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長老,剛才我說,新來的五階醫仙才十五歲。」聶雲看到宋長老,那股吃驚的樣子心中不知道多開心。

「十五歲,十五歲的五階醫仙,十五歲的五階醫仙……」這時,宋長老便是自言自語的嘀咕,而且還在那裡來回走,很是興奮。

這宋長老走了一會,隨後對聶雲說道「聶雲,那個十五歲的五階醫仙在哪裡?快,快現在快帶我去。」

隨後,宋長老便是來到聶雲的身旁拉住聶雲說道,然而聶雲則是淡淡一笑,一點都不著急的對宋長老說「不要那麼著急嘛宋長老,只是一個十五歲的五階醫仙,不用那麼著急,他又不會走。」

宋長老聽到聶雲的話后,頓時神色焦急的說道「能不著急嗎,一個十五歲的五階醫仙,你說如何不讓我著急,要是讓別的長老給搶走了,怎麼辦,快快快。」

風鎮天在一旁聽著有點暈,為什麼要搶自己呢?

「哎呀,搶了就搶了吧,反正你剛開始還那麼淡然。」聶雲到現在還不忘挖苦宋長老。

宋長老也聽出聶雲話中的意思了,隨後便是咬了咬牙,從小乾坤當中拿出一顆縮小行的柳樹,然後遞給聶雲「給你吧。這回可以帶我去了嗎?」

然而,當宋長老拿出那一顆縮小型的柳樹,聶雲的眼神當中泛起了熾熱的感覺,當聶雲結果這顆小柳樹后,聶玉便是觀賞起來。

「趕緊的,快點帶我去,這東西以後都是你的了,以後你在慢慢的看。」宋長老再次焦急的說著。

「不用著急了,宋長老,那十五歲的五階醫仙就在這裡。」聶雲笑著說道。

「在哪裡,在哪裡。」宋長老滿臉焦急的繼續問道。

事實上,風鎮天都懵了,自己這麼大的一個人,難道他看不見,然而並不是他看不見,而是他根本就沒看。

「就在這裡。」隨後聶雲把風鎮天給拉了過來。

然而當風鎮天站在宋長老身前的時候,那宋長老眼神當中透漏出來的熾熱感覺猶如一個色狼看見美女一樣,伸手就把風鎮天的雙手握住。

「你,你叫什麼?」宋長老此時激動的說著。

風鎮天有些發愣說道「前輩,小子叫風鎮天。」

「哈哈,風,風鎮天。好,好名字。你願意做我的徒弟嗎?」這時,宋長老激動的問道。

然而,風鎮天聽后心中驚訝不已,而且也有些發愣,因為此時的風鎮天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因為剛到這裡來,什麼都沒搞清楚了,就有人想要收自己為徒弟,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啊?

「你不願意嗎?我會給你好多修鍊用的資源的。」這時,那宋長老再次說道。隨後從小乾坤當中拿出不少寶物,雖然風鎮天都不認識,但是在一旁的聶雲眼睛都紅了,看到這些東西,聶雲都有要搶奪的衝動。

然而,風鎮天雖然不知道這些寶物是什麼,但是小九的聲音則是響在風鎮天的腦海當中「主人,這些都是非常好的東西,你一定要拿來。」

小九可是很高傲的,對於小九來說的非常好的東西,那一定是真正的好東西。 風鎮天心中暗想「有這樣的好東西,那一定要弄來啊。」隨後,風鎮天抱拳說道「多謝宋長老的關愛,但是,小子已經有師尊了,不能在另拜他師。」

宋長老聽到風鎮天這樣說,很是不悅,但是宋長老突然想到「你是叫風鎮天吧,你的師尊是誰,老朽讓他把你逐出師門,在另行收你可否?」

風鎮天聽后頓時心中一驚「這萬萬不可。」

「哈哈哈,宋長老,你竟然這樣做可真是讓人傷心啊。」聶雲大笑說道。

「哦?不知是不是聶雲你有什麼好辦法?」宋長老可不笨,他知道聶雲一定會有辦法的,要不他絕對不會這麼說的。

聶雲看了看宋長老手中的東西,眼中那熾熱的神情再次出現,然而,宋長老看到聶雲的眼神,霎那間將自己的寶物藏了起來。

頓時,帶著臉上的怒氣對聶雲喊道「這是老朽準備送給自己徒弟的,你不要想了,說還是不說。」

然而,聶雲微微一笑說道「呵呵。宋長老已經給聶某這麼一件好東西,怎麼還能在要呢。」聶雲知道,宋長老絕對不會在給他任何的東西。

「宋長老,他是有師尊,但是你也可以收他為徒,很簡單,誰規定的,一個天才就只能擁有一個師傅?」聶雲這樣一說,頓時讓宋長老茅塞頓開。

「哈哈哈,聶雲啊,你說的對,誰說必須一個人就可以拜一個師傅。哈哈哈。」這時宋長老也是大笑起來,非常開心。

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事實上,風鎮天也不是一個師傅,風鎮天有兩個師傅,一個是軒轅破天,那是風鎮天的啟蒙恩師。

