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嫣一門心思都在角落的秦文義身上,自然是懶的搭理他。

“嫣嫣,郭翔跟你打招呼呢!”一旁的美婦谷秋萍乾咳了一聲提醒女兒道。

郭翔可是郭高官的兒子,有心追求劉嫣,可謂是門當戶對。

“對不起,郭少,你的好意心領了,我對賞花沒有興趣!”劉嫣俏臉一沉,冷淡道。

“呵呵!看來傳聞不假,妹妹只怕芳心全在那瘸子身上了。”

郭翔像吃了死蒼蠅一樣難受,望着角落裏的秦文義,諷笑道。

“媽的!”

“這死垃圾怎麼來了?”

劉家人臉上掛不住,覺的有些不太對勁。

待順着魂不守舍的劉嫣目光望去,果然看到了穿着破舊中山裝的秦文義正坐在角落,頓時火冒三丈,惱火的很。

“這窮鬼怎麼混進來的。”

“還嫌咱們老劉家不夠丟人現眼嗎?”

“文兒、武兒,走,去會會這不要臉的東西!”

谷秋萍向來刁鑽刻薄,當即臉一沉,不悅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日再會朋友們,晚安! 劉氏滿門這一動,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隨而來。

劉家大小姐與殘疾畫師秦文義的事情,鬧的滿城風雨,如今秦文義還敢跑來撞槍口,這火藥味自然是免不了的。

“武弟,你是怎麼辦事的,這都多長時間了,還沒搞定這個瘸子?”

高冷前夫要復婚 劉宏文扶了扶眼鏡,老氣橫秋問道。

劉宏武在雲州是出了名的狂妄,但對這個地位卓越的大哥,卻是敬畏的很。

“大哥,是我心軟了,我就該直接宰了他,沉到東江裏的。”劉宏武恨然道。

“媽,哥哥,我求求你們,給文義一個機會。他真的很有才華,只要給他機會,今天他一定可以出人頭地的。”

劉嫣跟在母親的身後,苦苦哀求道。

“給他個機會?我劉家的臉都讓你丟光了,別說他那兩把刷子,就是曹子建再生,也休想入我劉家門!”

“正好,今兒讓秦瘸子死了這條心!”

谷秋萍暗中狠狠掐了劉嫣一把,恨鐵不成鋼道。

“就是,伯母,這凡事講究個門當戶對,劉嫣小姐何等尊貴,怎麼能跟個瘸子呢?”

郭翔在一旁添油加醋。

秦文義望着殺氣騰騰而來的劉家人,沒有絲毫的慌亂,只要手中的畫在手,他便有無比的自信。

“今兒是什麼日子啊,什麼阿貓阿狗都來了,秦瘸子也不睜眼看看,這地方是你能來的嗎?”

谷秋萍冷喝問道。

“你們能來,我爲什麼不能來?”秦文義青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從容的笑意,傲氣問道。

“呵呵,你算什麼東西,敢跟我們比?”

“我看你是偷偷混進來的吧?”

劉宏武一把揪住秦文義的衣領,頤指氣使的問道。

“我秦文義堂堂正人君子,自然是光明正大走進來的。”

秦文義夷然不俱,仰着頭道。

“好一個光明正大,誰不知道這次辦的是全國大型展覽會,參會的誰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再不濟也是畫壇有名氣的新銳,你算什麼東西?”

“來人!”

劉宏武推了秦文義一個趔趄,大喝道。

“喲,是哪個不開眼的,敢惹我們武爺和谷夫人生氣啊!”

一個穿着黑色中山裝,胸口掛着秦幫騰龍微章的漢子走了過來,冷傲問道。

負責安保的是秦幫弟子,主事的叫錢喜,是婁虎的心腹大將,平日與劉宏武也是稱兄道弟,關係極好。

“我懷疑這人是賊,偷偷混進了展覽會。”

谷秋萍指着秦文義,嬌喝道。

“媽,文義他是……”

劉嫣剛要辯駁,就被谷秋萍用狠厲的眼神給打斷了,“你給我閉嘴!”

“你們!”

劉嫣也不敢當衆跟母親對着駁斥,登時氣的落淚不止。

“嫣嫣,我行的正,不怕他們誣陷。”

秦文義見愛人流淚,愈發的剛毅。

“這位先生,請你出示邀請函!”

錢喜面色一肅,冷冷問道。

“嘿嘿,他要能有邀請函,那才見鬼了!”

劉宏武等人哈哈大笑道,等着看秦文義出醜。

“好!你給我看清楚了,這是什麼!”

秦文義從懷裏掏出邀請函,冷冷仍在了錢喜的懷裏。

錢喜一見是燙金的帖子,不敢大意,連忙恭敬打開一看,好傢伙,竟然是特級邀請函。

一時間,他楞在原地,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因爲這絕不是一張應該出現在這種落魄之人手中的帖子!

“這,這哪來的?”

“他怎麼會有特級函?”

劉宏文一把奪過帖子,翻看了兩遍確定無誤後,失聲驚叫道。

谷秋萍等人也是一臉的懵逼。

“武爺、谷夫人!特級函是由主會的尹先生親自派送的,只有最尊貴的貴賓,才能擁有。”

“所以……”

錢喜一時間吃不透秦文義的來頭,聳了聳肩,先把責任摘到了一邊。

“錢兄,這次會議有多重要,你知道的吧,要是出了什麼岔子,這責任可不是你能擔的起的。”

“你怎麼就能確定,他這張函不是偷來的呢?”

