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一!

格林的重金屬P—11剩下的唯一幾顆航空炮彈全部傾瀉了出去。落在了斑斕殼蟲群裡面……

「轟!」

「轟!」

「轟!」

幾聲劇烈的爆炸把那群斑斕殼蟲的兇猛衝鋒遏制住了,當然,這種遏制只是數秒,這種沒有直接目標的轟炸並不能夠殺死斑斕殼蟲,一顆航空炮的如果不直接命中斑斕殼蟲的身體,很難給斑斕殼蟲造成致命的傷害,至於那些彈片什麼的根本無法穿透斑斕殼蟲那層厚厚的外骨骼甲胄。


不過,對於鄒子川來說,數秒已經足夠了。

格林發射了這三顆炮彈后,已經做好了逃跑的姿勢,他並不害怕這三十隻斑斕殼蟲,在幾百米元的地方已經集合了四十二個格鬥機甲兵,他只要逃到那裡就可以了,四十三架機甲可以輕易的格殺三十多隻斑斕殼蟲。

就在這個時候,格林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這個時候,那個一路狂奔的胖子在經過那個女人身邊似乎說了一句什麼,然後,身體沒有絲毫停頓的朝那架巨大的X三三上面攀爬了上去。

好快的速度!

格林無比的震驚,開始因為距離太遠,一群斑斕殼蟲在這個胖子後面追,他並沒有覺得這個胖子跑得有多塊,現在距離近了,他才發現,這個胖子的速度快得簡直是不可思議,十幾米X三三,他爬上去估計也就是一秒多鐘的時間。

他幹什麼?

他不會是想駕駛這架X三三和那群斑斕殼蟲對抗吧?

「轟!」

「轟!」

……

X三三的引擎啟動,因為加速過快,引擎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音,彷彿是遠古猛獸蘇醒一般。

動了!

那深陷在泥土裡面的八隻鋼鐵蜘蛛腿動了,帶起無數的泥土石塊,後面有一棟板房也被一隻蜘蛛腿輕易的撞到,格林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架龐大的工程機甲移動著笨拙的身體。

格林雖然不是貧民區長大,但是,作為一個保護首都的軍人,他對貧民區還是有些了解,而這個區域叫機甲區也正是因為這架廢棄的農用工程機甲,在他的記憶裡面,這架比他年齡還長得多的機甲從來就沒有移動過,而今天,奇迹就在他面前發生……

「蓬!」

「蓬!」

「蓬!」

……

當X三三的八條鋼鐵蜘蛛腿從泥土中拔出來后,一群被航空炮彈炸得暈頭轉向的斑斕殼蟲已經重新組織起了衝鋒,那龐大的身軀在地面奔跑,塵土飛揚,地動山搖,氣勢無比的駭人。

格林沒有猶豫,駕駛著機甲連續退了數十米,讓開了X三三的路,無論是讓開X三三這個龐然大物還是自己逃跑,他都需要讓出路來。

在格林睜得大大的眼睛中,那架X三三非常輕柔的跨越那個地上身穿訓練服的女人,格林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想到用「輕柔」這個辭彙來形容那笨重的X三三,但是,這完全是一種直覺,似乎,X三三真的是很輕柔的跨過去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女人已經站立起來,輕輕的拂了一下凌亂的髮絲,非常淑靜的看著頭頂上的X三三,沒有絲毫驚訝的表情,好像一切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咔嚓!」

「咔嚓!」

就在X三三輕柔跨過那女人的之後,笨拙的X三三兩條機械臂展開,八條蜘蛛一陣扭動,彷彿活動關節一般,就是這幾個動作,這笨拙的X三三突然之間變得猙獰無比,彷彿是一頭潛伏在深淵的遠古巨獸。

動了!

