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他們這些住下的舞者們將自己自己所有的實力真正的發揮出來的時候,即便他們的敵人作戰力有多麼的強大,依然不是他們這些蘇家武者的對手,因為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陷入間已經掌握了獨佔的秘訣,他們在修鍊的過程當中也同樣能夠利用自己相應的天賦和修鍊資源,真正把他們的敵人充分地打敗,而不留任何的痕迹紅包,到了那時候就真的是他們這些蘇家年輕一輩的粘膠奧的時候。

不過對現在來講,他們這些在場所有的蘇家武者們是完全不敢這麼做的,因為現如今他們的整體戰鬥力還是比較弱小的,他們可以說根本就沒有相應的實力,真正的把他們敵人充分的打敗,但是現如今的情況之下,他們則是能夠進行刻苦修鍊,他們心中十分的明白。

只有在修鍊當中真正的多流汗,它能夠真正的在今後作戰的時候保證自己的安全,而蘇家武者在今時今刻,就已經意識到這一點,所以說在場每一名富家武者,在修鍊的時候都是非常賣力氣的,而今時今刻,一旦這些蘇家武者們真正的把自己相應的實力發揮出來的情況之下,無論他們的敵人自己自身的作戰勢力有多麼的強大,所以說依然不會是他們這些人的對手。

蘇家現在就開始真正利用自己下稍強的實力,真正的把他們敵人充分的打扮,要知道憑藉他們現如今朱家武者的整體戰鬥力的話,如果真正地和敵人之間來進行生死搏殺的話,他們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的,畢竟他們蘇家無的底蘊在這裏,再加上現如今他們這些在場所,有的蘇家武者們,也和薊州商會這個龐然大物有了聯盟。

他們可以非常低廉的價錢去薊州商會這裏購買到非常便宜的丹藥,雖然說這些丹藥和沈建所煉製的極品丹藥完全沒法避,但是對他們這些武者們已經完全夠用了,而蘇家武者們,但現如今如此關鍵的情況之下,就可以真正發揮出他們自己應有的威力。

而對於薊州商會來講,他們同樣需要一批武者來到他們冀州商會裏面來認識擔任一定的職位,所以說可以貨到一定的薪水,要知道隨着歐陽膳會如今的建立會擁有一定程度的打擊,這樣一來帶薊州商會本來花費很高的價錢聘請來的護法,如今都已經被歐陽家族以高價挖走,這樣一來他們這些歐陽商會也會越來越強,反之,薊州商會必然會十分弱小,一旦有其他的勢力對他們發起致命的進攻的話,那麼他們整個勢力很可能就會被其他家族所滅掉

他無論是這是對沈建來講,還是對薊州商會本身來講,都不想要這種事情發生在他們自己自身的身上,所以說的儘是金和他們兩大家族進行聯盟,完全是一種互利互助的情況,只要不出什麼意外的話,只要他們,薊州商會裏面遇到哪怕一丁點的危險。

接下來蘇下這些整體的武者必然會傾巢而中會,對這些薊州商會的武者們來進行相應的保護,從而薊州商會本身也有一定的高手,所以說這樣一來他們雙方一旦進行合作的話,普通在武者們根本就無法攻破,他們最起碼像現如今馮家和歐陽家族的武者賣,根本就無法對薊州商會來下手。

蘇家陷入今心中就完全十分的清楚,因為他們知道只有真正讓自己實力提升到一定的地步,才能夠真正讓自己從今往後立於不敗之地,也更加能夠讓人看得起,否則的話萍姐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們根本就沒有相應的實力,真正的和他們敵人之間來進行生死搏殺,那麼接下來一旦和敵人之間發生相應的戰鬥的時候,恐怕他們家族當中將無一倖免,畢竟他們家族的底蘊雖然深厚,但是他們整體作戰實力並不是特別的高。

如今的蘇家已經是四分五裂的那麼一種狀態,很多蘇家的支脈已經離開了蘇家主脈,從而投奔其他的家族,有的自立門戶,因此這樣一來,咱們暑假這些舞者們四分五裂,內憂外患可以說會越來越弱小,這樣一來,馮家就擁有着吞併蘇家的時機。

。 整個小山坡的泥石流滑下來時,查爾斯的大軍正行過,聽到身後傳來的轟鳴聲,查爾斯回頭一看,氣的肝裂!

