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迪奧身體一晃,無法控制的摔倒在地。

而之後,一個火紅色的身影悄然出現,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喉嚨上面。

【擊殺凝氣期修士,進度增加233點!】

“凝氣期,果然不好對付。”

揉了揉舔狗毛茸茸的大腦袋,陸川心中感嘆道。

馬迪奧那一掌很強,如果不是穿着翹豚內甲,陸川瞬間就會被重傷。

凝氣期的修士不好對付,但也不至於太過艱難,煉氣期的修士才叫恐怖。

只要不被蘊含靈氣的攻擊命中,凝氣期修士被青鋒劍碰到也得受傷。

“馬迪奧死了,那麼接下來就是幾個狗腿子。”

陸川冷笑一聲,身形快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距離馬迪奧被殺的地方差不多三裏的位置,馬迪奧那個五十多歲的老奴停下了腳步。

他的修爲比馬迪奧強了很多,達到了凝氣期七層。

這個修爲在熾雪城算不上頂尖,但也很不錯了。

畢竟馬家的家主馬麥皮也才煉氣期二層,而陸家家主陸天明也只是煉氣期三層。


“以大少爺的修爲,只要不碰上煉氣期的修士,逃跑還是可以的。”

老奴心中嘀咕一聲,腳步猛地停了下來。

目光往前方看去,一道火紅色的身影悄然出現,一步一步的往這邊逼近。

長毛飄飄,犬齒猙獰。

兇暴的戾氣從身上散發出來,森冷的殺機毫不掩飾。

此時的舔狗可沒有半點在陸川身邊的蠢萌,反而極爲兇狠。

這纔是三級靈獸赤風飆真正的樣子,密林之中的殘忍捕食者,黑夜中的恐怖獵手。 “赤風飆!”

老奴目光一凝,整個人立刻戒備起來。


赤風飆,三級靈獸中的佼佼者,相當於人類修士凝氣期九層的修爲。

兇殘、狠辣、陰毒,專門攻擊弱點,擅長的乃是一擊必殺。

赤風飆的攻擊力在三級靈獸裏面並不突出,但絲毫不影響它的可怕。

一旦被赤風飆咬到,那麼就離死不遠了,因爲赤風飆最喜歡的就是撕咬喉嚨。

“赤風飆爲什麼會主動找上來 ?”

老奴心中思索,然而舔狗卻沒有給他思考的機會。

黑暗中如火焰奔騰,瞬息之間便來到了面前。

砰!

沉悶的聲音在身前炸起,馬家老奴就像是被巨錘撞上,整個身體直接倒飛出去。

“不愧是赤風飆,比我想象的更加強大!”

老奴心中暗忖,赤風飆主動找上門來,那麼少爺擊殺陸川就簡單多了。

凝氣期對上煉髓期,那是一道無法跨越的碾壓之勢。就算陸川天縱之資,也不可能是少爺的對手。

老奴心中對馬迪奧信心滿滿,打算先想辦法拖住赤風飆,等馬迪奧殺了陸川之後再來跟他聯手解決赤風飆。

然而現實遠比想象的殘酷得多,就在老奴從腰間摘下一面小圓盾準備慫到底的時候,一絲危機感突然涌上心頭。

嗤!

“啊!”

劇烈的痛苦從下肢處傳來,緊接着便是淒厲的慘叫聲。

老奴看見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地面滑過,之後狠狠地摔倒在地。

“怎麼……這麼……醜……”

看着那張陌生的面孔,老奴一時之間沒有轉過彎來。

可當他看到之前還兇戾狠辣的赤風飆瞬間變身蠢萌舔狗的時候,終於明白這個人是誰了。

可惜,已經晚了。

咔嚓!

骨骼碎裂的聲音在顱腔內迴盪,老奴想要喊叫,卻再也沒有機會了。

【擊殺凝氣期修士,進度增加402點!】

“就這?”