就在格林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架X三三動了,以一種排山倒海,一往無前的氣勢向那群斑斕殼蟲沖了過去,那重達二百七十噸的身體讓大地都在顫抖,彷彿是地震一般。

X三三的蜘蛛腿每走一步,必然掀起滔天的塵土,天空變得壓抑,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濃郁的殺機。

格林的眼睛瞪得就像一雙銅鈴,那架X三三就像一台收割麥子的機器,那巨大的身體所向披靡,兩條長達三十米的機械臂前面的金屬塊落下必定有一隻斑斕殼蟲斃命。

X三三並不是太高,比標準的戰鬥機甲只高二米多一點,標準的戰鬥機甲是十一米,而X三三是十三米,但是,X三三的腰圍要龐大得多,八條蜘蛛腿更是粗壯有力。

發狂的X三三的殺傷力是驚人的,特別是那兩塊重達數十噸的金屬塊,鄒子川根本不用瞄準,只要全力砸下去,如果沒有砸到斑斕殼蟲就往前或者往左右一擺,只是這一個動作,那些斑斕殼蟲都吃不消,巨大的撞擊力哪怕是沒有把斑斕殼蟲的身體撞裂,也可以撞得爬不起來。

偶爾有幾隻斑斕殼蟲突破兩隻機械臂的防線衝到八條蜘蛛腿的下面,但是,立刻就被那改裝的蜘蛛腿刺穿厚厚的外骨骼,八條蜘蛛腿彷彿是一道牢不可破的鋼鐵防線,在防線的後面,是哪個一臉安靜觀眾的女人。

X三三的蜘蛛腿可不是機甲那細細的機械腿,X三三的每一條改裝之後的機械腿都有二十多噸,別說金屬骨刺的殺傷力,光只是那衝撞力就是駭人的,當然,突防到蜘蛛腿下面的幾隻斑斕殼蟲還是給蜘蛛腿造成了不小的麻煩,有一條蜘蛛腿失去了作用,畢竟,這是民用工程機甲,一些光路電纜都裸露在外面,很容易遭到破壞。

好在的是,X三三有八條腿,少一條機械腿並不影響行動。

在格林隊長獃滯的目光之中,這架笨拙的X三三機械臂和八條蜘蛛腿同時殺蟲,就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輕輕鬆鬆的幹掉了三十多隻斑斕殼蟲。

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格林隊長看了一眼全息影像上面的時間,時間顯示,X三三幹掉三十一隻斑斕殼蟲花了五十二秒。

這是一個神奇的數據,如果瑞德爾帝國的士兵都配備這種民用機甲,絕對不會造成如此大的損失。

格林最感興趣的是那兩隻機械臂上面重達幾十噸的金屬塊,這玩意兒簡直是太酷了,全力砸下去的時候,前端鋒利的刃口切開那厚厚的外骨骼,往往可以把斑斕殼蟲直接砸得四分五裂,體液橫飛,格林注意了一下,至少有十九隻斑斕殼蟲的被那金屬塊砸在那三角形的腦袋上活活砸死的……

……


PS:求可憐的10張月票,呵呵!(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當然,鄒子川可沒有格林那麼陽光的想法,X三三的優點是金屬厚重,體積大,能夠承受斑斕殼蟲的衝擊力,最重要的是,斑斕殼蟲根本不懂得躲避,只知道悍不畏死的攻擊,這給X三三造成了很大的方便。

如果碰到灰色的或者黑色的斑斕殼蟲,X三三簡直是不堪一擊,甚至還不如普通的機甲,畢竟,X三三過於笨重了,而且,黑色和灰色的斑斕殼蟲能夠靜態漂浮在空中突然襲擊,很難計算其飛行軌跡,剛才殺死三十多隻斑斕殼蟲是因為X三三根本不用做太多大幅度的劇烈動作,只要計算斑斕殼蟲的奔跑軌跡就可以了,這些斑斕殼蟲完全都是主動送上來給他殺戮。

