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緻的五官,一頭烏黑微卷的長發散披在身後,今天身著一件深藍色的呢料大衣,將完美的身材都彰顯的淋漓盡致。

美女,十足的美女!

甚至可以說與陸傾城比起來也是不妨多讓的!

只不過,眼前的這個美女,比陸傾城多了一分霸氣與成熟!

只不過一眼,秦穆然便是覺得此女不簡單!

細細想來,能夠抓住諸葛輕狂這位壟斷一個時代的絕世凶人的心的女人,能夠是簡單的女人嗎?

諸葛輕狂這樣的,要什麼樣的女人他沒有,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女人牽扯住了他的心。

「穆然,小五,來了啊!」

諸葛輕狂看到秦穆然和韋武向著這邊走了過來,立刻打招呼道。

「諸葛大哥!」

秦穆然和韋武異口同聲道。

「來,兄弟們,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你們嫂子,北堂怡。」

諸葛輕狂將自己身旁的女人介紹給秦穆然和韋武道。

「原來是北堂嫂子啊,你好,我是秦穆然!」

秦穆然沒想到自己的這個大哥會被這麼一個女人收復,立刻化身為自來熟,上前便是要給北堂怡一個熊抱。

「臭小子!連你嫂子的便宜都想占?滾一邊去!」

諸葛輕狂此時簡直是護犢子到了極致,見秦穆然要抱住北堂怡,立刻擋在中間,沒好氣地說道。

「呵呵,原來你就是秦穆然啊,我總是聽輕狂提到你,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北堂怡見到秦穆然這樣,臉上露出自然的笑容,微微一笑說道。

「名不虛傳?我看都是凶名吧。」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怎麼會,我從來沒有看輕狂這麼誇讚過一個人,你是頭一個!」

北堂怡笑了笑說道。

「是嗎?那謝謝諸葛老哥了,你竟然會說我的好話,今天這頓夜宵,怕是要我來請你吃了!」

秦穆然故意露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笑道。

「哼,就你小子小心眼而已!今天這頓,就你請了!」

諸葛輕狂也是露出有小情緒的樣子,說道。

「好!我請,我請!」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秦穆然與北堂怡算是認識了,但是站在秦穆然身旁的韋武卻是愣在了原地。

秦穆然不知道北堂怡是誰,但是韋武身在京城,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北堂怡是誰啊!

北堂怡,那可是整個京城的女神啊!

別看北堂怡三十好幾了可是從她的容貌來看,完全看不出歲月在她臉上留下的痕迹,反倒是越發的年輕。

不過,讓韋武這麼重視的,不是北堂怡那驚為天人的面容,而是她的身份和能力!

北堂怡,那可是同樣為京城七大家族之一洛家的人啊!

而京城大名鼎鼎的洛寒霜正是北堂怡的侄女!

北堂怡是洛家的人,但是她是個例外,她是洛家唯一一個跟著母親姓的人!

但是,哪怕她姓北堂,可是她的精彩艷艷,依舊不會被掩埋。

無論是自身的能力,還是她超人的經商天賦,在洛家都打下了足夠強大的基礎,而在京城,更是聞名的女商人!

多少人,想要一親北堂怡的香澤,都沒有這個機會。

細細看來,似乎能夠配的上北堂怡的也就只有諸葛輕狂這個壟斷一個時代,力壓各個太子們的諸葛輕狂了!

「大…大嫂!」

這一刻,韋武又尼瑪尷尬了!

按照輩分來說,北堂怡是跟他老子韋沖一個輩分的,算是自己的長輩,可是現在自己叫諸葛情況的大哥,那麼必然北堂怡就是嫂子了,這輩分亂的,韋武是心累啊!

