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錢吧林瀟是找浩儒要的,浩儒雖然說沒有安語那麼有錢,不過也是一個小土豪。林瀟至今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去找浩儒借錢的時候,浩儒那吃驚的樣子林瀟就像打他。

誰說有實力就一定有錢了,不過浩儒還是很大方了。直接給了林瀟十萬,沒辦法誰叫浩儒家有錢呢。而且他還是唯一的一個兒子,所以浩儒的父母非常的寵他。


至於用一點錢根本就是眼都不眨一下,反正浩儒是土豪所以林瀟拿得也是不手軟。不過林瀟還是給了浩儒一些回氣丹,這樣的話就不是林瀟欠他的了。

管它那些回氣丹值不值十萬,而且浩儒也挺樂意的。拿着浩儒給的十萬林瀟至今還沒有吃完,畢竟天龍大陸在吃方面的消費又不高。所以這十萬確實夠林瀟吃很久,而且林瀟很久纔會去一次。

在怎麼吃林瀟都只是一個人,肯定不會把整個店吃空。美美的睡了一晚,這是林瀟這兩個月來睡得最舒適最有感覺的一晚。這兩個月來每天白天就是訓練,晚上的時候就是累得死狗一樣。

就算睡也是睡得很死的那種,至於感覺嗎當然是什麼感覺也沒有。林瀟也只有在獵人學院裏面纔會睡得這麼死,如果是在外面林瀟可不敢睡得這麼死。如果睡得太死就算被別人殺了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在獵人學院應該是絕對安全的。

有些晚上林瀟就是乾脆直接不睡,白天不是太累晚上就接着修煉。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天才,其實有很多的天才都跟你們一樣。只是他們把你們睡覺的時間用在了努力上面,所以纔會成爲衆人眼裏面的天才。

至於林瀟不僅修煉天賦很高,而且他還比較努力。他並沒有因爲自己修煉天賦高就放棄努力,相反他比一般人更加的努力。所以就算林瀟的修煉速度在快,這也是有原因的。

什麼也沒想就這樣安安穩穩的休息了一個晚上,這個晚上林瀟又夢到了很多。林瀟發現如果不讓自己的精神緊繃的話,自己就會想到地球。

但是林瀟不願意去想,所以林瀟纔會更加努力的訓練。讓自己的精神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這樣的話林瀟就不會去想別的,可能這也是林瀟努力的原因之一吧。

美美的睡上一覺第二天的精神自然特別好,帶着好心情林瀟出現在了煉丹室。這次的丹藥大賽就是在這裏舉行,煉丹室很大裝個幾百人根本就不成問題。

所以即使三個門下的人都來了,整個煉丹室還有很大的空間。丹藥大賽所有的武士竟然都來了,林瀟估計這些人中恐怕有一半是來看妹子的。

畢竟這是獵人學院第一次的妹子大集合,如果不來看上一看的話那就要遺憾終生了。林瀟到的時候人已經來得差不多了,林瀟自認爲自己起得夠早了。這些人是不是昨天晚上就在這裏睡的,不然怎麼可能來得這麼早。

不過林瀟非常佩服天龍大陸上人的兩點,一點就是打醬油的多,還有一點就是看熱鬧積極。每次不管發生點什麼事,立馬就會被浩瀚的人海給圍住。

咱不說那是多少人,就說那速度幾乎就是瞬間的事,等你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已經被團團圍住了。

不知道的還以爲這些人是來打自己的,不過那些打醬油的也不是傻子,如果是別人打架的話,他們雖然也會圍住,不過那圍的圈子就大了。

雖然醬油是要打的,不過小命還是最重要的。跟這種比賽什麼的,圍觀的人都要擠上去參加比賽了。不過獵人學院的各位還是比較有秩序的,各個門下的都自覺的站在了一起。

看了看人羣果然殷賊他們也在,其實像這種場合殷賊他們不來是不可能的。特別是浩儒那個小子,有這麼多的美女他不來就是奇蹟。這小子腦子中除了修煉就只剩下女人了,林瀟也不知道這麼長時間他沒有碰女人是怎麼過來的。

