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關係……

喬穗穗擺擺手,無力地扶住了額頭。

正沉默著,忽然緊閉的玻璃門打開,一個女人走路帶風地闖了進來,大聲說。

「老闆,給我把你們這裡最好的奶粉米粉都拿給我,我要最好的最貴的!」

喬穗穗沒想到還會有人和自己一樣半夜出來買奶粉,好奇地看過去,「你也是孩子餓了……」

喬穗穗對上女人的臉,一看就卡了殼,她幾乎要捂著嘴尖叫起來。

「王,王阿姨!」

女人穿的珠光寶氣,身上一套香奈兒,手上是迪奧的戒指,美甲做的長長的,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主兒。

王慧敏是喬穗穗在孤兒院的時候認識的,她喜歡孩子,又害怕生了孩子會變老。當時看著喬穗穗年紀小長得漂亮,一度想要領養她。

但時無奈喬穗穗是個死心眼,一直覺得只要自己在這裡等著,家裡的親人總有一天會帶她回家,所以磨了好幾年這件事情也沒有成。

之後王阿姨有沒有領養到孩子她就不清楚了。

多年之後再見,王阿姨依然保養得當,反而喬穗穗因為工作,臉上多了一絲憔悴。

王阿姨看著喬穗穗,欣喜之外把目光落在了她的手上,「穗穗,你有孩子啦?」

「我自己喝的。」喬穗穗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她六個孩子的存在,「我聽醫生說嬰兒奶粉的成分比成人奶粉好,所以特地過來買一點當早飯。」

老闆娘從櫃檯后探頭,聞言也不點破,把幾個同等價位的奶粉放在櫃檯上,配合道,「穗穗可是我們這裡的常客,如果您有不懂的可以問問穗穗!」

「真的嗎那太好了!」王慧敏喜不自勝,把幾個奶粉推到喬穗穗面前,「穗穗你快幫我看看,這幾個都是最貴的,裡面哪一款會比較好!」

喬穗穗把自己也買了的進口奶粉挑出來,「這個好。」

「哎,你是不知道啊,」王慧敏買好了奶粉就打開了話匣子,也許是沒有人讓她一吐為快。

「戰家生了個小兒子,要辦生日宴。那女人難纏地很,說什麼他戰家什麼都有,反正送什麼禮物她都不稀罕,就讓我們按著心意挑!不送還不行!」

她痛苦的捂著眼睛。

「明天的宴會,今天才發邀請函,那個女人真是快要把我氣死了!」

「戰家?」喬穗穗一愣,是她想的那個戰家嗎?

王慧敏點點頭,「是呢,戰家的老爺子娶了一個小老婆,那個女人給他生了個小兒子。我說他們你可能不知道,我說戰擎淵你應該聽說過吧?」

喬穗穗點點頭,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何止是聽說過!他和她還有一段不得不說的隱秘糾纏。

王慧敏露出了八卦遇知音的笑容。

「聽說五年前戰擎淵聽說老爺子要給他娶后媽,氣得要和戰家斷絕關係。可是那老爺子是什麼人?說斷就斷毫不含糊,給了他一個破公司之後就撒手不管他,當年就生了個小兒子說要繼承家業。誰知道戰擎淵生意越做越大,他那后媽反過來要巴結他呢!」

