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放假一天,輔導員符萍建議同學們一起度過一個有意義的節日,集體去老虎山旅遊,老虎山是臨縣的一個旅遊景點兒,距離惠民縣九十公里。符萍的建議得到了大家贊成,本地的學生們全部舉手參加。

尤娜和張震負責整個活動,負責收取本次活動的費用,每人二十塊錢,包括包車、門票、食物,又做了一下分工:趙平聯繫出行的客車,坐在尤娜前桌的萬紅臨時客串衛生員,採購了一些繃帶、紅藥水、花露水、膠布和創可貼,防止出去後有磕磕碰碰發生;陸小西領著孫勇採購汽水、月餅、麵包、士力架和火腿腸,為了有節日氣氛,還買了一些花生瓜子水果糖。

為了白天多玩兒一會兒,班級幹部們商量,把出發時間訂早一些,反正路上也得一個多小時,完全可以在車上睡一會兒。

清晨四點半,外面還有些朦朦朧朧,秋天的五點多才亮天。惠民師專門前停了好幾輛大客車,都是去旅遊的班級雇來的車,客車司機是個行家,在車玻璃上貼著班級的名稱,顯得隆重。

最後一個同學上車后,班長張震查人數,四十人,加上輔導員和司機,一共四十二人。老大哥用五指梳梳背頭,上車后喊了一聲出發,逗笑了前排的司機和同學,陸小西坐上車就開始閉眼,為白天爬山儲蓄體力。

幾輛客車的司機約好了一樣,排著隊沿著山路慢慢地開著,老虎山是附近一個著名景點兒,有上天入地之稱。

上天是指進入景點后,左側的一座山峰,高聳入雲,山上是茂密的森林,進入林子里遮天蔽日;上山只有一條小路,下山還得原路返回。老虎山說的就是這座山,據說是常常能聽到虎嘯的聲音,老人說林子里早就沒老虎了,是風聲。

轉到右側則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當地人叫天坑,也叫入地,天坑周圍寸草不生,坑底下有一眼怪泉,有人好信兒,帶著大盆往外淘水,水面總是不見降低,如果不淘水了,泉水也不往外冒,只看到咕嘟咕嘟地冒著水泡。開車的司機是個健談的男人,陸小西坐在前面第二排,開始還能聽到他慢悠悠地講,後來就睡著了。

半睡半醒中,陸小西感覺一絲絲香氣傳來,剛才與他挨著坐的是大哥張震,只會有煙味不會有香氣,他半睜開眼,身邊已經換成了輔導員符萍,大哥已經換到了副駕駛的位置。因為一直以為身邊是大哥,他靠著旁邊的身子熱乎乎地享受,現在發現是輔導員,他想把身子挪開,又怕驚動了輔導員,只好裝睡,從眼角的余光中,輔導員也閉著眼睛。

太陽已經升起,因為路兩邊的大樹的遮擋,偶爾有光線射過來,走在林間,好聞的青草混合著松樹的清香陣陣傳來,原始、古樸的氣息比女孩子的花露水柔和。

忽然。尤娜的聲音傳來,快看,路上好幾隻樺鼠,排著隊走呢。陸小西藉機睜開眼,尤娜的聲音似乎有叫醒他的意思。見陸小西站起來,尤娜咧嘴一笑,輔導員也站起來,尤娜招呼輔導員坐她的位置,副駕駛後面是個單獨的座位,能舒服一些。

站起來的人重新坐下,有的人繼續閉眼,有的人開始吃東西,尤娜遞給陸小西一隻紅蘋果,是她自己帶的,陸小西伸手接過來,尤娜低聲說:「如果不驚動你,你會一直睡吧?」

陸小西咬一口蘋果含混地小聲說:「小心眼兒,一會兒跟緊我,帶你上天入地飄飄欲仙。」說完覺得這話有些曖昧,側過頭,留給尤娜一個後背,尤娜看看周圍沒有人注意他們,悄悄地撓了一下陸小西的手心,這些被眯著眼睛的符萍看到,輕輕地嘆口氣。

終於到了景點的門口,景點的大門很簡易,是用碗口粗的木杆子夾起來的。三個一米粗的樹鋸成的圓木片上寫著老虎山三個紅字。

景點門口有個小木屋,尤娜去買了四十一張票,因為司機早已把腳搭在玻璃風擋前,睡起回籠覺來。符萍接過票看了一眼,揮手招呼大家,眾人圍過來,有人還在伸懶腰,有人已經興奮地抓到了螞蚱。

因為野外空曠,符萍提高嗓門:「今天是中秋佳節,在歡聚的同時也要注意安全,快快樂樂來,安安全全回。因為上山的人多,這時候就需要我們拉幫結夥。」同學們一起鬨笑起來,為老師的幽默喊好。