「退!」

「散開!」

「快!」

整個行軍大隊,瞬間被切成了兩半,走得快的一半,僥倖逃過一劫,後面的一半被淋了個透心涼!

「呸!」

「噗——」

「咳……」

隊伍一陣混亂,山坡上的泥石流還在緩緩的倒泄出來,不過流速已經慢了下來,查爾斯狠狠攥著拳頭:「1隊、2隊繞道山坡後面,把那個背後搞事的王八蛋抓住大卸八塊!」

1隊、2隊迅速出列,緊急繞過了被泥石流阻斷的山路,跑到山坡後面一看,發現地面已經凹進去一大片,此時正有簡易的運輸裝置正在源源不斷往地面的幾個倒灌箱里注泥石流,倒灌箱滿了后自動往下面傾瀉——

這!

一看到這些,兩個小隊的人都氣炸了,當場就要去抓背後的敵人,不想此地空無一人,應該是作完案就跑了,這烏漆嘛黑的環境里,根本無法找到人,沒辦法,他們只能現場拆卸了這個簡易循環系統的能源,沒了能源,倒灌箱裡面的泥石流很快結成冰塊,山坡下不斷傾瀉的泥石流這才停下來。

查爾斯聽完報告,整個人更炸了!

可惡!

他恨啊!

「統帥,現在怎麼辦?」隊伍里有人問,已經有一半人被澆了一身,好在現在氣溫極低,很快就結成冰,大家聚在一起,互相拍打著身上的冰碴子,聽到有人問話,所有都轉向查爾斯。

查爾斯的臉,已經黑得徹底,他已經知道自己這是中計了。

草率了!

原以為對方的大軍進去6營,目標是路易的人馬時,他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

兩方相鬥,自己可以做一個漁翁,不想——

當時應該跟路易聯手,把敵人剿滅才是。

但!

如果跟路易聯手,等於承認了自己的失敗,且缺衣少糧的危機依舊沒有得到解決,還不如像現在這樣子,把缺衣少糧的矛盾,全部轉嫁在路易身上。

查爾斯這次能順利說服隊伍的主力,率大軍出征敵營,就是因為把隊伍里的主要矛盾轉移到了路易那邊,讓大家一致覺得這一且都是路易搞出來的事情,因此當敵人的炮火對準路易之後,大家才能那麼容易就聽信了查爾斯的話,也就是——

讓路易在前方頂著敵人的炮火,大家繞道敵人的背後,給敵人來一個出其不意的致命一擊。

查爾斯的計劃,才實行的如此順利。

要不是敵人太狡猾,竟然在背後也挖了坑——

查爾斯的臉,黑如鍋底,他握著拳頭,道:「偵查小隊,全部出列。」

下一秒,幾十個人走出來。

查爾斯道:「分散來開,迅速探明、摸清前方的情況。」

各個偵查員道:「是。」

查爾斯道:「全體,繼續前進——」

「是。」

隊伍緩慢前進。

查爾斯感受著行軍的速度,不由蹙眉,尤其是那些被泥石流潑過的人,身上都是冰碴子,涼氣冷嗖嗖的,源源不斷的侵襲著身體,查爾斯道:「都跑起來,不要停下。」

「速度!」

「是。」

行軍大隊大聲回道,但由於很多人受到泥石流的攻擊,身體又冷又餓又疲乏,回話時明顯可以感覺到大家的精氣神差了很多。

查爾斯心裡閃過一絲隱憂,甚至升起一絲打退堂鼓的想法,但開弓沒有回頭箭,已經走到了這種地步,唯有攻進敵人內部,搶奪敵人的糧食與保暖物資,才是最大的後路,於是,查爾斯只能要求大隊伍繼續。

