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不會……那張五甲六丁符是真的吧?你們看他的那張符漂在半空中!”外面的那些大師似乎也聽到了那鬼的尖叫,議論了起來。

我聽到後,心裏冷笑不已,這連鬼都看不到,還來笑話別人?!他們之所以看到我的那張五甲六丁符漂浮在半空中,是因爲他們根本看不到那個被五甲六丁符貼住的鬼。

不過我從眼前這個鬼發出的聲音判斷,這個鬼並不是墨老爺的母親,因爲剛纔那個尖叫的聲音,分明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被這個尖叫聲,給震得不輕,再打眼去看那個鬼的時候,發現它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把貼在它身上的五甲六丁符給揭了下去,正朝着‘門’外跑去。

我見此後,哪能讓它跑了,雙‘腿’聚氣,朝着那個鬼便追了過去,我還沒追上,老牛倒先跑到我前面去了,直接把那個鬼給撲倒,按在了地上。

“臥槽!他們還是人嗎?怎麼跑得這麼快?!”

我和老牛聚氣移動的身法,把‘門’外的那些所謂的大師都給嚇得一個個長大了嘴,就像是看怪物一樣看着我和老牛,現在他們看我和老牛的表情,和他們十分鐘之前的樣子,絕對可以形成一個強烈的反差。

我追上之後,正想聚氣,直接一掌拍死這個鬼,但是發現站在‘門’外的那些個大師後,心想反正已經讓他們嚇着了,那便嚇他們個夠!

想到這裏我便雙手結印,嘴裏念起孫起名教我道家九字真言:

“臨!

兵!

鬥!

者!

皆!

陣!

列!前!行!” ?

道家九字真言唸完後,我接着咬破舌尖,朝着那個被老牛壓在身下的鬼就身上吐了過去。

我之所以給眼前這個鬼吐上一口陽血,那是我想讓圍觀在這裏的那個大師們,都看到它,陽血吐在鬼身上,正好能讓衆人看到。

那個鬼給我這一口陽血給吐上之後,在它的身上立刻冒起一股白煙,而且還伴隨隨着燒開水的呲呲聲。

“臥槽!”這一變故,把騎在那鬼上面的老牛給嚇了一跳,直接從那個鬼身上給蹦開了。

這時,那個鬼的樣子整個出現了衆人的面前,是一個四十歲上下的男子,這個男子滿臉傷疤,準確的說是滿身都是傷疤,就好像是被人碎屍之後,再次縫起來一樣,樣子讓人看了,心生懼意。

醉心暖暖:灰姑娘尋愛 “‘陰’魂鬼!”一個名字在我腦中顯現了出來。

“我滴個姥姥來!你們看那是什麼東西?!”剛纔那個瞎了一隻眼的道士,看着那個被我‘弄’現行的‘陰’魂鬼,雙眼充滿恐懼地問道。

“這……這不會是變戲法吧?怎麼冒了一陣煙就出來個這麼嚇人的東西?!”

在‘門’外的那些大師看到這個‘陰’魂鬼之後,短暫的驚恐之後,又開始了猜疑。

我見此後,心想得讓那個‘陰’魂鬼嚇唬嚇唬他們,要不他們還真不知道‘花’兒爲什麼這麼紅。

所以我忙對老牛說道:

“老牛,把罡氣外放!”只要我和老牛把罡氣外放,面前的那個‘陰’魂鬼便不敢攻擊我和老牛,那麼倒黴的一定是堵在‘門’外的那些大師。

“老野,罡氣怎麼外放?”老牛聽了我的話後,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問道。

我聽了老牛的話後,這才反應了過來,這罡氣出體是鬼師六戊掌的第一式,老牛他從來都沒學過這鬼師六戊掌,他哪會罡氣外放出體?

“你把全身的罡氣聚集在雙手!”我對老牛說道。

這鬼師聚氣之後,那個‘陰’魂鬼也同樣會感覺到。

這時已經從我的陽血傷勢中恢復過來的‘陰’魂鬼,朝着我和老牛這邊看了一眼後,退後幾步,然後身子一轉,朝着‘門’口那邊衝了過去!

那些大師看到這裏後,這才慌了神,一個個的跟打了‘雞’血一樣,忙往後退去,躲到一旁,其中有兩人還從隨身帶着的揹包裏拿出了黃符和桃木劍。

我和老牛一瞧,就樂了,那符紙竟然是防水塑料做成的……

“我說大師,您那符紙淘寶上打折買的吧?” 酷寶來襲:爹地,別太壞! 老牛看到後,忍不住笑出了聲。

只見那兩個大師一人手裏拿着符紙,一個手握桃木劍,朝着那個‘陰’魂鬼就衝了上去,身形飄逸,劍法自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我看到這裏,就是一陣汗顏,估計那個‘陰’魂鬼分分鐘就能教他倆做人。

果不然,三秒後,只聽到:

“哎呀!”

