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着眉眼,七月站在他身旁,能感受到他的難過。

「哦。我今天早上回來的時候,在網吧查了一下沈初以前的事情。你五月的時候向她求婚了,不過一直到八月,你們都沒消息了。」

這個不是重點,「你手上的戒指,我沒有。」

傅言聽到她這話,這才抬起頭,伸手把脖子上的那根項鏈提了起來,「在這裏。」

七月有些明白:「抱歉,那是我誤會了。」

「沒關係,你永遠都不用跟我說抱歉。」

七月看着他,挑了一下眉:「如果我最後選了薄暮年,也不用跟你說道歉嗎?」

傅言沒想到她會說這個,難得僵了一下,但還是艱難地開了口:「不用。」

七月輕嘖了一聲:「說實話,我失憶了,對你是不是很不公平?」

「沒有。」

「你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話也這麼少的嗎?」

「不是。」

傅言說着,頓了一下:「我只是怕我剋制不住我自己。」

七月難得接不下這話,臉燙了一下。

她低下頭,看着地上的西瓜,轉移了話題:「幸好摔得不是很碎。」

傅言見她不再提那個話題,也沒有繼續:「還能吃嗎?」

「能啊,這西瓜是當地人種的,很甜。你喜歡吃西瓜嗎?」

西瓜夠大,雖然摔碎了,但也還能吃的。

傅言看着她眉眼愉悅,連日來的陰霾也終於一點點地散了:「喜歡。」

「那你待會兒多吃點。」

見他一直這麼看着自己,七月有些受不了,「我們先把西瓜沖洗一下,再切。」

「好,去哪裏沖洗?」

七月先捧了半塊:「這邊。」

她說着,往廚房裏面走。

下雨天,天色也不好,廚房昏暗得很。

七月拉開了一旁的鎢絲燈,昏黃的燈光亮起來,廚房裏面年代感十足。

傅言記憶中,只在電影裏面見過這樣的廚房。

他看着一旁輕車熟路的沈初:「你在這裏,好像挺開心的?」

。 陳爭搖搖頭:「算了吧~」

他現在腦子裏的記憶來自十年後,專業知識基本上都還給了老師。如果真要去考研究生,哪怕給他一年複習時間,結果也絕對會慘不忍睹。

於教授還以為他是因為家庭條件問題,想急着就業賺錢,所以才不想讀研究生,於是說道:「怎麼,不想讀研究生么?研究生有獎學金,還有生活補助和項目經費績效分成,家裏不用再出一分錢,而且如果做的好還會存下錢。我現在帶的一個學生,他一年的收入可以達到八九萬,比參加工作的人收入還高。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擔心錢的問題。」

「不是錢的問題~」陳爭內心苦笑。

「怕考不上么?沒關係,只要烤本校研究生,學校還是會優先錄入的,如果報我的研究生,我給你保證,只要你理論成績過了線,我就可以把你招進來。」

於教授又給他打了一針強心劑。

於教授猜了猜又問道:「對現在的專業不感興趣?」

陳爭猶豫了一下,隨即點點頭。

他心裏不排斥讀研,他很懷念讀書的單純生活。而且以他現在的眼光,以後隨便搞搞投資,實現財務自由不成問題,讀研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他總不能說他現在已經把知識通通都給忘了吧?距離今年的研究生招生考試還有半年時間,但是他現在已經沒有那個幹勁去複習了,而且即便是努力了,成功的可能性也極低。

見於教授自己質問他是不是不喜歡本專業,他乾脆點點頭,算是回絕了老師。

陳爭直接承認自己不喜歡本專業,於教授居然沒有生氣,耐著性子問道:「那你想去學什麼?」

陳爭想都沒想便脫口而出:「金融!」

於教授點點頭:「這專業跨度有點大啊,不過金融確實是一個好方向,跟錢打交道的人肯定不差錢。咱們學校的金融專業也挺好的。我還認識幾個金融專業的碩導,如果你報考,我可以幫你引薦一下。」

於教授這個幫助相當大,可以說只要分數夠了,肯定能考進,但關鍵在於,陳爭現在根本不想念書啊。

他笑了笑,隨即敷衍著說道:「考研,我考慮考慮~要是可以保研,我倒是願意去!」

於教授撇撇嘴:「保研~按照你的理論成績,其實保研不成問題。不過你這社團分數……,四年來就沒想過混幾個社團拿一點社團分么?」

「不喜歡~」陳爭無所謂地聳聳肩,學後世林首富語氣自言自語道,「讀研對我來說無所謂,不能保研還讀個鳥,還不如賺我的錢。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我先定個小目標,比如說先賺他一個億。」

