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龍陽只要在最短時間內將那功法修煉而成,這區區丹火有怎麼能傷的到龍陽,或許還能幫他大忙呢?

而在同時,龍陽在金玉乾坤爐中被烈火煎熬之時,在很遠的地方,無名山洞之中。小獅子的獅眼猛然召開,全身上下被燦爛光芒覆蓋,獅毛也是逐漸變爲透明,露出白潔的皮膚,若是仔細看去,那根本不是獅子的皮膚,更像是人類的。

“奶奶個熊,敢欺負我主人,找死。”小獅子暴喝,獅掌舉起,迅速增大,變的猶如自己身軀那般大,一掌幾下,頓時地面上就是出現一個大坑。

只見小獅子仰天長嘯,頓時,聲音向四周流竄而去。緊接着無數魔獸都是出現了。

只見小獅子掃視了一下週圍,就是道:“兄弟們,跟我去救我主人。”


小獅子猶如一個王者,氣勢震天,整個山洞都是搖動起來,陣陣滾石流竄而下。

一個獅影奔跑而過,後面萬千魔獸洶涌,都是奮不顧身。

若是仔細看去,那些魔獸都是上了三階以上。

此刻,唐元看着金玉乾坤爐瘋狂笑着,他彷彿看到了魂屍的出現,雙手拿着藥草就是往裏塞。

“靠,快給我融合在一起吧。”

之後,將丹火又是調高了一個溫度。頓時,整個爐身都是變得通紅。

爐子內部突然發出嘶嘶的聲音。

唐元一聽,內心都是熱了,手舞足蹈,道:“哎呦,肉都要裂啊。”


此刻,龍陽的魂力涌動,那逆天功法並不是很難,龍陽有龍魂護身,修煉這個無疑是相當簡單的。

可是再短的時間也是時間,可是龍陽卻覺得周圍的溫度彷彿又上升了許多。

“我操。”

突然一陣藥香味傳了出來,頓時龍陽愣了,這算雪中送炭嗎?

藥草將龍陽身體包圍住,身上的衣物早已經碎了一地。此刻被那藥草遮住了重要部位。

龍陽身軀之上。藍光和紅光交替,詭異之極。

突然,一股藍光從龍陽身軀上往外釋放,擊打在爐子上,整個金玉乾坤爐都是搖晃起來了。

在外面的唐元一看,頓時瞳孔都亮了,這算什麼?

“難道我要成功了麼?”唐元心中狂熱起來,熱血沸騰啊,看着陣勢這魂屍肯定很牛逼的不行。

頓時,唐元就是把身邊所有的藥草找來,通通放入金玉乾坤爐之中, 做完所有的一切,唐元站在金玉乾坤爐旁邊,坐等魂屍出爐的那一刻。

越來越多的藥草遇到丹火之後就是迅速被焚化。

變成一股氣向龍陽圍繞。

此刻,龍陽還在苦思那逆天功法口訣,感覺到陣陣暖氣流竄而來,心中一陣喜悅,心想這到底是誰在幫他啊,真是一個好人。

此刻, 渾身火舌彷彿要破體而出似的。猶如舞蛇一般在龍陽身軀上圍繞。

青色火焰出現,周圍的火焰氣息突然縮小了許多,彷彿很懼怕龍陽似的。

嘶鳴聲傳了出來。

“魂痕吞火。”

龍陽緊緊咬着牙說道。頓時,一股強大的波動從龍陽身軀向四周散發而去,龍陽覺得自己身體上的毛孔都是舒展開來,一股清爽的感覺悠然而生。

這感覺太他媽的爽了。

頓時,魂力流過身體,龍陽隱隱約約覺得自己能動了,他用力的捏了捏拳頭,很吃力也很困難,但是重要的是能動了,這就是進步,也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突然,龍陽腦袋裏一道靈光閃過,心中頓時就有了一個辦法。只見他用力張開嘴巴,大聲嘶吼起來,聲音之中帶着幾絲魂力,猶如猛虎一般衝擊爐壁。

唐元一看,我操,這要逆天嗎?我要煉出來一個什麼啊?難道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東西嗎?

一想到這,唐元就好像瘋了,頓時,將所有的藥草都是往裏扔,什麼都有,煉製傀儡用的都扔,反正這就是在煉製傀儡。

突然,唐元目光停留在方天畫戟之上,頓時,一道貪婪火熱的目光出現,二話沒說,就是站了起來,拿着方天畫戟,扔入金玉乾坤爐之中。

“反正都是你的東西,讓它陪你一下,豈不是更好啊。”

這時,金玉乾坤爐的大小猛然切換,一會兒變大一會兒又是很小,上面紅光閃爍,看起來令人驚呆至極,陣陣嘶嘶聲猶如要撕裂這空間似的。

聲音越大,唐元就越高興。

他要那死鬼老爹看看誰纔是真正的天才,他要告訴唐雲龍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是個天才。

這時,龍陽的瞳孔之中彷彿都要噴火似的,身軀上下已經沒有衣物覆蓋,露出了那瘦而強壯的身材,若是有女人在這,肯定會花癡一般撲上去。

那藥草如爐之後,居然是迅速轉化爲一股氣,然後猶如絲綢一般柔滑向龍陽身邊竄去。

此刻,周圍的丹火也是洶涌了幾分。

龍陽微微一笑,猛然動了起來,渾身魂力向脖間那跟針的地方衝去。

青筋暴起,彷彿要炸裂一番,龍陽臉色憋的通紅,目光之中紅絲圍繞。

噗一聲。

那針居然是猛然被逼了出去,頓時龍陽感覺到一陣輕鬆, 身體也是能動了。

能動的範圍並不是很大,最少頭顱可以了,這時,看着周圍熊熊火焰,幾股藥氣在上面圍繞,龍陽就驚了,心中暗道:“那是什麼?”

