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如果你是急需要去商場買東西,應該去錦泰廣場啊!”司機師傅很詫異,因爲剛纔他給洛星辰推薦商場時,她說明了不要去錦泰廣場。

“我給女兒買畫筆,所以有售賣兒童用具的地方都可以。” 巫師 洛星辰笑着解釋。

吊打穿越者 她想,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去錦泰廣場了。

只因爲第一次的體驗太差。

“哦!前面就有個大商場,你可以去看看,”說完,司機看着前方一處高高聳立的樓房,“小姐,看到了嗎?那裏是海都名城,可以俯瞰整個海灣。是k市最貴的樓盤,裏面住的人非富即貴。尤其是那裏的最頂上幾層,聽說都是靳家三少的,裏面的裝修極盡奢華,跟皇宮一樣。”

“你去看過?”洛星辰感興趣地看了過去。

高樓裏燈火闌珊,頂樓的航空障礙燈,在夜色裏一閃一閃的。

司機笑了,“我哪裏去過?都是聽說,聽說。而且,靳家三少已經不在人世了,很年輕就沒了,二十五六的時候。可惜了,放着那麼多財產無法繼承了。”

洛星辰不瞭解這些k市豪門的八卦,只能是報以一笑。

“靳家三少?”她重複的時候,忽的心頭莫名一緊,“是啊!二十五六歲,太年輕了。”

“哎!這還不算慘,還有更慘的,是他的前妻洛星辰,一個四線小明星。剛跟他結婚,就被甩了。結婚時很隱祕,離婚時動靜可大了,舉國皆知。後來,這個女人也死了,才二十三歲。這個豪門恩怨事件,在我們k市可是轟動一時,聽說……海都名城有不乾淨的東西……” 小荷才露尖尖角 60 加把火四

文老爺子早年就已經放話想和林家結成兒女親家,那時她不知道有多嫉妒多恨蘇寶兒,憑什麼她可以輕輕鬆鬆的到文學長,現在蘇家母女已經被她們趕出去,她的媽媽才是林家的女主人,她是林家唯一的孫女,那麼如果和文家聯姻,對象也變成自己了。

這幾天她和文學長相處很是融洽,說不定在努力點,文學長就會看到她的好,看到她的情,關鍵時刻自己的奶奶居然不知道發什麼神經把她叫回來,扯了她的後腿又不能發作,只能氣在心裏。

“她現在是後悔到吐血了呢,找不到人出氣,就拿我們母女出氣,不要理她,我的女兒哪裏不好,做文家的孫媳婦綽綽有餘。”

王美玲暗恨道。

當年文家和蘇家的約定她是知道的,卻不想那是老一輩的一廂情願,文思成有了心愛的女人,怕家人不答應乾脆來個先斬後奏,而蘇珊瑚卻嫁給了林家豪,文老爺子見兒子居然一聲不響的連兒子都生了,越發覺得愧疚蘇珊瑚,才有了再結兒女親家一說。

林老太當年看中了蘇珊瑚的父母留下來的錢財,和兒子兩人又哄又騙的讓蘇珊瑚感動的不得了,嫁入林家後更是心甘情願把所有的嫁妝都拿出來給林老太度過難關,而成功後,這些就成了林老太的心病,怕別人說林家是靠兒媳婦帶來的嫁妝起家的。

這讓她情何以堪,所有這麼多年才會對蘇珊瑚看不順眼,再有了後來和王家的私下約定,讓兒子離婚再娶。

卻不想蘇珊瑚離婚時強勢了一把,藉着歐陽長林的手,從林家拿走五千萬不說,還把女兒的撫養權給要去了,更是把女兒改成蘇姓,這不擺明是不想再和林家有半點關係嗎?

