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高興地看着蘇妲己。

“看來這家公司不是很高水平的人,可能從未聽說過。”


蘇妲己看着她,點點頭:“你說得對。低級的人真的沒有資格聽到它,所以你聽說過嗎?”

聲音纔剛落下來,對着那個女人,立刻表情一變,不屑一顧。

她本來想對蘇妲己感興趣,因爲她對金錢不感興趣,但她們倆似乎都屬於下層階級,在桌子上沒有出現的必要。

蘇妲己說了一個字,突然說不出話來,尷尬地轉身去喝茶,躲起來。

蘇妲己輕輕地向後仰頭,打了個鼻涕,不懂蘇氏嗎?

世界上還有誰比她本人更瞭解蘇氏?

她看着凌羽楓,第一次感覺到,打在臉上感覺很好舒服。

“先生們!女士們!”

在舞臺上,高元元拿起麥克風,餵了幾聲,“大家安靜,聽我說!”

“今天是我們20年畢業典禮的重聚,許多人來到這裏。我認爲我們不能浪費這個機會。讓我們盡力將自己的孩子帶到這裏。”


“年輕人可以結交更多的朋友,也許在生意上互相幫助!”

高元元笑着說:“現在,我們邀請年輕一代上臺自我介紹?”

說完了,她率先鼓掌,跟凌羽楓坐在幾個人的桌子上,立刻興奮起來,眼睛掃過會場,幾個年輕漂亮的女孩,恐怕心中甚至有了以後孩子的名字,已經想到了。

“看來每個人的孩子都有點害羞,我先介紹一下我的女婿!”

高元元眯起眼睛,等待着這一刻,但是很長一段時間,她的眼睛故意掃過了李文淑的臉,等着看到她羨慕的眼睛!

等着別人說話,高元元揮手,凌羽楓那張桌子,剛一說,馬上站了起來,微笑。


“媽媽。”

他叫高元元媽媽。

“我先介紹你,這是我的女婿方大堂!”

方大堂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邁步,走上舞臺,伸出頭,氣勢非凡!

他拿起麥克風,環顧四周。

顯然,坐在下面的長者都欽佩地看着他,而與他坐在餐桌旁的年輕人都羨慕地看着他。

“你好叔叔阿姨,我叫方大堂,這個漂亮的女人,是我的岳母。”

他故意賣樂趣,指着高元元笑着。

高元元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強烈。

現在,她最驕傲的不是嫁給有錢人,而是嫁給了煤老闆的女兒!

再過幾年,她的這個女婿也將成爲煤炭老闆,以及他必須擁有多少錢。

在這個女性時代,結婚比長相好。

否則,她們可能要過多麼艱苦的生活。

考慮到這一點,她轉過頭看着李文淑,但李文淑看上去很平靜,沒有任何變化。

“雲海市的煤礦集團,是我家的產業。”

他這麼說,在上一代人的圈子裏,突然產生了躁動。

“高元元的女兒結婚這麼好!”

“雲海市很大,著名的礦業公司,年收入超過10億!”

“高元元,你真幸運。”

高元元雙眼眯起,反覆揮了揮手。

“戀愛中的孩子,我有多幸運啊。”

方大堂很自豪。

“我們的團隊在雲海市擁有廣泛的資源。如果你將來有任何合作,請隨時來找我。” “今天我們可以坐在一起,那就是緣分,更不用說我母親和每個人的父母,那就是幾十年的同學關係,我們自己的人,在外面看起來並不那麼重要。”

方大堂看上去很自信。

“我就說這幾句話。”

然後他就下來了。

他知道他不需要說太多,幾句話就足夠了。

在雲海市,誰不知道抱團?

在雲海市,又有多少人,沒有聽說過抱團的方式?

他的家人,擁有云海市最大的煤炭資源,是著名的煤炭大亨!

“方大堂,你太低調了,這是我的名片!”