「呵呵,原來是小五啊!」

北堂怡自然是認識韋武的,淡淡一笑道。

「來,都別站在外面說話了,這天怪冷的,咱們進去,我可是已經預定了位置了!」

諸葛輕狂看著眾人說道。

「好!」

說完,秦穆然等人便是在諸葛輕狂的帶領下,向著一家燒烤店走了過去。

「卧槽?諸葛大哥,你沒逗我呢吧?你們說的就是這家店?」

秦穆然站在大門口,看著眼前這破爛的店面,再想一想諸葛輕狂的身份,一個能在京城二環以內有三四套四合院的男人,貌似與這裡有些格格不入。

「我逗你幹嘛!我跟你說,我可是這裡的熟客,這裡的燒烤好吃著呢!不少的人都慕名而來!」

諸葛輕狂對著秦穆然挑了挑眉毛說道。

「真假的,有那麼好吃嗎?」

秦穆然有些懷疑地看著諸葛輕狂道。

「必須的必啊!一會兒試試你就知道了!」

諸葛輕狂笑了笑,便是帶著秦穆然,走進了這家燒烤店。

不得不說,燒烤店看起來是不咋地,但是一走進去,秦穆然就震驚了,這人,不是一般的多。

要知道,現在都已經十二點左右了,可是燒烤店卻是坐滿了人,要不是諸葛輕狂提前留了位置,恐怕他們想要吃,得要等上好一會兒了。

雖然還沒有正式吃到他們口中那好吃的不得了的燒烤,但是從屋子裡瀰漫出來的味道來說,好像還真的挺香的啊!

「來,小翠,點單!」

諸葛輕狂輕車熟路,直接便是舉起一隻手,然後扯著嗓子對著正在燒烤爐旁忙碌的一個女子喊道。

「來了!」

那個叫小翠的,聽到諸葛輕狂的喊聲,應了一聲,便是停下手中正在烤制的燒烤,從一旁桌子上拿出了一張菜單還有本子和筆,走到了諸葛輕狂的身旁,笑道:「諸葛大哥,今天要吃點什麼?還是老規矩嗎?」

「不是,今天我兄弟請客,只管給我點貴的!反正不是我花錢!」

誰也沒有想到諸葛輕狂會說出這麼一句話,頓時,秦穆然和韋武愣住了,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財大氣粗的四九會所老闆諸葛輕狂嗎?這尼瑪,也太摳了吧! 這個時候,那個還在衛生間裏洗澡的人,他還不知道,此時,他的家裏來了一個“美女”,應該是說,從電視機裏出來了一個“美女”,當然,這個“美女”它也不是那麼好惹的,惹它生氣的話。

它可以分分鐘要了你的命,當然,你以爲你不惹它,它就不會分分鐘要了你的命嗎,只要是看過它的錄像帶的人,它都會在一個時間裏,選擇一個合適的時間,然後出來和你見見面。

至於聊天,好像它不會,還沒有見過它和別人聊天的,但它真的可以像大家平時說的那樣,“哎喲,你這麼厲害,你怎麼不沿着網線過來打我啊”,現在,它來了,但它好不容易過來一趟。

它可不會只打你一頓,至於是殺你全家呢,還是殺你一個人,那就要看它的心情了,所以,在此,李肅他要奉勸各位一句,以後千萬不要再在網上發那些話了,不然,搞不好別人直接就從你的手機或者電腦裏出來了。

然後,出來之後,他也不會打你,他只會,嘿嘿嘿,大家盡情的去腦補一下,看看在你很認真看手機的時候,突然,“嘭”的一聲,一個人頭從你的手機裏蹦了出來的那種場景。

當然,李肅也知道,看這個文章的朋友們,也沒有一個是膽小的,但是,看清楚了,但是,最後還是要提醒一下大家,膽小者請勿嘗試去腦補,出了什麼意外,什麼意外的事,後果自負,就怕某些人。

李肅由於害怕,所以,已經閉上了眼睛,但是,以爲閉上眼睛就可以逃避現實了嗎,答案很明顯是不能,當然,也希望他能,但事實就是這麼的殘酷,它不會因爲你可憐就對你憐惜一點,它不會。

當李肅剛好閉上眼睛之後,摔在地上的貞子,立刻就站了起來,速度之快,如同開掛一般,零點零幾秒就站起來了,一般情況下,正常情況是要差不多一秒鐘左右才能站起來吧,但它。

對了,記得它以前都是比較慢的啊,走路慢,動作慢,不過,它殺人快,真的是隻要分分鐘,甚至是隻要幾秒鐘,它就可以幹掉一個人,也就是殺掉一個人,彷彿人命如草芥一樣,對它而言。

但如果要說它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如同開掛一般,那之後接下來它的移動速度,那就真的是,可以讓人大吃一斤,當然,肯定不是一斤翔,因爲那也太噁心了,甚至是看都沒看清,它就已經來了李肅的面前。