當時蘇珊瑚突然轉變,讓林老太一時怒火攻心,失了分寸,沒有想到還有文家親事一說,等到她想起來的時候,林寶兒已經是蘇寶兒了。

文家也因爲蘇珊瑚離婚後,撤掉了所有和林家的生意來往,如果當時蘇寶兒的撫養權還是在林家,那麼文老爺子也只會生下氣,說兩句不好聽的話,並不會割斷和林家的生意,所以林老太後悔啊,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可世上沒有後悔藥可以吃。

今天文老爺子打電話來,明裏暗裏狠狠的把林老太譏諷了頓,大意是,文家和林家交好是因爲蘇珊瑚在,現在蘇珊瑚母女已經和林家沒有半點關係了,也希望林家不要不知廉恥妄想用一個繼室帶來的拖油瓶打他文家的主意。

“只是文老爺子怎麼會忽然提起這件事情呢,你和文思翰是同班同學,這次去法國畢業旅遊是全班同學約好的啊!”

王美玲百思不得其解,她也清楚文家和林家的關係,所以女兒喜歡文思翰的事情,都沒有告訴任何人,按照先前兩母女的商量是,先讓文思翰喜歡上林可人,等到兩人濃情蜜意分不開的時候再向兩家大人稟報,如果文老爺子不同意,那麼她們也可以學文思翰的父母來個先咱後奏,懷了文家的骨肉不怕進不了文家的門。

“可能是我們一起參加了一個比賽。”

林可人說的有點心虛。

“什麼比賽?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王美玲見女兒的樣子,眉心一擰,目光帶着審視的味道。

“最近盛豐電子和一個新開的網站合作一個比賽項目,針對高考後的學生排除最感人最創新的視頻,獎品是他們新出的產品。”

林可人在王美玲越來越嚴厲的目光下,覺得那點小心思被看穿了,不由得低頭不語喘喘不安起來。

“然後呢?”

盛豐電子?王美玲知道這是最近在電子行業的新起之秀,勢力直逼林王兩家合作的電子企業,除了天宇集團,有多了一個強烈的競爭對手。

“很多企業二代,還有別國的王子都參加了,然後同學們覺得好玩,就一起拍了個視頻寄去比賽了。”

林可人目光開始遊離不敢和王美玲的視線對上。

“就這些?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王美玲目光一動不動的注視着不安的女兒,如果事情真的向女兒說的這麼簡單,文老爺子會動肝火打電話到家裏來聊狠話。

“我們想要別出心裁,就把高考的辛苦和之後對人生的未知比喻成結婚,男同學新郎打扮,女同學新娘打扮,小賢知道我喜歡文學長就擺脫後期制作的同學,把我的視頻和林學長的剪接到一起,看起來就是我們兩個結婚了的樣子。”

林可人不敢說是她故意暗示曾小賢這麼做的。

“小賢是誰?”

總裁前夫判出局 王美玲聽完臉上看不出喜與樂。

“曾小賢是文學長的表妹,上個學期轉學跟我們同班。”

曾小賢的媽媽和爸爸因爲生意失敗捨不得女兒吃苦,就把女兒拜託給文家幫忙照顧,而文家父子兩代單傳,覺得家裏有個女孩也熱鬧,又是自家妹妹(姑姑)的女兒便同意了。

林可人知道她和文學長是親戚關係,便想方設法和她成爲好朋友,含蓄讓她知道自己喜歡她表哥,時不時幫她說點好話,創造機會和林學長獨處。

“嗯,懂得識人而用是件好事,這件事情做的不錯。”

王美玲聞言點頭稱讚,林可人還來不及開心就聽到王美玲忽然一喝,目光如炬的掃向她,“還不給我說實話!”

“媽,您從來沒有這麼對我兇過,是不是嫌我是拖油瓶讓你在老太婆面前丟了臉,要是這樣,您就把我送走~”

媽媽居然對這麼兇,她做錯什麼了,和問學長的事情也是媽媽鼓勵的,林可人不僅委屈的眼眶一紅,淚水倔強的在眼睛裏轉來轉去,看的讓人心疼。

“好了,好了,我的乖女兒,媽媽疼你都來不及,怎麼會會嫌棄你呢,不然我也不會不顧外公和外婆的反對硬是把你帶在身邊了是不是,剛剛是媽媽不對,不要哭了。”

