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吳華曾經想過能不能找到避免意外的方法,可是心裏有個聲音又再警告自己,這是歷史的軌跡,這是命運的齒輪,這是他們本就該經歷的東西,如果硬是要去改變,很有可能就要付出相同的代價。上一次五千塊錢的事情,已經害自己的父親砸傷了腳,這一次人命攸關的時刻,他不敢去賭,也不願去賭,他擔心命運反噬,傷害到自己身邊人。所以,即便這一刻,他輕鬆自由的篡改著那些無關緊要的歷史,其實他心底也是憂心忡忡的,他不知道這一世的改變有什麼意義,他只是單純的不想繼續上輩子的生活了,所以才會不斷努力,不斷的想要改變自己。

忙了幾天,吳華好不容易抽了個時間約哥幾個出去逛逛,卻不見荀舟,於是便問與荀舟同住的宋子默。

「荀舟哪去了,好像這幾天都沒見着。」吳華問。

「跟劇組去了。」宋子默咬了一口饅頭,又喝了幾口豆漿,而後繼續說道「人家可積極了,說什麼從跟組學習,實力無敵。」

「我看該是跟組學習,實力不行才對。」鐵柱開着玩笑說道。

「跟組其實很有好處的,其實很多大明星都是從群演開始的,跟組潛力也很大。」吳華說。

上輩子他有個同學,在浙江橫店影視城當群演跟劇組,然後群演費一天都是兩百塊,比一般人打工收入還高。

「這麼厲害,改天我也去看看。」鐵柱說。

「嗯,值得一試。」吳華突然想起一個事,問道「荀舟在江城不是跟那個星探簽約了嗎?怎麼來香港了,你有沒問他?我最近太忙了,都已經這事了。」

宋子默這才想起這事,開口說道「荀舟說他沒跟對方簽約,具體怎麼的也沒說,有時間你問問他。」

「嗯,好。」吳華吃飽了,拿了紙巾擦了擦嘴巴,而後說道「趕緊的,咱們去逛逛,放鬆放鬆。」

忙了這麼些天,趁著這幾天還沒那麼忙,正好逛逛放鬆下,過幾天說不定又要忙了。

吃飽飯,哥幾個便背着背包出了門。

「咱們去哪玩?」鐵柱問。

「南丫島聽過嗎。」吳華說。

「聽過,你不是剛說嘛。」鐵柱打着哈哈。

「哈哈,那就一起去看看。」

哥幾個乘車到了碼頭,從港外線碼頭的號碼頭出發,坐了一艘渡輪,大概分鐘后便安全抵達南丫島。

南丫島是華南最古老的文化遺址,一直是漁民的居住地,它的恬靜氛圍吸引著無數詩人、藝術家,以及其他希望逃避都市競爭的人們,在世紀那會,香港南丫島的旅遊推薦指數極高。

上輩子吳華到過一次南丫島,所以對這裏還算熟悉,他記得這裏有明文規定,島內不許行車,所以遠離了大城市的喧囂,很受外來旅客的歡迎。

這邊還種植了許多香蕉樹,時常有青蛙與蟋蟀的叫聲,交相呼應,棕櫚樹則為人們提供樹蔭。一些環島漫遊還能讓你采一些蔬菜,體驗鄉村生活。

南丫島今日的遊客並不多,三三兩兩成群結伴,並沒有傳聞中的那般人潮湧動。

「哇,感覺太美好了。」鐵柱張開雙臂面朝大概,感受着海風帶來的涼爽。

「這片島嶼是中國香港境內的第三大島嶼,面積僅次於大嶼山和香港島。」吳華說着自己對南丫島的認識,而後突然想到一個重點話題,「著名演員周潤發的出生地。」

「哇,發哥的出生地?那得多沾沾喜氣,賭神下一代。」鐵柱放下背包,顧不得脫下衣物,便誇張的跳下淺水區,撥弄著海水。

「賭神可不是誰都能當的,十賭九輸。」宋子默似乎在提醒鐵柱,別有任何不好的念頭。

「哈哈,開個玩笑,誰不知道這個道理。」鐵柱其實也就是隨便說說。

「老三,下水來,別跟個旱鴨子似的。」鐵柱用水潑吳華。

吳華用手阻擋着水,但衣服還是明顯的被潑濕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來這也是度假,所以乾脆便放下書包,直接跳下水,與鐵柱打成一片。

而宋子默則是站在遠離他們二里地外的沙灘上,他可能那興趣愛好去玩水。

「子默,你不下來嗎?」吳華大喊。

「不了,海水太咸,不太喜歡。」宋子默自顧自的尋了一處陰涼地方坐下。 去慕家,雲曦原以為只是個簡單的拜個早年,順道接爺爺回慕公館,沒想到這一進門,慕家的陣仗真是把她給嚇著了。

上次過來還有慕非池擋在前面幫她鎮場,這次雖然有她的親爹在,可這陣勢怎麼看都像是在……見、家、長啊!!

