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別來無恙啊!”周宇笑了笑,說道。

大長老看周宇有點眼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裏見過他,“你們幾個人到底是誰?爲什麼要抓我?你們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我是這個荒島部落的大長老!你們敢抓我,是不是不想活了?”

“呵呵…大長老好大的威風啊!”周宇拍了拍手掌,緊接着族長就從一旁的草叢裏面鑽了出來。

族長現在心裏窩了一團的火,他出來之後,二話不說,直接就衝過去踹了大張了一腳:“我去你丫的!你個王八羔子,竟然敢抓我,你既然想要奪位?!今天老子就弄死你!”

昨天被抓,今天又被抓,還在幕後親耳聽見大長老說他這個族長已經出了意外,想要取而代之。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這個族長十分的憤怒。

他本來還想繼續多打兩拳,但是卻被周宇阻止:“好了好了,打兩拳出出氣也就夠了,現在趕緊把他帶回去,跟你的族人宣佈這件事情,我們幾個也會爲你作證,徹底把這個大長老給除掉,到時候整個部落就是你一個人說了算,沒有人能夠牽制你。”

“這件事謝謝了!”

族長這句話也不知道說的是否出自內心。不過周宇他們還是笑着應下。

押着這個大長老回去的路上,林雪又再三提醒了一句:“我說族長大人,咱們幾個可是幫了你大忙,咱們的交易你也得掛在心上呀。”

“那是當然,你們放心。”族長笑着應下,只是在那笑容之下,卻隱藏着一種陰狠。 周宇他們幾個人把大長老捆綁了回去。

一路上那個大長老不停的罵罵咧咧,本來族長就一肚子的氣,聽見他還在這裏各種辱罵,當時就忍不了了,在周圍的林子裏面取了幾根藤條,直接就往他身上招呼了過去。

他也不管在藤條到底打在了對方哪個位置,有的時候是打在臉上,有的時候是打在胸膛。

並且在下手一下比一下狠辣,看的陳鈺都不敢直視。周宇也是有意的擋住陳鈺的視線。

沒看出來,這個族長看起來有點慫,但沒想到他下手竟然這麼狠。

昨天晚上週宇明明看見他對待大長老的時候,那唯唯諾諾的態度。跟現在的他比起來,完全判若兩人。

打了五六分鐘,那大長老早已說不出話來,僅有的聲音就是他不停的哀嚎。並且這個時候族長也已經打得累了。

他打得自己滿頭大汗,汗流浹背。

Www ●Tтkд n ●¢o

趙雙紫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知是不是有意嘲諷了一句:“這某些人啊,正面對抗的時候,慫的不知道什麼樣子,這突然之間得勢了,就突然小人了起來。”

她這句話一說出來,周宇清楚地看見族長的臉色都變了。 極品高富帥 ,族長竟然什麼也沒說,只是笑了笑。

當他們把大長老擡回去的時候,所有的族人都圍了上來,並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個個面面相覷,在那裏議論。

有一個年邁的野人,對族長問道:“族長大人,請問大長老這是怎麼了?爲什麼要這樣對他?還有之前大長老說您出事了,您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族長不屑的冷笑:“是,我差一點就出事了,差一點就被這個道貌岸然的大長老給害死了!”

“什麼?!這怎麼會?這…怎麼可能?大長老怎麼會加害族長呢?”

在場的每個人都表示難以相信。這個時候周宇他們也是很信守承諾的站了出來爲他作證:“族長大人說的沒錯,大長老確實想要謀害族長,並且自己統一這個部落。”

“這…”

雖然大家有些難以相信,但是事實如此,也沒什麼人敢說什麼了。

這個時候族長就看看周圍的大家認真的問了一句:“還有沒有人記得咱們部落的族規?違反族長命令的加害族長的應該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還是剛纔那個年邁的野人回道:“回族長的話,加害族長的人應當受到火刑!”

“!”

聽到火刑兩個字,陳鈺嚇了一跳,那小手下意識的就抓緊了周宇的衣裳。周宇回過頭,對他微微一笑安慰:“沒事的,別怕。”

族長對周圍的野人大手一揮,命令道:“來人!給我把這個叛徒綁在石柱上,準備用刑!”

“是!”

