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葉辰只感覺眼中一陣脹痛,隨後便又恢復了過來。

葉辰趕緊走到鏡子前,看着鏡子裏自己眼中的情況,神色上一喜,果然在他的雙眼中,出現了動漫里寫輪眼才有的圖案。

是一枚血色的單勾玉!

「小靈,你說我購買的這寫輪眼,會不會也有副作用啊?」葉辰突然想到了寫輪眼的負面影響,有點不安的向葉靈問道。

葉靈笑了笑,回答說:「放心吧,哥哥。你所說的副作用是不會發生的,萬能商城所賣的商品,是不會有任何的瑕疵存在的。」

聽后,葉辰總算是放心了,他還真怕會有失明的情況發生呢,那樣可就不好玩了。

「對了,試試這單勾玉寫輪眼的能力好了,好像是有着複製之能吧!」說罷,便立即連上了天網。

在星網上查詢一番,找到了他所要找的東西,是一部對戰的視頻。

視頻中,對戰的兩人,都處於後天五重通五臟境,而且看其實戰經驗極為豐富,鬥上如此長的時間,兩人都沒有絲毫的落入下風,可見他們的戰鬥經驗之豐富了。

葉辰看着視頻中的對戰,雙眼凝神以待,就在這時,視頻中對戰的雙方,如心有靈犀般,猛的同時大喝出聲。

「接我一招,太皇玄掌!」

「幻雲神羅腳!」

順時間,兩者同時打出自己的得意武技,極速的沖向對方。

「好機會!」

葉辰雙眼猛的一睜,單勾玉寫輪眼的血色光華一閃而逝,但複製之能確實已經開啟了。

莫名之間,葉辰感覺自己已經完全掌握了視頻中兩位武者各自的武技,心念動間,身體都開始隨着舞動了起來。

「太皇玄掌!」

葉辰一聲低喝,隨手一掌打出,手臂中一道澎湃的勁力,筆直的傳入掌中,一掌揮在空處,頓時響起一聲悶悶的氣爆聲。

噗~呼~葉辰輕呼一口氣,臉上不自禁的笑了起來,獨自低語道:「寫輪眼的複製能力果然不是蓋的,難怪前世動漫中的一個人物,會被稱之為拷貝忍者,果然很厲害啊!」

剛剛他所打出的《太皇玄掌》,自然是比不了視頻中那位武者所打的,《太皇玄掌》這一武技可是黃級上品武技,比之他自己的《莽牛勁》高了兩個階段,自然是不能同日而語。

「那麼再試一下《幻雲神羅腳》這部黃品高階武技吧。」說罷,葉辰的身影又是動了起來。

身形似快又似慢,其中有好幾處都並不連貫,花了五分鐘,葉辰才勉強的將之演練完畢,頭上卻是汗水密佈。

「呼呼~看來還是實力太差了,雖然複製來了武技招式,可是還是要自己不斷的熟練,不然生澀感實在太嚴重了,根本發揮不出這部武技的所有威力來!」

擦拭下滿頭的汗水,葉辰不由得搖頭苦笑道。

「不過複製兩部武技,都沒有讓我出現精神萎靡的跡象,這說明我的精神力並未到極限,嗯,看來我的精神力卻是很充裕啊!」想到這個,葉辰頓時笑容滿面了起來。

心情愉悅之下,葉辰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兒,走進了浴室內。

……

。 被自己的親爹這樣說自己,彭大虎躁得滿臉通紅,怒瞪著他說:「爹,爹啊,你怎麼能這樣說你親兒子?」

彭偉業伸手一巴掌拍在自己大兒子的腦門上說:「小混蛋,你老子比你多活了那麼多年歲,不是白活的,你可長點心吧,」說著,又轉頭朝著自己的小兒子吼道:「你這個死小子,別一天到晚圍著那個臭丫頭,那個丫頭跟咱們家就不是一路人。」

彭大牛,他爹這又開始360度無死角的,對他兩兄弟一碗水端平,抽了抽嘴角,他說:「爹人家又沒惹你,你幹嘛老說人家?」

彭建明挑挑眉問:「什麼小丫頭?」

彭偉業道:「就是,就是那個叫仙兒的,一天到晚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跟個小女鬼一樣,你說這樣的閨女適合咱們農家嗎?」