陸川踢了老奴的屍體一腳,表情十分不屑。

老奴的修爲比馬迪奧強得多,但死的卻比後者更加輕鬆。

究其原因,不過是佔了個暗中偷襲的便宜。

靈氣攻擊能夠秒殺大部分煉髓期修士,前提是有出手的機會,並且能夠命中。

至於剋制這種手段的方法……

老爹說過,要用魔法對抗魔法。

想要抵擋靈氣攻擊,就需要同樣運用靈氣的防禦手段,或者像是陸川身上穿的翹豚內甲這種法器級別的法寶。

化神期修士和煉神期修士亦是同理,不過不僅需要抵擋靈氣攻擊,更重要的是靈魂。

“去吧,將馬家的所有人都殺掉。”

陸川揉了揉舔狗的小腦瓜,扭頭看向萬寶樓廢墟的位置,目光中滿是忌憚。

煉氣期的修士實在太強了,就像是幾十臺推土機和挖掘機在混戰,中間還有幾臺壓路機鎮場子。

方圓百米之內勁氣飛射,房屋一片片倒塌,地面被犁出一道道溝壑,宛如小型天災。

至於在其中受傷或死亡的普通人,更是不計其數。

“沒有力量,終究只是螻蟻。”

黑夜中迴盪着老人和小孩的哭嚎,耳邊響起男人和女人的慘叫,讓陸川如墮冰獄。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弱小就是原罪。

陸川從來沒有如今天這般渴望力量,渴望變得更加強大。

……

距離三族論武還有不到四天,這段時間熾雪城可謂暗流洶涌。

馬家大少爺馬迪奧和老奴兩個凝氣期的高手慘死,找到的只有滿地碎肉,根本看不出來是死在什麼兵器之下,又是什麼人動手。

馬家家主馬麥皮不敢聲張,甚至不敢去調查。因爲那天夜裏參與戰鬥的人各個修爲都在煉氣期五層以上,甚至煉氣期七八層的都有。

萬寶樓被毀了,方圓百米之內所有的凡人全都慘死。

熾雪城城主呂浩什麼都沒說,就像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陸家和楊家在那邊也有一些產業,但都像是商量好了般默不作聲。

強者的威懾力在此刻展露無遺,沒有人去追究,或者說沒有人敢去追究。

“這個世界,還真是殘酷啊!”

陸川感嘆一聲,拆開了萬寶樓那個夥計送來的信件。

信件中較爲詳細的說明了之前萬寶樓戰鬥的前因後果,以及涉及其中的幾方勢力。

萬寶商會,是一個較爲鬆散的商業組織。

商人逐利,自然就會想辦法保住自己的財產。於是衆多商人便聯合起來,或是發展自身實力,或是僱傭修士,逐漸壯大起來。

萬寶商會遍及整個東洲,但主要勢力還是在楚國。

靠着強大的綜合實力以及與楚國皇室的相互照應,萬寶商會已經有了向其他六個國家蔓延的趨勢。不過楚國的國力放在這裏,想要以這種方式入侵他國任重道遠。

百獸門,以馭獸爲主的修行門派,戰鬥力大部分都在所駕馭的靈獸身上。

捕捉、駕馭、飼養、培育,百獸門的手段十分高超,這方面在楚國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神劍宗是一個用劍的門派,劍修冷冽、犀利,一言不合直接動手。氣勢鋒銳,一往無前,十分難纏。

萬花谷就不用多解釋了,門內都是女修士,連靈獸都沒公的。

五大勢力彙集在熾雪城,乃是爲了一種名叫血紋魔蟲的奇異植物。

雖然名爲魔蟲,但卻是一種植物的果實。

至於這東西效果,就極爲可怕了。

能夠讓普通人跨過淬體期和煉髓期,直接一步到位達到凝氣期。並且這個凝氣期不是空有其表,而是真正能夠使用靈氣進行戰鬥的凝氣期。

並且除此之外,這些通過血紋魔蟲催生出來的凝氣期修士竟然還能夠在此基礎上繼續提升修爲。

不過有得必有失,不走尋常路也是有代價的。

凝氣期修士在體內凝聚氣旋,等到凝氣九層之後便將九個氣旋淬鍊成一個。這些使用血紋魔蟲催生的出來的修士體內沒有氣旋存在,只有一隻血紋魔蟲提供靈氣。

這樣的情況下,提升修爲的前提就是強化體內的血紋魔蟲。

這是制約,也是代價。

而想要強化血紋魔蟲,目前只有一種方式,那就是使用另一隻血紋魔蟲。

不僅如此,體內血紋魔蟲會隨着時間推移不斷萎縮,修士的修爲也會不斷下降。 沒用過血紋魔蟲的人被它的強大功效勾動貪慾,而用過血紋魔蟲的人則不得不拼命去爭奪。

最可怕的是,這東西沒辦法培育和飼養,並且產出渠道極其稀少,只有在某些特殊的祕境之中才能夠得到。

五大勢力這次趕來熾雪城,就是因爲收到了一個神祕人的信息。

在熾雪城境內有一處祕境,可以得到血紋魔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