然而,第二位師傅,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道神識,這道神識雖然沒有給風鎮天什麼特殊的東西,但是這道神識卻交給風鎮天那無極陰陽拳。

雖然現在風鎮天對於無極陰陽拳的領悟還不太深刻,但是也是因為風鎮天沒有時間領悟,但是也是風鎮天的師傅。

然而,這次風鎮天要拜第三個師傅了。

「風鎮天你是否願意拜我為師啊?」宋長老一臉凝重的對風鎮天說道。

風鎮天抱了抱拳,隨後跪倒在地「師尊請受風鎮天一拜。」

「哈哈哈,好,好啊,哈哈哈。」宋長老瘋狂大笑起來,好像這次是真的找到寶了一樣。

「乖徒兒,快,快請起。」宋長老緊接著說道。


「謝師傅。」隨後,風鎮天便是站起來。

然而宋長老則是從手中拿出了一個小乾坤「為師沒有什麼東西送你,就把這枚小乾坤送給你吧。」

風鎮天看到這枚小乾坤后心中十分高興,因為風鎮天知道,這裡面的東西都是小九所說的好東西,隨後,風鎮天跪在地上接了過來「多謝師傅。」

「哈哈哈,好徒兒,快快請起,你我師徒,無需多禮。」宋長老非常的開心,現在已經把一臉的皺紋都笑了出來。

然而,聶雲看到后,便自己悄然離開,他知道宋長老一定會有很多話對風鎮天說,然而,當聶雲走了以後,宋長老便是不在那樣大笑了。

「這個聶雲真煩人,竟然匡去為師一個源靈樹,真是可惜啊。」這時,宋長老一臉躊躇的對風鎮天說道。

「師尊,那源靈樹到底是什麼東西?」風鎮天問道。

宋長老聽到風鎮天這樣說,一愣,隨後對風鎮天說道「也對,天兒你不是聖地之人,難怪你不知道。」

「事實上,這源靈樹乃是醫仙聖地里的寶樹,但是卻只有在武源境界的人可以使用,雖然我們醫仙都是修鍊救治之術。」

「但是也應該擁有一些武技來防身,聶雲是武源巔峰,只差少許便到了武道境界,然而這顆源靈樹便可以讓聶雲直接晉陞到武道境界。」

「雖然,醫仙是以醫為主,以武為副,但是,如果沒有一個強健的體魄。那醫仙也只是活不了幾天。」

這時,宋長老便是告訴風鎮天一些關於源靈樹的事情,然而風鎮天也是聽了進去。

隨後,風鎮天便問道「不知師傅,尊姓大名?」事實上,風鎮天雖然拜師了,但是卻不知道這位師傅是什麼名字。

宋長老聽后先是一愣,隨後大笑對風鎮天說道「哈哈哈,為師碰到你這樣的徒弟太開心了,所以忘了介紹自己了。」

「好徒兒,為師宋震宇,現在的修為在武道境界,醫仙也在區區的七階巔峰醫仙而已。」

風鎮天聽后頓時大驚「師尊,竟然是一位七階巔峰的醫仙,而且還是一位武道強者。」

這是風鎮天萬萬沒想到的事情,他以為醫仙對修武一途並不注重,但是他的這位師傅竟然是武道強者,這讓風鎮天如何不驚訝。

「哈哈哈,別看為師是一位武道境界的武者,但是如果要是與同階的武者相對,應該不會有什麼優勢的,唯一的優勢就是為師是位醫仙。」宋震宇大笑著說道。

風鎮天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便是問宋震宇「師傅,不知道這醫仙聖地是否有八階醫仙?」

