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本臺最新消息報道,羅馬教皇本篤十六世在今天舉行的主教會議上正式宣佈辭職。根據羅馬天主教教規,羅馬教皇爲全世界羅馬天主教會最高領袖和梵蒂岡元首,教皇爲終身制,不受罷免,但可自行辭職。不過,自中世紀以來近600年間,尚未有教皇在有生之年主動退位。這無疑是一項震驚世界的舉動。教廷發言人稱,本篤十六世將於梵蒂岡當地時間2月28日離職。教廷將在3月1日舉行祕密會議,選舉出新教皇……”

後面便是那記者不斷採訪“專家”的節目,無外乎是猜測,這位創造歷史的教皇究竟爲什麼會宣佈辭職。要知道,在歐洲部分地區,教皇的地方比地方元首還要崇高得多。

云溪轉回注意力,朝對面的人,輕輕一笑,“這種事情,你在乎?”

在乎?他呆呆地望着眼前那雙看似清透,卻又探不到底的眼睛,忽然發現,自己當真記性太差,否則,之前怎麼會差點望了她是誰! 察覺到有人拍照,蘭辰忽然扭頭看了過去。

只見有個人正在偷拍,看穿着打扮像記者!

記者見自己暴露,麻溜的立刻閃人逃走!

不等蘭辰吩咐,帶來的幾個保鏢立刻追了出去!

米莉靠着牆這才回過神,有人偷拍!

完、蛋、了!

幽怨的眼神瞥向零點,視線一轉落在蘭辰的身上。

好帥啊!不過怎麼感覺有點眼熟?好像是……常青園新上任的房地產大亨!

看着他摟着零點卻虎視眈眈的瞪着自己,立馬明白過來,零點就是他傳說中的未婚妻!

蘭辰眸色森寒的緊盯着米莉警告:“她是我的女人,再有下次,你就別想在娛樂圈混了,早點回家賣你的紅薯。”

米莉:“……”明明被威脅了,明明失戀了!爲什麼她卻想笑呢?

零點見蘭辰威脅米莉,伸手扯了扯蘭辰的袖子:“我已經跟她說清楚了,你還沒吃晚飯吧?我們回家。”

蘭辰卻直勾勾的盯着米莉再次威脅:“聽清楚了沒有?”

零點:“……回家了!”

拽着蘭辰想把他拖走,卻發現……有點難。

趕緊朝米莉使了個眼色:你趕緊服個軟啊!他是鬼畜還有點蛇精病,你別惹他!

米莉接收到零點的暗示,看着蘭辰低下了頭。

蘭辰這才一臉陰沉的放任零點把他拽走。

出了火鍋店上了車,蘭辰忽然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楊晨旭。

“辰哥,找小的有何吩咐?”

蘭辰卻沒心情跟他皮,氣勢洶洶的朝他質問:“你名下的遊戲公司沒事舉辦個什麼破活動!”害他老婆被人親了!!

“……好端端的幹嘛罵我~,遊戲公司你也有股份啊!”

零點聽着手機裏傳來楊晨旭故作委屈巴巴的聲音,渾身一抖,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蘭辰察覺到零點的小動作,斜睨了她一眼。

零點心虛的連忙坐直就像個聽話的乖寶寶。

蘭辰沒有繼續追究楊晨旭的責任,轉移話題突然吩咐:“你大嫂的馬甲掉了,作爲補償,你今晚一夜不許睡,給我盯死了各大版塊的網絡頭條。一旦出現關於她的任何新聞,立即給我黑掉!”

“……喂喂喂,我到底犯了什麼錯?你還沒告訴我卻又想把我當奴隸使喚!還有大嫂到底吃了什麼虧?馬甲怎麼突然掉了?”

蘭辰卻不想再跟他說話,直接掛掉電話。

但是楊晨旭不死心,回撥過來。

蘭辰直接調到靜音上,看着手機震動就是不接。

很快楊晨旭也就自動放棄了。

零點坐在一旁,看着蘭辰遷怒楊晨旭,心虛的縮着脖子不敢吭聲。

追出去的保鏢回來,站在車窗外向蘭辰彙報:“辰少,記者已經抓住了,他是太子爺派來的人。”

薛睿哲?!零點不由的看向蘭辰。

蘭辰卻早有所料般面不改色的吩咐:“砸了他偷拍的工具,把錢賠給他,放人。”

“是。“保鏢領命離開。

回到四合院已是半夜,零點不可避免的又被蘭辰狠狠的折騰了一夜。

遇見,傅先生 第二天她又是快十點鐘才起牀!

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機刷新聞。

翻遍所有的頭條,沒找到任何她掉馬甲的新聞,頓時鬆了口氣。

她不在乎掉馬甲,可卻怕牽連了米莉。

她現在正當紅,一旦扯上緋聞事業必遭受致命的打擊!

