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衝進包間的第一句話就讓幾個人全愣了。

「沒有……」李大利回答。

「哦,什麼時候吃飯?」樂天問。

李大利看了看鄧建輝,鄧建輝眨了眨眼。

「要不現在吃?」他問道。

「好。」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也醒了,她睡眼朦朧的看著樂天。

「對了,這個東西你們都放在口袋裡,如果見到那個熊小夏,馬上對著他扔過去,你們就會有時間逃跑了!」樂天拿出那些柳葉,給鄧建輝他們三人分了。

鄧建輝看了看手上的柳葉,這柳葉上畫的東西還挺精緻。

樂天又拿出三張替身符。

「這三張符是替身符,你們各自找個東西將它貼在上面!」他說道。

鄧建輝三個人馬上就開始找東西。

樂天無語的看了看自己面前的三樣物品。

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煙灰缸!骰子盅!電視遙控器……

「幹什麼?」樂天瞪著眼珠子問。

「這三樣東西行不行?」李大利寄希的看著樂天。

「靠!你們特么是在和我搞笑啊?三件你們的貼身之物!」樂天吼道。

李大利愣愣的看著樂天。

「貼身之物……」他嘀咕著。

樂天轉身看了看蘇紫萱,他拿出那種符頭,這種東西其實還是很珍貴的,所謂的符頭就是一張符上面只有它的「三溝」。

而所謂的「三溝」就是符紙上的三條線,代表著三清!

然後其他的位置都是空的。

樂天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符頭的下面畫上了一個奇怪的符號,他將自己的手指放在嘴裡吸了吸,然後又吹了吹畫好的符。

「這個東西你貼身收藏,如果你出現了意外,我可以感應到你。」樂天對著蘇紫萱說道。

「真的假的?騙人的吧……比GPS定位還准?」蘇紫萱懷疑的問。

「你要不要?不要拉倒……我可是花了兩萬七才買到的。」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一聽,急忙接了過來,她看了看樂天,居然將這張符紙塞進了自己的胸前。

「樂天兄弟,這個行不行?」

李大利又湊了過來。

樂天扭過頭,他直接傻了眼,這三個傢伙是老天爺派下來的逗比嗎?三個傢伙各自的手裡拿著一條內褲是什麼意思?

蘇紫萱微紅著臉捂著自己的鼻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聞到了什麼奇特的味道。

「這就是我們的最貼身之物了!」孫浩南說道。

樂天咽了口口水,他艱難地點了點頭。

他的本意是讓這三個傢伙拿一些自己的指甲或者頭髮之類的東西,其實就是帶著自己的氣息的物品,這些東西貼上替身符的話,可以暫時替代真身,一些有仇怨的孤魂野鬼就會把它們當成真人攻擊!