大概離李肅還有不到二十釐米左右的距離,這下,李肅可能真的是要悲劇了,之前,你不是很牛逼嗎,不是說,要把我滅了嗎,那你現在再來啊,我現在就站在你的面前,給你滅,你倒是睜開眼睛啊。

你倒是睜開眼睛然後來滅我啊,估計如果貞子會說話的話,那麼她一定會這樣說吧,也許,她不會這樣說,她可能會說:“謝謝你,之前謝謝你化去了我的怨氣,讓我能夠去輪迴,但不幸,最後還是沒有去成。”

當然,李肅現在最希望的,就是貞子能夠像後面說的那樣去想,不然,自己今天真的有可能死在這裏。

那就真的是天妒英才、英年早逝,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呸,怎麼能這樣去想呢,凡事還是要往它好的一面去想,那樣的話,纔會感覺這個世界,原來也是這麼的美好,這麼的,這麼的。

一說到這個,突然之間,真的詞窮了,難道是,沒有什麼詞語能夠去形容這個世界嗎,沒有過多的詞語能夠去形容這個世界嗎,也許、可能,應該,估計,或者是真的沒有了。

這時,李肅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面前很冷,彷彿自己的面前有一塊很大的冰,然後它就擺在自己的面前,廢話,貞子陰氣那麼重,肯定冷啊,要是夏天的時候,家裏如果能有一隻貞子的話。

那麼空調都不用開了,只是,冒着這麼大的生命危險,就只是爲了省一點空調費,那麼是有,得有多麼的摳門啊,那還不如這樣,有時候想看電視的時候,直接讓貞子去發電不還好一些。

每天晚上可以看個通宵,爲什麼要看通宵,爲什麼要每天晚上都看通宵,這個問題,其實很容易回答嘛,一句話,省電省錢,有白看的電視,還不趕緊看,到時候沒有了,看電視就要給錢了。

就算是電視機不插電,只要有貞子在,那麼電視機也是可以看的,也不知道貞子哪有這麼神奇,要是能研究一下它就好了,以後的世界也許會更精彩,當然,現在想什麼都是沒有用的。

李肅現在心裏想的是,那隻鬼現在肯定是站在自己的面前了,但是它爲什麼不殺自己,難道是說,它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所以,現在纔不能殺自己,當然,李肅心裏面也在想,千萬不要,千萬不要殺我。

對了,差點都忘記了,魔王對我的限制這麼大,那同樣的,肯定也對鬼魂的限制很大,李肅在心裏這麼想着,之前因爲太緊張,太害怕了,所以都差點要把這個事情忘記了,還以爲魔王是隻限制了自己。

不過,現在看來,魔王應該是對鬼魂也有很大的限制,只是,現在自己要不要睜開眼看一看,看它到底在做什麼,爲什麼一直站在自己的面前不走,好像自己也沒有得罪它吧。

自己連認都不認識它,沒理由它一來就要來找自己啊,其實啊,只是李肅不知道而已,這隻鬼,他早就認識了,並且之間還有一些衝突和事情,但此時,李肅怎麼也沒有想到,怎麼也不會想到。

站在自己面前的這隻鬼,它竟然就是貞子,它竟然就是自己花了三天的時間超度了的鬼,超度了的貞子。

不知道如果最後李肅有機會知道這個事情的話,那麼是不是會後悔,當初沒有選擇把貞子滅掉,但其實這兩件事它是有矛盾的,如果說,現在貞子把李肅殺了的話,那麼李肅就永遠也不會知道,殺他的其實就是貞子。 也許只有這個時候,諸葛輕狂才不是那個讓人聞風喪膽的絕世狂人。

也只有這個時候,他才真的做回了自己。

不過是一頓燒烤,對於秦穆然來說也不算事情,他看著諸葛輕狂,笑道:「諸葛大哥,今天你敞開了肚皮吃,我就不信了,一頓燒烤能把我吃的傾家蕩產?」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

「你說的啊!媳婦,咱們兩個今天可要把他給吃窮了!這傢伙平時就是一個鐵公雞,今天可算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能夠蹭他一頓飯的!」