退出瀏覽器,這才發現有幾條未讀短信,點開一看是米莉發來的。

米莉:昨天是我莽撞了,回去之後他沒有對你怎麼樣吧?

零點翻了個白眼,昨晚上被他要挾試了好幾種新姿勢,差點要了她的老命!

米莉:昨天有記者偷拍,我以爲今天會有鋪天蓋地的緋聞,心驚膽戰一夜沒睡。今天起來一看什麼也沒有,是辰少的功勞,代我多謝他。

零點看到這裏回了信息:活該你一夜沒睡,誰讓你昨天偷襲我的。我是女人你都下的去口,禽【河蟹】獸!

零點:至於昨天他威脅你的話不必當真,他不會那麼做的。

零點:好好拍你的戲大明星。

米莉:(#^.^#)他是不是氣壞了?

零點:……不想理你。

把手機丟在一旁,起牀刷牙洗臉,坐在餐桌前連早午飯一起吃。

黃姨坐在旁邊也在吃飯,停下筷子突然問道:“昨天你去哪了?”看着零點解釋:“今天小辰走的時候好像不太開心,你們吵架了?他欺負你了?”

零點有苦說不出。

黃姨見她不願意說也就沒在多問,但是卻從口袋裏掏出一個首飾盒子遞過去:“這是小辰今天交給我的,說是給你的。”

零點打開首飾盒一看,是一對樹葉形狀的精緻耳環。

黃姨瞅了一眼:“很漂亮。”

零點喜滋滋的戴上,立馬忘記了昨天蘭辰對她的摧殘。

黃姨見她這麼好哄,嘴角露出欣慰的微笑。

吃過午飯,零點提着黃姨煲好的湯又去醫院看望常爺,照顧了他一下午,直到吊水打完這才拎着隨身攜帶的包離開。

剛走到醫院大樓下,突然被人堵住了去路。

擡頭一看赫然是甄雪!

零點不悅的皺眉:“你跟蹤我?”

甄雪坦然承認:“我要不來這裏堵你,你根本不會見我。”因爲昨天零點在電話裏拒絕跟她見面。


既然已經見面,零點也就沒必要再躲着她,乾脆道:“找個地方坐坐。”

甄雪面露喜色,帶着她去了街上最有名的甜品店,點了幾樣她最愛吃的甜品。

面對美食,零點瞬間投降,迫不及待吃了起來。

甄雪看她吃得開心,嘴角的笑容越擴越大。

本來這幾天她沒什麼胃口,如今見她吃的歡,自己也被感染了似的胃口大開。

零點吃飽喝足了,拿起溼紙巾一邊擦嘴,一邊看着甄雪挑眉問道:“你找我出來就是爲了請我吃頓甜品?再不說我可走了。”

甄雪瞬間眸色微沉,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口:“蘭羿到底是怎麼死的?”

零點:“……我不知道。”

閃婚蜜愛:慕少的心尖萌妻 甄雪沉默了一瞬:“我已經知道了全部的事實真相。”眸光銳利的緊盯着零點:“就算常姨對不起他,可蘭羿做錯了什麼?”雖然她查到的是常晴晴買兇殺了蘭羿,可這絕對不可能!

再加上常晴晴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她僅憑臆測就推斷出是蘭辰下的手! 色彩豔麗,裝潢的富麗堂皇的紹家老宅出現在南雲的眼前,隔着車窗,看着裏面人影綽綽,歡聲笑語,她覺得頭皮有點發麻……

衣香鬢影,燈影搖搖,錦衣華服的紹家老宅。

扭頭,杏眼含怒,“你騙我。”

紹子墨挑高眉,眸子含情,“今晚紹家老宅舉辦宴會。”生日宴也是宴,他請她來當自己的舞伴,沒錯呀。

南雲氣極,“你沒和我說是你們紹家老宅。”

“對我來說,這不過就是一個房子,一個地點。”紹子墨一臉寵溺,溫柔,輕輕執南雲的手,“還是說,南南身爲我的女朋友,爲着終於見到男方家長而自覺緊張?”

“誰是你女朋友?”南雲磨牙,這混蛋!

“南南,你答應過我的。”

南雲意欲扭頭下車,她怎麼可能跟着她在紹家這麼多人面前出現?可手被紹子墨給拽住,紹子墨一臉的認真,如同星海般的眸子裏裝不上世間半分,倒映着一個身影。

南雲心頭不知不覺就軟下來。

她在心裏嘆口氣,斂眉,“只是舞伴?”

“只是舞伴。”

聽到紹子墨這麼一說,南雲無形中鬆了一口氣。

沒辦法,她是真的被紹子墨的霸道,專制給嚇到,萬一這廝把她領進去,突然抽風似的和所有人宣佈,這是他女朋友,馬上要娶回紹家的人,會把她給嚇到的。

誰敢保證紹子墨這德性辦不出這事?

