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兩人正大聲爭吵什麼。

陸川搖了搖頭,也沒興趣和這兩個『熟人』打招呼。

白融也沒興趣上前打招呼,畢竟白珊和白童走的很近,而且此刻,他關心的是陸川什麼時候才能被祖爺爺發現。

不過他們不想理會,卻並不代表別人不想理會他們。(未完待續。。) 就在白融、陸川,正打算離開之時。

原本還在爭吵著白珊、王翔,此刻卻是停止了爭吵,確切的說,是王翔停止了爭吵,他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陸川的身上。

先是迷惑,但下一刻,雙目之中精芒爆閃!

「陸川!」

王翔心中震撼,他森上擁有一半妖族的血脈,對於尋找氣息,比別人更加敏感,雖然刺耳陸川施展斂息法,隱匿了自身的氣息,不過還是第一時間就被王翔發現了。

「陸川!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白武前輩下了通緝令,只要找到陸川,就能向他提三個要求!只要我把陸川的消息告訴白前輩,然後向白前輩提出迎娶珊兒,有了白前輩的話,珊兒絕對不會拒絕!」

剎那間,王翔心中爆閃,心情激蕩之下,目光直刺陸川,竟然忘記了隱藏。

但下一刻,他馬上意識到這個問題,趕緊隱藏自己的心思。

以陸川如今的修,不可能感受不到者強烈的目光。

「看來,我已經暴露了!」

陸川輕輕一笑,到沒有任何緊張,感受王翔炙熱目光,他就知道自己已經暴露。

不過他本來的目的,就是要來尋仇,而是是暴力尋仇,倒也不怕暴露什麼的,之所以隱藏身份,還是準備實行一些無傷大雅的小計劃,既然身份暴露了,那這些小計劃,也沒有實施的必要了。

「王翔兄,好久不見!」陸川停下身形,微笑著看向王翔。

「你是誰?你認錯人了吧?」王翔心中閃爍,面對陸川的目光,身形躲閃,有些慌亂。

「王翔兄,這才兩年的時間不見。不居然不認識陸某了?」陸川輕笑,直接把身上的神炮拿了下來。

「不好!」

看到陸川暴露身形,白融到時面色一變,第一時間,飛身而逃。

只是陸川看也不去看他,目光直接從望向身上移開,看向前方,那是白虹城城主府的地方,身上氣息爆發。

「陸川!」

果然,就在陸川氣息爆發。眨眼功夫,突然在城主府深處,靈氣劇烈震蕩,雲海一陣,被全部震開,隨後出現一道讓人想要跪下膜拜的強大氣息。

是白武。

「陸川!?」

「是那個陸川!?」

「好一個陸川,居然還敢來我們白虹城,來了就來了,還敢大模大樣的放出氣息挑釁。」


「看哪個小子。也不是傻子,敢來白虹城挑釁,莫非他練就金丹,達到造化境了?」

「哼!造化境又如何?老祖是造化境中期的高手。滅殺一個造化境初期的的武修,不要太容易!」

「走!走!走!我們去看好戲。」

白武的氣息升騰而起的剎那,許多白家的高手,也都跟著氣息升騰。朝著這邊飛來,隱隱有一種把陸川圍住,放置他逃跑的跡象。

畢竟白武、白重道這兩位白家最高的統治者。可是下了通緝令,而是還有豐厚的報酬!不知道陸川的人很少,他們也知道這陸川是他們白家的仇人。

熟悉之間,白武已經跨越了上百里距離,直接從城主府出現在白虹城外圍。

林影、何新兩人被這一連串的靖邊,弄得是雲里霧裡,不過兩人都是人精,雖然沒弄明白怎麼回事,但還是第一時候抽身而退。

尤其是看到陸川面容,都是不敢多呆,雖然如今他們也達到了生死境,不過當日陸川斬殺馬坤的情景,給他們的印象太深了。

白武一出現,目光馬上鎖定陸川:「陸川,你居然還敢出現在白虹城!?」

「哈哈,陸某有什麼不敢?白武,當初在你偷襲陸某,想要擊殺陸某,這仇,怎可不報?」陸川冷冷一笑。

「大膽!你一個小小的生死境武修,居然敢對老祖不敬該死!「

白武還沒發話,白家之中突然一個生死境巔峰的長老,卻是發怒了。

他一飛過來,就看清楚陸川的實力,只有生死境巔峰的修為,心思馬上活躍起來,再聽到陸川的話語,頓時知道表現的機會來了,還不等白武有什麼動作,率先怒喝一聲,手中出現一件兵器,朝著陸川狠狠的斬殺而去。

其他一些白家生死境的武修,看到這個長老率先朝陸川斬殺而去,一個個頓時都嫉妒的雙眼發紅,這麼好的拍馬屁的機會,居然沒有第一個把握住。

「小子,挑釁我們白家,這是你這輩子最大的錯誤!」這個長老眼中殺機凜然。

「最大的錯誤?」

陸川突然出手了。

轟隆!

他直接施展了十龍十象的神通,怒目圓睜,當空一拳,立刻之間,把虛空都打爆開來,直接打在這個長老的頭顱上。

嘭!

這個長老的頭顱,立馬就和如同一個吸怪一樣,爆炸開來。

一招!

同等境界的生死境巔峰武修,喪命!

