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素兮確實沒有辦法,卻不曾想。衛青竟然是聽見了。

衛青忽然的跪了下來。目光灼灼的看着杜素兮,苦笑一聲,開口道。

“姑娘,衛青不笨,既然衛青的冤屈難以洗刷,那衛青便也只能讓殺父仇人陪着自己父兄,也算是衛青的一點孝心了。還請姑娘不要阻攔。姑娘對衛青的恩情,衛青只有來世再報了。”

杜素兮沉默許多,到最後連呼吸都沉重許多。

“也罷,可我從未求過誰,今日便開口求一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可否顧忌着天下蒼生。”

衛青凝重點頭。

“姑娘說的。衛青一一銘記。”

“你知道那蘇妲己爲何會成功?”杜素兮忽然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衛青不明白杜素兮什麼意思,想了想,試探的開口答道。

“是不是因爲她生的美?”

杜素兮卻搖頭。將自己師父曾經說過的話重複道。

“對待男人,若是他心中滄桑,你便狀若無知孩童,單純可愛。

若是他情竇初開,你便帶他看盡人間繁華,世態炎涼,你可明白?”

衛青似懂非懂。杜素兮卻輕聲笑道。

“若是你不懂便算了。其中意境,你能夠體會到幾重,便體會幾重吧,只是,希望你不要魯莽。那樣害的,不只是你自己,你若真的感激與我,我不求你的報答,只求你做事之前,三思而行。”

本以爲衛青根本不理解,卻沒想到,衛青竟然從此聰慧,不枉自己如此真心對待她了。

杜素兮在心中嘆道,很滿意衛青的舉動。

衛青已經站起身子,那身紅衣穿着她身上,與那白衣狀態截然不同,若說那白衣是飄飄若仙,那現在,便是鬼魅如妖。

許多人都驚愕的看着舞臺上那個美麗的女子,翩翩的揚起舞姿。像是一頭火鳳凰一般,四個紅衣歌姬圍繞在她身旁,猶如百鳥朝鳳一般。

杜素兮衝着荊軻露出一抹得瑟之色。開口輕聲道。

“今日便叫你看看,什麼是鳳凰舞!”

杜素兮對這鳳凰舞,可是十分的有信心的。

致各位讀者。抱歉,百花節這一個**森沐君寫砸了。對不起,森沐君保證接下來會更精彩。

(本章完) 她牽住了star的手,朝着火光的方向走去了。

在臨近火光之時,她猛地彎腰將star抱了起來,滿臉都是溫柔的笑意。

“總統夫人……”

看到她的保鏢和隨從人員,都禮貌地跟她打招呼。

方芸芸抱着star大踏步地走向了篝火旁。

很意外的,那裏除了洛克親王就沒有其他人在了。

“爸爸……”

她雖然有些驚訝和生氣,但是卻不敢在洛克親王的面前表現出來。

洛克親王擡頭,向孫子伸出了手,“我的小王子,到爺爺這邊來,陪爺爺聊會天你就去休息,好嗎?”

老人家發了話,方芸芸只好將star慢慢地放了下去。

腳剛剛捱到了地上,star就撲進了洛克親王的懷裏,“爺爺,爹地呢?”

洛克親王先是看了方芸芸一眼,然後笑着回答,“你爹地忙公務去了,在大帳篷那邊,不要過去打擾他。”

其實,他這句話也是對方芸芸說的。

“爸爸,leo剛剛連任,本不該出來打獵,這讓外邊怎麼看他?不顧國事,忙於享受,別有用心的人絕對會拿這個攻擊他的。”

方芸芸坐了下來,不悅地說。

她是故意挑事,洛克親王怎麼會不清楚。

可是,又不能說她講的是錯的。

這一次打獵活動,他一眼就看得出來,那是專門爲了白薇薇母女準備的。

剛剛連任,就抽時間出來打獵,要是被人拿出來做文章,肯定是放大了說,而且還會沒完沒了。

“你跟leo在一起的時候,我還在國外避難。我不是很瞭解你們的關係,可是你是不是也檢討一下自己,爲什麼他今天會對你如此?”