“媽呀!”兩聲慘叫,那兩個大師別被那‘陰’魂鬼直接給打爬在地上。

其中一個身子骨倒也結實,從地上爬起來就跑,剩下的一個則是沒有那麼幸運了,那個‘陰’魂鬼朝着他就撲過去!“兩位大師救命!”那個人趴在地上朝着屋裏的我和老牛喊道,我這時纔看清,原來這個人正是剛纔在樓下大廳嘲笑我和老牛的那個青羊觀觀主。 ?

我見到那青羊觀觀主那樣,心想再不出手他隨時都有可能喪命,雖然我對這些大師都有些說不上的反感,但是也不至於能見死不救,給他點兒教訓就得了。,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想到這裏,我雙腳聚氣,朝着那個‘陰’魂鬼便衝了過去,直接一拳把它從青羊觀觀主的身上打飛了出去。

大難不死的青羊觀觀主從地上爬起來後,雙‘腿’哆嗦的必須得扶着牆邊才能站穩,同時我也看到他得襠部溼漉漉得一片……

這貨也真夠慫的,都‘尿’‘褲’子了,難怪我聞到一股‘騷’味兒,我真想不通他剛纔拿着桃木劍,衝上去的勇氣是誰給他的。

“大……大師,多謝了,我們剛纔有眼不識泰山……”

我沒聽那青羊觀觀主把說說完,便御氣竄了出去,因爲我發現那‘陰’魂鬼已經跑到了一樓大廳裏,正在朝着別墅‘門’外逃去,這種專幹害人事的鬼絕不能讓它給逃了。

“我天!那個人從二樓跳下去了!”

“不對,他是飛下去的,我這不是在做夢吧?!”我聚氣身形剛從二樓跳下,便聽到了樓上那羣大師滿是吃驚的議論聲。

我剛跳到樓下大廳,追上那個‘陰’魂鬼,運氣鬼師六戊掌第一式罡氣出體,直接隔空把那個‘陰’魂鬼給打飛了出去,摔在牆上落地後,一動不動。

我現在才發現,隨着我自身丹田內罡氣的不斷增加,這罡氣出體的距離也越來越遠,剛纔我和那個‘陰’魂鬼距離還差着將近一米,罡氣便能把它擊飛。

就在我剛把那‘陰’魂鬼給打飛出去之後,便聽到樓上傳來一陣驚呼之聲:

“有人跳樓了!!”緊接着在我身後便傳來“撲通”一聲巨響,震得地面微微顫抖,我忙回頭看去,只見老牛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二樓上面跳了下來,不過他卻不是雙腳落地,而是整個身子趴在了地上。

我看到後,心裏就是一陣無奈,老牛他也會聚氣,怎麼會從二樓上摔下來?便忙對他問道:

“老牛怎麼從上面摔下來了?”

老牛從地上爬起來指着樓上的護欄就罵:

“臥槽!這別墅誰特麼設計的!‘弄’個護欄都‘弄’那麼高,害老子從上面摔了下來!”罵完之後老牛纔對我說道:

“我心想跟着你一塊裝一下,誰知道我往下跳的時候,被那護欄給絆倒摔下來了。”

我聽到老牛的話後,頓時明白了過來。

不過就在老牛說話的時候,在二樓的那些個大師,都一個個傻了眼。

“那人怎麼回事?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都一點兒沒有?”

“這……這還是人嗎?!”

上面的那些大師都被老牛嚇得不輕,就連墨家的管家看老牛的眼神也多出了驚訝和敬重。

老牛聽到這些話後,本來還一臉鬱悶,頓時換了一張臉,滿臉笑容的‘挺’直了腰板,對着上面的那些喊道:

“你們牛爺我剛纔那是故意的,就是想讓你們瞧瞧咱這鐵打的身板!看見沒?比地板硬多了!”

二缺女青年 “不好!那個鬼要跑了!”

就在老牛吹牛的時候,我突然聽見有人喊出了這麼一句,我聽到後,忙朝着‘陰’魂鬼那裏看去,只見那個本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陰’魂鬼直接從地上彈了起來,朝着大廳的‘門’口快速飛了出去。

我見此後,忙聚氣追了上去,還沒追過去,那個‘陰’魂鬼已經逃到了大廳的大‘門’旁,不過就在它剛要出‘門’的時候,便被‘門’外的透明的空氣給彈來了大廳之內,就好像撞在了一塊透明的玻璃上。

我見到這個情況後,馬上便猜出有旁人出手相助,所以忙朝着大廳裏的那些人看去,只見一個非常矮小的老太太單手結印,另外一隻手按在了地上,剛纔的那個擋住‘陰’魂鬼逃出去的透明陣法,便是出自她之手。

那個老太太看到我正在看她,便對我微微一笑,從地上慢慢地站起來了。

我也對她還一微笑,看到我是小瞧這裏的人了,這‘雞’羣裏面倒是還真臥着老虎!