這樣既可以迷惑對方,又可以趁機消滅對方。

內褲這個東西……倒也可以!只是這味道實在是大了點……

「掛起來吧,把替身符貼在上面。」樂天吩咐。

鄧建輝三個人都照做了,這個豪華的高檔包間內就出現在三個散發著淡淡味道的男士內褲,李大利這傢伙的內褲上還破了一個大洞!可真虧這傢伙能脫的下來。

「行了,有了這些東西,那個熊小夏想要對付你們就不那麼容易了。」樂天點點頭。

幾個人走出了夜總會,鄧建輝三個人只感覺褲襠里空蕩蕩的,走起路來有點不舒服。

三個人強烈要求去一趟商場,樂天只好無奈的答應了。

看著三個傢伙一條內褲居然花了三百……樂天馬上毫不猶豫的伸出手。

「幹嘛?」鄧建輝奇怪的問。

「柳葉加替身符一共五萬。」樂天說道。

鄧建輝挑了挑眉。

「五萬?小錢……」孫浩南無所謂的說道。

他剛要掏錢,鄧建輝奇怪的看著樂天。

「那個符頭不是兩萬七?那不是你送給蘇隊的定情信物嗎?也要算在我們頭上?」他問。

樂天的話,他聽的清清楚楚。

蘇紫萱一愣,驚訝的看著樂天。

「胡說!符頭是我順手戧來的……才沒花錢呢。」樂天翻了個白眼。

「什麼?你偷東西?」蘇紫萱瞪著樂天。

「是借!都是讀書人……能不能別用這麼難聽的字眼!」樂天面不改色的看著蘇紫萱。

這特么的……轉來轉去把自己轉進去了。

鄧建輝還要開口,孫浩南對鄧建輝使了個眼色,急忙給樂天遞過來一張卡。

「樂天兄弟,這裡面是十萬!多出來的就是您這次的費用!我們兄弟幾個的命就交給你了。」他說道。

「放心!要是你們死了,我全額退款。」樂天拍著胸脯。

鄧建輝直勾勾的看著樂天,我們都特么死了你退錢有個屁用!

你乾脆留著自己養老去吧。

不過這話他是沒敢說出口,反正錢都給了,成與不成自己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各自換上了新內褲,幾個人這才離開了商場,直奔附近一家高檔飯店而去。

蘇紫萱今天是不打算回警局了,就這麼跟著樂天。 “那是什麼光芒?這麼刺眼?”

“咦?你的眼睛怎麼了?”

“啊啊……不妙……”

大陸億萬生靈統統都被這熾烈的光芒所覆蓋了,但凡是被照射到的百族生靈統統都渾身僵硬,陷入了永恆不滅的幻境之中,雙眼變成了輪迴眼,神樹的樹幹如真龍盤踞,散出數之不盡的枝椏,將所有中了無線月讀的生靈通通包裹,但是卻並不急着將他們的能量抽取,這環境瞬間練成了一個共同的世界。

在這無線月讀的幻境世界中,一切照常進行,對於億萬生靈來說在,剛纔一剎那的白光不過是太陽短暫的一次耀斑而已,隨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經中了永恆幻術,處於黑客帝國一樣的虛擬世界之中,唯一不同的恐怕就是,秦守成了這無限月讀幻境之中,真正意義上的‘神’!

龍皇雨卓丞、精靈族大長老、北海老龜、赤煌、劍聖等等統統都中了無限月讀的幻術,此時幻境之中的懸空山,還是照常不變,神樹依舊挺立,到了他們這種境界,總算是感覺到了與衆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秦守的境界似乎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似乎……越發的昇華了。

秦守嘴角蕩起了冷笑,單手掐印:“現在開始,我要逐神!”

洛清不明所以,秦守第一個將目光投注到了她的身上。洛清面色古怪,之間秦守輕輕的一點洛清,洛清的氣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竟然暴漲起來。從尊者境界竟然一躍蹦到了十聖至尊層次,隨後進入了皇級,在赤煌、劍聖等人目瞪口呆的註釋之下,成了半身之體!

“天魘之體!我竟然進化到了只有幻神才能達到的天魘之體!”洛清激動的熱淚盈眶,簡直是手足無措的跳了起來。

但是秦守眸光卻是越發的森冷,只見成就了天魘之體的洛清眉心帶着一股神光,竟然要在瞬間剝奪洛清的身體。洛清花容失色,但是秦守卻不慌不忙。一巴掌就把洛清靈臺的一道清氣給抽了出來,神光內斂,內部神祗大吃一驚,驚叫道:“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把我禁錮出來?!”

秦守冷笑一聲。雙眼淡紫色的輪迴眼露出精芒,緩緩的說道:“世界上的一切都瞞不過我的這雙眼睛,你是等待幻神一脈的子嗣,一旦有從夢魘之體進化到天魘之體,適合你神格奪舍的存在,你就會從血脈中脫困而出,讓你的後代作爲最佳的獻祭品,成就你自己!當真是自私自利的混蛋啊,自己後代的性命都視爲草芥。”

此言一出。洛清氣的渾身發抖,面色煞白,這可是她的先祖。她一直信奉的祖先神靈,竟然如此不知羞恥的利用後代的生命,獻祭而成就自己!想想都覺得後怕!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這個世界,並不是原先的現實世界!”幻神對幻術世界極爲敏感,立刻發現了與衆不同的地方。露出震驚之色,“到底是何等程度的幻術竟然能夠真實的覆蓋整個大陸。不可思議……”

“要怪就只能怪你太不能隱忍了。”秦守冷笑連連,“你是決定自己滾,還是讓我對你下殺手?”