那些人就要動手,這個時候那個年邁的野人又開始求情:“族長大人,這使不得呀,我相信大長老肯定是一時糊塗纔會做了錯事,而且大長老之前爲我們部落做了不少的貢獻,希望族長能夠看在他以往的功績的份上,從輕發落吧!”

對於這個老者的求情,族長絲毫不爲所動,並且直接一把推開他將他推在地上:“老傢伙,我奉勸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這個道貌岸然的大長老之前差點害死我,我怎麼可能在留着他的命?”

“這…”

難得看見族長突然這麼兇悍的一面,這個老者也不敢再多說話了。

“點火!”

看見大長老已經被綁在了石柱上,並且周圍加上了柴火族長就大喝一聲。

烈火熊熊燃燒了起來,將大長老的身體整個都覆蓋在了火焰當中。在那火焰當中,隱約能看見一個人影在不停的掙扎嘶吼。

這是大長老最後的倔強,他不停的在辱罵:“王田!你這個外鄉人企圖佔據我們這個部落,你不得好死!就算你把我燒死了,我化作厲鬼也不會放過你的!王田!你記住我的話,你這個人不會有好報的……哈哈哈…”

那個大長老罵的特別兇,罵到最後竟然還在那裏哈哈大笑。他叫的那個名字王田,想必就是族長本名吧。

本來好奇的趙雙紫還打算問他一句的。沒想到族長竟然主動的來了個自我介紹,他看向周宇還有三個女生,說:“這一次多虧你們幫忙了,不然的話我可能還真的不一定能活到現在。一直都沒來得及做個自我介紹,你們好,我叫做王田,我來自跟你們一樣的世界,我出生在林城!”

“華夏林城?”林雪問。

“對。”

過了一會,大長老的聲音,已經再也聽不見了。唯一還能讓大家感受到的就是那股惡臭味,周圍每個人都滿臉恐懼的看着他們。

沒有人敢對這件事產生異議,即便是有,也不敢說出來。

在他們這個部落權力最大的是族長。和第二的就是大長老了。

如今大長老已經被出火刑燒死,人人自危。

這個王田倒是也挺守信用,等到那火焰熄滅之後,趁着周圍的野人還沒有散去。他立刻就對大家宣佈:“所有的族人聽着,從明天開始,大家在製作島上採集木材開始製作一艘大船,現你們在十天之內趕製出來。都聽明白了嗎?”

“是!明白了!”

“好,大家今天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早上開工!”

看着那些野人散去,王田看向周宇他們,“走吧,四位恩人,我帶你們去我的住所給你們辦個慶功宴。也爲了慶祝我能夠驚險逃生,慶祝我們合作愉快。”

這個王田的住所,終於他們一直都沒有去過,因爲之前舉辦婚禮的那個地方只是他的一個臨時住所而已。

王田真正的居住地,是一片溫泉環繞的小盆地。這個地方風景優美,空氣清新,終於第一次在這種地方看見了小鳥,那些小動物。

等他們走進這片區域的時候,陳鈺身邊還環繞着許多的蝴蝶。

那些蝴蝶五顏六色的,有小有大,看着像小精靈一樣,特別可愛。不過讓人好奇的是,他們竟然只圍着陳鈺。

看得趙雙紫十分的羨慕:“這些蝴蝶是成精了嗎?怎麼只圍着陳鈺呀?你看,我去靠近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跑了。”

林雪笑着解釋:“難道你不知道蝴蝶喜歡花嗎?陳鈺身上有一種獨特的香味,類似於花香。”

聽見她的話,周宇還下意識湊近陳鈺胸前聞了聞,“好像還真是有一股獨特的香味…”

他這舉動讓陳鈺有點不好意思,趕緊躲開:“周大哥,你幹什麼呀?你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哈哈哈…”

看見他們兩個人的互動,大家都歡快的笑了起來。

本來這樣其樂融融的氣氛是特別美好的,但是這個時候誰也沒注意到,王田暗自發出的冷笑。

他們來到了王田這個族長的住所。王田親自給他們選了房間,讓他們在這裏好好休息十天,等大船建造好了之後就親自送他們離開。

無論每一件事情,王田都是親力親爲,並且做到最好。並且他也經常會找周宇他們探討,對於那時候大船的設計,還有出海的航線分析。

本來這一切都沒有任何問題的,可是就是因爲這個王田做的太完美了,幾乎做到了滴水不漏。

這反而讓人覺得不太對勁,在大船快要竣工的最後一個夜晚,陳鈺找到了周宇,小聲對他說:“周大哥,咱們明天就出發了,今天晚上一定不要喝酒。”