不過林瀟估計此時的浩儒已經是精蟲上腦了,因爲林瀟發現雖然浩儒站着跟一個君子一樣。如果你仔細的看的話,肯定會看到浩儒的眼睛在圍着一個一個妹子的前面看。

沒辦法這小子就是這個樣子,看來參加獵人學院確實是苦了他啦。林瀟就在殷賊旁邊找了一個位置,淫賊當然看到了林瀟。不過什麼話也沒說,因爲此時安語已經湊上去了。

人家的小媳婦都湊了上去,這個時候殷賊當然不會去當電燈泡了。“怎麼現在纔來,我還以爲你今天不來呢。”安語的語氣帶着微微的氣氛,看來安語等林瀟已經等很長時間了。

“我的女人要參加比賽,我怎麼可能不來是吧!”對於安語的責備林瀟有的就只有溺愛了,女人就是要捧在手心的。

“去去去誰是你女人了,我好像沒有說過吧。”雖然安語嘴上是這麼說,不過林瀟知道安語心裏是很開心的,至少安語表面是非常開心的。

“誰是我女人我也不知道耶,你知不知道?”林瀟故意這樣說就是爲了讓安語生氣,因爲林瀟覺得生氣的安語非常好看。

果然林瀟這樣的回答讓心情大好的安語頓時又有點生氣了,看着安語那生氣的樣子林瀟突然上前抱住了安語。這個時候說什麼都不如一個擁抱來得直接,這個擁抱包含着林瀟對安語濃濃的愛。

兩個人可是兩個月沒有見面了,林瀟也有點怪想安語的。不過這個時候在林瀟的腦中又浮現出了林寐跟菲利兒的身影,如果說自己兩個月沒見到安語就想安語了。

那麼林寐跟菲利兒呢,好像快半年都沒有見過了吧。要說林瀟不想她們是不可能的,可是林瀟也沒有辦法。只能說林瀟欠她們太多了,而且還沒有給林瀟彌補的機會。

欠她們的看來只有等以後林瀟在還來回了,其實在林寐跟菲利兒的心裏。只要林瀟一直能夠安全,那麼就是對她們最大的安慰了。

想着這些願意爲自己等待的女孩,林瀟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只是把懷中的安語飽緊了一點,林瀟懷中的安語似乎也感覺到了林瀟的情緒。

關於林寐跟菲利兒的事情林瀟早就跟安語說過了,如果林瀟真的想跟安語在一起,那麼這些事肯定不能隱瞞。知道了這些事的安語並不覺得什麼,因爲在天龍大陸娶個三妻四妾根本就沒有什麼。

況且是跟林瀟這樣有實力的男人,反而安語還非常羨慕能夠在林瀟背後爲林瀟默默奉獻的女人。老話說得好每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肯定有一個偉大的女人。安語很想做林瀟背後那個偉大的女人,而不是一個被林瀟捧在手心的女人。

“好好比賽,記得把冠軍給我拿回來。”林瀟送出了自己的祝福,然後又在安語的小嘴親了一下。當然只是蜻蜓點水碰了一下,在這麼多人面前林瀟可不敢太那個了。

不過林瀟的蜻蜓點水還是被浩儒給發現了,不知道浩儒是什麼把眼睛從那些妹子的身上移過來的。“我說你們兩個竟然在這大庭廣衆之下秀恩愛,秀恩愛可是會作死的。”

浩儒這樣一喊周圍的人都聽見了,看着衆人都向這邊看了過來。安語立馬不好意思的從林瀟的懷裏跑了出去,看着跑開的安語林瀟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遣散了圍觀的人羣,比賽還是要進行的。這場比賽應該沒有什麼懸念,冠軍肯定是安語跟雲夢這兩個人中產生。不過這次大部分的人都是來看妹子的,比賽第二看妹子纔是第一。 這次的丹藥大賽好像比上次的全新獵人大賽人還要多,看來妹子的力量是強大的何況是一羣的妹子。參加比賽的術士都已經到位了,看了看整個賽場果然是妹子的天下。