見到這個小一號的自己,委委屈屈的摸樣,王美玲的心也軟了,將女兒的頭攬在懷裏,也而覺得是自己太過心急嚇到女兒了,便摸着她的頭輕言細語的慢慢道來。

“你弟弟現在年紀還小,在這個家裏,就只有我們母女最爲親近了,你也知道你外公根本沒把我們當回事,你外婆只有我一個女兒,本想你爸爸(她前夫)入贅後可以跟那個野種掙個高下,卻不想你爸爸命薄早早就去了,我現在又嫁到林家,我們王家的家業肯定是落在那個野種身上的,以後不對我們落井下石就不錯。”

------題外話------

親愛的,收藏吧! 費章節點

132拍賣(下)

拍賣會幕後場地裏,工作人員此時正有條不理的整理着各種要上拍的物品,在一邊的休息室裏,胡慶餘堂的大掌櫃馮總正和兩名男子在交談着,看現場的氣氛好象並太不融洽

馮總,我們出的價錢已很高了,那延壽丹你拍一顆少拍一顆外界又不,只要你肯現在賣給我們一粒,以後胡慶餘堂有難事,我們魏家是撥刀相助的男子約四十歲左右,肥頭大耳的腦袋上頂着還頂着打了厚厚髮臘的頭髮,如果仔細看就能這人的頭頂是一片地中海(中間禿四周一圈),怪不得要用髮臘去固定住髮型呢

魏,這物品是有人委託我們藥堂拍賣的,如果在會場上沒有規定的數量出現,對方會追究我們的責任的,到時候我們藥堂損失的不僅是金錢,還有這百年的信譽,再過一會就要競拍了,你還是到前廳參加競拍吧

男子臉色陰沉心想我們魏家來求一粒藥,你們胡慶餘堂連這點面子也不給,真是太不知好歹了,當下言道既然如此,那麼以後你們胡慶餘堂要是再去長白山採藥時,就請另尋相伴吧

胡慶餘堂每年都會有藥工前往東北長白山林區,爲了安全起見都會僱傭一些武者陪伴,而魏家就是江浙一帶實力最強的古武世家,所以魏某人說出這樣的話時,馮掌櫃也確實有些頭痛,但想到後面袁師付說的話,再想到那個委託人,不管是從桑黃靈芝,還是現在這個千年人蔘,到延壽丹,等級是越來越高,爲了此人對抗一下魏家還是值得的馮掌櫃心裏的想法不能不說是很正確,在熱武器時代還有多少人把古武當回事呢,除非對方已達到先天或是更高的境界,否則根本抵抗不了熱武器的傷害

古武魏家,大長老魏滕江已突破先天,可是他們的家主魏大海卡先天這個瓶頸已多年,現今是陽壽所餘不多,聽聞這裏有能增加十多年的延壽丹,是挖空了心思想弄一粒,和胡慶餘堂商量了幾次未果魏家的人多在軍政二界,而從商的則很少,這也和他們自古以來的傳統有關,並算不雄厚的經濟實力在相定的人羣中還能稱得上撥尖,如果進來柯小鷗規定的這場拍賣會上就是太不夠看了

小鷗前來申請進入拍賣會場的不光有國內的一些隱形富豪,還有一些國外特地前來參拍的富豪,看吧,會場中還有包着頭巾,身穿白袍的阿拉伯人氏在這種情況下,魏家想要拍得延壽丹真的是癡心妄想了

這位,很榮幸能和你坐在一起,鄙人邵建波,溫州華庭鞋業的董事長沉思中用神識打量四周人羣的柯小鷗被一個聲音噁心了一下,收回神識後擡頭一看,是隔壁那個老男人看着那長滿煙垢口的黃牙和色眯眯的眼睛,小鷗忍不住想吐了,冰冷的目光看着對方

,這是我的名片老男人見柯小鷗盯着看,還以爲引起了美女的注意,深深的吸了一口美女那邊飄的香氣後又遞過一張名片

看着對方遞的名片,小鷗無動於衷的轉過了頭漠視了對方,而且還把中間的一個座椅給轉了個朝向當成了隔欄的這個舉動讓邊上的人都笑了起來,嘲笑那老男人不自量力

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後排一個聲音飄了

老男人被搏了面子,心底裏恨意涌起,正想發火,邊上的同伴拉扯了一下讓他清醒,這裏不是鬧事的地方,心想等出了拍賣會再打聽這小娘們的背景,一定要把這小娘們弄到手,到時候看這臭娘們還如何的假清高