宋震宇聽后一驚,隨後問道「天兒,有是有,但是你問這個幹什麼?」

風鎮天面露傷心之色說道「實不相瞞,徒兒的父親與族人被奸人所害,現在只保留著屍骨,想尋找到可以復活父親與族人的性命。」

宋震宇聽后滿臉驚愕,大聲說道「到底是誰,敢殺我徒兒的父親,老朽要滅他九族。」

風鎮天苦笑著,搖了搖頭「師傅,是魅影的人,這個仇由徒兒自己報,請師傅告知,八階醫仙可否將徒兒的父親與族人復活?」

宋震宇聽后微笑著點了點頭「嗯,好吧,八階醫仙大人,不能復活死人,縱然是醫仙的四大太上長老,也不能。」

「哎,那師傅,八階醫仙可以醫治些什麼?」風鎮天問道。

宋震宇想了想隨後說道「八階醫仙大人,能醫治人的魂魄。」

「哦?魂魄?」風鎮天問道,對於魂魄風鎮天還真是一無所知。

「每個人都有魂魄,而魂魄則是每個人的分身而已,如果要是人失去了魂魄就會昏迷不醒,然而對於八階以下的醫仙來說沒有任何的辦法救治。」

「就拿你想復活你自己的家人來說,這些死了的人,魂魄都會漸漸的消失,然而陰魂的那些人有專門對魂魄攻擊的人,雖然魂魄並非那麼容易受傷,但是只要受傷就會很難醫治。」

宋震宇淡淡的說道。

「那醫仙聖地可否有九階醫仙的存在?」此時,風鎮天知道八階醫仙沒有能力來複活自己的父親與族人,現在風鎮天只能把這一些都寄托在九階醫仙。

然而,當宋震宇聽到風鎮天問九階醫仙的時候,渾身先是顫抖,隨後緩了過來對風鎮天說道「沒有,醫仙聖地裡面沒有醫仙。」

「師傅,徒兒不明白,為什麼你們聽到九階醫仙的時候,都會顫抖?」風鎮天很想知道這些事情。

宋震宇聽后想了想對風鎮天說道「九階醫仙大人乃是醫仙聖地之主,雖然已經數十萬年滅有九階醫仙大人的存在了,也就是說聖地已經數十萬年沒有主人了。」


「然而,所有的醫仙都會對九階醫仙大人由心的對九階醫仙大人的崇拜。因為九階醫仙大人的普渡眾生,慎得人心,只要被九階醫仙大人碰到的人,都會被九階醫仙大人給救活,無論什麼情況,縱然是死人也是如此。」宋震宇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給了風鎮天,雖然不多,但是風鎮天卻知道九階醫仙的神通廣大。 「師傅,不知道九階醫仙去哪裡了?」風鎮天聽到九階醫仙有如此的神通,也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九階醫仙去哪裡了。

宋震宇搖了搖頭,滿臉帶著哀傷說道「不知道,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九階醫仙大人突然消失,從此了無音訊。」

「師傅,難道就有一位九階醫仙嗎?」風鎮天不解的問道。

宋震宇搖了搖頭「並非只有一位九階醫仙大人,但是每個數十萬年就會出現一位九階醫仙大人,雖然現在那位九階醫仙大人還沒有出現,但是最後一定會出現的。」

風鎮天點了點頭,風鎮天此時心中暗暗啊的下定了決心「我一定要成為九階醫仙。」

宋震宇對風鎮天一笑說道「徒兒,沒想到不僅是位五階醫仙,還是位武天境界的武者,小小年紀前途無量啊。」

風鎮天尷尬的一笑,雖然,風鎮天的年紀是很小,但是宋震宇卻不知道,風鎮天正是修鍊的時間也就只有幾年而已,風鎮天在三歲的時候,是武身三段。

但是一直到十三歲的時候還是武身三段,也就是說,從十三歲開始,風鎮天才算是正式修鍊,短短的兩年時間從武身三段直接晉陞到了武天四階。

這樣的修武速度要是讓那些老怪物知道的話,那他們一定會連死的心都有了。

隨後,宋震宇對風鎮天說「徒兒,你那小乾坤當中的所有東西都是寶物,不僅可以提升修為還可以提升對木屬性的控制,提升你醫仙的修為。」

風鎮天聽后十分開心,他現在未必需要提升醫仙境界的東西,但是對於那些可以提升修為的寶物可是愛不釋手的。

然後,風鎮天便是醫治看著小乾坤,心中十分焦急的想要開始進行修鍊,只要自己提升修為,就可以提升醫仙的境界,這樣對風鎮天救治自己的父親與族人便是又進一步。

然而,宋震宇也是看在眼裡,隨後一笑對風鎮天說道「徒兒,為師猜想你也累了,就去休息吧,為師這就去給你安排住處。」

隨後,宋震宇便是帶著風鎮天來到一處院落,雖然很大,但是裡面的人卻也不少,都是一些五階醫仙,但是每個人都會擁有一間房間。

宋震宇與風鎮天來到院落之後,則是對風鎮天笑著說道「這裡乃是五階醫仙的住處,因為醫仙聖地有規定,那就是五階醫仙必須住在統一的院落,縱然你是為師的徒弟也不能有什麼特殊的。」

風鎮天抱拳說道「沒事的師傅,這裡人多熱鬧。」

隨後,風鎮天便是來到一間房內,這房間外面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三十三」也就是說,風鎮天是三十三號。

風鎮天看了看這個牌子,身旁的宋震宇便是對風鎮天說道「這三十三號房間就是你的住處。」

風鎮天點了點頭說道「難道現在醫仙聖地內只有三十三位五階醫仙嗎?」

隨後,宋震宇便是帶著風鎮天走了進去,隨後對風鎮天說道「嗯,算你就是三十三位,還有一些不在醫仙聖地,在別的聖地內被供奉。」

「成為當家的醫仙大師。」

風鎮天點了點頭,雖然風鎮天去的地方不算太多,但是也不算太少,無論是誰都會生病,只要生病就必須要有醫仙來醫治。

然而,這些醫仙便是去了別的地方。


「好了,為師先回去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就來找為師。」此時,宋震宇說道。

「多謝師傅。」風鎮天抱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