還有,在殺死最後一隻斑斕殼蟲的時候,鄒子川發現,這種生物似乎有一定的智慧,能夠在戰鬥之中獲得經驗,最後一隻斑斕殼蟲就試圖繞開機械臂到後面攻擊X三三。

無須質疑,重型機甲對斑斕殼蟲的殺傷力要優於輕型的戰鬥機甲,其優點並不完全是因為重量而產生殺傷力,還有自我保護能力,至少,重型機甲的駕駛艙就有厚重的裝甲板,絕對不可能讓這些初級的斑斕殼蟲一鐮刀就刺穿了駕駛艙。

X三三還有一個優於人形機甲的優點,那就是擁有八條蜘蛛腿,剛才因為一條蜘蛛腿受到攻擊而癱瘓失去了作用,這如果是人形機甲兩條腿的情況下,這簡直等於是判了死刑。

當然,X三三也有還有很多致命的弱點,那就是金屬都是採用的普通金屬,哪怕是睚眥的代替金屬都要比X三三使用的金屬好得多,這個缺憾是無法彌補了,也就是說,X三三不能連續的做高強度的劇烈動作,不然,金屬很可能會因為自重而產生疲勞或者乾脆斷裂。

以X三三的笨拙,只能用一種穩步前沖帶點防守的姿態攻擊斑斕殼蟲,X三三的引擎無法提供高負荷的動作,能量櫛也無法提供充足的能量。

戰鬥結束了,X三三靜靜佇立不動,X三三的掃描系統範圍很小,鄒子川目測了方圓二公里的範圍,只有零星的斑斕殼蟲在獨自活動,並沒有成群結隊。

確定了沒有危險之後,鄒子川才打開駕駛艙攀爬下來。

鄒子川看著一臉蒼白的米雪,米雪看著鄒子川,兩人互相凝視著,時間好像停頓了,空間好像凝固了。

終於,鄒子川先說話了。

「為什麼不離開?」

「我知道你會來。」

鄒子川和米雪想不到的是,格林隊長正把聲音收集系統打開到了最大的功率,不過,讓格林隊長吐血的是,本以為會看到劫後餘生感人一幕的情景,那知道,這個胖子先問一句,女人回答一句,然後,對話就結束了。

胖子對那女人只是點了點頭后朝格林打了一個打開駕駛艙的手勢,格林隊長看了一下全息影像上,遲疑了一下,還是打開駕駛艙的艙門把腦袋探了出來。

「立刻集合你所有的士兵,十分鐘后,返回瑞德爾帝國首都的星瀚機甲大學。」鄒子川深邃的目光盯在格林隊長臉上。

「……為什麼?」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也許更早,整個瑞德爾帝國首都將進入軍事管製程序,天網系統將被啟動,所有空中飛行的飛行物都必須進入星瀚機甲大學,包括機甲!」

「誰說的?」

格林的眉頭一跳,他是最先知道帝國首都已經被放棄的人之一,因為,他有一個朋友在首都的星際船塢工作,在瑞德爾空中管制被放棄的那一瞬間,格林隊長的這個朋友給格林發了一條加密的信息,告訴他整個瑞德爾星球已經被放棄,皇帝已經撤離,帝國的天網防禦系統因為怕誤傷到皇帝撤離的戰艦而被強行關閉。

當然,格林當時也有辦法離開,至少,他可以弄一艘宇宙飛船離開,但是,格林是隊長,他不能丟下自己的戰友不管,也正是這麼一耽誤,格林丟失了最佳的離開時機,待得貧民區的斑斕殼蟲數量被稀釋的時候,劫後餘生的士兵集合后,整個瑞德爾帝國大部分的宇宙飛船都已經離開了……

