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少爺,我知道她有可能會去哪裏?」

突然,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外面又有一個人進來了。

劉蓓聽到,頓時轉頭望去,隨即臉色大變:「小君?你怎麼來了?誰讓你過來的?」

沒錯,這個人就是他們的女兒,杜如君。

不過,這個杜如君進來后,卻沒有理她媽,而是直接來到了霍司爵面前。

「霍少爺,我這個表妹可是不簡單的,當年她假死在外面,但是卻幫我媽還了很多債,她的本事大著呢。」

「如君,你在說什麼?你給我閉嘴!」

「我說錯了嗎?她當年不是給了你很多錢?你放心,我不會把她金主的名字說出來的,我只是想讓霍少爺找回他的兒子,畢竟,那是他的種,不能跟了別的……」

「啪——」

一句話沒有說完,終於,怒不可遏的劉蓓,站起來就狠狠的給了她一耳光!

她簡直是杜家的恥辱!

一片狼藉的客廳里,再次安靜下來了。

而這一次,因為杜如君的話,氣氛變得更加可怕,那大軍壓境般的巨大黑沉,就如同璇沉了般,危險、嗜殺、寒戾……

統統都在裏面。

連看一眼,都是戰慄的!

「司……司爵,你別聽她胡說,她一小丫頭,就是在……」

「說下去!」[]蓮寶卻看出了端倪,至此,心中確認無疑,此人的確是延慶府看到那個胖子。

在收回目光之時,蓮花餘光撇過最後下馬的一名護衛。

此男子氣質與眾不同,身形高大修長,下馬之時身上自有一股氣勢,袖口深處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明黃色。

蓮寶感覺不對,重新眯着眼瞧過去,雖然那胖子暴發戶在

《憨憨妃嬪宮鬥上位記》第三百零八章怎麼會! 周小韻最終沒有上車,而是在一旁偷偷的繞了幾圈。

這讓江若東更加愧疚,早知道就不叫卿曼蓮上車了。

十幾分鐘后,江若東心情煩躁的開車離開。

樓上的卿曼蓮一直在看著下面,看見江若東的車門一直沒有打開,她心裡竟然有幾分得意。

她可不會愧疚,就算今天做了對不起周小韻的事,她也不會。

相反她覺得跟江若東在一起的人應該是她,周小韻不配。

而且她感覺江若東也喜歡她,如果當初江若東先遇見她,那就沒有周小韻什麼事了。

想到這裡,她突然好後悔,後悔當初她沒有去給周小韻換軍訓服。

緣分啊,就差那麼一點點!