「賺一個億?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於教授驚呼一聲,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一個億這麼好一賺得么?整個楚漢大學,一年畢業幾千人,有一兩個人一輩子賺一個億不錯了。

這學生,沒出社會,真不知天高地厚啊。

自己博士畢業,名牌大學碩士導師,如果貨幣不是貶值那麼快,這一輩子也很難賺到一千萬。

一個剛剛畢業的本科生,張口就賺一個億,不是瘋子就是傻子。

於教授心中思緒翻湧,無奈地地看着陳爭,嘴巴微張,似乎想好好教導教導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學生。

陳爭見於教授反應這麼大,嘿嘿一笑:「我開個玩笑~您還有什麼事么,如果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了。」

趁著於教授沒有吭聲,陳爭趕緊從辦公室門口溜了出去。

「唉,這孩子!」

於教授苦笑着看着陳爭離開,搖搖頭,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椅上。

屁股剛剛坐穩,隔壁的同事就過來了,剛剛被陳爭問路的男老師笑着說道:「老於,你這是怎麼了,唉聲嘆氣的,是不是被剛剛那個學生給氣的?」

於教授搖搖頭,苦笑着說道:「是啊,都畢業了,還不讓人省心。」

男老師笑道:「剛剛那個男學生也真是的,我看他一溜煙往外跑,是不是又被你給嚇到了?」

因為於教授東北人,人高馬大的,二而且眉毛有些少,顯得有些凶神惡煞,很多學生就因為他的長相害怕他,背地裏給他起了一個羅剎的外號。

所以他的羅剎形象在院系算是出了名,很多老師拿這個來調侃他。

於教授嘆了一口氣:「唉,差不多吧~」

那女老師勸道:「你帶的這一屆都要畢業了吧?你呀,那種自我放棄的學生就別管了,犯不着,大學生一茬接一茬的來,每屆總有那麼一兩個奇葩,為他們生氣不值得。」

「什麼自暴自棄的學生?」於教授眼睛一瞪,「我想拉這個學生來報考我的研究生,還給他保證,只要他上了分數線,就絕對要他,可是被他給無情拒絕了。」

「你要剛剛那個學生報考你的研究生?」男老師愣著了。

於教授惋惜地說道:「是啊,四年了,我居然沒發現這個孩子這麼有前瞻思維,直到畢業了才知道~不然,我肯定得給他爭取一個保研名額。」

「保研?他不是問題學生么?他剛剛……」男老師驚訝地說着。

於教授瞪眼:「什麼問題學生?他剛剛拿到這一屆的優秀畢業論文獎。平時成績也不錯,不過有些低調而已。」

「低調得連班主任辦公室都找不到?」女老師也不敢置信。

於教授嘆道:「這孩子,從農村來的,性格確實有些內向,不過本身也挺優秀的,一點也不比其他人遜色。這四年的大學生活,成功把他從一個農村來的青澀少年,變成了一個成熟而有思想的當代大學生了。只可惜他沒有選擇讀研繼續深造,而是找了一個一般般的單位就業。唉,如果以後他的事業沒有太多變化,他這輩子可能也就這樣了。」

不得不說,他的眼光確實非常毒辣。

上一世的陳爭,就是因為去了那家單位而慢慢變得平庸繼而頹廢。

於教授雖然有些可惜,不過作為一個班主任,他只有建議權,如今他已經勸過了陳爭,最後陳爭聽不聽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確信自己真的是拿到了優秀畢業論文獎,陳爭心裏也挺高興。回到宿舍后,他怒發了兩章小說。