大軍接著朝目的地推進,但這一次查爾斯更小心,更謹慎了,寧願放緩速度,也不敢再霍然冒進。

……

李山水聽著前方傳來的報告,心裡不由十分遺憾:「竟然沒能潑到敵方統帥身上。」按照他的設計,如果潑到查爾斯等主要人員的身上,這場戰鬥估摸著就可以提早結束。

可惜。

然後。

報告的人繼續道:「隊長,在泥石流啟動前,能源儲備大概還有50%左右,但我們的能源被敵人拆走了。」

「還剩這麼多?」李山水皺起眉頭,能源被敵人取走,是他意料中的事情,但沒想到竟然還剩這麼多。

泥石流傾倒裝備的這些能源,佔據整個5營能源儲備的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配給了信號塔與各個基站,剩餘的零星點點,都用來升火造飯了,因此整個5營已經找不出能源了,當初還是李山水極力爭取,才從季柚這個鐵公雞統帥手裡申請來的。

潑了一半的敵人?

不錯,比當初的計劃要稍微好一點。

李山水道:「前線的人,全都撤回來。」

前線一直密切注意敵營的幾個小隊,都有點詫異:「全都撤回來嗎?」

李山水其實心裡也有點打鼓的,但這是季柚統帥的命令,她的原話是——【不用管他們了,大家都回統帥營地呆著,能吃就吃,能喝就喝,能睡就睡,1個小時準時集合——】

換言之,進入敵營的大軍,將有季柚統帥在1個小時之內返回。

幾個偵查隊伍還在等著李山水的回復,李山水道:「全部撤回來,不需要盯梢,以免增加不必要的犧牲。」

「是。」

李山水說完,心裡這才放心,然後,他快步走進代理統帥程皓月所在的石屋,程皓月一直守在瞭望台的觀察室,他沒敢離開,這會兒,一直強打起精神的他,忽然有點昏昏欲睡,腦袋正小雞啄米呢,忽然聽到腳步聲,他瞬間塑直了身體,下意識道:「敵人來了?」

一看是李山水,程皓月道:「你怎麼過來了?你怎麼不去盯著陷阱的情況?」

李山水道:「統帥讓退回來,不用管了。」

程皓月:「……那你來幹嘛?」

「咳咳……」李山水清雋的臉上略有些尷尬,接著,他一本正經道:「閑著容易犯瞌睡,我來瞭望台看看有么有啥能做的。」

程皓月道:「敵人沒來,我也閑著呢,沒你能幹的事。」沒看他也在打瞌睡嗎? 為了弟弟,她差點丟了性命,把全部身家給了弟弟,卻沒能挽救弟弟的生命……

而這一切,不能不說與這個彬彬有直接關係。

當初看到弟弟買豪車,她就情知被弟弟、也被彬彬給戲耍了。

而彬彬眼下的情況,更讓汪晚夏難過、沮喪:

彬彬竟然能甩出八百萬來買車!

可見,汪晚夏給汪晚冬那七千五百萬,除了一小部分還了債務,大部分都落入彬彬的手裏。

「彬彬,出手很闊啊!」

汪晚夏很酸地說了一聲。

彬彬心中一慌。

大姑姐眼裏的複雜神情,令她感到自己矮了一截。

但是,她的心理相當強大,馬上鎮定下來。

她明白,此時不是露怯的時候,如果顯得自己心虛,那對方會更加理直氣壯,甚至咬上身來!

叢林之中,兩隻野獸偶遇,第一反應不是示弱,而是示威露肌肉嚇退對方。

彬彬冷笑一聲:

「大姐,怎麼聽你說話的味道,有點不高興?不至於羨慕我買輛代步車吧?」

「我當然很難高興。我弟弟沒了,你卻在揮霍我給我弟弟的錢。」

「大姐,這麼說話就不厚道了,」彬彬一臉譏諷,倨傲無比地道,「我只是繼承了我老公的遺產!至於這遺產從哪裏來的,我沒有必要關心。你說你給你弟弟的錢,誰又能證明你以前向你弟弟借了多少錢?在我看來,你還弟弟的錢,不應該算是給錢吧?」

這話,真噎人!

