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關於你表姐的,我想……”

並未等張三風說完,吳德便先站了起來,走到了門外。

張三風也是緊隨其後。

“說吧,什麼事情?”

“你表姐似乎不是普通人吧?”張三風試探似得問道。 “什麼?!”雖然吳德早己經有了心裏準備,不過還是被張三風問住了,“你發現了什麼?”

“就像今天白天發生的事一樣,基本上所有人都覺得是我解決了匪徒,其實他們不知道是吳欣欣的一聲驚叫解決的。”張三風目不轉睛看着吳德說道。

“什麼!?這麼說表姐提前醒了!”吳德很是驚訝。

“提前醒了?是幾個意思,吳欣欣不是本來就好好的嗎?”此時的張三風真有些被吳德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既然你知道我表姐特殊了,我也不隱瞞你了,我表姐其實是一身雙魂,一善一惡,在表姐剛出生的時候便被父親將惡魂給封印了起來,這一封印便是二十四年,據父親估計二十四就是封印的時限,而現在惡魂也漸漸脫離封印。而造成我表姐雙魂的原因便是一個非常邪異的組織,這些年父親帶着我一直尋找解決的方法。不過父親害怕表姐和姨母出事,所以讓我先回來了。”

“怎麼會!”聽到吳德的講述張三風第一個念頭便是不信,“如果惡魂解開封印出來,會怎麼樣?”

“也許其中一個魂魄會吞噬掉另一個,也許會雙魂共存。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吳德冷冷說道。

……

“你們剛剛都聊了些什麼?”吳欣欣對兩人的談話很是好奇。

“沒什麼,我就是問一下,吳德要送你什麼禮物。”說着張三風將自己帶來的一個禮盒拿了出來。

吳欣欣很高興的接過禮盒卻沒有立刻打開。

“三風哥哥,你送給大欣欣姐姐的禮物,都沒告訴我是什麼,好討厭。”許若欣撇了撇嘴有些不高興,“要不咱們打開看看是什麼吧,欣欣姐。”

“這可以嗎?”吳欣欣帶有尋問似的目光看向張三風。

“當然可以。”

吳欣欣小心的打開包裝盒,只見禮盒裏面擺着一個包包。

“哇!最新款的包包唉,那天我還想要一個呢,沒想到被你買了。”吳欣欣很是開心。

那可不是,要不是看你喜歡,我又怎麼會買呀。

幾人相繼把禮物遞給了吳欣欣,許若欣給吳欣欣準備的是一隻大白熊玩具,鍾鈴準備的是一盒不錯的化妝品,敏姨準備了一個項鍊,吳德送的居然是一個護符。張三風居然從上面感覺到一絲法力的波動,張三風開啓天眼一看居然也是達到了凡品。

三個女孩子吃東西不多,很快便吃完了。吃完了飯之後,就去客廳看電視去了,雖然時間已經很晚了,不過她們還是想看完那個《海天好聲音》。

張三風和吳德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也是緩和了不少,其間兩人還碰了一次的懷。

張三風站起身來,看着大廳中打鬧的之人,嘴角劃過了一絲好看的弧度。

雖然不清楚三女再說些什麼。

三個女孩子的聲音雖然很小,不過時不時傳來的笑聲卻是讓張三風覺得這種感覺不錯,張三風暗暗發誓,自己一定要守護好她們的笑容。

其實鍾鈴這大小姐也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子。

張三風微微一笑,一直說扣張三風的工錢什麼的,其實也是一直沒扣,她用張三風的名子辦了一張銀行卡的,每一筆錢都打在了張三風的那張卡上了,只不過怕張三風亂花錢,一直沒給他罷了。

“我說吳德,你這年紀不大,倒是挺厲害的嗎?”張三風一邊吃着東西一邊隨口說道。

“我說三風,你說什麼,我那點微末修行,哪裏夠得上場面?在我們那裏我是最爛的一個,起初要不是我爹老是逼我修煉,我才懶得去修煉的,每日裏去養花喂鳥看書,那是什麼樣的逍遙日子!不過後來自從知道了我表姐的事情,我修煉就很自覺了。”吳德伸手搭在張三風的肩膀,低聲道:“我倒是沒想到,在我表姐身邊還有你們這麼多的朋友。對了有個人想見你,明天跟我去見個人。”

“什麼人?”對於吳德張三風並沒有完全的信任,他總感覺吳德似乎對自己隱瞞了什麼。

“明天去了就知道了。”吳德似乎並不想回答張三風。


……

第二天上午,吳德早早的開車帶着張三風來到一個比較偏遠的郊區,一座五層小樓處。

我艹,這他媽也太扯蛋了,你見過五層樓還安電梯的麼,張三風卻是在這小樓見了。

二人上了電梯,吳德並沒有立即按下樓層,張三風卻是有些不奈煩了:“幾樓?”