諸葛輕狂用充滿愛意的目光看著北堂怡,目光之中滿是寵溺。

「真的嗎?看起來不像啊!」

北堂怡開著玩笑說道。

「嫂子這話說的對了!我就是不知道了,你這麼好看的仙女怎麼會看上他的!要氣質沒氣質,要素質沒素質,真的是,這個年代啊,鮮花都插在牛糞上了!」

秦穆然見諸葛輕狂損自己,他也是不客氣地拆台道。

「小子,你說誰是牛糞呢!」

諸葛輕狂立刻憤怒地說道。

「誰生氣誰就是!」

秦穆然果斷反駁。

「你!哼!今天老子吃不窮你!」諸葛輕狂見今天北堂怡在,也不願意跟秦穆然這傢伙一般見識,當即便是拿起菜單,對著看著他們兩人鬥嘴津津有味的小翠說道:「小翠,點單!」

「諸葛大哥,你要吃什麼?」

小翠被諸葛輕狂這麼一提醒,回過神來,拿著筆連連問道。

「先來個50串羊肉串,再來十個生蚝,然後來一個烤羊排……」

諸葛輕狂對著菜單就是輕車熟路地點了起來。

秦穆然坐在一旁,喝著白開水,默默地看著諸葛輕狂一通點,就他點的,能吃的完嗎?

「我說哥,差不多得了,你點那麼多,吃的完嗎?」

秦穆然見諸葛輕狂越點越嗨皮,出言提醒道。

「怎麼吃不完,今天哥胃口好,不行嗎?再說了,又不是我一個人吃!怎麼,這才點了多少,你小子就捨不得了?以前我就覺得你小子是個鐵公雞,現在看起來,你小子比鐵公雞還要鐵公雞,太尼瑪扣了!」

諸葛輕狂一臉鄙視地說道。

「我鐵公雞?就這個咱會放在眼裡?怎麼說我也是那麼大的大哥,還缺這點?你點!今天我就不信你能吃完!」

秦穆然被諸葛輕狂這麼鄙視,當場就不樂意了,說道。

「我又沒說全部吃完,我吃不完,還可以打包不是嗎?你小子,真不知道怎麼學的,難道沒有看新聞?就連一號都在新聞聯播里說過,要光碟!真的是,農民伯伯種個菜容易嗎?就被你這樣浪費的嗎?浪費可恥!代表人民鄙視你!」

諸葛輕狂抓住機會就是對秦穆然一通鄙視,這讓秦小受有點覺得今天晚上為什麼要給自己不痛快,答應這個中年大叔出來吃宵夜!

「浪費也是你浪費!」

秦穆然回道。

「誰說的?我吃不掉,我家托尼還是可以吃的!」

「托尼?托尼是誰?你啥時候還喜歡結交老外了?」

秦穆然有點懵。

「托尼是輕狂家養的金毛。」

北堂怡看著這兩兄弟鬥嘴,忍不住笑了笑說道。

「我了個去!」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諸葛輕狂真的變了,他現在,連狗都不放過了,太尼瑪恐怖了!

不過,礙於北堂怡在這裡,秦穆然沒有說出來。

終於,諸葛輕狂點完了菜后,小翠便是拿著菜單下去烤去了。

在眾人等待燒烤的時候,秦穆然也是不由自主地將重心放在了北堂怡的身上。

到現在,他都不了解,為什麼北堂怡會看上諸葛輕狂。

「我說北堂嫂子,你是不是有什麼苦衷啊?」

秦穆然盯著北堂怡,突然問道。

「嗯?苦衷?沒有啊!」

北堂怡沒想到秦穆然會忽然這麼問,突然一愣道。

「沒有?怎麼可能!我看你就是有的樣子!」

秦穆然搖了搖頭,堅定地說道。

「我說小子,你嫂子好的很,誰能欺負她,我的人誰敢動!」

諸葛輕狂聽到這個后,男友力十足地說道。

「誰說沒人敢動的!」

秦穆然瞪了諸葛輕狂一眼,然後轉過去,看向北堂怡,很是關心地說道:「我說怡姐,你到底被怎麼威脅了,才答應和我這位大哥在一起的啊!我真的覺得你配他真的是好白菜被豬給拱了!」

秦穆然一臉認真地樣子,起初北堂怡還沒有想到什麼,但是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頓時便是樂的不行!

饒是她這個平日里的冷艷女神,此刻也真的是憋不住了!

秦穆然太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