白武目光似乎也很驚訝,看著陸川,說道:「你沒有達到造化境,居然敢這麼大搖大擺的在白虹城挑釁本座,看來你在哪裡得到了很多好處了!不過你要知道,造化境和生死境之間的差別,可不是你得了一些好處就能彌補!」

「哈哈,造化境又如何?那秦皇城的秦淮不就是造化境的金丹高手?還不是被陸某斬殺?」陸川狂笑道。

「什麼?你殺了秦淮!?」這一下子,白武不淡定了!

白武身後的那些個白家一眾高手,也是瞪大眼睛,心神激蕩,差點從虛空掉落下去。

白家吞併了秦皇城,自然也得知了秦淮成為造化境的高手。

「好一個陸川!居然能斬殺秦淮,本座小看了你,不過你身上的令牌,本座勢在必得!不過你既然斬殺了秦淮,倒是有何本座談條件的資格,這樣吧,本座以秦皇城換取你身上的令牌,你看如何?」

白武目光閃爍,他此時此刻也吃不準陸川到底有多大的實力,跑出了一個誘餌。

如果陸川真的答應他這個條件,甚至有討價還價的跡象,就說明陸川,沒有必勝的決心,他馬上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擊殺。

只是,陸川根本沒有任何談判的打算,冷冷一笑,道:「白武,你也不用多費心機,陸某今天來,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殺你!」

說話之間,陸川身上的氣勢,頓時全部爆發。(未完待續。。) 他今日來,就是報仇的,哪管什麼別的事情。

「大膽!」

「放肆!」

「狂妄!」

白家的高手,看到陸川這架勢,頓時就怒了。

「好小子,以為有點本事,就可以再次張狂了嗎?這裡是我們白家的地盤,就算你實力強橫,但也就一個人,不要老祖出手,我們也能殺了你!

「對,大家一起上,殺了他!咱們也有二十多個生死境高手,他陸川再強橫,我就不信,還能殺死我們這麼多人!」

「殺!殺!殺!」

白家眾人,紛紛祭出自己的攻擊,二十幾道生死境高手的攻擊,瞬間及至,朝著陸川狠狠的碾壓了過來。

強大的氣場,任何造化境之下的武修,都要被強大的攻擊秒殺,就算是造化境的高手,也不敢等閑視之。

「來得好!」

陸川大叫一聲,劍光閃動,青萍劍驟然閃動,無數的劍影瀰漫虛空。

「砰!」「砰!」「砰!」……

二十幾個生死境高手的攻擊,全部被陸川的劍光絞成粉碎。

「哈哈,這就是白家的實力?土雞瓦狗而已!」

陸川也不趁勝追擊,站在原地,冷冷大笑。

「陸川,你別得意!」

這個時候,猛然一聲長嘯,從遠處傳遞過來,身形閃動,出現在陸川的視野之中,是白重道。

「所有白家以及白虹城天位境以上的高手聽令,所有人全部趕往西城外城,擊殺陸川!凡是參與此次行動者,每人天位初期武修,我白家給予靈石一萬!天位中期武修,給予靈石兩萬!天位後期武修,給予靈石三萬!天位巔峰武修,給予靈石五萬!擊殺陸川者。給予靈石一百萬!」

白重道的聲音,通過某種特殊音波,剎那間,就傳遍整個島城,方圓數百里。

「什麼!?」

「一百萬靈石!」

這麼多靈石,就算是陸川,也有些動心,更別說其他人了,剎那間,幾乎所有的白虹城天位境武修。都心動了。

一聲聲大喝,從四面八方傳來,一個個身穿各種服飾的武修,紛紛展開速度衝來。

鋪天蓋地的氣息,彷彿是要打仗了一般。

「白虹城!很好,一百萬靈石!那就看你們有沒有命拿!」感受到白虹城中那數百道氣息,陸川眼中殺機一閃。

他是真的生氣了,本來,他來白虹城只是想要殺一個白武。報當日開天宗洞府,白武突下殺手的仇。

但白重道和白虹城那數百道氣息的主人,把他惹怒了。

「白虹城的武修,你們為了靈石殺陸某。今日,若是陸某不血洗白虹城,又如何對得起你們的苦心!?」

陸川心中的殺意,從來沒有這麼濃郁。他身上的殺氣,幾乎凝聚成了實質!

有手中那顆聖痕境金丹,陸川心中底氣十足。別說僅僅只是四百多個天位境武修和二十多個生死境武修,再加上一個白武,就算是整個白虹城的武修一起上,甚至十個、百個白虹城的武修一起上,他也不懼!

「狂妄!」

白武也震怒了,屬於造化境中期的強大實力,全面爆發,氣浪席捲,就算是白家那些生死境的武修,也不能近他十米之內!

「狂妄!?哈哈……」陸川仰天狂笑,目光瞬間落在陸猴身上:「師弟,今日我們師兄弟就在這白虹城大開殺戒,你纏住白武這個修為最高的,今日為兄要血洗這白虹城!」

「吼吼……」

聽到陸川的話,陸猴頓時力量鼓動,身形頓時露了出來,眼珠子閃動,露出濃濃的興奮:「師兄,夠狠!果斷!不愧是本猴爺的師兄,本猴爺喜歡!」

「妖族!」

「是妖族!」

剎那間,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陸猴的原形,吃了一驚。

本來在南域見到妖族,並不奇怪,雖然妖族的據點一直是西牛賀洲,但在南瞻部洲也有大半妖族,不過妖族一向和人類勢不兩立,是不死不休的仇恨,誰也沒有想到,陸春居然和妖族搞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