會場上音樂響起,播放的正是英文歌曲天下一家那委婉的樂曲讓小鷗陷入了沉思當中,般若空間的傳承中第一要求就是持有人要行善,可是這行善談何容易只是單捐款,這個款額能不能下放到需要地方這還是個未知數,親力親爲的,那能救助的面積也是有限的,雖然現在有了些自保本事,可難保沒有比強的人啊,看來接下來該如何行事是需要好好規劃規劃了

突然間小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一絲笑如芙蓉花開般的絢麗奪彩,這一笑只爲了神識探查到了一個人,那個妖孽司馬明柏也來到了現場,和他同行的還有一個與他有着七分相似的男子,小鷗猜可能是其,突然間小鷗有了一絲想捉弄其的想法

看到司馬讓小鷗的心情好了許多,這臭小子,走了大半年一通也沒有,可是看樣子是越發的漂亮了,想着想着,小鷗站起了身朝司馬走了

小鷗猜的沒,和司馬明柏一起來拍賣會的正是他嫡親的大哥司馬明鬆,這次是奉其母的命令來拍延壽丹的,司馬雖然離開了華興,可是他一直通過渠道在瞭解小鷗的動向,他這次出來前得到的消息是柯小鷗一家出去了一些,前幾天柯大林幾個回了家,而小鷗沒有,在他猜想有可能小鷗在上海,他打算拍賣會結束後去一趟上海,會會那一直讓他魂牽夢繞的小人兒

司馬明鬆一進會場就看見了坐在前面的柯小鷗,那女孩混身的氣質與裝扮讓他以爲是出自哪個大家的千金,喜歡獵奇的他沒有忘記今天來這裏的目的,強忍着想等到拍賣會結束後再去與美人打交道

要說司馬家三,也就司馬明柏還算有點正統,另二都是換如換衣般,司馬明柏不太獵豔一大部份原因也出在了自身,因爲他長得太漂亮了,站在他身邊會自慚形穢

司馬明鬆是心跳加快,血直涌頭頂,看着面前那徐徐的美人喉頭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這真TD的太漂亮了,這身段,這容貌,這皮膚嫩得都能掐出水來了,想着這樣的要是能在身下承歡,就是減壽幾年也心甘情願啊

同樣的司馬明柏有一些迷惑,面前這個在笑,好象是衝着大哥,也好象是衝着,可是並不認識她啊,可她身上的香味爲這麼熟悉,好象在哪裏聞到過,他想站起來詢問美女,可是看見大哥那個樣子,算了,不和大哥爭了

這時候司馬明鬆被美色迷的有些失態了,美女伸出手了,美女要與我握手啊,不由自主的他站了起來伸出手去,可是美女的手是伸向他旁邊的人,正想發火的司馬明鬆反應,邊上的是的弟弟明柏啊

這位,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不跳字嬌滴滴的聲音似黃鸝般委婉動聽,粉白似玉筍的小手伸向司馬明柏,直氣得司馬明鬆雙眼冒火

這樣極品的美女來和打招呼,自然是不能置之不理嘍,雖然看上去她比會大很多,司馬明柏伸出手握住了對方的小手,只覺得猶如溫溫的暖玉在手,那感覺不曉得有多好,柯小鷗壞壞的用手指在明柏掌心輕輕的撓了一下又問了一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不跳字

柯小鷗這一壞動作,可是把司馬明柏給撓得心花怒放,腦子裏還有的一絲清明全沒了我叫司馬明柏,美女你叫

這個年代,男女在街上牽牽手都有可能會被弄成個現行流氓罪,柯小鷗這樣公開的與人調笑是犯了大忌諱了,也幸虧現在的場所是一個高級交易場所,裏面的人多數是國外的富豪,而且沒有一個人認識她,看她的打扮識貨的也這不是一個普通人所能佩戴齊整的物品,所以她的行爲在這裏並沒有人去在意是否違法了

小鷗沒有避開了正面問題,只說了一句拍賣結束後我請你吃蛋撻然後擰過楊柳腰轉身離去

明柏,那你認識?