“爸爸,哪裏是我的錯?明明是他喜新厭舊了,他現在是站在權利頂峯上,眼裏怎麼還會有我這個一直常伴左右的女人。這次不讓我來,他是嫌我礙眼,若不是我們的兒子還小,他肯定早就跟我一刀兩斷了。其實……”

她擠出了眼淚,做出一副很傷心的樣子,“其實,不久前我們都在討論要給star生一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結果沒想到,那個女人忽然出現了,把leo的魂都勾走了。一個死了丈夫的女人,還帶着一個孩子,哪點好了?不就是長得漂亮點嗎?可是我也不醜啊!太過分了,他這是要拋棄掉我們母子了。star……媽咪一想起我們木子的將來,就會……”

說到這裏,她捂住了臉,在老人家面前哭出了聲。

聽到她嗚嗚咽咽,洛克親王皺了皺眉,“leo是個男人,你上不了他的牀,那就必定會有另一個女人爬上去。你要是還想自己的位置穩固,就拿出點氣度來,只要leo在任內,爲了國家他總會有些顧忌。”

“爸爸這意思,是讓我容忍嗎?”方芸芸氣得面色發白。

她還以爲哭訴出來,老人至少應該幫她說說話。

沒想到,竟然還是向着自己的兒子。

“不容忍,難道你還想跟她爭鬥嗎?現在leo還會聽你的嗎?”洛克親王說完,抱着孫子站起身。 還有當初參與綁架,暗地裏偷偷幫了他們一把的阿強也出現打了個醬油。

寬闊的大廳,人山人海,非常熱鬧。

原本平淡的招待會在顧雲爵出現之後進入一個**!

“雲爵,對於前幾日評價你演技的報道你有什麼看法呢?”

“郭導在看到那篇報道之後,聲稱以後絕對不會和你有任何合作,這件事是真的嗎?”

“這一次你和唐小姐的合作有沒有擦出火花呢?”

所有的問題都圍繞着顧雲爵和唐若甜展開,唐若甜知道面對這種場合,越說越錯,不開口才是對的。

樓紹棠出面攬住記者的問題,笑道:“關於雲爵演技的問題,等到廣告出現之後,謠言自然不攻自破。”

一旁被冷落的安琪走到了顧雲爵的面前,精緻裸妝的小臉上滿是羞澀,嬌聲說道:“顧師兄,以後還有勞你照顧了。”

小手搭上了顧雲爵的手臂,眼角若有似無的掃過站在顧雲爵一旁的唐若甜。

唐若甜含笑,主動讓出位置,想要走到樓紹棠的身旁。

可是剛走一步,肩膀就被人摟住,唐若甜心一跳,眼角餘光看到了那條修長的手臂。

老辣的記者立刻聞到了新聞的味道,將目光投到倘若她身上,再一次問道:“聽說唐小姐原本和我們是同行,不知怎麼會被相中成爲rt香水的女主角呢?”

唐若甜風輕雲淡說道:“我非常幸運能夠參與rt香水的拍攝。這一次拍攝經歷對於我來說是一次非常特別的體驗。”

“十五號左右,記者拍到唐小姐和雲爵深夜出遊,唐小姐所居住的住所燃起大火,那唐小姐現在住在哪裏呢?是不是和雲爵住在一起呢?”

“我哪有那麼好的運氣和雲爵住在一起呢!”唐若甜笑,“那一晚雲爵送我回家,誰料家裏會突然發生火災,在這兒我多謝樓先生對我的幫助,是樓先生及時爲我安排了住處。”唐若甜向樓紹棠點頭致謝。

樓紹棠一愣,很快便反應了過來,接着說道:“這是應該的。”

雖然現在唐若甜是雲爵的女朋友,可是他還是不希望唐若甜和雲爵的關係曝光。

唐若甜不去在意旁邊陡然變得陰沉的視線,她將目光放到站在顧雲爵旁邊的安琪身上,她笑道:“我和雲爵肯定不會在一起的。雲爵是大多數女人的理想型。可不是我的。我和雲爵就是單純的朋友關係。還希望大家不要亂寫,我倒是無所謂,巴不得能夠藉着雲爵能夠炒作一把呢。”

她這樣說,諸位記者也不好在將話題延續下去。畢竟,顧雲爵的家世擺在那裏。

難道今天就這樣空手而去?

