗碗。

嶠子墨還沒來得及攔,就見她一個閃身避開了。

寵溺地笑了笑,卻也不好再賴在家裏不出門,“晚上想吃什麼,記得發我短信,回來的時候我去買食材。”

云溪胡亂點了點頭,望着自己才餵飽的肚子,忠心地懷疑自己會在長胖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

嶠子墨走了之後,房間立馬顯得空曠起來,云溪洗了碗筷之後,沒事幹,索性找到他的音響室,隨意選了張碟子,放着聽。

悠揚的音樂,經典的《悲慘世界》主題曲,讓整個屋子一下子就多出一種盤旋的韻味。嶠子墨的家,從裝飾到傢俱,都深深地刻着他的個人色彩,簡潔明了,卻讓人,過目不忘。明明是個單身男人的住處,可轉了一圈下來,她不得不感嘆,這個人的生活品質實在太高。

和這裏相比,她冷家的別墅,都有點不夠看了。

原本想展示一下自己賢良淑德的淑女風範,既然他都爲她下廚了,怎麼滴,她也該幫他打掃一下衛生,結果,英雄毫無用武之地啊!

云溪故作苦惱地嘆息一聲,終於愜意地從書架上翻了幾本書,一邊就着音樂,一邊翻着小說雜談,倒頗有幾分悠閒放鬆的勁頭。

誰知,這等舒服的時間還沒過多久,手機就開始在響。

眉頭不自覺地皺了皺,她停頓了幾秒,才終於走到桌邊,去取手機。

來電提醒上的人,讓她的眸色越發深了一深。

“出了什麼事?”雲溪接了電話,終於還是先開了口。

冷偳緩了緩,有些頭疼,卻不得不把剛剛接到的消息告訴她:“喬老到香港了。”

十五分鍾前才下的飛機,香港那邊公司一直他有派人盯着,所以得到第一手消息,立刻就打電話來告訴她。

“看來,他這次是氣得狠了。”云溪倒是氣定神閒地笑了。估計,現在,張先生的死訊喬老是早知道了。最後的盟友也已經沒有了,也難怪他這麼火急火燎地往回趕。當然,最主要的是,cristina的事情要真被爆出來,他可丟不起這張老臉。

“你打算怎麼做?”冷偳哼了一聲。當初害冷家的三股勢力,詹家、張先生都已經付出代價,這個罪魁禍首,他可早就等着收拾了!

“你先去香港,看看他準備幹什麼。”雲溪頓了頓,決定先等嶠子墨查清楚了那個盒子的事情,她再去香港。不管cristina能鬧到什麼地步,反正,這一天兩天的時間內,喬老是沒那麼容易就把事情擺平。到時,她把事情弄清楚了再去香港,也爲時不晚。

冷偳愣了一下,按理來說,他這個堂妹比他要狠得下心,怎麼這次到時臨到門前了,反倒不着急了?

韓碩傳 “那好吧,如果有消息,我再給你打電話。”心底雖然疑惑,但他到底沒有問出口。自從搬到蕭氏之後,他幾乎已經開始無條件地以她馬首是瞻。這種感覺,要是放在以前,他絕對不會相信。可隱隱間,自從云溪從歐洲回來之後,他越發得覺得,有時候,她有一種讓人無條件信服的震懾感。即便,他們是請人,在他面前,她向來是帶着妹妹似的信賴和支持,但,有些時候,他不知不覺地會感覺到,他們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你注意安全。”云溪掛電話之前,又叮囑了一遍,這才閉了閉眼,重新坐回沙發裏,歪頭聽着音樂。可手頭的那本書,卻是無論如何,再也沒有翻動一夜。

門口傳來電子密碼解鎖的聲音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了。

顯然,某人以極限的速度迅速解決了公務,趕回來陪她共進晚餐。

可惜,她下午被那鍋海鮮粥喂得太飽,壓根沒有大吃一頓的衝動。

看着她表情有點懶懶地不想動,嶠子墨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耳朵,“出去走走?”

“嗯。”打了個呵欠,下午歪在沙發上,到現在都沒動過,的確有點渾身犯懶。云溪走到玄關處,正準備出門,卻被他從後面拉住:“別動。”

星光蜜愛:金主BOSS輕點寵 “嗯?怎麼了?”她不解地回頭,卻見子墨速度地低下身子,半蹲在她腳邊。

那一剎那,她只覺得心房一顫,連呼吸都覺得困難,“你,你幹嘛?”

幾乎是有點手足無措,她下意識地倒退一步,卻被他忽然按住了腳:“別動!”

這一聲,帶着一股低沉的認真。

目光卻是直直地落在她的腳心,似乎在仔細研究什麼。

云溪還從來沒被人用這樣研判的眼神仔細地盯着腳一直看的,這心情,簡直無法形容了。

“我們去商場。”就在云溪懷疑,他能把她的腳看出一朵花來的時候,豁然,他站直了身子,朝着她輕輕一笑。

那一瞬,云溪情不自禁地紅了紅臉。爲什麼,竟然會覺得,這一刻,他的眼神有點別樣的深意?

嶠子墨此人,如果想要買什麼東西,絕不用親自去任何地方,只要一個電話,凡事都有人妥妥地爲他準備好一切。之前,在國外,他苦追雲溪的時候,她曾經照着他的身材買了件男士衣服,可惜,卻是爲了給她父親。

云溪被他牽着手,往附近最近的商場的走的時候,腦子裏不停地回想起當初。如今想起來,還真有點那麼對不起他啊。畢竟,在一起這麼久了,她還真沒送過他什麼像樣的禮物。

這樣一想,她覺得,乾脆今晚去商場幫他買個禮物!

可是,要買什麼呢?

他明明什麼都不缺啊!

當金碧堂皇的商場映入眼簾的時候,云溪腦子裏還在挑挑選選各式男士用品,腳下基本上沒有自主地一路跟着嶠子墨往某個專櫃走。

直到,他忽然站定,云溪才反應過來。

“嗯?你要買鞋?”掃了一眼令郎滿目的當季新品,雲溪慢了半拍,豁然反應過來,這,這不都是女鞋嗎?

“幫你挑雙鞋。”嶠子墨倒是甘願屈尊,一雙一雙地從鞋櫃上看過去。只是,他這般英俊脫俗、氣質出塵的樣子,呆在一甘女顧客中間,簡直就是鶴立雞羣。

云溪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高跟鞋,終於明白,他剛剛蹲在玄關處,一直在看什麼了。

原來,是準備幫她買雙平底鞋。

望着所有客人和導購驚豔和羨慕的眼神,云溪只覺得,嗯,自家男人果然是極品,這撩妹撩得,讓人欲罷不能有沒有!

“這個樣式,幫我那一雙34碼的。”嶠子墨站定在一雙藍色牛皮軟底鞋前,朝導購員招了招手。立馬,兩個青春靚麗的導購都殷勤地小跑過去。

天啊,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帥的男人!

帥還不是關鍵,關鍵是,這氣質,簡直讓人看得恨不得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