小說的狀態已經改成了簽約,陳爭也不保留,每天上傳一到兩萬字的章節,到現在已經有八萬多字了。

編輯辣椒的qq也已經加上,不過很長時間沒有交流。

六萬字的時候,辣椒發QQ信息給他,說他的小說要準備試水推薦了,還讓陳爭悠着點發,每天差不多四千字就夠了,多了上架太快,吃不到太多的推薦。

不過陳爭沒有採納他的意見。

他沒有太多時間等待,他要在這個月內上架。

現在他的小說正在都市分類強推的位置上推薦,已經推薦了兩天。

有了推薦之後,小說的數據一直在飛漲。

剛剛到了八萬字就已經有了近四萬的點擊,收藏從原來的700多一下子升到了3800,幾乎每天都漲一千多。

推薦票也在漲,已經到了5300多,還收到了將近十塊錢的打賞。

「你的這本小說數據很好,收藏增長在同期作品中排第二,下一個推薦是首頁六頻推薦。」編輯辣椒突然發了一個信息過來。

陳爭雖有些驚喜但不算太驚訝,他關心的是多少字上架:「現在最快多少字可以上架?」

「這麼急么?我建議你還是慢慢等吃完所有推薦再上架,只有收藏了的會員才是潛在的訂閱人群。」

「這些會員一直在跟讀你的小說,就會花錢訂閱你的書。」

「現在盜版太猖獗了,但多少有一天半天的滯后性,只有一直在跟讀的讀者才會願意花錢,比盜版早一點看到最新章節。」

「如果上架太早,那些後來的讀者就會選擇看盜版的內容,直到看到小說的最新的章節才有可能會轉成看正版的,這無形中便會損失很多的訂閱量。」

「因此,想要更多訂閱,就要在上架前多獲得一些會員的收藏。」

編輯辣椒一口氣發了好多信息過來,將這個厲害關係如實告訴了陳爭。

如今這個時候,移動支付還沒有普及,網絡小說的付費用戶還很少,如果連這些用戶都抓不住,那也賺不到什麼錢了。

陳爭想了,回復道:「這倒是無所謂,我相信自己的書可以的!」

他也關注了一下目前正熱的小說,月票榜第一,神機的《陽神》,已經突破二十萬收藏,馬上要完結了;土豆的《斗破蒼穹》,剛剛突破三十萬收藏,目前正在火熱連載。

陳爭覺得,這本都市修仙他應該也能達到五位數的月收入。

如果第一個月稿費能達到五位數的收入,那他就可以理直氣壯地不用去單位報到了。

。 巨鹿城,城主府前。

半個時辰前,就在張角的光影與閻王帝君交談時,城內的所有人也正在沉默著與張角對峙。

此時,兩團黃色的能量各自裹挾著一個黑衣人從城外飛了進來。

「嘭,嘭」兩聲。

白髮黑衣人和丰韻黑衣人被扔在了眾人面前。

孫堅和曹操見到這兩人後,臉色大變,連忙上前將兩人扶了起來。

孫堅對著白髮黑衣人焦急的說道:「太叔祖,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曹操也連忙將丰韻黑衣人扶了起來,低聲對她說道:「妙姬,發生了什麼事?」

白髮黑衣人搖了搖頭,凝重的看著張角,頭也不回的對孫堅說道:「沒事,你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孫堅飛速的對白髮黑衣人簡單的說了說剛剛發生的事。

「只能有六個人活下來?」

聽到這裡,白髮黑衣人掃視了眾人一圈,目光閃動了一下,下意識看向丰韻黑衣人,發現她也剛好看向自己,隨即兩人隱晦的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張角對著眾人說道:「這兩隻老鼠在城外鬼鬼祟祟,於是貧道就將他們捉了進來與你們一起參加遊戲。」

「怎麼樣,你們可有想好到底讓哪六個人活下來?」

聽到張角的話,白髮黑衣人與丰韻黑衣人同時走上前,義正言辭的對著張角大喝道:「張角,你掀起整個天下的大亂,導致無數百姓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今更是血祭整個巨鹿郡數百萬百姓的性命,你的罪行簡直罄竹難書,我等絕不會按照你的遊戲規則行動的!」

張角玩味的看著兩人,眼神中充滿著看戲的神色。

兩人說完后,轉身走向眾人,對著所有人說道:「我等萬萬不可以按照張角的遊戲規則行動,明白了嗎?」

孫堅連忙問道:「太叔祖,你有什麼辦法能破壞這個大陣嗎?」

白髮黑衣人點了點頭,對著丰韻黑衣人說道:「道友,你的那個破陣棋盤還在嗎?」

丰韻黑衣人將破陣棋盤拿了出來,對著眾人說道:「這是我門中的至寶,可以破除天下陣法,但可惜如今我無法調動真氣,不能催動這個棋盤。」

「此處高手眾多,不如合我們眾人之力,試一試看看能不能激活這個棋盤?」白髮黑衣人大喜過望對著丰韻黑衣人說道。

「倒是可以試一試,不過修為沒有達到超凡三層以上的人就不要出手了,不然棋盤爆發的能量恐怕會傷到你們!」

丰韻黑衣人看向呂布,鬼門,關羽,張飛,夏侯惇,夏侯淵,孫堅幾人,說道:「就你們七個,與我和白髮一起布下九字連環陣,一同催動這個棋盤,破除陣法!」

那知道白髮黑衣人卻突然看向孫堅說道:「文台,你就不要出手了,你不過剛剛達到超凡三層,修為還不足,強行出手只會幹擾我們,而且老夫認為八門金鎖陣比九字連環陣要更加適合,道友你說呢?」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崔麗看著周鶴鳴離去,臉上寫滿了擔心。Next post: 如同託孤。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