我也莫名其妙呢,她說會後請我吃蛋撻?是蛋撻?光長了一幅漂亮外殼的司馬明柏這個時候盡然沒有想起來是蛋撻

大廳頂端幾個巨大的水晶燈燈熄滅了,只留下邊沿一些射燈維持着室內的光源,聚光燈打在會議室前端設着的展臺上,一幅巨大的幕布垂落在後面的牆上,隨着天下一家的歌聲再次響起,幕布上打出了一些影像,裏面全是取自於非洲實地拍攝的情景,有被死亡的陰影籠罩下飢餓的兒童,有揹着破爛行禳途步離開家鄉的難民們,有被鐵絲網圍住的難民,還有那些缺乏營養而生長成畸形的兒童

一幅幅的悲慘的畫面讓有良心的人都爲之落淚,現場有不少的女性都是泣不成聲,這時拍賣會主持人走上了展臺,邊上還有一位同聲翻譯

各位女士們,好,感謝大家前來參加爲救助非洲難民籌款的拍賣會,本次拍賣會由百年老字號藥店胡慶餘堂發起,浙江省慈善基金會協助,同時也感謝北京同仁堂四川德仁堂徐州廣濟藥店福州回春堂南京同仁堂藥店諸家藥店的參與本次拍賣會所得的款項將全部用於購買糧食與中成藥送往非洲,本次拍賣上的物品除了有珍貴的野山參何首烏靈芝外,還有一些合成藥物,請大家根據的所需進行叫拍

本次拍賣會的第一件物品爲藥齡120年百年人蔘一隻,該物由四川德仁堂提供,起拍價爲10萬元,每次叫價不低於1000元

百年人蔘要是放在平時是難得一見的物品,可是今天的拍賣會重頭戲是千年人蔘和延壽丹,所以這第一只人蔘盡拍並不太激烈,70多萬就被一個港商收入瓤中了隨後又有一隻80多年的人蔘以20萬被人收買,看到這裏,小鷗心想這人蔘是十年一個價啊,相差上十年,價錢上就是翻倍的相差,如果相差百年就更不得了了

司馬家用了八萬購買了一隻雌雄共體的何首烏,物品擺放在展臺上時,小鷗用神識查看了一下,這個藥性保存的並不是很好,八萬塊買得有點小貴了

各位,女士們,下面一件拍賣品一位隱名人士提供的千年野山參一支,據胡慶餘堂的老藥工簽定,這支參已有1200年左右,實屬一奇寶,起拍價50萬元,每次加價不低於一萬元,人蔘的作用大家都清楚,有興趣參拍的可以上臺來觀察一下主持人話音剛落,臺下的人紛紛議論起來,1200年的人蔘啊,不管拍不拍的先看看再說會場中人羣涌動排着隊前往展臺

