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逗著戰亭而已。

「戰亭。」

寧婉兒的叫喊聲傳來。

三人望過去。

看到寧婉兒杠著一捆採摘下來的荷花,朝三人走過來。

戰博對弟弟說道「我當面教訓寧婉兒?」

「大哥!」

戰亭低叫。

戰博冷哼「自己寵的,自己受著,別再來我面前訴苦。」

戰亭「……」

「若晴,推我去中心主屋向寧奶奶問聲早安,咱們再回去用早餐。」

戰博是個很識趣的人。

寧婉兒過來了,他夫妻倆給這對冤家騰獨處的空間。

「好。」

若晴含笑地推著戰博走。

戰博依舊拿著若晴送給他的那朵荷花。

小夫妻倆與寧婉兒迎面而過時,寧婉兒停下來,笑著問了個好,便趕緊錯開身子,讓出路來,好讓若晴推著戰博走。

若晴看著她杠著一捆荷花,笑著朝她豎了豎大拇指。

寧婉兒的臉,驀地紅了起來。

她,嗯,貌似,狂放了點兒。

等小夫妻倆走遠了,寧婉兒便杠著那捆荷花走向戰亭。

「寧婉兒,你個辣手摧花的,居然採摘了那麼多的荷花!」

猜到寧婉兒是替他採摘的荷花,戰亭心裡美滋滋的,卻又維持著他的嘴毒,開口就把寧婉兒說了一頓。

寧婉兒把那捆荷花塞給他,沒好氣地說道「對,我就是辣手摧花,心疼?有本事把這些荷花接回去。」

99。99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睡仙洞,處於茫山之巔,人工加上天然的完美結合,在霧氣繚繞中似仙境。

有天然泉池,有天然石筍。

泉池裏養魚,各種各樣品種的魚,其滋味美得讓人做夢都會流口水!

泉池流出的水又形成了一條小河,彎彎曲曲,在人工栽培的垂柳下水色和柳葉相互成色。

萬柳垂下綠絲條,

魚兒成群水中繞。

人工栽培的樹樹草草,點綴了天然的不足,更加增添了一番味道。

一棟棟精緻的房屋,要麼在花木叢間,要麼在山石峰里矗立,又顯得清素雅緻。

此刻,三叔被幾位漂亮的女子端著穿梭其中,行動匆匆,驚飛柳枝上的蟲鳥。

一出殿堂,三姐就支開了攙扶三叔的女子,自己親手扶住三叔,目光中充滿了柔情。

五妹緊緊追隨其後,一幅幽怨的表情始終不離三叔的身體,心生警戒,一旦發現什麼不對勁?就會立即衝上去保護的架勢。

三叔住所是面對小河柳枝處置建。

三叔喜歡釣魚,所以選擇了把自己的屋子建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也就方便了自己垂釣的愛好。

「三叔……三叔你怎麼啦!」雅琪突然從柳枝間出現,見自己最喜歡三叔坐在椅子上,還有人端著走回來,發現不對勁就一邊往三叔撲來,嘴裏一邊叫嚷着。

大家一見是雅琪,是洞主之女,也就不敢攔住雅琪,只能看情況處之。

只見雅琪見三叔身上有傷,水旺旺盛眼睛眨動幾下道「三叔怎麼啦?是誰傷了三叔,快說?」。

雅琪這幅架勢真不愧是洞主之女,有點霸道卻要點稚嫩的氣勢讓三姐和五妹讓人不知所措起來。

雅琪見三姨娘和五姨娘沒有說話就道「三姨,五姨,三叔怎麼啦?你們快說呀!」。

雅琪說完這話,目光落在三叔受傷之處,只見上面布條上還有血跡,聲音一下梗塞起來了,哇!一下哭起來,一邊哭,一邊用小手摸著三叔的頭髮,眼淚嘩嘩下落……

三姨,五姨見雅琪這小丫頭怎麼幾天就被三叔有感情了,三叔才回來一個星期都沒有到啊!怎麼就到了這地步呢?

三姨,五姨見雅琪哭得傷心,自己又不能多說話,這可是洞主的女兒,誰敢得罪,誰敢招惹啊!

雅琪哭了一會,又抬起頭道「三姨,五姨,你們快呀!是誰傷了我三叔的,你們說出來,我去報仇呀!」。

五姨一聽這話心中大赫,這小丫頭知道是我刺殺了三哥一刀真的會找我報仇嗎?五姨臉一下扭曲,最後變色。

雅琪一見五姨有點不對勁就一把抓住五姨的手道「五姨!你告訴我我三叔是誰傷的,你說呀!」。

五姨聽了,冷靜了一下呵呵笑道「雅琪,你三叔和我玩耍我不小心把他弄傷了,不過沒事過幾天就會好的,現在只是在睡著了,你不要哭,不要傷心好嗎?」。

雅琪一聽,一下甩開五姨的手道「五姨,是你傷了我三叔,他都快死了你還說人家沒事呀!你騙我……你這個大壞蛋……你……」。

「雅……雅琪……不要怪……怪你五……五姨……是……是我……不……不小心……」三叔艱難的張開了嘴,說了幾個字又逼上眼睛不動了。

雅琪一聽見三叔的聲音一下驚喜道「三叔……三叔……你活過來了嗎?」。

雅琪一下甩開五姨的手,回到三叔面前,見三三叔又閉着眼睛不動了,立即又哭泣道「三叔……三叔……你醒醒啊!」。

「雅琪,你幹嘛呢?讓你三叔好好休息,不要亂動你三叔知道嗎?你三叔身上有傷的」聲落,一條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落地無聲。