唯一參加的幾個男的窩在一個角落裏面,有點陰盛陽衰的樣子。不過如果你看看觀衆席的話你就會明白,一眼望去就只有兩個妹子。

那兩個妹子自然就是零雪跟無雨了,林瀟實在不明白零雪這個看起來非常柔弱的妹子,爲什麼會選擇武士這個彪悍的職業。

賽場上面陰盛陽衰並不代表着整個天龍大陸是這樣的,而天龍大陸的真實情況確實陽盛陰衰。其實天龍大陸整體都是陽盛陰衰,林瀟實在不知道爲什麼在這個陽盛陰衰的大陸上,還有那麼多三妻四妾的。

當然這還要感謝那些沒有娶老婆的武癡,在天龍大陸沒有娶老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當然在天龍大陸不娶老婆也不是就代表着他沒用,天龍大陸不娶老婆的基本都是一些真正的高手。

在他們的眼裏無拘無束纔是王道,沒有拘束的日子還可以到處闖。如果有了牽掛的話他們肯定就不會出去闖了,畢竟他要擔起一個男人的責任,所以他們一般都不想娶老婆。

不過在天龍大陸也是有修煉的妹子的,如果你有幸找到一個修煉的妹子。然後跟你一起浪跡天涯,那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談起一個男人的責任林瀟又要自責了,好歹自己也是一個有了家室的男人。可是這算什麼事,拋下她們然後自己闖蕩整個大陸。這一件事也是林瀟最爲頭疼的事情,可是林瀟身上的擔子又不允許他一直陪着她們普普通通的過下去。

不管怎麼說林瀟也是沒有辦法,首先他是一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上面的比賽已經開始了,丹藥大賽非常的簡單。這就是一次大衆交流會而已,所以也沒有冥血丹藥賽那麼複雜。

這次的丹藥大賽就是全部一起上,然後材料自帶藥方自帶。不管你煉製什麼樣的丹藥,不過最後自然就是誰的丹藥品階最高誰就贏。

其實這樣的方法很好,沒有什麼太多的約束。可以讓這些人都大膽的去嘗試,在她們身上沒有一點的負擔。得不到冠軍又怎樣,還不是那樣。

比賽已經宣佈開始了,賽場上的參賽者自然都各自忙碌了起來。上面的人是開始行動了,下面的人自然也開始行動了。不過上面的人是開始煉製丹藥,而下面的人則是看妹子。

看着衆人不僅一邊看還時不時的跟旁邊的人討論一下,“你看第一排右邊第三個,胸部夠勁爆不。”

“你說那個啊,那個估計可以用兩個胸活活把你給悶死。”林瀟旁邊的人已經開始了,對於這些微弱之士林瀟選擇無視。

“你看,那個,第三排左邊第四個。那身材真是爽爆了,如果能夠親一下該多好。”

“就你的身高,嗯,差不多可以親到她下巴。”這羣強大的屌絲,有時候還是挺無敵的。

“兄弟,我看到了一個極品。你快看就第一排右邊的第一個,那身材,那臉蛋,如果我能夠親一下我可以少活十年。”

“如果你親了那個一下,估計你可以直接跟這個世界告別了。”

“這麼牛逼”


“我說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那個可是咱們學院的院花,而且…………”

“而且什麼,我發現我的魂已經被她勾走了,怎麼辦,我等下要不要去追她。”此時這個屌男已經顧不上朋友說的話了,因爲他的魂真的被臺上的那個女的給勾走了。

“如果能夠讓我上一下她,讓我死都可以。”不過這個男的剛說完,旁邊他朋友立馬堵上了他的嘴。

“而且,她還是嗜血修羅的老婆。”本來還是色眯眯的屌男聽到朋友說的一句話,立馬就焉了。嗜血修羅是誰?那可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當然並沒有人看到林瀟真正殺過人,都是那些八卦亂傳的而已。

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爲嗜血修羅這個名字,別人聽到嗜血修羅還以爲林瀟真的嗜血。所以在加上一部分人的添油加醋,最後自然就成了嗜血修羅殺人不眨眼了。