「我說的,執行命令,上士!」

鄒子川冰冷的目光掃了一眼格林隊長后牽起米雪的手,一步一步蹬上了X三三,看著鄒子川的動作,格林再次想到了「輕柔」二個字。

米雪一直沒有出聲,只是用清澈的目光看著鄒子川,看著在駕駛艙檢查一些儀錶和全息圖像的鄒子川,彷彿,她要把這個影子深深刻進自己的靈魂。

鄒子川沒有注意到米雪的目光,他仔細的檢查了X三三的光路和感測器,然後又檢查了液壓和能量櫛,除了一條蜘蛛腿因為光路損壞不能做細緻的動作外,一切正常。

「上士,還有七分鐘!」鄒子川打開了公共頻道和揚聲器,這些系統原來的X三三本是沒有的,都是鄒子川順便把一些二手配件裝上,想不到會在這個時候有用。

說完了話,鄒子川立刻關閉了通訊系統,一架重金屬P—11對他並不重要,現在個人的力量微不足道,格林隊長跟不跟他根本不影響,他現在是需要一個計劃準備的過程。

關閉通訊系統后,鄒子川立刻把更新的全息地圖打開,他必須要找出一條最近的路,而且,還要計算X三三的金屬能夠做多少劇烈的動作。

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X三三不可能像睚眥來的時候那樣一路風馳電掣的狂奔,如果X三三達到了睚眥那種恐怖的速度,估計X三三最多堅持二十分鐘就會解體崩潰,這是很無奈的事情,畢竟,X三三隻是一架民用工程機甲,無論改裝到了何種兇悍程度,它依然是一架民用工程機甲。

就在鄒子川計算著路線的時候,格林緊皺著眉頭,他在猶豫,到底相不相信這個胖子呢?

這個胖子彷彿有著一股魔力一般讓他相信他說的話,但是,格林隊長非常清楚,自己的任何一個決定都關係到另外四十二個士兵的生命。

六分鐘!

五分鐘!

……

時間一秒一秒流逝,格林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為這點事情而煩惱,如果這個胖子說的是真的,那麼,暫時一段時間,星瀚機甲大學應該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這個胖子說的是假的,那麼,他將進入最危險的地方,因為,瑞德爾帝國首都是斑斕殼蟲的重災區。

「咔嚓!」

格林的心臟一跳,功率開到最大的聲音收集系統傳出一聲金屬的摩擦聲音,那架諾爾X三三民用機甲拔出了一條深陷在泥土之中的蜘蛛腿,顯然,那胖子正在做好離開的準備。

「隊長,集合完畢,請指示!」就在這個時候,通訊系統恰好傳來聲音。

「……」格林看著那架X三三,他很希望總這個時候那個胖子能夠用理由說服他,但是,那個胖子似乎根本視他不存在一般。

「咚!」

「咚!」

……

大地彷彿都在震動,那架X三三開始移動了,一步一個深坑,八條粗壯的金屬蜘蛛腿交錯往山坡下面移動,沒有絲毫遲疑。

「喂喂……」格林試圖聯繫上X三三,但是,他發現,X三三的公共頻道已經關閉了。

一聲一聲的震動中,X三三的距離越來越遠了,那龐大的金屬身體也慢慢變小。

「立刻下山,在原X三三的位置集合,立刻!」格林終於下達了命令,現在,趕上X三三還來得及。

「是!」

立刻,山頂上傳來一陣劇烈的奔跑聲,彷彿萬馬奔騰一般……

X三三都在震動,四十多架機甲同時奔跑的聲勢是極度駭人的,鄒子川都嚇了一跳,直到四十三架機甲跑到X三三那小得可憐的全息掃描範圍,鄒子川才發現是一群戰鬥機甲,這才放下心來。

「讓所有的機甲打開公共頻道!」鄒子川打開公共頻道,下令道。

「是……」格林隊長感覺有點憋屈,現在他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官,但是,他不得不聽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胖子的命令,他完全可以帶領著四十二架機甲飛行突圍,但是,他卻鬼使神差的選擇了跟隨這個胖子,當然,格林的選擇並不是沒有道理,格鬥機甲飛行是大功率的機械運動,非常耗費能量,而且,飛到那裡去才安全?如果沒有一個明確的目的,盲目的在空中飛行耗費能量櫛的能量無疑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格林已經可以肯定,整個瑞德爾星球已經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了,只要還有安全的地方,帝國的皇帝就不會放棄這個顆星球,畢竟,這個可是首都星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