笑聲過後,符萍繼續說:「上山的人多,不要集中,我們可以兵分兩路,一路由張震帶領。一路由我帶領,能上天的上天,能入地的入地,男女搭配,不能走散。」

大家鼓掌歡呼,開始組隊,陸小西跟著大哥,尤娜自然跑過來和陸小西在一起。追上前面的隊伍,尤娜有些氣喘吁吁,大哥張震對尤娜說道:「你來我們這個隊伍,只有一件事,跟住陸小西,別把他整丟了。」尤娜知道他說的是反話,扭身往前跑,大哥張震羨慕地對陸小西說:「還是你趕上好時候了,我是家有糟糠,非禮勿視,你們前面走,我給你掩護,哈哈哈。」

大哥張震爽朗的笑聲,驚動了樹上的一排鳥兒,幾個不認識的人朝這邊看過來,估計是其他班級的同學。 「因此第一層多寶決主要想強化的十二正經和一部分隱脈,根據數據推演,重新制定功法路線。這是新的功法路線。」

說完,劉雲腦海里出現了一些與自己之前接觸到的多寶決大同小異的版本。

劉雲喝下了這法寶精華,在小靈的輔助下,進行了第一次嘗試性運行。

因為此時劉雲沒辦法控制著法寶精華在身體內的運行,所以一切都是在小靈對劉雲身體的操控下進行的。

在完成第一周天的修鍊后,劉雲第一次感覺到空氣中先天靈氣的存在,清清涼涼的感覺。

在運功完第一周天同時,洞府外面傳來了一個清脆的少女聲音。

「小師弟,你在修練嗎?沒在的話陪我去二師伯的魚塘里釣魚唄。」

聽到金靈師姐的聲音,劉雲無奈地搖了搖頭,不想理會她,因為現在自己實力這麼差,估計不是他釣魚而是魚釣他哦。

「胡鬧,金靈,你自己的功課做完了嗎?怎麼可以過來吵鬧其他師弟的修行?」

多寶的聲音在外面響起,訓斥著貪玩的金靈。

「大師兄,修練好無聊啊,我就是想玩玩嘛!」

金靈抱著多寶的手臂,撒嬌地說道。

「要不大師兄你陪我去釣魚唄!」

「不了,我還有其他事情做,你自己不要隨便影響師弟們的修行,特別是劉雲師弟,記住了沒?」

「哦。」

金靈顯然沒聽進去,而多寶也無可奈何。

沒辦法,金靈是師父最寵愛的女弟子,就像三教的小公主一樣,就連闡教的那群人都不敢對她有絲毫眼色。

「劉雲師弟,你現在修行,切忌動雜念,要專心向道,才能有所得。」

劉雲在洞府里往外一拜:「謹遵大師兄教誨。」

修練無歲月,轉眼間過去了60年,劉雲在這處洞府里度過了枯燥無聊的60年。

因為自己門口被大師兄設下禁制,阻止別人打擾的同時,自己也出不去。

所以劉雲索性在洞府里一直修練,同時讓小靈調取地球上記載的各類道經佛經,培養自己的心性。

而經過一甲子的修練,多寶決的第一層也終於修練成功了,而自己此時也達到了修練上清道決的門檻。

上清道決不如說是上清道經,上面通篇不講神通異術,而是講述通天教主的上清之道。

這是高深修鍊法的通病,都是要靠悟,悟到了就懂了。

因此元始天尊才擺下大陣考驗門下弟子,過了的人才有資格修鍊玉清道決。

而道祖更是直接講述黃庭經,讓紫霄三千客自己領悟自己的修鍊方式,因為生靈本身是存在差異的。

因此,劉雲才要不斷閱讀道經,佛經,加深自己對於這個時代「道」這種東西的理解。

但是經過唯物時代的知識洗禮的他,在體會這種唯心思想,難免有點吃力。

因此進程也並不是特別順利,幸好通天教主好似知道這種情況一樣,把一部分上清道決的路線寫在裡面,讓劉雲有所參考依照。

「吾今日講道,眾弟子有緣皆來聽道。」

通天教主的聲音在截教所有人的腦海里響起,大家紛紛放下手中的事,趕往大殿,講道這種事情可不是隨便就有的。

而此時劉雲門口的禁制也被解開了,金靈從外面跑了進來:「小師弟,走吧,我們去聽道了。」

「好的,師姐。」劉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道袍,用清水洗了洗臉,讓自己的形象變正經一點。