這是真的啊,你看你看,還有那玩藝呢,這都成人形了

這趟真的沒白來,還能有機會能見到這等奇寶這是一個助拍藥堂裏的人員說的話

這一根須就能救數條命了,這裏根鬚是數都數不清啊,老朽我真是大開眼界了這是回春堂的代表說的話

我出一百萬拍賣開始後直接就有把價錢擡到了百萬

一百二十萬又有人直加二十萬追了上去,柯小鷗在臺下是直吐舌頭,心想有錢人真是不能比的,俺還定的一萬一萬加呢,人家直接就十萬十萬幹了

一百五十萬

二百萬

二百五十萬不是哪個臺叫出這個價位時,直接有人鬨笑開來,250啊

可是這價錢繼續飆升,直到四百八十萬

小鷗叫這個價位的是司馬明鬆,神識放聽到兩在爭吵

哥,你拍下人蔘一會延壽丹的錢就不夠了

你看看現場這情形,延壽丹我們輪得上嗎,還不如拍顆參

可是沒有延壽丹那外公咋辦

再想辦法吧,你看那阿拉伯的人還沒出手呢,我們這人蔘以不能拿到還不一定呢

間,野參的價格已飆到了六百七十萬

八百二十萬一個聲音飄出,大家看向那裏,是阿拉伯人的代表

八百二十萬第一次價格飆到這裏國內的富豪門只能是看着嘆氣了而無力爲之了

經過主持人的三次提示,這只千年人蔘於八百二十萬的天價被阿拉伯人收走

各位,女士們,拍賣會現場休息二十分鍾,二十分鍾後將進行下一輪拍賣

休息是柯小鷗提出的,說在千年參和丹藥之間需要一個緩衝,可以讓人去準備更多的現金看到現場這麼多人踊躍的參與拍賣,小鷗的心情也有些激動,物品拍的越高就有更多的錢購買糧食,就能救助更多的人,她能不激動呢

各位,各位女士們,下面進行的拍賣物品對大家來說可能有些陌生隨着主持人的話音落下,一個身穿粉紅色旗袍的女孩端着一個托盤走上了展臺,烏黑的托盤上有一塊金黃色的絲絨布,上面立着一個白色的瓶子

這是一瓶培元丹,瓶子本身是玉石雕刻而成,有十粒丹藥女孩打開瓶蓋,手持端着托盤走向展臺下方,人過之地,一股濃郁的丹香隨之飄散,衆人聞之是神心皆爽

待女孩回到展臺後,主持人接着說道培元丹對普通人來說可以祛除體內雜質,疏通經絡,延年宜壽,但是對於武者來說,這是不可多得的良藥,特別是對於衝關的武者可以提高衝關成功的機率

我咋聽培元丹這名怪怪的呢路人甲

我聽說這是修練的人專用的,象仙藥呢路人乙

唉,算是漲漲見識了,這等藥我們輪不上的,沒那實力和別人競爭

培元丹的起拍價是10萬元,可是很快就漲到了50萬,但是相對於千年人蔘,這個的拍賣就冷場了許多,最後培元丹以78萬被人收走

隨後又是一個旗袍女孩手持托盤端上三個半個巴掌大小的羊脂玉瓶

各位女士們,現在是本場最爲重寶的拍賣品延壽丹,這件物品偕同前面的千年人蔘培元丹都是同一個委託人,曾經有人問過這位義士爲要捐出這些重物,她說,這些放在這裏用效有限,如果能換成錢糧,那救助的人羣就更多更廣了,所以她才把這些物品不記名的捐獻出來,對這種行爲,我個人是表示無比的崇敬主持人的話語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共鳴與掌聲

那人真傻,這麼值錢的全捐出來了小鷗聽到邊座的低聲說出這樣的話來,不由得嘴一咧,我才不傻咧,老天爺付於我再活一次的機會,我按他們的意願做點善事是應該的,俺前世沒錢還做好事呢,更別提這一世這麼多錢哩

這時候有人大聲的問道這延壽丹有效果,是不是真的能延長壽命啊

主持人拿起其中一個瓶子笑着說道請大家看,這瓶子是羊脂玉的,如果我這一失手,把我賣了也賠不起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網()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 縱然心裏很害怕,白芨臉上沒有露出一絲懼意,而是平靜的說:“不會的,大哥。我不敢。”

“最好是不敢。”男人甩開手,陰沉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轉身朝躺在地上的女人走去。

白芨瞄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女人,咬着下脣,該不會被摔暈了吧?

男人踢了踢那個女人,“別特麼的給我裝死,給我起來!”

看到男人的注意力都在女人身上,白芨一見是個好機會,悄悄的往門邊挪去,目光緊緊盯着那個男人,只見他彎身去抓女人的頭髮。

就在這個時候,白芨抓住機會,直接拉開門衝了出去。

男人察覺到了,想去抓白芨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門“嘭”的一聲關上了。

白芨一衝出來,腳步沒有一絲停頓,就往酒吧大廳跑去。

跑得太快了,以致於看到有人走過來,一時剎不住車直接往人家身上撞去。

因爲慣性,那個人被白芨撞倒在地上,白芨整個人撲在了人家的身上。

有人當墊背,白芨並沒有摔疼。

她反應過來,邊手腳並用的爬起來,嘴裏邊不停的說着:“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白芨。”一個熟悉低沉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