這就是八卦的力量,也是名人效應。當那個屌男聽到嗜血修羅的時候,兩隻腳明顯的在發抖。“但願他沒有聽到,但願他沒有聽到。”嘴裏面一邊嘀咕着,眼睛一邊看向了林瀟。

當他看到林瀟在看自已的時候,特別是林瀟的那一笑。屌男整個人都在發抖,恐怕就差嚇尿了。林瀟還在鬱悶自己什麼時候殺人不眨眼了,自己貌似就殺過林小宇跟銘逸。

而且這兩次還不是林瀟自己動手的,說林瀟殺人不眨眼連林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殺人不眨眼了。剛剛那兩個屌男的對話林瀟當然聽到了,不過林瀟並沒有很生氣。

林瀟可不是一個那麼不講理的人,而且別人怎麼想你也管不着。你不可能把全部有這個想法的男人都給殺了吧,那恐怕要把這裏所有的人都殺掉。

別人能有這個想法那就表示安語長得太好了,如果別人看着她提不起來興趣,那纔是真的可悲。安語長得怎樣林瀟是知道的,所以那些男的有這些想法林瀟也沒有辦法。

不過想歸想,如果有動作的話林瀟保證不了自己不殺人。而且還是在這個沒有法律殺人就跟家常便飯一樣的大陸,林瀟可沒有任何的束縛。


當然恐怕所有的人都知道安語是嗜血修羅的老婆了,所以沒有哪個不長眼的敢去動安語,況且就憑安語的實力足以橫掃這個分院。所以根本就沒有哪個男的敢去碰安語,除非是不想活了的。

這些還沒有什麼,讓林瀟特別不解的是這些人爲什麼這麼怕自己。而且林瀟剛剛看到一談到自己的名字,那個屌男兩隻腳就在發抖好。林瀟看到那個屌男向自己看過來的時候,林瀟還對着他笑了一下。

可是不笑還沒有事,這一笑那個屌男立馬全身都在發抖了。這讓林瀟徹底的無語了,自己笑起來有那麼恐怖嗎?林瀟記得自己長得還很英俊的,可是那個屌男確有嚇尿的感覺。

實在不明白林瀟也懶得去想了,管他們怕不怕自己。當林瀟看到浩儒的時候,林瀟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本來還到處張望的浩儒,此時確盯着一個方向不動了。

這讓林瀟也非常好奇是什麼把浩儒給吸引住了,順着浩儒的目光林瀟也看了過去。浩儒目光的盡頭是一個在賽場上比賽的女孩,這個女孩看起來斯斯文文的。而且臉蛋跟身材都可以打個八分,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子。

什麼?你問安語打幾分?你TM的這還要問嗎?當然是一百分。

這難道是一百分制?那那個打八分的妹子也太弱了吧,豈不是不忍直視!

我什麼時候說話這是一百分制了,這是十分制好不好了。

可是爲什麼安語…………

就你問題多…………

整個賽場比這個妹子分數高的也有幾個,爲什麼浩儒偏偏盯着這個妹子看,這讓林瀟非常的不解。

看着林瀟不解的樣子,殷賊在一旁哈哈大笑。“那個女的已經差不多被浩儒給拿下了,而且兩人都已經XXOO了。”看着浩儒那一臉的淫笑,林瀟立馬反應過來了。

先前林瀟還以爲進入獵人大賽委屈了浩儒這小子,沒想到這小子早就已經忍不住了。看來林瀟確實是低估了這個小子,感情進入獵人學院根本就不是委屈他了,純粹就是給他提供了一個獵豔天堂。

情場高手就是情場高手,不管走到哪裏都會走**。看了看臺上那個文文靜靜的妹子,林瀟實在是想不通爲什麼會看上浩儒。看來應該是浩儒的那副外表在加上浩儒的花言巧語把這個妹子給征服了,又一個清純的妹子毀在了浩儒的手上。

話說我門的主角來天龍大陸已經差不多半年了,老婆都已經有三個了。可是我們嗯主角硬是還沒有開過葷,什麼時候是不是該讓我們的主角………… 丹藥比賽根本就沒有武士之間的比賽激情,丹藥比賽就是一羣術士坐在一起自己煉製自己的丹藥。如果不是臺上這麼多妹子的話,恐怕臺下的觀衆會走一半。