這一招先斬後奏不就是用的挺熟練麼。

紹子墨握握她的手,點頭,就差沒舉手發誓,南雲才勉爲其難的輕輕一哼,把手從紹子墨手中拿開,轉身就要下車,誰知紹子墨比她更快一步的跳下車子。

彎腰,極具紳士風度的搶先打開車門,伸手扶她下車,聲音溫柔似水,“小心點,別碰到頭了。”

南雲覺得眼前這人真是一個蒼蠅。

要是能一巴掌拍走就好了。

可惜呀。

紹子墨可不理她心裏想什麼,心裏美美的牽着美人兒往裏走,兩個人一邊走一邊笑着逗嘴,自然是紹子墨挖空心思逗南雲開心,一直向前走沒有回頭。

所以,不曾曉得身後不遠處車子上下來的人。

楊墨蘭一下車就看到紹子墨的車子。

她心頭大喜,搶先下車,正想風情萬種的走過去,就看到紹子墨親自扶了南雲下車,而且,他竟然由着那個女人握着他的臂彎向院子裏走過去!

不遠處飄來的笑聲刺耳,金童玉女般相依偎的身影刺的她眼疼,呼吸不知不覺的就重了起來,她臉上是一片猙獰,幸好這會是晚上,又沒有人看到。

不然準得被她這臉色給嚇到。

再不甘心,她人都來了,楊墨蘭也不會就這樣退走。

更何況,她今晚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周淑燕一看到門口的人影,眼皮就跳了一下,這臭小子,竟然一點沒把她的話放到心上去!就這麼大庭廣衆的把這個女人帶進來,這上層社會誰不知南雲以往的身份?

這小子要是真的把南雲介紹出來。

紹家的臉往哪放?

最主要的是,她兒子那般優秀,完全可以值更好的!

紹老爺子皺了下眉,看一眼自家妻子,“怎麼把她給帶來了?你和子墨說,讓她走。”頓了一下,他又加一句,“我

不想看到這個女人。”

周淑燕嘆口氣,低聲哄了紹老爺子幾句,最後保證一逮到機會就趕人,紹老爺子才陰着一張臉點了點頭,示意身後的人推着紹子涵的輪椅轉身去找老朋友聊天。

看那架式,竟是連紹子墨都不想見了。

身後,周淑燕淡淡的笑了笑。

“媽。”紹子墨眉眼彎彎的牽着南雲的手走進來,遠遠的看到周淑燕,笑着揚揚手,“媽,這是我舞伴,姓南,我通常叫她南南,你看漂不漂亮?”

一臉獻寶邀寵時的討好。

周淑燕在心裏嘆口氣,“南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紹家伯母好。”南雲對着周淑燕淡淡一笑,並沒有爲着上次的事情而覺得尷尬,也不曾覺得自己這是不請自來而覺得難看,臉上笑意盈盈,“您今天特別漂亮。”

“謝謝。”周淑燕暗自瞪了眼紹子墨,轉身去和不遠處才進來的太太打招呼,心裏卻是暗自決定,一會絕對不能讓這臭小子做出點啥出格的事不成。

“伯母您臉色看着不好呢,可是累壞了吧,伯母您喝茶,您有什麼活只管着吩咐我就成了呀,我呀,今晚就給您跑腿當您的勤務兵,只求伯母別嫌我手笨腳笨才好。”

說話的自然是晚一步進來的楊墨蘭。

她一臉嬌俏的笑,親熱而親呢的上前攙了周淑燕的手臂,“您想要吃什麼只管和我說,我幫您去拿就是。”

“你這丫頭呀,就是可人疼。”周淑燕笑呵呵的拍拍楊墨蘭的手,這丫頭在這個時侯表現出這種熟絡,她也不好太過下她的面子,不過,也沒什麼。

[娛樂圈]絲絲入扣 她這當媽的喜歡個世交家的女孩子有什麼關係。

難道她喜歡,就得讓兒子娶進家門?

沒這樣的理兒。

晚宴七點半正式開始。

南雲今晚穿了件小香風的晚禮裙,有點復古的樣式,純白色的底,上面點綴着朵朵素色的小花兒,小圓領上綴了一圈的珍珠,而與之相呼應的是同套耳墜子。

脖子上一串典雅的珍珠項練。

一頭烏髮都只用一根低調的木簪鬆鬆挽起。

可在場的人卻都是識貨的。

那木簪上鑲刻着的珍珠卻是價值不菲。

除此之外周身上下再無半點點綴。

她就靜靜的站在紹子墨身側,兩人一黑一白,女子嬌美中透着雅緻,眉眼盈盈的淺淺笑,男子眉目冷俊,眼風如刀,嘴角噙一抹似嘲似諷的笑,霸道裏透着張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