唐若甜看得出很多記者眼中的不甘心,她知道緋聞這種事越描越黑,她在這兒澄清了和顧雲爵沒有什麼,可是難保記者心裏還是會猜疑她和顧雲爵的關係。

看到一旁望向顧雲爵視線中難掩羞澀的安琪,她心中有了一個餿主意。

想要澄清一件緋聞最快的方式,就是有新的緋聞產生。

她主動拉起一旁安琪的手,笑道:“今天記者招待會的主角是安琪師妹。安琪師妹長得好可愛,想必是很多男人心中的理想型,也包括雲爵是不是?”

安琪身材凹凸有致,卻長着一張非常漂亮可愛的蘿莉蓮,一部偶像劇熱播之後,成了新一代的宅男女神。

安琪望向雲爵,甜甜笑道:“雲爵師兄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偶像。是我做夢都想要嫁給的人呢。今天,真的很高興能和雲爵師兄在同一個公司內共事。”

安琪望向顧雲爵的甜蜜視線,紛紛被記者拍下。

jaj每年都會籤很多新人,顧雲爵確實第一次出現在爲新人舉辦的記者招待會裏。

這一點足以說明,安琪對於顧雲爵,對於jaj的不同。

“雲爵,jaj在安排你接拍一些電視劇,下一部是不是和安琪小姐上演情侶檔呢?”記者紛紛提出問題。

“安琪小姐是不是雲爵的理想型呢?”

一般在這種場合之下,任何人都會敷衍着說一句是。

“不是。”顧雲爵薄脣冷冰冰開啓,無形的冰冷氣場無聲蔓延,而受到波及最大的人是唐若甜。

唐若甜心中暗暗叫苦,向樓紹棠投向求助的眼神。

一股危險從樓紹棠心中緩緩升起,看到雲爵雙眸中的陰霾。

要知道,在這種場合,雲爵很少說話,可是每次說話都無疑是投下一枚炸彈。

他剛想着開口,可是顧雲爵卻搶先一步。

“我的女朋友在場,即便是安琪容貌可愛,身材很好,我也不可能當着我女朋友的面,說安琪是我的理想型。除非,我今天晚上想要睡沙發。”顧雲爵一雙眸子緊緊攫住了唐若甜。

果然,這句話在記者羣裏炸開了鍋!

要知道,雲爵出道這麼多年來,不要說女朋友,甚至連緋聞都很少。

想到前兩天的緋聞,還有此刻雲爵望向緋聞對象的灼熱視線,這神祕的女朋友的真正身份在記者心中有了答案。

“雲爵,你現在和唐小姐已經進展到哪一步了?”

“雲爵,你是和唐小姐在拍攝廣告的時候擦出火花的嗎?”

“雲爵,你和唐小姐已經交往多久了?那唐小姐才是你的理想型嗎?”

明明是問顧雲爵的問題,可是這一個個問題卻如同一塊塊巨石一樣砸向唐若甜。

唐若甜瞬間失去了冷靜,急忙開口道:“顧雲爵的女朋友不是我!大家不要誤會了!”

話音剛落,纖腰卻被顧雲爵摟住,顧雲爵的薄脣貼着她的耳垂,低笑道:“親愛的,你和我已經住在一起,睡同一張牀,你不是我的女朋友,那誰是我的女朋友呢?”

唐若甜眼睛猛然睜大,剛想着反駁,可是顧雲爵的薄脣封了下來,將她的話全部都封在了口中。

兩個人熱吻的照片一時間登上了晚報的頭版頭條,而網站上點擊率也很驚人!

現在,幾乎a市所有人都知道顧雲爵的女朋友是唐若甜,兩個人已經甜蜜同居了!

唐若甜看着筆記本上面的新聞,頭都快要大了。

她哀怨的看向坐在辦公桌後面的男人,“你爲什麼要那麼做?”

她早就對他說過,她不想和他的關係曝光啊!