三姐,五妹一見是洞主來了,就立即道「洞主好!」。

洞主聽了道「三妹,五妹,三弟就交給你們,好好照顧他」。

三姐,五妹一聽立即恭敬的一抱拳道「是,洞主!屬下遵命!」。

洞主說完話,一手抱起雅琪起身一躍,一下消失不見了。

「不要……爸爸不要……我要三叔……」天空傳來雅琪稚嫩的哭喊聲。

三姐,五妹見洞主離去,立即把三叔送進三叔的房間,三姐辭退了幾個漂亮的女子,五妹迅速把三叔房間的窗戶關緊,三姐和五妹相視一笑。

三姐笑過後,走到茶几邊抓

沏茶,五妹卻小聲道「三姐,你說,你說我那一刀能滿住大哥嗎?」。

三姐一聽小聲道「大哥當然不放心啊!所以……所以又用雅琪來試探三弟」。

五妹一聽小聲道「你說雅琪來是大哥故意安排來試探三叔的嗎?」。

三姐道「要不然呢?大哥利用雅琪對三叔的真感情來試探三弟的傷,還好三弟突然說了那麼幾句話,讓大哥深信不疑,要不然我們所有的努力全廢知道嗎?」。

五妹聽了道「三姐的意思是雅琪不知道爸爸的意思了」。

三姐聽了想了一下道「雅琪一個孩子自然不知道大哥的用意,但大哥知道雅琪一聽三弟受傷一定會來看三叔,所以大哥就利用雅琪這點心思來試探三弟的傷是不是有他想像中嚴重」。

五妹一聽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當雅琪一直哭着叫三哥,三哥沒有醒來,當雅琪的眼淚落到了三哥的手上,三哥才蘇醒一點點,當大哥看見了這一點就確定了三哥是真的很嚴重就突然現身的是嗎?」。

三姐聽了點了點頭道「對!現在你明白了吧!有些人是要置三弟於死地才放心,所以我們以後的行動要千萬小心明白嗎?」。

五妹聽了想了想道「三姐,你說我那一刀會不會太狠了一點,如果三哥醒來會不會恨我一輩子呢?」。

三姐一聽呵呵笑了一下道「你不恨能滿過大哥的眼睛嗎?能滿過在座的誰呀!沒事,等三弟醒來我會向他說清楚,三弟一定會很感激你的,你功不可沒啊!要不是這樣,都不知道大哥會想出什麼法子來殺害三弟,這樣好了,讓大哥知道三弟受傷了,我們才好行動,明白嗎?」。

。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直播,今天為您帶來了的是,歐聯杯G小組的第一輪比賽,塞維利亞主場迎戰費耶諾德,今天為您解說的是邵勝一。」邵勝一開場解說道。

「相信有不少球迷,都等待着這一天。」

「已經太久沒有華夏球員參加歐戰了,而且魯雲龍還是球隊主力參加的。」

「期待魯雲龍今天,能有一個好的發揮。」

「介紹一下雙方的首發陣容,首先是客場作戰的費耶諾德,官方給出了4-4-2陣型:

門將:16弗美爾;

後衛:18內洛姆,4馬泰森,22斯文·范比克,2威爾克希爾;

中場:21維列納,8艾哈邁迪,6克拉西,28托恩斯特拉;

前鋒:27沙肯,17馬努。」

「然後是塞維利亞方面,官方給出了4-2-3-1陣型:

門將:29塞爾希奧·里科;

後衛:3納瓦羅,15科洛澤薩克,6卡里索,5菲格拉斯;

中場:18德烏洛費烏,25姆比亞,19巴內加,4克雷霍維亞克,10魯雲龍;

前鋒:9巴卡。」

坐在場邊的蔡健,看了看雙方的陣容。

再一次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就是塞維利亞的中場姆比亞。

在蔡健的前世,姆比亞在三支中超球隊效力過。

而最讓蔡健印象深刻的,當屬他吐槽華夏的天氣了。

還在河北華夏幸福的時候,他上傳了一張照片。

是他摟起衣袖,漏出的身體明顯比手臂要淺很多。

據說曾經他剛來華夏,就有助理提出給他買防晒霜。

但是被姆比亞拒絕了,於是一個黑人在華夏被晒黑了。

他加盟中超的第一站是河北華夏幸福,他的表現還是很不錯的。

可是他卻被河北華夏幸福坑慘了,當時因為足協的新政。

河北華夏幸福在已經引進了馬斯切拉諾后,姆比亞沒有了位置。

因為只能註冊四名外援,於是姆比亞和球隊解約了。

但是解約太晚了,到了2月份才解約。

歐洲轉會窗已經結束了,於是他只能接受半年無球可踢的窘境。

半個賽季過後,他加盟了法甲的圖盧茲。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他難道看出來毅執的體質不同尋常?Next post: 他在蘇北面前還得保持一副嚴厲模樣,免得蘇北驕傲,可現在在外面,自然不用掩飾。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