“再等等。”似乎是迴應着吳德的話語,電梯從一樓升到五樓又降回了一樓。

“我去,不會出什麼毛病了吧!”張三緊張無比。

吳德不理會張三風,在操作檯依次按下了“五”“二”“一”“四”,電梯並沒有按照設定的那樣也上五樓,去二樓,到一樓,最後停在四樓。電梯直接向下前進。

“-1”“-2”這是什麼鬼?最終電梯停在了“-4”樓。

從電梯下來,張三風發現,這一層只有一個門戶。門的右側又是一個密碼區,吳德飛快的輸入着什麼,門突然打開了。

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張三風,吳德笑道:“請吧,張三風,這個地方可是很少見到客人的。”

“這是什麼鬼地方?”張三風卻沒有立即進入。

“鬼地方?這可不是一般人能來的。”說着帶頭走了進去。

走進大門,張三風頓時嚇了一跳,這是一個足有幾百平米的大廳,地面是一個用大理石鋪成的八卦,一面的牆壁上有一臺好似電視的屏幕,幾個機器人模樣的金屬人正在忙忙碌碌做些什麼。

木質的沙發圍成兩個半圓,看上去有幾分古久的蒼桑。

“外星黑科技?”張三風呆呆問道。

“哦,吳德回來了,見到你姨媽和你表姐了嗎?”一個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

只見一個自動的輪椅從大廳一旁的過道中移動出來,坐在輪椅上的是一位帶着一副黑框眼鏡滿面紅光的老者。老人看上去六十歲左右的樣子,老人看上去很普通,相貌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越是這樣就越不簡單。

返璞歸真! “小友,我這裏可不是什麼外星科技。”老者中氣實足的說道從他身上張三風卻感受到了一種特殊的氣質,那是指點江山的氣質。

“那這些是?”張三風望着這些只有在科幻大片中才會出現的東西,有點不淡定了。

“科技的產物可是不一定要外星纔有的。就比如我墨家的機關術!”老人擡起頭,目光正好落在張三風臉上,那是一雙充滿睿智的眼睛,深邃如同萬丈寒潭一般。

只是一瞬間,張三風就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許多東西。

或許是氣機牽引的原因,他只覺得丹田之中一股清涼流便全身。

這股清涼的感覺張三風再熟悉不過,那是龍珠預警的時纔會出現的。

心中不禁駭然,面前這位看似普通的殘疾老人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能引起龍珠龍神力量的反抗嗎!對方要有多強?

張三風驚訝的同時老人也是驚訝,從他看向張三風的時候,他就發現這個看上去和兒子年紀差不多的青年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東西。

老人閱人無數,這樣的氣質卻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心中微一思考,頓時驚覺。那種氣質似乎亦正亦邪,不修篇幅的外表,卻擁有着一雙純真的雙眼,好一個特殊的年輕人。

“爸!”吳德恭敬喊道。

“伯父您好。”張三風也是將自己的痞子氣息收了起來,向老人問好。

老人眯着眼微微一笑,道:“請坐吧。你是吳德的朋友嗎?他可是從來沒有帶過別人到這兒來。”

“他就是我向你提起過的表姐的朋友。”先前還一臉臭屁的吳德在見到老人後明顯收斂了許多,忙說道。

老人眼中光芒一動,看了一眼旁邊的吳德。

吳德一邊補充道:“他說他是表姐的男朋友,不過我不承認。”

老人流露出一絲驚訝,“哦?原來是小欣的男朋友,那也不算是外人了。都坐吧。”

當老人點頭之後,張三風纔跟着吳德分別坐下,向吳德問道:“西嶺墨家那邊的事你都交代清楚了?”