在丹火之上,五道霞光相互圍繞,四處流竄,彷彿在尋找着合適的機會融合,龍陽的目光盯着那死死不放。突然,方天畫戟的出現到時打亂了龍陽思緒,只見長戟之上,黑色戟身被火焰照的通明,彷彿流竄着火焰似的。

五道霞光看到那方天畫戟落下,均是向那靠近,方天畫戟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被那五彩霞光拖着,突然,那五道霞光居然是停了下來,猛然加速向方天畫戟衝去。

頓時,一陣吱吱聲傳了出來。

方天畫戟上被光芒圍繞,看起來彷彿是神兵利器 脫殼似的。

可是另龍陽吃驚的事發生了, 方天畫戟居然是縮小下去了,越來越小,竟是化爲了一顆丹藥。

我操,這算什麼?龍陽看到這就不淡定了。

一個鐵傢伙居然是變成丹藥了,龍陽精神控制不住了,方天畫戟可是他一直喜歡的東西,可是現在居然是變成丹藥了, 擱誰誰也接受不了啊。

頓時,龍陽魂力驅動,身軀之中力量衝過,頓時一個翻身就是站了起來,強壯的身體被火焰照的通明。

龍陽一把將那丹藥抓在手中,仔細端詳起來。

說來奇怪,丹藥初制而成的時候,都是熱的,可是現在居然是冷冰冰的,這算什麼?

龍陽無語了,打量着手中打量, 一臉的疑惑、

這是方天畫戟嗎?

我操,太坑爹了吧,

龍陽無奈搖頭,突然,異象居然發生了,那丹藥猛然晃動起來,居然是脫手而出,猛然向龍陽口中衝去。

龍陽一個沒注意,丹藥就是入口了,頓時,龍陽匆忙死死的抓着脖子,想要把丹藥逼出來。

那可是鐵傢伙啊!誰吃那個有病啊。

可是丹藥居然是入口即溶,猶如水一般流竄過龍陽軀體,向四周擴散,頓時,一股清爽的感覺出現。

“冷。”

龍陽的第一感覺就是冷,只見他在火焰之中,縮着個肩膀,全身上下,都是結起了冰棱。頭髮之上白霧繚繞,整個身體看上去青光覆蓋。

“冷..冷…”

龍陽咬牙打顫說道,腳踩着火焰,跺起腳來。

那股水源向龍陽身體的任何地方都是流動而過,都是滋潤了一遍。

“我操。”

那股冰涼的感覺瞬間消失,可是一股舒服的感覺出現,龍陽長舒了一口,一屁股坐在地上,纔拿起手看着,頓時驚呆了,只見手心之上竟是變得潔白如玉,看起來真如天仙之手。

“我擦,這搞毛啊。”

突然,龍陽打量了四周,依然記得自己還在那爐子裏,頓時咧嘴一笑,猛然站立起來,腦海之中的逆天口訣頓時出現。

“我要吞。” 龍陽猛然站了起來,看着周圍的火焰,臉上泛起一陣笑意。

這算什麼?

此刻,龍陽真的把唐元恨極了,巴不得把他的頭嚼碎呢。

頓時,雙手伸開,頭仰天,陣陣魂力出現,周圍颶風吹起,猶如巨大的漩渦一般。四周的火焰都是向龍陽口中涌去。

那樣的有節奏。誰幹的?這是他要尋死的節奏,龍陽很樂意答應他死的。

魂力變得更加澎湃了,在剛纔那無名丹藥的滋潤下,龍陽的魂力彷彿又更上一層樓,隱隱約約到了魂痕四十層的境界。充沛不可擋,頓時,龍陽狂嘯起來。

我要吞。

頓時,龍陽身上龍鱗凸顯,雙手也是瞬間變爲龍爪,閃動着異樣的紅色。

化龍訣無非是提升防禦和攻擊力,這化龍訣只有在戰爭之中提升,而此時難道不是一個好的修煉地嗎?

頓時,龍鱗出現,那般犀利。

丹火圍繞將龍陽的軀體圍繞起來,頓時,火焰猶如巨大的漩渦竟是一丈更比一丈高,龍陽的軀體很快就被火焰淹沒了。

頓時,竟是看不清龍陽的身體了。

這時,爐身之上,紅光大盛。

唐元一看,手心都是捏出了汗,看着金玉乾坤爐,目光中貪婪盡現。

“快成功,快成功。”唐元盯着爐子,竟是捏拳給自己鼓起掌來。

轟一聲, 丹爐居然是飛了起來,懸浮在半空,陣陣波動向四周傳蕩,竟是將周圍的物品都是盡數轟裂。

頓時,木頭渣,陶瓷沫都是碎了一地,唐元的頭髮都是被吹散了。

快快快。

這時,被火焰圍繞的龍陽猛然睜開雙眼,身軀上鱗片之上,彷彿要血液流竄,陣陣血絲出現,將鱗片完全染成鮮紅的血色。看起來猙獰至極。

龍陽哈哈一下,猛然驅動魂力,一掌洗出,頓時爐身都是動了起來。

這時,龍陽身軀上的毛孔都是張開,將四周的丹火盡數吞下,頓時數七數八的火焰都是逐漸消散。

金玉乾坤爐內的火光盡數消失。

唐元一看,這是要成功的節奏嗎?

正要想要,看看到底成功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