她現在算是明白過來,為什麼出門的時候,慕非池看她的眼神那麼深沉纏綿濃情蜜意了,敢情他對她上門給老爺子拜年,還帶著自己親爹一塊,意味著什麼他大爺門兒清呢!「」

心裡暗暗把慕非池那傢伙鞭笞了好幾遍,做好了各種應對的心理準備才抬起頭來,笑著向滿客廳的長輩和慕家的親戚問好。

慕非池不在,這次給她介紹的反而成了慕非池的弟弟慕辰昊。

這小子聰明機靈,他哥不在,圍著雲曦身邊打轉,馬屁拍得可溜了。

「這是三姑姑,這是三姑父,這是小堂嬸嬸……」

一通介紹下來,雲曦跟在邊上一個個微笑問好,笑到最後臉都僵了。

兩位老爺子坐在一塊,頗為滿意的看著眼前溫婉有禮的小丫頭,即便不是在蕭家長大,可舉手投足間大家閨秀的優雅氣質,也依舊讓人挑不出絲毫毛病。

慕老爺子這幾天也聽蕭老爺子說起了雲曦的身世,對這個丫頭,他是打心底喜歡,偏生還是自己那寶貝孫子唯一帶回家來的女孩,將來倘若慕家和蕭家能結成親家也是一件大喜事。

慕家已經很難這麼熱鬧了,慕非池身為掌權人也只有年夜飯的時候回家聚餐,有時候甚至大年夜都在執行任務,今年難得因為這丫頭聚齊了那麼多人,老爺子實在高興。

「丫頭,我的那些老戰友們,就是上次你見過的那幾個,聽說你今天會過來,都說等會一塊過來聚聚,一起用晚餐,你看怎麼樣?你要是覺得麻煩的話,那我讓管家推了他們。」

「不麻煩,我都聽爺爺安排。」

她也沒想到老爺子這裡還有聚餐預約,看來雲元峰帶小三過來吃飯見面得往後排著了。

家裡人多,閑聊空餘老爺子提及了馮家太太用了她開的藥方以後懷孕的事,老爺子一開口,其他一個兩個的跟著接話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副好奇的模樣,估計這事沒少在圈子裡傳。

雲曦把一些藥理知識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謙遜的表達自己並沒傳說的那麼神奇,只是醫者父母心,自己能解決的問題看見了沒法做到視而不見罷了。

「這丫頭隨了她媽媽學醫,醫術倒是一點不差。」

這一天下來,蕭景林聽得最多的就是別人在他面前誇他這個出色的女兒,妙手仁心的醫術,知書達理的涵養,著實讓他倍覺驕傲自豪。

「這孩子妙手仁心,小小年紀,在圈子裡就已經很有聲名了!」

「既然爺爺對這丫頭讚不絕口,那您老看看,她當不當得了您的孫媳兒?」

蕭景林還沒開口,門口玄關上就傳來慕非池的聲音,一句話扔了過來,整個客廳的人都朝他看了過去。

「……」雲曦本來就覺得被這麼多人看著像是在見家長似的,挺尷尬的,慕非池還來一出哪壺不開提哪壺,這會兒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她躲都沒法躲!

