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任曉年侵權案件,提成暴擊獎勵可以領取,是否簽到領取】

『任曉年的侵權案件也可以領取暴擊獎勵?』看到系統的提示,羅易還有一點疑惑,這個時候電話響起了,電話上備註的是通訊錄裏面唯二的聯繫人,親哥—羅檳。

「小易呀,恭喜你晉陞為初級合伙人,我給封老大申請了,這次任曉年侵權案的提成全部給你了,畢竟這個案子,從頭到尾都是你在辦的。我聽封老大說,給你放了假,好好休息!我掛了,還在忙」羅檳不等羅易開口說話,就掛斷了電話,估計是怕羅易拒絕吧。

雖然,這個案子從頭到位都是,羅易在辦理,但是簽的名字是羅檳的,最初也是靠着羅檳的名氣才能接到這樣的案子,把提成,完全給羅易,對於羅檳還有些不公平。

羅易因為有系統的緣故,這個獎勵領取下來實在是太香了,直接從貧農懟到中產,羅易打定注意,先領下這個提成,等以後找機會再彌補羅檳把。

月薪調整之後,今天又可以領取固定的保底日薪,另外還有一筆大錢待領取,意念默念領取,大約過了3秒鐘,建行的短訊聲音響着,就此刻來講,對於羅易來說,算的上是天籟之音。

打開手機,查看短訊,目前賬戶餘額為1257後面3個零,羅易仔細數了三遍,總共7位數字,125萬餘7千,是羅易目前的賬戶餘額,真香。

把行李放到自己的公寓裏面,羅易打算今天晚上,稍微的浪一下。

羅易以前總聽朋友吹,酒吧怎麼樣,怎麼樣,雖然沒有去過,今天晚上打算去見識一下,到底什麼才是酒吧。

羅易走在街上,漫無目的,也不知道哪個酒吧比較好玩。

據說計程車師傅都知道,但是第一次,羅易也不敢問呀。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眼前有個酒吧,羅易看着挺熱鬧的,好像是一家新開門的酒吧。

MINT酒吧,羅易感覺有點熟悉,就走了進去。 「我不建議你們學習魔法,因為所有魔法的誕生,皆伴隨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像白色詛咒。」

「但不可否認,這確實是一種力量。」

「保持警惕,不要擴散,還有破譯整理之後,遞呈一份給我。」

寧修遠叮囑一句,這才鬆開魔法書。

這警告之言,令紀紫君鬆了一口氣!

心中更生慚愧!

為自己剛剛冒出的無端揣測念頭,感到傀怍不安!

「謝謝忠告,我們會謹慎處理這本魔法書籍。」紀紫君頷首,又連忙道:「此事事關重大,還允許我將這本書送出去。」

「去吧!」寧修遠揮了揮手。

紀紫君如蒙大赦,抱着魔法書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

紀紫君腳步一僵。

「我很喜歡你的語言,但那些宛如老鼠般的窺覬目光,我很討厭,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說着,寧修遠左眼陡然化為冰冷橫瞳。

一絲舊日之威橫跨未知維度,沿着周圍各種監控傳導向千里之外。

無數毫無準備的監視員工猛然捂住腦袋,吃痛哀嚎起來。

看着那詭誕之眸,紀紫君遍體生寒。

直到這時,她才猛然意識到,看似溫文爾雅的阿瑟斯,實際上有着鎮壓神明級別力量,已經暴露出來的實力,足以製造局部危機,甚至毀滅世界。

雖然基金會對他制定了無數預案,但誰能保證這些預案會生效?

基金會還是太大意了!

他的善意,終究是有限的。

或許他的善意,僅僅是因為這裏有一支說中文的種族的緣故。

「非常抱歉!」

紀紫君臉色大變,連忙鞠躬致歉。

寧修遠揮了揮手,目光落在眼前的平板電腦上。

紀紫君見狀,這才匆忙離開。

此時,她懷裏這本魔法書,已然成為燙手山芋!

這個世界可不止基金會一個超自然組織。

由各區聯合成立的全球超自然聯盟,勢力近乎於基金會。

但相較於基金會溫和收容理念,他們更加激進,對一切威脅統統殺無赦!

因此如果讓他們知道基金會得到一本系統化魔法書籍,必然會不惜一切力量搶奪。

這是基金會所無法容忍的。

很快,載着紀紫君前來的直升機,迅速起飛。

此時,基金會位於這片公海的力量,已然全部激活,一支支機動特遣隊收到緊急調令,或製造迷霧信息,或前往預定位置。

負責監控的阿瑟斯的工作人員,更是第一時間遭到安保人員的緊急監禁。

防止出現叛徒,泄露信息。

這時候,基金會高層突然驚喜發現,阿瑟斯的憤怒,正好暫時癱瘓了這部分知情員工。

他們縱然想傳遞情報,不穩定的精神狀態,也令他們難以辦到。

真是福禍相依!