吳德正襟端坐,恭敬的道:“爸,我已經交代清楚了,只是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老人點了點頭,沉聲說道:“那就好,明天你就徹底脫離墨家吧,我不想再因爲我們家的事情,影響到墨家了,我們欠墨家的太多了,我會給那邊打電話的。”

“是,父親!”吳德也是點了點頭。

老人微微一笑,說道:“行了,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就去你姨的敏敏公寓住吧,也好照顧她們。哦,對了,還沒請教這位張三風小兄弟在哪裏高就?”

老人的話很客氣,但卻始終帶給張三風無形的壓力,不用說這老人在定然身居要職。

長者的問題,張三風也不推辭,趕忙回答道:“我和欣欣一樣,在鍾鈴辦的小叮噹安全保潔工作。”

老人點了點頭,微笑道:“鍾鈴?是鍾家的小丫頭麼?這個保潔公司也是名副其實了。小兄弟聽你的口音像是海天市本地的吧!”

張三風頷首道:“是的,我從小生活在海天市。伯父,我叫張三風,您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叫我小兄弟就見外了。”

此時的吳德卻是一臉的不認識張三風的模樣。這貨什麼時候這麼有禮貌了,不應該呀。

老人繼續說道:“三風,我想德兒己經給你說過了欣欣的情況了吧。我希望你可以和我們一起保護小敏她們母女兩人。”

“放心好了,伯父我一定不會讓她們受到傷害的。”張三保證道。

“希望這樣吧,不過你一定要注意一個叫做隱龍的組織,我調查這麼多年了,除了知道這個組織的名子,其它的卻是不瞭解。”老人沉默良久。

“隱龍?”張三風感覺自己似乎和隱龍相當的有緣無論到了什麼地方,似乎都和隱龍脫不了關係。

“小風似乎知道隱龍。”多年養成的觀人之術,使老者一眼便看出張三風神色有異。

“是的,伯父,對於隱龍我也少有了解,不過卻是有意無意破壞了他們不少計劃。”張三風點了點頭。

老人眼中流露出一絲失望,略微思考了一下。

“你很不錯,二十五年前我與聶宇並稱爲墨家無常,黑無常聶宇,白無常吳天勾魂不留人。”老人好似陷入回憶之中,低沉說道。

“等一下,伯父,你是說欣欣的父親叫聶宇?爲何欣欣姓吳?”

“那是因爲我害怕隱龍的人再次找到她們,所以我讓欣欣隨她母親的姓氏。”老人解釋道。

“這黑白無常不是地府勾魂的鬼差嗎?”張三風也是疑惑了。

“當然不是,墨家自墨翟建立以來一直是一個紀律嚴密的學術團體,其首領稱鉅子,其成員到各國爲官必須推行我墨家主張。我墨家學派也是有前後期之分。前期思想主要涉及社會政治、倫理及認識論問題,關注現世戰亂;後期我墨家在邏輯學方面有重要貢獻,開始向科學研究領域靠攏。墨家黑白無常始出二代鉅子,爲墨家執法者。而我與聶宇也被稱爲近百年來最強無常,突然一天一個自稱隱龍將的人找到我們邀我們加入隱龍,作爲墨家無常的我們怎麼會加入他們。那一戰我們輸了,聶宇戰死,我也成了廢人。隱龍的人還是不肯放棄他們又盯上了聶宇的孩子。”

剛要說些什麼,從先前他出現的過道中又走出一個人,此人身穿一身古裝,從過道中一出來,道:“鉅子,您的電話。”

老人移動着輪椅,道:“你們幾個孩子先聊着,我去接個電話。阿尋,你先給他們弄點水果。”

“是,鉅子。”阿尋毫無感彩的回答道。

鉅子?張三風心中一驚雖然覺得老人不是一般的人卻沒有想到對方的身份卻是墨家大佬。對於這種傳承幾千年的大家,張三風可不敢有絲毫輕視之心。

張三風再去接阿尋遞過來的水果的時候又是一驚,好涼對方的手居然好似沒有一點的溫度。

“咦!”張三風一聲輕嘆。

“怎麼了?”

“這個阿尋我怎麼感覺不到他在呼吸?”

“你說阿尋啊,他是父親製做的機關人,當然不能呼吸。”吳德似乎很是驕傲。 吳德突然道:“三風,不如讓我們再來一場如何,我也想見見你的真正本事。”

ωwш •тt kán •¢ O

張三風深吸口氣,平復着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看了一眼吳德那有些挑釁的目光,淡然道:“去,爲什麼不去,上次吃了不少的虧,我也很想教訓教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