雖然有些驚訝,但我也沒多想,現在主要目的就是先把那‘陰’魂鬼給處理了,所以我便朝着那個‘陰’魂鬼跑了過去,靠它近前時,我聚氣就揮出一掌,就在我的右掌就要打在那個‘陰’魂‘胸’口上時候。

砰!

我的手好像拍在了一塊透明的玻璃上,任我如何用力,都往下動不得分毫。

“小夥子,得饒人處且饒人,把這個‘陰’魂鬼‘交’給我處理可好?”我聽到後,回頭看去,剛纔那個出手幫忙的矮小老太太此刻正看着我笑,估計剛纔就是她對我說話。

不過我看附近人的樣子,似乎都沒有聽到那老太太說話,難道只有我一個人能聽得到?還是她只對我一個人講話?若是隻想對一個人講話,不讓旁人聽到,單憑這份本事,我就跟人家不在一個檔次上面。

那個老太太還沒等我說話,便右手一揮,隨着她右掌的揮出,在我身下的那個‘陰’魂鬼便消失了!

我看到這裏就倒吸了一口涼氣,那老太太到底是什麼來歷?

“老野,你剛纔用的什麼道術?你是不是又瞞着我偷學了別的道術,怎麼沒見你出手,那鬼就不見了?”這時老牛走了過去,看着我問道。

我現在沒心思回答老牛的問題,那個老太太已經從大廳裏走了出去,所以我忙追了過去。

“前輩留步。”我跑出大廳後,追上去叫住了那個老太太。

老太太聽到我的話後,停下腳步,回頭看着我問道:

“怎麼了,小夥子?叫住老婆子所謂何事?”

“剛纔那個‘陰’魂鬼你想怎麼處置?”我問道。

“淨化超度,萬物皆有善面,能寬恕則寬恕。” boss別鬧 那個老太太對我說道。

“那你爲什麼直到現在纔出手?要是我們不來的話你是不是打算一直不會出手救人?”我問道。

“對。”那個老太太回答的倒也直接。

“爲什麼?”我問道這種高人一般都是心慈心善,不會見死不救。“因爲我知道你一定會來,行了,我還有事,我們有緣再見。”說着那老太太轉身便走了,她走路的樣子雖然看似很緩慢,但是沒過一會兒,身影便慢慢縮小,直至消失。看到老太太剛纔那身法後,我大腦裏猛然多出了一個詞語:縮地成寸!會這種逆天道術的人,定然不是凡夫俗子,不過這種高人怎麼會來這裏?而且她還知道我一定會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就在我越想越糊塗的時候,嘩啦從屋子裏竄出一羣人,他們看到我之後都跑到我身旁圍了起來,我一看,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跟着我和老牛上樓的那十幾個大師。,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大師,您纔是真正的大師,我們剛纔有眼無珠。”

“對對,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您宰相肚裏能撐船,別跟我們一般見識。”

“您將軍額頭能跑馬。”

“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您大人有大量……”

我聽到後就樂了,他們這事怎麼回事?玩起詞語接龍來了?

也就在現在,剛纔那個瞎了一隻眼的道士直接給我跪下了,他這一跪下,其他的大師都紛紛效仿,都圍着我跪了下來。

“你們這是幹什麼?我又不是你們爹媽,你們特麼跪我幹什麼?!”我看着這些跪在地上的大師們問道,我現在有些火了,我最煩的就是這種動不動就對人下跪的人。

“您雖然不是我的爹媽,但是勝卻爹媽!”

“對,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恩同爹媽!”

“比爹媽還爹媽……”

“停停停!你們到底想幹什麼?”我忙喊住這些人,這要讓他們繼續說下去,沒完了。

“大師您收我做徒弟吧,我給您做牛做馬。”

“我給您端茶倒水。”

“我給您鞍前馬後……”

我聽到他們這些吹捧的話,讓我感到一陣惡寒。不過我也終於明白了這些大師們給我下跪的目的,他們剛纔還對我和老牛冷嘲熱諷,現在忙都換了一副嘴臉,他們此刻的這個樣子,讓我從心裏往外覺得噁心。

不過這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再一個,咱不虛僞做作的說,現在這種如衆星捧月的感覺讓我有點爽呀,所以我忙對那些大師說道:

“各位,各位請起,不是我不收你們爲徒,我近些年也收了七八個徒弟,不過他們都被鬼給殺死了,無一例外,你們確定要做的徒弟?”