五年前……

那正是戰擎淵和她一夜情的時候。

看來當時戰擎淵會出現在會所,應該是另有隱情。

喬穗穗笑著,「那真是天道好輪迴。」

「正是呢!」

王慧敏看了一眼手錶,見還有時間,乾脆多聊幾句。

她壓低了聲音,「穗穗,後來你家人有來找過你嗎?」

她可記得喬穗穗雖然父母雙亡,可是還是有舅舅舅媽的,只是他們借口工作忙,把她丟在孤兒院從來沒有看過她。

喬穗穗搖搖頭,回憶起那一堆親戚的嘴臉,仍然令人作嘔。 林凡天帝血飛起,洞穿了不知多少億萬里的漆黑星空,不知有多少星辰因此而成為宇宙塵埃。

不得不說,那尊神使真的很恐怖,有先見之明。

若非是他及時出手,將林凡送入星海中,任由其在大界中渡劫的話,不知道多少州之地都會因此劫而沉陷,萬靈死絕。

「破!!」

林凡在長嘯。

他早就籌備與期盼著今日一劫。

早就在鳳主等人口中知曉渡過此劫的關鍵,但事到臨頭,林凡才肯定的知道,自己遭遇的劫難等,與鳳主等皆大不同。

但這不妨礙林凡,知曉怎麼渡過此劫的關鍵。

他眉間裂開,金色的魂海洶湧衝出,金色的神魂力淹沒了無邊的星海,有一個璀璨的金色小人盤坐在某一朵金色的浪濤上。

這是林凡的神魂身。

他從魔尊有意送出的某本古冊上知曉,欲成最強天帝,當肉軀,道則,神魂身共渡,與無盡的劫海中毀滅之後在重生,鑄就出一個新我。

此時,這金色的魂身縱天而上,張口吞吐各種恐怖的雷光,借劫光洗禮己身,可以看見,金色的魂身上,各種絢爛的劫光閃爍如跳動的電弧。

這太危險,可以說林凡一心將自己處於極致的危險中,一個不慎就真的是身死道消,當然,若是能夠度過,肯定也有大好處,能夠讓其的魂身從此不懼一切天劫與鬼魅等,天下難有能在神魂與他一拼者。

「此子大氣魄,若真能不隕,從此置身宇宙星海至強一列,給他時間,臨神定然可期。」

神使竟然出現,從神山中走出,浮在蒼茫大地上,讓萬靈與各方至強者都匍匐。

這句話,讓所有人都驚悚與振動,這種評價太高了,至少在彼岸世界中,還未曾有人能得到神使這種評價。

鎮神鍾沉浮,混沌氣瀰漫,誅天如龍,縱橫睥睨。

林凡此時就在鎮神鍾垂下的混沌瀑布下,金色的神魂身則是傲立在鎮神鍾之上,手持誅天不斷挑殺從劫雲中殺出的各種未知生物,當然也在吞噬其中的精華。

這可是上蒼意志化作的天劫,蘊有天地最本源的大迷,吞噬下後有極佳的好處。

林凡當然也不閑着,施展了個法天相地,他的法身擠滿了天穹,在吞噬各種劫光與雷霆等,體若無底洞,在以肉軀抵抗各種雷海與劫光時,亦在吞噬。

他的肉軀與神魂等,在發生一種可怕的,且外人難以了解的蛻變,像是每一縷魂力,每一滴血中都蘊有了開天時的秘密,血液流淌間,發出如雷鳴般的炸響,讓人毫不懷疑,每一顆血珠飛出去,都必然能夠滅掉星河,能夠壓死臨帝之聖。

「鏗!」

突然,天罰中,竟然有戰戈在響,這是一柄青色的的天戈,被一尊朦朧的神影執掌,此時殺出來了。

太恐怖,劫光本來遮掩了整個星海,無窮的雷電將漆黑的星宇照亮,但當此神影刺殺出天戈時,卻是遮掩了所有的光輝,整個天地,好像只有此戈才是永恆與唯一。

林凡激烈搏殺,打出各種恐怖的道則,雖然磨滅了天戈之威,但整個人也炸碎開來,天帝軀成為碎塊,瑩白的骨塊散落在猩紅的帝血中。

「竟然……失敗了?」

有人在長嘆,在為林凡感到不值。

只因,他的表現真的已經足夠逆天,讓他們暫時遺忘林凡只是域外客的根本,將他視作了同類,只不過是一個不斷奮力攀升的修者而已。

「不是他不夠強。」宇主開口:「只是,他非生在此界,此界的天地意志在排外而已。」

且他看向小諾:「節哀。」

小諾沒有說話,只是眼中的光芒更璀璨,劃破了星宇,看向那毀掉億萬里星域的天帝血泊。

「呵呵……無趣,不能手刃天帝,甚憾!」

荒主笑了。

估計連他都不能發現,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有一種如釋重負的微妙感,當然,也許他發現了,只是被他自己忽略了而已。

「嗡。」

突然,一塊瑩白的骨塊飛起,遮蓋了整個宇宙海的天帝血倒卷而回,無盡的真凰與真鳳,翼展至少千里。

林凡重組了軀骸,雙手從鎮神鍾內捧出自己的頭顱安上,咧嘴:「讓你失望了。」

荒主臉色剎那陰沉!