彭大牛

彭建明笑著看了看彭大牛,點點頭說:「的確是不太適合,大牛咱村裡也有不少好姑娘,又能幹,又顧家。」

彭偉業連連點頭。

彭大牛抿唇,說:「俺知道,俺就是覺得她好看。」

想起租住在自己家的那一對讓他糟心的母女,自己的小兒子又不聽話,彭偉業瞪著眼睛,就想輪著拳頭揍人。

彭建明忙伸手攔住他的動作說:「叔,你說的事情我知道了,我會派人去觀察的,聽你這麼說,我也覺得那對母女很可疑,你們這些時還是小心點,咱們村最近來了不少人,可不能夠出岔子。」

彭偉業猛點頭,他就知道,來告訴建明這小子,肯定是不會錯的,說完事,他就要回家,自家媳婦石茹卻不幹了,她想趁著現在很有點空,跟著彭若若學新綉樣。

於是,彭偉業帶著兩個吃飽喝足的兒子,滿足的回了家。

看著那父子三個離開,安德烈三人踩著點似的回來了,彭建明無語的看看他們,又和錢德旺一家人混在一起,不由多看了他們幾眼,裝作隨意的問道:「我說,你們怎麼總是在一起,很熟嗎?」

安德烈笑道:「我們現在都住在一起,應該會有挺長的一段時間,我們就自己認識了,要不然的話總在一起又不認識,豈不是會很尷尬。」

彭建明點點頭,這樣說到是沒什麼疑點,只是看著他們這幾個人在一起說笑的樣子,他心裡總會有一種這些人,並不是剛認識的陌生人的感覺,真是怪怪的,最近她們村裡的怪人可真多啊!

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自家的小媳婦就不是個省心的,又來了那兩個老祖宗,嘖嘖,看來他應該不會那麼快回部隊去了,正好,他可以有充足的時間,好好的和自己的媳婦聯絡聯絡感情,如果能夠讓這媳婦,肚子里踹上自己的娃就更好了。

心裡正這樣想著美事兒,又安排田中文去監視林芳母女,才忙完,就有同村的一個小伙,說是有他的電話,讓他趕緊去村委會。

彭建明答應著,進屋和彭若若及柳玉純打了聲招呼,便去了村委會。

到了村委會,老村長和村支書都在眼巴巴的瞅著他。

彭建明笑了笑道:「兩位叔我接個電話。」

老村長點頭,將電話推給他。

接通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他頂頭上司渾厚有力的聲音:「最近這段時間你都不要回來,負責保護陸老等人的安全。」

彭建明臉上露出喜色,忙不迭答應著,生怕自己回答慢了,他家的領導會改變主意。

接了自家的領導的電話,而且還是個好消息,讓他心情分外愉悅,在老村長詢問彭若若做生意辦廠子事情的時候,他就回答的格外有耐心。

。 江宿一愣:「你爸?」

肖航「嘶」的吸了口氣,有絲懊惱:「嗯,一不小心說漏嘴。你們要幫我保密啊——我爸是校長。」

江宿江薇:!!!∑(°Д°ノ)ノ

「怪不得你一直那麼囂張……」江薇回憶了一下肖航過往的種種,一向調皮搗蛋的他可是人送外號「小霸王」。

肖航連忙搖搖頭:「不不不,我沒你囂張。」

小霸王不也被她打成了小王霸么。

「別說了,我去給你盛米飯。」江薇默默起身,拿着肖航的碗碟去盛飯。

江宿看看自己面前的空碗,他給她盛,她給他盛,一時間顯得自己有點多餘。

所以他給自己盛了比他倆都多的米飯。

開吃!