這些個大師聽了我的話後,都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再次換了一張嘴臉:

“咳!……那個……那個拜師之事乃是大事,我們日後再談,再談……”

“對,收徒不急,不過大師不如做我們青羊觀的駐觀理事吧?只要您點個頭,授個權,不但不用能出半分力,每年還能你二十萬的理事費。”青羊觀觀主看着我問道。

“還有我們白虎寺,我們也每年給二十萬。”

“還有我鶴山觀。”

“還有我算命堂……”這些大師們聽到青羊觀觀主的話後,一個個都開始自報家‘門’。

我聽到這些後,忙把老牛叫了過來,讓他去車子裏幫我找來紙筆,我得把他們這些道觀寺廟和算命風水得店面記下來,這理事咱都給他們當了,反正又不管事,就算真有什麼事,咱也不管。

再一個,他們這些人的錢不是坑‘蒙’拐騙換來的,就是利用中國人的這些傳統思想和文化,藉助道觀和寺廟裏斂財,我不坑他們,坑誰的?

哪怕這些我坑來的錢拿去捐獻希望工程,捐獻野生動物保護協會,也比在他們手裏糟蹋了要好得多。

老牛急乎乎得拿着紙跑了回來,我拿過來之後,開始讓那些大師一個個的自報家‘門’。

“來來來,一個個的來,你什麼觀?你一年‘交’多少錢?什麼?五萬?!不行!最低每年二十萬!”我開始一個個的統計了起來。

忙活了一陣之後,總算全部統計完了,一共有五個道觀三個寺廟和一個算命堂讓我做他們的理事,他們每年給我打款二十萬。

那些大師們同樣也問我要去了聯繫方式和我的銀行賬戶。

同時我也算了一下,今天我一共做了他們這九個地方的理事,一個地方每年給我二十萬,也就是我每年什麼事情不做一年也會有一百八十萬的收入。

好不容易等那些觀主大師們走了之後,老牛這才從我手裏把本子拿了過去,他算了一遍後,嘴都咧開了,一臉興奮地對我說道:

“老野,你真行啊,你今天這一忽悠,就坑了他們這些人一百六十萬!”

“老牛你數學體育老師教的?怎麼算出一百六萬來的?”我對老牛說道。

“你當我真傻,我跟你開玩笑呢,不過老野,咱以後也算髮財了,這一年一百多萬可都是純收入啊。”老牛現在已經被這每年一百八十萬給咋昏了頭。

“你以爲那些人真的就是傻子?平白無故給俺錢‘花’?那些人都是無利不起早的人,給咱這些錢就是給他們請了個保鏢。”我對老牛說道。

“保鏢?什麼意思?”老牛問道。

“他們雖然是經常坑‘蒙’拐騙,但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真遇到了什麼事情,估計馬上就來找咱了,不過這也正和我意,咱現在不就是幹這一行的,真遇到了過去擺平也算是積德,雲月現在正需要積功德。”我對老牛說出了我心裏的打算。

老牛聽了我的話後,這才明白了過來,把本子收起來後,我倆剛想往別墅裏走去,這時墨管家用輪椅推着莫老爺從別墅裏走了出來。

“兩位先生真是高人,看來我們墨家之前請來的那些人都是一些掛羊頭賣狗‘肉’的主。”墨管家苦笑着搖頭對我和老牛說道。

我聽到後便笑着走過去說道:

“墨管家過獎了,要是沒啥事我們就回去了。”我現在着急回去給韓穎打電話,告訴她找到兩種‘藥’材這個好消息,然後趕緊做好去峨眉山的計劃。

“兩位先生請留步,我還有幾件事情請教,還望給我個面子。”坐在輪椅上的墨老爺對我和老牛說道。

“你請教啥事?”老牛問道。

“我母親在泉下可是安好?”墨老爺問道。

“這個我的確不知道,不過應該沒什麼事,你經常做的那個夢,是由今天你所見到的那個‘陰’魂鬼所致,它被除之後,你也不會繼續做那種夢了。”我說道。

“哦,那我爲什麼會被‘陰’魂鬼給纏上?”墨老爺接着對我問道。

“這個就要問你自己了。”我說道,這種事情其實他自己比我還清楚,這個墨老爺並不是一個蠢人,相反他還聰明的很,所以我無需明說。

“那有什麼辦法能防止此類事情的發生?”墨老爺問道。

“多行善事,少結仇家。”我說道。說完之後,我又從揹包裏拿出了紙筆、墨汁和硃砂,給墨老爺畫了一張五甲六丁符,給他的時候,囑咐他把這張符紙貼在臥室的‘門’後之上,然後再把他母親的遺像換個位置,絕不能掛在臥室裏。 ?

之後我便和老牛跟墨老爺告辭,打道回府,剛走到別墅院子大‘門’的時候,墨管家在後面追了上來……

“兩位先生!兩位先生先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