。 第339章仙人練劍的秘密

廳內一片驚呼聲,眾人看向多隆。

歐陽松忙說:「多大人莫慌!你吃了天山雪蟾的蟾衣,已經消除了金蟬的毒,此刻想上茅房,屬於正常情況,快去排便吧!」

多隆喜形於色,趕緊跑出大廳。

吳三桂與「裁判組」的成員們喝茶聊天,耐心等候……

趙穎兒走到林宇的身邊,假裝欣賞他烤的奇葩食物,低聲說:「第三輪的競爭,實在太激烈了!前兩名挑戰者,都拿到九分!」

林宇說:「估計,還會有人拿到九分,但最終,他們全輸給獨臂神尼,你別擔心。」

趙穎兒說:「我很好奇,楊過和小龍女的後代,究竟是誰?」

林宇說:「我也好奇,不知他躲在大廳的哪個角落,扮成什麼模樣……」

趙穎兒說:「如果楊過的後代跟歐陽松決鬥,你幫誰呢?」

林宇說:「看具體情況,誰邪惡歹毒,誰特么必死!」

趙穎兒說:「這個歐陽松,除了討好吳三桂,似乎並不邪惡歹毒。」

林宇說:「知人知面不知心,別被歐陽松的英俊外表迷惑了。」

趙穎兒宛然而笑:「我覺得,歐陽松沒你帥。」

林宇調侃:「情人眼裏出西施,你的眼裏出潘安!」

趙穎兒的臉色微紅:「討厭……」

林宇注視趙穎兒的雙眸:「女人說討厭,其實很喜歡。」

趙穎兒踢了踢林宇的腳:「正經點!你認為,偷走點蒼派朱雀劍的盜賊,又是何方神聖呢?」

林宇說:「沒猜錯的話,軍師劉玄初冒出餿主意,指使龍兒派遣神龍教的高手,偷走點蒼派的朱雀劍,誘導『點蒼七劍』參加《奇葩燒烤》比賽,從而趁機收買他們!」

趙穎兒說:「以馮錫范和龍兒的武功,他倆親自出馬,完全可以降服點蒼派,需要派人偷走朱雀劍嗎?」

林宇說:「康熙的大軍駐守在昆明城外,陳近南和獨臂神尼藏在城內,馮錫范與龍兒必須保護吳三桂,寸步不能離開。」

趙穎兒說:「吳三桂的勢力,統治整個雲南地區,還不斷朝外擴張,他用官爵和金銀珠寶,便可收買周邊的大小門派,何必偷人家的寶物,引他們來昆明城?」

林宇說:「並非每個門派,都貪圖榮華富貴,例如峨嵋派的周儀嵐,崑崙派的何奇悅!」

趙穎兒說:「總之,我感覺,偷走點蒼派朱雀劍的盜賊,不是神龍教的高手。」

林宇說:「咱倆別猜了,繼續欣賞好戲,很快一切將會水落石出。」

等了片刻,多隆快步返回大廳。

他的臉色紅潤,渾身輕鬆,顯得精神抖擻。

吳應熊叫喊:「有請下一位挑戰者!」

誰知,這次沒人搶先出場。

林宇知道,歐陽松和沈非寒同獲九票,給其他的挑戰者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壓力。

而獨臂神尼,又打算遲點登場比試。

吳應熊再次喊道:「下一位挑戰者!快點,別磨蹭!」

隨即,走出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人,舉手說:「我來挑戰!」

他年約四十歲,身材中等,眉毛細長,丹鳳眼,面色白凈。

馮錫范脫口而出:「左宮主!」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抱拳行禮:「拜見王爺、小王爺!」

吳三桂說:「無量山劍湖宮的宮主,左天佑!」

左天佑說:「正是在下!」

林宇忙問:「無量山劍湖宮,豈不是靈鷲宮的無量洞?」

在金老爺子所著的《天龍八部》裏,雲南普洱地區的無量山,有一個「無量劍派」,掌門人居住在山中的劍湖宮。

劍湖宮的旁邊,貼湖而立一塊光滑如鏡的碩大石壁,名為「無量玉璧」!

武俠迷無人不曉,逍遙派的無崖子和李秋水隱居在無量山,兩人練劍之時,身影被月光照射,恰巧投映在「無量玉璧」上,成為「無量劍派」東宗和西宗痴迷膜拜的神仙劍法!

後來,「無量劍派」與「神農幫」產生衝突,招惹了天山童姥,被擊敗制伏,改名「無量洞」,歸降「靈鷲宮」。

執掌「無量劍派」東西兩宗的左子穆和辛雙清,到死都不知曉「無量玉璧」上演「仙人練劍」的真正原因。

左天佑昂頭,朗聲說:「我劍湖宮,早已脫離靈鷲宮,不再叫作『無量洞』,也不叫『無量劍派』!」

林宇說:「呦呵,你們升級了,跟靈鷲宮平起平坐!今晚大廳之內,有靈鷲宮的弟子嗎?」

「有!靈鷲宮的弟子在此!」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其實這一點上,龍女汐月早早就領會過,可這類大陣也有一個致命缺點。Next post: 商弘眼神沉凝,道:「星桓天居然有一位陣法神師,以前還真是低估了神女十二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