嫩香少骨的雞肉、濃香入味的白菜、Q彈滑鮮的魚豆腐,還有免費送的豆芽和洋蔥配菜,幾個人吃的很香。

肖航和江薇僵持的關係似乎緩和了一些,但倆人仍然很少說話,基本整場都是江宿在引領話題。

吃完飯,三人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讓江薇先回學校。

其實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就是:江薇走了,他倆才能放開了吃。

「來,肖航,多吃點。」

江宿一邊說着,一邊熱情地給肖航夾了一大片白菜,「我知道有江薇在這兒,你比較拘謹。現在沒事了,你就放開了吃。」

肖航感動地看着江宿:「謝謝宿哥。」

然後看到江宿夾了一大塊雞肉放進他自己的碗裏。

肖航:……

「宿哥,薇薇平時在家裏是個什麼樣的人啊。」肖航咬了口白菜,試探地詢問。

江宿一聽,就知道這小子的心思。

男人最懂男人。

「跟在學校里一樣。」江宿漫不經心地回應。

「哦。」肖航點了下頭,乖乖吃飯。

江宿瞧他這樣子,不禁嘆了口氣,開門見山道:「你跟薇薇還小,應該好好學習,不適合談戀愛。」

他自然知道肖航是喜歡江薇的,畢竟他用江薇身體的時候,就被肖航表白過,只不過當時讓他揍了肖航一頓,還給予了口頭警告。

肖航又憨又剛的抬頭,撇撇嘴懟道:「宿哥,你不是也和顧校花談戀愛呢么。」

「咳咳……」江宿差點被雞骨頭卡到。

吐出雞骨頭,江宿耐心勸導:「我跟你情況不一樣。」

想了想,又提醒道,「薇薇和別的女孩子也不一樣。」

「她怎麼和別人不一樣了。」

肖航撇了撇嘴,「不就是比其他女孩子白,比其他女孩子漂亮嗎。」

江宿:???

騷話說的挺溜啊。

可偏偏肖航的眼神執著又真誠,讓他竟然有那麼一絲絲觸動。

「你這就是情人眼裏出西施罷了。」江宿擺起臉,「反正我是她哥,我說了算。你要再提這件事,別說薇薇揍你,我都得揍你。」

說着,江宿握緊拳頭,佯裝要揍他的樣子。

肖航瑟縮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當他看到江宿提拳頭時的姿勢動作時,腦海中莫名浮現出江薇提着小粉拳砸他臉的樣子。

這兄妹倆的動作簡直如出一轍。

真不愧是一家的。

肖航悻悻地滿口答應:「知道了知道了。」

隨後泄憤般地連吃兩大塊雞肉。

江宿一看,這小子挺能吃啊,連忙下筷子從鍋里撈雞肉,然而鍋里一塊雞肉都不剩了。

……

吃完飯,江宿和肖航回到學校。

星期五,學校通報了校內打架事件的處罰結果——

【初二(4)班趙勇和初一(2)班肖航因發生口角在校內打架鬥毆,兩人行為已經違反學校管理制度,有損學校榮譽。經學校決定,對事件做出如下處理:1、對兩人打架行為進行通報批評。2、趙勇因言行尤為惡劣給予一次記名處分,並做周一國旗下檢討處罰。3、對肖航做周一國旗下檢討處罰。望其他同學引以為戒,認真學習,嚴格遵守學校各項規章制度。】

看到這封通告,基本在江宿的意料之中。

讓肖航檢討只是走個形式而已。

畢竟是校長的親兒子。

哪能真下手。

對趙勇的記名處分才是真槍實彈的處罰。

但江宿無暇顧及別人了——他馬上就要迎來悲催的輔導班生活。

以前周六日打打遊戲,看看劇,日子美哉妙哉。

而如今只能和十幾名同學坐在班主任租來的偏僻的自建房裏,背書,寫題,聽課!

江宿坐在狹小擁擠的改裝教室中,放眼一望,嚯,這十幾名同學就是班裏的倒數十五名啊。

也就他還算個正數的。

是什麼讓我們相遇於此?

是語文!

是慘不忍睹的語文成績!

不過既然父母交了錢,他也不能辜負父母的心意,重要的是手機一定要拿回來!

於是江宿很快調整心態,準備好好聽課。

班主任在輔導班講的內容基本都是課上的知識點總結,但江宿就跟第一次聽一樣,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常聽常新」吧。

除此之外,班主任梳理知識點的節奏明顯加快,恨不得一個小時串完一學期的內容,聽得江宿雲里霧裏,恍惚間有了「如聽仙樂耳暫鳴」的奇妙感受,只不過是耳鳴的鳴。

班主任講完,冷眼一掃:「今天的知識點就講這些,你們接下來把這些內容背背、把古詩背背,我回頭要檢查你們的筆記。」

江宿在下面聽着,冷笑了一聲。

筆記什麼的,笑死,根本沒有。

結果就看見班主任從台上下來,直衝着他走過來,嚇得江宿趕緊戳了戳前面的同學:「借筆記給我抄抄!」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和武府三百精銳廝殺,和劍王孫無極交鋒都沒有流過血的他,居然在這裏被一個狂妄自大的二世祖給破了處,他怎能不怒?Next post: 他的聲音溫溫柔柔,輕輕摟過去的手臂,慢慢的緩解了佳美顫抖的身體,可她還是在不住的抖個不停,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的崩潰的狀態中,眼神象是有焦距,又象是根本就沒有焦距。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