不過妹子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幾個時辰過去了。下面的觀衆不僅沒有一個離場的,反而一個個的興致越來越高。看來看美女就是一種享受,特別是這麼多美女全部在一起讓你看。

掃視了一下整個觀衆席,似乎沒有一個人是在真心看比賽的。當然這種比賽在他們的眼裏就跟打坐一樣,不過在術士的眼裏就不一樣了。

這就是一場實力的比拼,一場靈魂力的較勁。身爲術士的林瀟當然看得懂場上的比賽,此時賽場上面已經有一部分的人快要完成了。

在要完成的應該煉的是一些自己比較熟悉的丹藥,不過也只是熟悉而已。整個賽場似乎沒有一個是煉製自己會的,應該全部都是自己沒有煉過的。

她們都知道這次比賽就是對自己的一個挑戰,既然是挑戰就肯定要做到挑戰。她們煉製的丹藥不僅不是自己以前煉製過的,就連品階應該也是自己沒有嘗試過得。

這樣的丹藥比賽纔有看頭,如果是那種全部煉自己煉過的丹藥。一上來不到半個時辰這場比賽結束了,那樣的話還有什麼意思。

整場比賽一直都有人在失敗,有些人在提煉材料的時候就失敗了幾次,不過好在吸取幾次教訓之後還是成功了。有些對靈魂力操控掌握得比較好的,就一直到融合的時候才失敗。

不過這些人都是比較可惜的,好不容易提煉了半天最後一融合,失敗後前面提煉的材料就全部毀了。相比這些最可惜的還是那幾個,在最後打磨的時候竟然會失敗。

這也是林瀟第一次看到過,話說打磨的時候應該是已經煉製成功了,這個時候怎麼還會失敗。這一次丹藥大賽定的時間是半天,當然是要定時間的。

如果不定個時間的話,那有一個不能煉製成功的人,豈不是說這場比賽就完成不了啦。鑑於這些人煉製都是一些品階不怎麼高的丹藥,所以時間也就訂在了半天。

此時已經過去了幾個時辰了,已經有很多術士開始融合了。林瀟看了看終於找到安語了,不過在安語的旁邊確是雲夢。

這兩個人手中煉製的丹藥林瀟感應得出來,應該都是三品高級丹藥。看來這兩個女人是抗上了,可是三品丹藥又豈是那麼容易煉製成功的。特別是第一次接觸的三品丹藥,不過這兩個丫頭應該能夠在半天內煉製成功。

二個月不見此時的安語已經突破到四重術師了,沒想到安語的修煉速度竟然也這麼快。旁邊的雲夢竟然也是四重術師了,這兩個恐怖的丫頭。

以她們的實力在加上她們對靈魂力的操縱,煉製手中的三品高級丹藥應該沒有什麼多大的難度。林瀟以九重術者的實力都能夠煉製成功,何況她們。

不過這個時候她們都失敗了一次,主要就是在融合的時候沒有掌握好。不過她們很快就找到了問題的所在,下面就是時間的問題了。

等時間自然就沒有什麼看頭了,林瀟又把目光投向了觀衆席。這不看還好,林瀟就是往旁邊一看。竟然有一個男的手放在褲子裏面,整個下身都在那聳動。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這哥們還能這麼淡定自若。

林瀟不得不打心底的佩服他的淡定,真TMD是一個“極品”。這等極品林瀟還真的是第一次見,果然是厲害。

“五弟,你不也是術士嗎?你怎麼沒有參加。”

“是啊,五弟,如果你參加了的話,冠軍一定是你的。”此時殷賊跟雄峯也反應過來了林瀟不也是術士嗎?至於浩儒還在盯着他的妹子。

“沒興趣”當然林瀟對這丹藥大賽沒興趣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如果自己輸給了安語或者雲夢這兩個妹子,那樣就不好咯。還不如這樣不參加,給大家留一個神祕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