江若東離開后,心情煩躁的他沒有回去,而是去撩別的女人,反正這車已經被卿曼蓮坐過了,那再讓別人坐也無所謂了。

抱著這樣的心態,江若東來到師大劉心菲宿舍的附近,沒有開到樓下,而是停在了綠樹成蔭的小道邊上。

江若東過來找顏芊芊,當初她答應教江若東武術的。

立志成為武林高手的江若東,就學會了摔跤一招怎麼可能就此罷休,所以要了顏芊芊的電話,約好離開軍營後繼續修鍊武功。

「喂,你好。」

「我,江若東,在你宿舍下,你快點下來,我們繼續操練武術。」

江若東的語氣毫不客氣,簡單明了,好像是多年的朋友。

「你…你認真的?」

「廢話,我還沒有成為武林高手呢!」

「可是我跟你說過,我也只會點三腳貓功夫,我教不了你。」

「三腳貓,至少還有三條腿,你才教會我一招就想甩掉我?快點下來!」

江若東用命令的口吻說道。

「我不!」

顏芊芊反抗道。

「你想清楚,5分鐘內不見你,我就叫樓下大喊,顏芊芊這個女人三心二意,玩弄我身體后,就狠心拋棄了我,看你怎麼辦。」

「你無賴!你不要臉!你無恥!」

說完直接掛機。

「顏姐,怎麼啦?誰惹你生氣了?」

蕭依蓓好像聽到了江若東的聲音。

「啊?!沒誰,就一個流氓?」

顏芊芊不敢說是江若東的電話。

「顏姐,你還要教流氓武術啊?」

劉心菲在床上發獃,她離得遠一些,沒有聽到手機的聲音

「啊?沒有啊,我怎麼會教流氓武術。」

「可是你剛才不是說你只會點三腳貓功夫,教不了嗎?」

「是啊,我教不了。」

「不說了,我有點事要下去了。」

顏芊芊急匆匆的離開宿舍。

「你們說,顏姐說的流氓是誰?」

蕭依蓓總感覺有點不對勁,顏芊芊這樣大大咧咧的人竟然有這樣的神態,而且她越來越感覺剛才的電話是江若東打過來的。

「肯定是顏姐男朋友,你聽剛才他說流氓,語氣里沒有厭惡,反而有點情侶間的惡趣味,還有顏姐會武術嗎?說不定是他們之間的一些暗號,哦,我明白了,好羞恥哦,沒想到顏姐是這樣的顏姐。」

劉心菲一驚一乍的,然後又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也不知道她明白了什麼。

兩人不在同一頻道!

蕭依蓓感覺從劉心菲這裡是不會知道答案的,所以沒有繼續跟她說話。

顏芊芊下了樓,沒有看見江若東,氣不打一處來,認為是江若東耍了她。

拿起電話,氣洶洶的打過去。

江若東接聽后,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

「我說你是不是閑的,要是你就自己喝點涼白開沖一下,這樣耍我有意思嗎?枉我還真心把你當朋友,呸!渣男!」

「我靠,我怎麼又成渣男了?不就是叫你教我煉武術嗎,這還是你答應我的,你要真那麼不情願就算了。還有,我什麼時候耍你了?」

「不耍我你說在我宿舍樓下?不耍我你要我下來?」

顏芊芊生氣的問道。

「我真在你宿舍下,你…」

「呵呵!」

顏芊芊為了防止江若東在其他地方,還特地走到路口去看了下,還是沒有看見江若東。

三棟宿舍樓成凹形連著,背後是高高的圍牆,不能站人,所以凹形中間不見江若東,外面那小道也不見江若東就證明江若東根本不在宿舍樓下。

「我看見你了,你往右邊看,紅色那輛吉普車,我在車裡等你。」

顏芊芊以為江若東還在耍他,轉頭看了過去,前面還真有一輛紅色的車,不過是不是吉普不知道,因為前面有一輛麵包車擋著,只能看見一點。

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走了過去。

「我不在這嗎,上車。」

江若東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對著她喊了一句。

「你…」

「這是我的車。」

「我…」

「我們去哪裡煉武,我現在都有點壓制不住我洪荒之力了,好想打死頭老虎。」

江若東揮舞著拳頭,力氣滿滿的說道。

顏芊芊上到車后,話被打斷了兩回,於是不在說話,而是左顧右盼的看著車的內部空間。

「真是你的車?」

「騙你幹什麼!喏,購車合同都還在,怎麼樣?感動吧,剛買了車就過來找你了。」

江若東說謊不打草稿,張嘴就來。

「還真是你買的車,你是個富二代?」

「唉,傷心啊,我在你心目中就這形象,你為什麼就不認為我是富二代他爹呢?」

江若東一臉認真的盯著顏芊芊問道。

顏芊芊被她盯得不好意思才假裝看外面。

「當然了,富二代他娘我還沒有找到,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呸!渣男!又撩我。」

「好了,不說這了,我們到底去哪裡煉武?你學校里有武術館嗎?」

「有拳擊館,不過那是社團搞的,我們進不去,就算能進入,我也不會帶你進。」

顏芊芊說的是真話,宿舍里已經有兩個喜歡江若東的室友,自己在學校的一舉一動肯定瞞不過她們,而且今天江若東還開這麼騷包的車過來,本來就是話題,再跟他一起出現,肯定不一會就被宿舍那兩個人知道了。

而且江若東不是喜歡宿舍的余雯雯嗎,為什麼總是來撩我,難道他真的很喜歡武術?也只有這個原因了。

「我帶你去警武館吧!」

「精武館?陳真開的嗎?這個好。」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嗯,既然你的來歷沒有問題,那就沒什麼問題了。」Next post: 「兩個身份,難道說……」岳飛睜大了眼睛,幾乎是不敢相信。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