「快點,別婆婆媽媽的了,晚了就沒有好位子了。」金靈在外面不斷催促道。

「好的,來了。」

……

當劉雲來到大殿的時候,此時這裡已經擠滿了人,這些都是通天教主的外門弟子,和自己的身份一樣。

「師兄好,師姐好。」劉雲恭恭敬敬地對著每一個人行禮,防止有人因此挑刺,畢竟人多了,心也就雜了。

他們這些人也聽說過師父最近收了一個人族弟子,今天第一次接觸到劉雲,大家都收起了原先的輕視。

因為此時劉雲身上流露出來最重的氣息,不是上清道決,而是多寶決。

顯然這是大師兄傳授的,證明大師兄和眼前弱小的人族必然有聯繫。能混到這個實力的自然也不會少幾分眼力,大家紛紛擺出自己認為的最和藹的樣子回應著劉雲。

如果劉雲是普通人自然看不出什麼,但是劉雲腦海中還有小靈對著這些人進行微表情分析,而這些沒有學過表演的人自然一個個在小靈面前原形畢露。

所有心思基本上都被小靈知曉,因此小靈跟劉雲劃分了值得深交,和不值得深交的兩類人。

「小師弟,你過來這裡坐。」金靈指了指自己身後的位置。

親傳弟子都是坐在第一排聽道的,這是他們在教內的地位。

但是第二排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坐下的,那一個個狠人都是外門弟子中的佼佼者。

劉雲苦笑了一下:這不是把自己架到火堆上烤嗎?

劉雲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不想去那裡,找了大殿比較偏僻的地方坐下。

這裡的人不多,大多數都是忠厚老實之輩,比如眼前這位牛族的,和旁邊這位馬族的。

具體本體劉雲不知道,也沒有主動問起,因為洪荒裡面,主動問別人本體是很忌諱的一件事。

「兩位師兄,你們好,我的道號劉雲。請問怎麼稱呼兩位師兄。」劉雲跟他們打招呼道。

「師弟,你好。我的道號是牛戈。」

「師弟,你好。我的道號是馬瑙。」

「牛戈師兄,馬瑙師兄你們好。」雖然感覺這兩個道號怪怪的,但是劉雲的微表情控制得不錯,沒有表現出來異樣。

在劉雲擴展自己交際圈的時候,通天教主來了,他沒有通過走路過來,而是突然出現在主位上,掐著時間出現。

當通天教主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站立起來對他拜道:「拜見師父(老師)。」

此時劉雲也知道自己當初其實稱謂錯了,自己應該叫通天教主老師的,因為自己只是記名弟子,只有親傳才有資格叫師父。

不過通天教主沒有更正劉雲的稱謂,劉雲也將錯就錯,只是在大眾場合,還是要稱作老師。

不然在旁人看來,很沒有禮數,特別是他的二師伯,對這方面更是極為苛刻。 乞兒長得眉眼有些寡淡,便是一般的尋常女子長相,但那雙眼睛就那麼直勾勾地看着她們,模樣可憐兮兮的,惹得春兒和元嬤嬤都十分同情她。

「我只是贈與你一些銀錢,你不必因此而感激我。」顧冷清淡然道,算是拒絕了她的請求。

可乞兒卻忽然跪下,重重磕了個頭,「一飯之恩,當記一輩子,何況您剛才還救了我,請您收下我吧,我給您做牛做馬,一定好好報答您。」

「倒是不必,我幫你,並不是圖你的回報。」顧冷清以前看電視劇的時候,就不喜歡這一套。

報答一個人,可以有很多種方式,為何一定要做牛做馬才行?

即便不同社會背景,人也是有很多種選擇的。

乞兒眼淚簌簌掉落,可憐又慌張,「太子妃,民女已經無處可去,除了跟着您混口飯吃,也不知道能去哪裏,何況您還是民女的恩人,你就讓民女跟着您吧。」

「民女一定會好好伺候您,報答您。」

乞兒再次磕頭。

這把元嬤嬤和春兒都看得心酸不已,她們誰家裏不是有困難,才會甘心淪為奴婢的?

「太子妃,您看她都沒地方去了,不如就讓她入府伺候您吧,不然她一個女子,去哪裏也不安全。」

春兒為乞兒說話,元嬤嬤也心生不忍,「是啊,太子妃,眼下府里也缺人手,不如就讓她入府吧。」

顧冷清見她們都為她說話,銳利的眸子盯着乞兒,在眨眼之間,已經將她掃了一遍,目光便直直落在她臉上,似乎看到了什麼。

她瞳孔微縮,示意元嬤嬤,「報答我便不必了,但若入府為婢,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倒也可以,嬤嬤,此事你看着辦。」

話落,她轉身離去。

乞兒一愣一愣的,春兒開心地笑起來,「傻丫頭,還愣著幹什麼,太子妃同意了,你還不快謝恩。」

「謝,謝謝太子妃。」乞兒滿臉激動。

元嬤嬤看着也笑了,太子妃終究是心軟。

不過這麼可憐的丫頭,是誰都不忍心啊。

太子府。

元嬤嬤給乞兒問了一些基本情況,安排她在後院的下人房住下,以後就當個打雜丫頭。

這頭,便給顧冷清彙報情況。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然而,在點亮魂環的時候,素雲天微微一怔,發現自己竟然升級了?Next post: 「好的,謝謝。」燕翎羽遞給韓凝薇一雙筷子,然後把那碟牛肉往前推了推:「你要煉體,多吃點肉補充營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