要是汪晚夏地下有知,恐怕會氣得從墓碑下跳出來。

汪晚夏臉上一紅一白,胸脯一起一伏,顯然被發明目張膽的污衊和耍賴給氣壞了,高聲道:「彬彬,你臉皮真厚!」

彬彬把雙手向不那麼姣好的腰間一叉,豎眉立眼,潑婦吵街地吼道:「汪晚夏,告訴你,我叫你一聲大姐,是我看看晚冬的份兒上,否則的話,你在我眼裏,你屁都不是!馬上給我滾開!」

彬彬口出髒話,目的是迅速與汪晚夏翻臉!

翻了臉,以後汪晚夏就再沒法討還那七千五百萬了!

「彬彬,我弟弟怎麼吸的毒?怎麼販的毒?你心裏明鏡似的!不是你和你的弟弟勾引他,他一個好青年,怎麼就會墮落那麼快?」

彬彬想要激怒汪晚夏,當然對此並不隱瞞,冷冷地笑道:

「汪晚夏,今天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你弟弟就是我勾引下水的!他跟販毒集團有交易,也是我牽的線。毀掉你弟弟的,就是我,你能怎麼樣!」

汪婉霞剛要回擊幾句,一個青年男子從後邊走了過來,伸出手摟住彬彬的腰,娘聲娘氣地道:「這個女人是誰?」

「她姓汪!」

「也姓汪?」青年男子歪著頭,疑問道。

「你應該猜出她是誰!」

「我前任的姐姐?」

「哼!她看我買車,眼紅了。」

青年男子用不安分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了汪晚夏一遍,用極為娘炮的口氣道:「沒有實力,就不要在這裏說三道四、丟人現眼。這車叫什麼,你說得出來嗎?告訴你,賓利!」

說完,又沖汪晚夏胸前死死地釘了一眼!

看得出來,娘炮的心裏相當不平衡:自己的女人,胸沒有人家高,腰沒有人家細,臉沒有人家白,腿沒人家長……要是不是為了彬彬的錢,他才不會跟這個寡婦湊到一起呢!

張凡站在旁邊觀察,已經看出了七八分。

這個男的明顯就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看他那一身作派,雖然穿著名牌,卻從骨子裏顯出一種窮嗖嗖的賤氣,可以看得出來,根本不是個公子哥。

彬彬看見張凡打量她的男人,馬上提高了聲音,那口氣像是超市裏買棵大白菜:「阿寶,喜歡嗎?喜歡的話,姐馬上給你提車!」

那個叫阿寶的,眉毛眼睛都笑了!

微微塗紅的嘴唇一挑,顯得十分媚氣,那神情,能把女人的心給勾去!

顯然,是位得道軟飯大師。

他腰肢微微一扭,說出來的話嗲聲嗲氣,全是脂粉味:「彬姐,你做主嘛,反正錢是你的!」

說完,又冷笑着看了汪晚夏一眼:老子拿你的錢買車,氣死吧你!

彬彬把原本並不高的胸往阿寶身上一蹭,扭頭沖站在一邊的男服務員招手,拿出喚狗的神態:「去,辦手續吧!」

男服務員能當回狗,相當高興,因為賣車提成,這回是靠譜了。

急忙踮上前來,躬身道:

「這位女士,還有這位先生,二位看中了這車,請隨我到經理辦公室去!」

說着,伸出手,在汪晚夏胸前推了一下。

他在旁邊觀察了半天,目光早被汪晚夏這傲人之身體吸引得五迷三道,此時趁機了了一把零接觸的心愿,扯起嗓子,厲聲道: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浠栫湅浜嗙湅閭d簺寤虹瘔锛屽張鐪嬩簡鐪嬮牠闋傜殑閭g劇鏁搁粦涔庝箮鐨勬礊鍙o紝鐩厜鐣ュ井鏈変簺鍑濋噸銆?Next post: 傅斯晟來了興緻了,挑眉,「練手的是什麼意思?」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