“是的,方大堂不多說話,但說話不尋常,就像大家族的兒子一樣。”

“方大堂,我公司是爲了做新能源,你能留下聯繫方式嗎?”

凌羽楓一看,已經開始讚美別人,就算是新能源產業,也要聯繫信息,煤礦,是新能源嗎?

難怪李文淑不想來。

從孩子的表情來看,可以分辨出他們的長者是神馬樣。

高元元很高興看到這一點。

她的女婿是如此受歡迎和討人喜歡,以至於她的臉上滿是表情!

“你可以私下保持聯繫,以改善你的關係。現在不用擔心。讓我們首先介紹彼此。”

高元元大聲對着麥克風大喊,然後轉過頭,在老同學的人羣中,彷彿在尋找一些東西,但她的眼睛從未離開李文淑,“李文淑,輪到你了!”

李文淑擡頭看着她,依然平靜。

她輕輕地揮手,以冷漠的態度使其他人驚訝。

很多人都知道,李文淑畢業嫁給了蘇海,這個想法可以進入蘇家這個二等家庭,過上美好的生活。

蘇海卻不幸被家族拋棄,家族生意也突然衰落,這十年來沒有聯繫,也不知道李文淑怎麼過。

在一起坐了這麼久,沒人問過李文淑。

他們中的一些人擔心打到李文淑的痛處,並使她感到不舒服。但是其中有些人對此真的不感興趣。

從家庭背景中墮落的人有何特別之處?


儘管李文叔今晚穿得很好,但不知道自己花了多長時間纔買了一套衣服。

“妲己。”

李文淑沒有注意周圍的人的眼睛,揮了揮手,微微一笑,“向叔叔和阿姨們介紹自己。”

悠閒地望着李文淑的外表,凌羽楓微微點了點頭,氣勢有點大啊。

蘇妲己點點頭,徑直走向舞臺。

“蘇妲己,自我介紹,結識每一個人。如果你將來需要幫助,請告訴姨媽!”

高元元笑了笑,把話筒交給了蘇妲己。

蘇妲己微笑着,拿起麥克風,轉過身,看着人羣,自然而慷慨!

“嗨,我叫蘇妲己!”

“我是東海蘇氏集團經理,負責蘇氏集團的所有事務!”

她只是說了一句話,李文淑身邊的幾個中年男子,立刻皺了皺眉,好像在想什麼,好像還有幾句話,特別敏感。

在年輕人的桌子旁,反應很快。

“東海蘇氏?”

不知道是誰的兒子突然大喊:“你說是東海的鐵板蘇氏嗎?”

“對。”

蘇妲己點頭說:“東海蘇氏,我父親蘇海是總裁,蘇氏,是我們的產業。”

“哦,天哪!蘇氏!”

“來自東海的蘇氏?”

這個男人忍不住喊道,他是領導關於這家神祕而強大的公司的對話的人,經理正對着他!

坐在蘇妲己旁邊的那個女孩臉色蒼白。

她難以置信地看着蘇妲己.。

她只是說蘇氏公司的事,需要高水平的人才知道,在哪裏知道,蘇氏是蘇妲己!

世界上誰比蘇妲己對蘇氏瞭解更多?

彷彿打了一巴掌,使她的臉變紅,心臟劇烈跳動。她迅速轉過頭,假裝喝茶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和李文淑那邊的幾個人,終於有人想起了。

“李文淑結婚那年,蘇氏還沒有發展到現在這樣。”

“那蘇氏在江海中攪動着烏雲,真的是你的家嗎?”

“李文淑,你這個有點不客氣,怎麼都不說,大家都很好奇!”

有幾個人說,他們站起來去李文淑倒酒。

“來這兒,老同學已經好多年沒有見面了,讓我敬酒!”

李文淑笑了笑,拿起酒杯,輕輕摸了摸嘴脣。

另一邊直接喝了下來,嘴角也反覆說道:“我幹,你隨便!”

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