劉宏武皺眉問道。

“武爺,秦幫的規矩你是懂的,他持有特級函,不管他怎麼弄到的,他都有權利待在這。”

“所以,別怪兄弟不給你面子了。”

錢喜冷笑了一聲,歉然道。

“秦先生,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找禮儀。”

“都散了吧!”

錢喜衝劉宏武眨了眨眼,領着保安盡數退了。

劉宏武會意,這是要他自顯神通了。

“秦文義,我不知道你從哪偷來的特級函,不過你以爲能進來,就魚躍龍門了嗎?”

“不,絕不可能!”

谷秋萍搖晃着白皙的手指,冷冷道。

“我對自己的畫有信心!”

秦文義望着淚眼朦朧的劉嫣,眼神凜冽道。

這是他最珍貴的一幅畫,青峯送別圖!

“好,今兒這裏都是行家,你既然如此自信,不妨把畫亮出來,讓大家品鑑一下如何?”

谷秋萍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之光,笑問道。

好!

秦文義自信一笑,攤開了手中的畫卷。

吳縣青峯山下,昔日兄弟倆,少年分別,垂淚相擁!

幾十年過去了,變了的是這世間人心,不變的是昔日那份刻骨銘心的兄弟之情。

畫中莽莽叢山,高空寒雁,斜陽餘暉,無不彰顯着離別之痛。

在場不少懂畫之人,暗生悲涼,心中驚歎,此畫已入神,竟讓人望而生悲!

谷秋萍從未真正去品鑑過秦文義的畫,此刻一見,心中也是大驚不已,深嘆不如。

只可惜,這個瘸子年紀太大,又地位卑賤,便是有才也遠遠配不上她們尊貴的劉家。

“呵呵!”

“區區一幅尋常之作,也想登大雅之堂,入衆人的法眼?”

“我看這畫稀疏平常,實屬下層之作,連一般美院的學生都不如!”

“我只能送給你兩個字,垃圾!”

谷秋萍收起驚羨之心,利嘴如刀,說話之餘,如棄廢紙。

“谷夫人,你對我有偏見,評論做不得真!”

秦文義拾起畫卷,吹了吹上面的灰塵,緊緊的握在手心。

“是嗎?”

“我看谷夫人評的很恰當,你的畫太過無實無行,偏偏又自視清高,妄稱神韻。”

“確實是一文不值的垃圾!”

人羣中,一個穿着黑色唐裝的六旬老者咬着菸斗走了出來,冷然笑道。 “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評我的畫?”

秦文義桀驁問道。

“鄙人範仲明,綽號南山居士!”

老頭雙手一背,仰着頭,傲然道。

“哼,什麼南山居士,凡俗入骨,不配評論秦某的畫。”

秦文義哧鼻笑道。

“呵呵,我就笑了,範老沒資格評論你的畫?”

“你個死瘸子知道他是誰嗎?”

“範老乃是江東國寶級的國畫聖手,更是江東省畫協名譽會長,也是這次畫展的評委之一。”

劉宏文在一旁介紹道。

“客氣,客氣,範某國手不敢當,在江東嘛,馬馬虎虎有點小名氣罷了。”

範仲明表面上客氣着,臉上的得意傲色,卻是難以掩飾。

“喲,原來是範老!”

“我聽說,但凡經過他老人家點評的畫,優者身價立馬飆升數十倍,劣者再無出頭之日。”

“他老人家那雙慧眼,可以說是國內頂級鑑畫、評畫名家呀!”

人羣中一聽範仲明的名頭,紛紛驚歎議論。

“這位狂妄的秦先生,帶着你的垃圾畫滾吧!”

“你就算是待到畫展,過不了範老與我這關,留下來也只會更加的丟人!”

谷秋萍笑道。

“媽,範老,你們不能這樣,你不可以的,爲什麼你們就不肯給文義一個機會呢?”

劉嫣絕望泣然道。

以範仲明在畫壇的影響力,此番當衆的點評,無疑宣判了秦文義的畫壇生涯的死刑。

此後,無論他再出色,都很難有出頭之日。

要知道今天這裏除了畫界中人,更有很多的老闆。

範老這一開口,秦文義想要得到包裝、走紅,再無希望。

“有眼無珠!”

“勢利小人!”

“你們玷污了畫壇,不配談畫、更不夠資格點評我的畫!”

“秦某恥與爾等爲伍!”

秦文義握着畫卷的手在顫抖,滿腔的熱血,滿腔的希望,竟然就被這兩個有眼無珠之輩澆滅了。

太殘忍了!

太齷齪了!

他那顆驕傲的心,豈能受這種小人褻瀆。

他飽含情義的畫卷,又豈是這些人所能靈物的。

“媽的,死瘸子,口氣還挺狂,敢藐視我華夏畫壇,今兒我就撕了你的畫!”

劉宏武一肚子蠻力搶走了秦文義的畫,惡狠狠道。

“別,別,那是我的命,不能撕,不能撕啊。”

秦文義掙扎着想要奪回來,然而卻被一旁的保鏢給摁住了。

“今兒要的就是你的命,嘿嘿!”

劉宏武如惡魔一般狂笑着,一點點的撕碎了秦文義畢生最珍貴的畫卷。

那一瞬間,他的腦海內一片空白。

記憶、思念彷彿全在這一刻,被生生剝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