顧雲爵看也不看她,“你是我的女朋友,爲什麼要否認?過了今晚,你就正式成爲我的女人。”

他不喜歡她極力撇清她和他的關係,不喜歡她將他推給別的女人。 衛青之舞,是杜素兮按照沙丁舞改編而來的,沙丁舞的特點就是奔放火熱,看的人十分激動,而這個時代的舞蹈,大多數都是十分溫婉的,世人哪裏見過如此奔放熱辣的舞蹈,一個個都是看直了眼睛,嘖嘖稱奇。

這舞蹈,實在是讓人讚歎。翩若驚鴻,婉若遊龍。如搖曳的牡丹生姿,又如嬌媚的芍藥爭彩一般,竟是讓人移不開眼了。

不知不覺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衛青,吸引人他們的心神。

杜素兮看着衆人迷離的模樣,滿意的點頭,如釋重負。

耳邊忽然傳來一聲輕靈的笛聲。若有似無的,飄入杜素兮的耳膜,耳後與那伴奏的琴聲一起,相互輔佐。

杜素兮一愣,這是哪裏來的笛聲,她可沒安排什麼笛聲啊?迷茫的四處張望,杜素兮眼睛好,在不遠處的樹上總算找到了那清越的笛聲從何而來。

那茂密的樹上,竟然站着一個男人,仔細辨認之下,杜素兮面色微微一白,那人竟是穆衡!

這人的膽子怎麼這麼大?竟然站在那樹上跟着琴聲相和,難道他不知道,這裏是百花會,皇帝也在這裏,戒備森嚴的麼?竟然如此肆意!而且,似乎,這裏的所有人,似乎都沒有注意到他?

杜素兮疑惑的皺眉。看着不遠處的侍衛,卻發現那侍衛面無表情,似乎真的沒有發現穆衡一般。

這,難不成是這人的身份不簡單?杜素兮皺了皺眉。實在想不透,有什麼人能夠身份不簡單到連皇帝面前都可以如此肆意。

好在衛青舞的入迷,聽着忽然多了笛音,心中雖然驚訝,但卻也只是擡頭看了杜素兮一眼,見着杜素兮沒有任何暗示,心頭鬆了一口氣,繼續舞動起來。

一曲舞畢。衛青松了一口氣。平靜的站在臺上,看着皇帝,聲音清朗。

“多謝皇上與各位賞臉。”

看着衆人還未曾從驚愕之中回過神來的面容,衛青又扯出一抹笑容,向着臺下行了一禮。便退了下去。

許久,掌聲如雷。

杜素兮看着衆人那表情,心裏明白,陌上香坊又成功了一步。站起身子,杜素兮正準備悄悄的退下去,眼角卻鄙見一個熟悉的面容。

宰輔大人怎麼回來了?想來杜雲汐已經沒事了吧?看不出來,她的恢復能力倒是挺快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杜素兮看着端坐着的荊軻,拍拍他的肩,開口道。

“這裏留給你了,我去看看精衛就回來。”

說罷還不等荊軻回答,便趁着衆人不注意,如同一頭小狐狸一般的溜走了。荊軻看着杜素兮那猶如做賊一般的動作,嘴角牽扯出一抹無奈的笑來。

這個杜素兮,當真是一刻也坐不住。

拐過一個拐角,杜素兮剛剛挺起身子,準備光明正大的去找衛青,卻不料想不遠處兩個侍衛竟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她心中詫異,心道自己沒有什麼事情的罪過侍衛啊,他們躲在這裏嚇唬人做什麼?難道是類似於現世的迎賓接待?

心中不明所以,杜素兮穩妥起見,面上換上一副平靜的面容,裝作沒看見他們兩個人,就打算直接走過去。沒曾想那侍衛卻主動開口。

“閣下可是慕容飛?”

杜素兮想說不是,可是看着那兩位侍衛的凌厲眼神,心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點頭道。

“兩位在這裏等慕容飛又是爲了何事?難不成是爲了見一見精衛姑娘?”

兩個侍衛對看一眼,其中一個逼近一步,看着杜素兮冷漠的開口。

“皇上有令,請慕容公子在朝花殿後等候。”

杜素兮一驚。心道老皇帝沒事找我做什麼?他現在不是還坐在高臺上麼?難不成是爲了精衛的事情?

挑了挑眉,杜素兮十分識相的從懷中掏出兩錠銀子,十分淡定的放在兩位侍衛的手中,笑着開口問道。

“皇上沒事找我做什麼?難道是想要請我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