……

……

入夜,游輪抵達一座不知名海港。

在一支偽裝成安保公司保鏢的機動特遣隊護送下,寧修遠在當地一座秘密站點落了腳。

此時,受到白色蠕蟲模因感染的工作人員已經全部轉移過來,接受統一治療。

治療這些人,對已經完全融合疾病欺詐者的寧修遠來說,不費吹灰之力。

完成治療之後,在紀紫君的安排下,寧修遠進入一間裝修普通的辦公室。

剛剛進入這裏,寧修遠的目光,立即被擺放在牆邊的一台咖啡機吸引了目光。

這是一台外觀十分普遍的咖啡販賣機,唯一與眾不同的是,它有一個觸摸板輸入器,其上按鍵佈局和電腦鍵盤佈局完全一致。

「阿瑟斯,需要我代為輸入嗎?」

紀紫君站在旁邊,貼心問道。

她覺得寧修遠應該不會中文之外的語言。

「不用!」寧修遠搖了搖頭,走近咖啡販賣機,捏起旁邊早就準備好的硬幣,投入其中。

隨即略一沉思,在觸摸板上輸入「一杯可口可樂」。

結果顯示屏上字跡迅速消失,並彈出「範圍外」三個字母單詞。

這一幕,看得旁邊紀紫君一臉詫異!

她不是詫異阿瑟斯輸入的內容,想來這種可以控制舊日支配者,媲美神靈的強大存在,想要東西必然遠超想像。

因此她對可口可樂這行單詞,一點感覺也沒有,只是驚訝於阿瑟斯竟然懂他們的他們另一個常用語種。

可是他為什麼不願意使用呢?

紀紫君忍不住看向阿瑟斯酷似,不,完全和亞裔分毫不差的面孔,心中一陣觸動。

也許他離開家鄉太久了吧!

久得突然遇到說同一種語言之人時,已經不願意再使用其他語言。

在紀紫君浮想聯翩中,寧修遠注意力已經完全在這台咖啡販賣機上。

他再次輸入「一杯黎明之神鮮血」。

顯示屏彈出「範圍外」。

寧修遠眉頭暗皺。這裏的「範圍外」是指不在這個世界?還是這台機器取不到鮮血?

「一杯神之血!」

寧修遠再次輸入,模糊化指令。

「嘩啦——」

液體流出的聲音,令寧修遠瞳孔驟縮,基金會給他的資料,竟然是真的!

這台機器,真的能買到「神血」。

原來,基金會給他的資料中,詳細列舉了無數次嘗試。

其中包括「我喝過最美味的飲料」、「一杯黃金」、「一杯神血」、「一杯d-151839的白血病」、「一杯音樂」、「一杯相關醫療知識」、「一杯我的人生」……等等,全部得以實現。

當然,也有大量範圍外的輸入,比如「一杯鑽石」、「一杯反物質」、「一杯劍齒虎血」……等等。

從這些實驗資料中,基本已經能確定這台萬能咖啡機的適用範圍。

但寧修遠還是沒想到,其中「一杯神血」,竟然真給他倒了出來。

在基金會記錄中,一名d級人員,飲用了神血,卻在一種極度痛苦中化為一灘血水。

寧修遠回憶著資料,捏過裝有神血紙杯,他的靈性直覺瘋狂跳動,左眼更是不受控制的露出橫紋羊瞳本相,死死盯着這杯神血。

——這杯血,是神血!

寧修遠心中一動,這杯神血驀然消失不見,被他收入永固空間之中。

此時,他臉色有些蒼白。

他在想,如果基金會輸入「一杯阿瑟斯腦漿」,會發生什麼?

這個念頭方一冒出,頓時猶如附骨之疽,令他渾身惡寒,如墜冰窟。

等等!

阿瑟斯是我化名、假名,那麼這個假名能不能起到屏蔽效果?

寧修遠心中一動,輸入「一杯克隆病毒」指令。

剎那間,他的心臟提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克隆病毒」乃是絕對假名,他也不知道克隆病毒的本名叫什麼,如果咖啡機獲取不到,這便意味着假名是有效的,他當初的謹慎是對的!

「範圍外」

顯示屏驀然彈出這三個單詞,令寧修遠心中驀然鬆了一口氣。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墨塵繼續說道:「所幸的是,她並沒有死,知道她沒死的妖極少,除了我以外,還有玄默知道。」Next post: ……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