大劫更狂猛,好像被林凡惹怒,演化出各種恐怖的真實形體來,撲殺而下,其中就包括了四象與神明幼年,當然亦有各種恐怖的神獸,諸如饕餮,狻猊,麒麟等等。

林凡竭盡所能,在無盡的雷海生靈中,演繹自己的法與技,且糅合了很多奧義,打出至強一擊,將所有雷劫生靈全都覆滅了個乾淨。

可怕的景象,林凡打出如開天時出現的第一縷光,磨滅了天劫下所有,無以輪比,讓人震撼。

那一擊,絕對能夠滅殺世間所有的帝者了,哪怕是帝君,都會頭皮發麻,但林凡在剎那打出了百十擊。

差不多了,雷劫並非是無窮無盡,在林凡被劈碎了十多次,且,每一次重組之後,都會更強下,那種震撼世間的雷雲緩慢散去。

「嘿嘿。」林凡笑了,很殘酷與猙獰,他看向荒主。

「敢爾!」

荒主爆吼!

他從林凡那道眼神中,讀懂了林凡的意思,荒槍狂猛殺入天劫下,但都不等林凡反擊呢,那本已經快要散去的雷雲竟然是於剎那之間重組,且無盡的毀滅光束轟殺荒槍。

這讓荒主大變色,剎那之間斬斷了自己的因果,自己被劈得渾身黑氣冒,這才還不容易將荒槍從天劫中奪出。

但,面前的林凡,已經消失了,不見其蹤影。

「轟隆隆!」

荒域大地震,林凡裹帶着天劫餘威,橫堵在荒族上空。

「林凡!」

荒主咆哮,讓星宇一切都成空了,他如一頭蒼龍撲殺而下,根本不能允許林凡這般放肆,要去阻擋。

「老祖……救我……」

荒族中,所有族人都在惶恐與哀嚎,感知到荒主的氣機后,都在求救。

「來,雷劫中一戰啊。」林凡殘忍的笑着,他在邀戰!

且,他敢肯定,荒主不敢! 「可是諸葛宰相為何要這麼做?他可以直接尋求幫助啊,找那些與他交好的勢力、朋友,再不濟學生也行啊,然後救出諸葛靈她們啊,為什麼要如此赴死。」

事情的真相讓李慕膛目結舌,但詫異之餘又被諸葛謹的犧牲而感到惋惜,但是他內心也非常清楚,但凡有一絲其他可能,這位帝國功勛也不可能放棄自己和骨肉女兒的生命,自古忠義禮孝難以兩全,諸葛謹一生都在貫徹自己的信念,這樣的人值得傾佩。

「我也不知道宰相為何選擇赴死,但我能感覺到當時的情況他能求助的只有我了,如我不能在那一晚殺死他,那所帶來的後果將把整個帝國推入深淵,所以對此我也只能義無反顧。」

李御白的選擇並沒有錯,他與諸葛謹一樣,在大是大非面前將自身的安危放在了一旁,刺殺帝國宰相的罪名何等之重,這一劍刺下去便代表了與大半個蒼雲帝國為敵,便代表著今後的日子可能要在逃亡中渡過,但是那晚李御白握劍的手卻從未有過的穩,劍上是大義、刺破的是自私罔顧者的陰謀。

「那我們之後怎麼辦?我們之前的計劃是先幫您洗刷冤屈,再順藤摸瓜找出黑袍組織的目的,將其一舉摧毀,可是這些現在好像都做不到了。」

關於諸葛謹被刺殺一事的真相雖然已經打敗,但李慕感覺好像一切才剛剛開始一般,黑袍組織的陰謀、皇室與雲嵐宗的矛盾、虎視眈眈的蓬萊仙國,原本自己以為只要找出真兇就能讓所有問題迎刃而解,卻不料背後竟是更深的泥潭,一時間有些迷茫的他只能將詢問的目光投向自己的父親。

「現在我們只能做最壞的打算,我猜測紫瞳控制住諸葛瑾為的是半月後的和平會談,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以往只要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必定會伴隨著一場屠殺或者衝突,所以可以想象一場大規模的戰爭對他們這個組織的吸引力。」

「如果紫瞳的最終目的是挑起蒼雲帝國和蓬萊仙國的戰爭,那麼皇室和雲嵐宗是他必須突破的坎,你們接下來去一次雲嵐宗,幫我把這份信交給雲璃兒,上面我詳細地將目前為止的發現寫在了上面,到時候我們只要獲得了雲嵐宗的支持,局勢就還不算太糟。」

「至於我就不和你們回去見柳龍了,如果最惡劣的情況發生,清瀾城將會是首當其衝的地方,也是帝國的第一道防線,我必須回去暗中準備了,那裡有我們李家的全部,不得有失。」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班級里很熱鬧,最後一排只有她自己。Next post: 撲在爺爺遺體上哭的孫子,都驚著了,扭頭回來看著一切。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