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在醫院的林風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神奇的是,林風身上竟然一點皮外傷都沒有,他明明記得當時路燈是落了下來的。

揉了揉有些發脹的腦袋,林風除了疑惑自己到底是怎麼來醫院的之外。

還在想着昨天晚上腦袋裏出現的那個貶值系統是什麼意思。

算了,不管他了,先回去再說,醫院這種地方可不是他能待的起的。

簡單的收拾一下東西,林風向樓下跑去。

“哎喲!你是瞎啊還是沒長眼睛!”

一個拐角處,林風跑的太急和一個女人撞在一起。

聽着有點熟悉的聲音,林風一看,果然是陳子然。

“我是瞎,瞎了眼能看上你!”

林風針鋒相對道。

“哼,拿不出彩禮錢就躲到醫院裏來嗎,你倒是挺會想辦法的。”

陳子然一臉不屑的嗤笑道。

昨天等到晚上也沒見林風把錢送來,陳子然當即就發信息給他的老闆,願意做他金屋藏嬌的那個嬌。

雖然老闆已經四十大幾了,頂着個大肚子像五月懷胎一樣。

長相更是差了林風十萬八千里,但是人家有錢啊!

林風長得帥有什麼用,一個窮屌絲。

自己以前怎麼就瞎了眼和他好了兩年呢!

“這就是你說的那個拿不出五毛錢彩禮的男朋友?”

此時站在陳子然身邊,一個大肚翩翩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問道。

“就是這個男人啦,親愛的,不過他已經不是我男朋友了,你纔是啦!”

陳子然抱住這個男人,扭着身體撒嬌道。

今天要不是陪着老闆來檢查身體,還碰不到這個窮屌絲呢!

也好,今天就讓親愛的給他好好的上一課,看看什麼叫有錢人。

“你…陳子然你他媽問我要的是五毛錢彩禮嗎?你要的是五十萬!”

林風此時到平靜了一些,看來陳子然要五十萬彩禮就是爲了難爲他,而且還早就在外面勾搭上了別的男人。

“林風,是你傻還是我傻,我會問你要五十萬彩禮?全國首富都沒有這麼多錢,你也太會做夢了吧!”

“走!親愛的,別和這個連五毛錢都拿不出來的窮屌絲說話,省的玷污了擁有十塊錢身價金貴之軀。”

陳子然上去吧唧親了男人一口,挽着他粗壯的胳膊道。

全國首富都沒有這麼多錢?

十塊錢身價的金貴之軀?

林風一愣!

理智告訴他這話哪裏不對勁。

難道是貶值系統?

好,很好!

“站住!”


林風喊住正準備走的兩人,然後從兜裏掏出十塊錢。

“陳子然你看,這是你那親愛的全部的身家!”

看見林風掏出十塊錢,不光陳子然怔在那裏不動,就連那個大肚男都眼睛一瞪。

身價十塊錢和能隨時隨地掏出十塊錢的概念可不一樣。

說着林風又從口袋裏掏出一張五塊的。

“陳子然睜大你那瞎了的眼睛再看看,這是你彩禮錢的十倍!”

掏出十五塊錢,林風本來想直接撕碎撒在陳子然頭上的。


但是轉念一想這對軟妹幣好像有點不尊重。

於是拉住一箇中年男人。

“叔,需要錢嗎?給你!”

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是林風直接把錢塞到這個中年人懷裏。

“不要啊!”

陳子然上去就撲在林風腳邊。

“老公,我錯了,我不該看不起你,你在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保證不再找其他男人了。”

終於反應過來的陳子然一邊悔恨的喊着,一邊留下悔恨的眼淚。

那可是十五塊錢啊,她一輩子也掙不來的十五塊錢啊!怎麼能這樣就給別人了呢!

爲什麼自己不在等一天在發信息給老闆!

我好恨自己!

“兄弟,別這樣!”

大肚男也出聲勸道。

在有錢也不能這麼玩啊,兄弟,你這豪的簡直沒有一點人性!

林風一下甩開陳子然。

昨天的我你愛答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

“陳子然你記住了,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是男人都有一條底線。”

“一次不忠,終身不用!”

說完,林風頭也不回的大步遠去。

今天就從這個醫院開始,我林風要過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你別走啊!”

趴在地上的陳子然撕心裂肺的喊道。

而被林風塞錢的男人則在楞了一下之後,對着林風遠去的身影行了一個大禮。

“恩人,希望我老黃有一天能報答您這天大的恩情!”

然後激動的往樓上跑去。

“老婆,我們有錢看病了…”

醫院裏在看熱鬧的人羣,都被林風的豪氣給震驚了。

那可是十五塊錢啊,抵得上三百個普通人的年收入了。

“嘖嘖!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對,這個社會風氣都是被這些拜金女給帶壞的。”

“不光是拜金女,有些爲富不仁,有了幾個臭錢的老闆也是敗壞社會風氣的源頭!”

林風走後,一些目睹了整件事情經過的人開始討論起來。

而陳子然的老闆聽見議論聲,也滿臉通紅的掩面而去。 林風來到醫院結算處,把住院費結了之後,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中。

此時他也明白了現在的物價水平和兌換體系。

以前賣一元錢的東西現在賣一毫錢,所以現在大家纔會以“毫”爲單位。

而兌換體系則是:

1000毫=1釐

10釐=1分

10分=1角

10角=1元

林風大概的估算了一下自己十四萬多的財產,大概也就相當於以前一千多個億吧!

說着是不多,但是要知道江城這個地方,人均年收入才達到四五分錢,就是相當於以前的四五萬塊錢。

而全國首富的總資產才達到六萬元,所以林風的財富是全國首富的兩倍還要多。

突然,林風一驚,不對呀,爲什麼自己借的錢沒有算作自己的資產呢!

說什麼來什麼!

嗵!嗵!嗵!

一陣砸門聲傳來。

“來了,來了,天天就知道催,我這房子漏水跟你說過那麼多次了,也沒見你來修。”

林風以爲是他那狗眼看人低的女房東又來催房租了。

門纔打開一條縫隙,就被人強勢推開。

然後四五個彪形大漢魚貫而入。

“小子,還款的時間到了,該還錢了!”

最後走進來一個皮膚黝黑,但是身材卻堪比拳王泰森的男人。

這人進屋之後,一米六五的個子直接往沙發上一躺,神色輕鬆的說道。

“不是說好的三天的麼?”

林風一驚,現在上哪弄三十萬去,系統不知道怎麼給自己借的錢弄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