一開始周宇並沒有覺得這句話有什麼不對,後來看見不遠處的林子外,突然多出了一些手握長矛的野人,他彷彿明白了什麼… 這個王田很可能是要在今晚對他們動手,周宇就知道,這個王田不可能真的就這樣忍氣吞聲。

他可是這個野人部落的族長,沒有一點手腕,心不狠的話也不可能做到這個位置這麼長久。

只是現如今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他們不可以出亂子,在王田真正動手之前,周宇他們還是不可以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任何事表現出來,目前爲止也只能夠以不變應萬變。

這個晚上王田叫人準備了很豐盛的晚宴,陳鈺和趙雙紫早已經沉浸在了這美食當中。

一開始周宇還是很擔心她們會吃出什麼問題來,但是看見王田自己也吃了沒什麼事之後,他就打消了心中的疑慮。

周宇一直都記得,之前陳鈺提醒他的話,那就是不要喝酒。

本來以爲只要不喝酒把自己喝醉就不會有事。等到明天早上他們就可以乘坐的那艘大船出發了。

然而他還是想的太簡單,他們吃到一半的時候,王田突然起身對大家說:“我突然想起來,在我的房間牀底還藏着一瓶珍藏多年的烈酒,雖然我知道你們都不怎麼喜歡喝酒,但是我覺得如今這麼重要的時刻,還是應該慶祝一下,大家等我一下,我這就去把酒拿來。”

他執意這樣做,大家也不好阻止,只能夠讓他去了。

陳鈺和趙雙紫就一直在這裏吃,這兩個都是十足的小吃貨。相比之下,林雪就要淡定的許多。

她就看着那兩個吃貨在那裏搶食物,面帶微笑,也不怎麼說話。有的時候看起來有點深沉的感覺。

看她們吃的那麼歡樂,周宇都忍不住動了動筷子。

不過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之後,他們終於發覺不對勁,那就是王田去了那麼久,竟然還沒有回來。

周宇想要出去尋找,卻被門口的野人守衛給攔住:“站住,族長吩咐過了,在他回來之前你們哪裏也不可以去!”

“請問你們族長去哪裏了?爲什麼這麼久還不回來?能麻煩你幫我們去找一下他嘛,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周宇嚴肅的問道。

但是這個守衛卻不回話,他只是守在這裏,不讓任何人出去,其他的事他也不做。

這個時候,陳鈺和趙雙紫也反應過來不對勁了,放下了手中的雞腿。

陳鈺說:“這族長不會是獨自坐在那艘船離開了吧?”

本來她也就是這麼隨口一說,但是現在周宇他們耳朵裏卻恍然大悟。

對啊!這麼長時間了,王田都沒有回來,他會去哪呢?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那艘船上吧,他也是落難着,估計他也是在心裏特別想要回家的吧!

“不好! 一拳超人之自走棋之主 !”

周宇大喊一聲,也不管那個守衛了,直接就帶着大家衝了出去。

守衛到底只是一個人,雖然手裏拿着武器,可是他遠遠不是四個人的對手。三兩下就被周宇撩倒在地上。

四個人以最快的速度往山下跑去,快要到山腳下的時候,果然就發現那膄大船已經在發動了。

不用幾分鐘,這膄大船就會徹底離開這座小島,駛向大海。

“王田這個混蛋!竟然敢騙我們!”趙雙紫憤怒的罵道:“別讓老孃再逮到他,否則有他好看的!”

“周宇,現在咱們怎麼辦?”林雪問出了關鍵性的問題。

他沉思了一下,看向三個女生,問道:“你們都會游泳嗎?敢不敢賭一把?”

趙雙紫和林雪都點了點頭:“我沒問題!”

這個時候,陳鈺就看起來有點猶豫了,很顯然,她並不會游泳。 一朝農女一朝爺

就在這個時候,周宇直接拉住了她的手,對她笑了笑:“沒事的,你不會游泳沒關係,我帶你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