幻神冷冷的說道:“不必你動手了,是我栽了!”

說罷,幻神倏然間消失不見,流光破開了虛空,逃離了秦守的無限月讀,無限月讀對於同等精神層次,也就是擁有神格的神靈起不到作用,秦守也不加阻攔,任由他們離去,無從追蹤,看樣子是遠遁千里,逃離了大陸的角落,前去追尋杳無蹤影的冰神去了。

“這是第一個!”秦守冷冷的說道,“接下來……”

秦守凌空一點新我至尊赤煌,希芙蓮和莉莉絲姐妹。

新我至尊眉心已經融合的火神昊天塔陡然震動,身穿火神九焰絢麗鎧甲的火神現身了,希芙蓮和莉莉絲精靈族姐妹花連同祭練的神器絕情淚也蕩起了悠然的藍光,一尊冷漠至極的絕情神緩緩的走出,兩大神靈面色並不是很好看,秦守不曾說什麼,他們就知道再也沒有了徹底復甦的希望了,斷絕了傳承之路的奪舍,只能寄希望於冰神還有儲備的後手了,爲此同樣逃離了無限月讀的幻術世界。

秦守手中拿出了龍骨,彈指之間讓他與龍皇雨卓丞融合,整個過程快的不可思議,根本沒有任何的阻礙,雨卓丞只能作爲旁觀者看着眼前的一切,秦守虛空一點,雨卓丞的修爲就差臨門一腳就進入了神道層次,隨後神龍骨亮起,秦守大手一拍,龍神的神形一個踉蹌竄了出來、

秦守看都不看他一眼,懸空山轟然一陣,兩大被封存的神器倒飛而出。

一個是雷神之錘,另外一個則是海神三叉戟!

秦守演化幻境,歲月滄桑變換,時間倏然倒流,雷神之錘和海神三叉戟蕩起了熠熠光輝,回到了遠古時代的光榮,神祗爆發出無量光,從中出現了海神和雷神的神形,包裹着他們的神格。

眼前的三大神靈出現,秦守不曾說什麼,三大神靈面沉如水,話都不曾說就自行選擇了離去,逃離了無限月讀的世界,尋找冰神的蹤影、。

秦守一念而行,跨越空間的輪廓,瞬間到了幻神學院,銀月狼王忠誠的陪伴在南宮燕的身旁,南宮燕一看到秦守,美眸頓時一亮,興高采烈的跑上來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卻被秦守一指點在了眉心,南宮燕在無限月讀的世界中被幻術演化,迅速成就了半身之體,神格璀璨,月神同樣被秦守一巴掌拍了出來。

“滾吧。”秦守淡淡的說道,銀月狼王登時瞪大了眼珠子,只見月神那如廣寒仙子臨塵的絕美面容呈現出惱怒之色,冷哼一聲化作流光離開了這無限月讀的世界,秦守也不曾繼續打招呼,身影再度一閃。

下一刻,出現在了精靈族的精靈之森。

生命古樹劇烈的搖動震顫,生命女神緩緩的走出,遙遙的對着秦守一拜道:“從未蔑視過任何生靈,只爲兌現萬年前的承諾。”

秦守點點頭道:“我不會阻攔你兌現諾言,但是如果你對大陸生靈的枉死而又一絲愧疚的話,請你留下生命輪盤,我的朋友需要它。”

生命女神用實際行動表明了立場,現實世界中,生命古樹整個都挪走了,被生命女神帶走了,原地卻留下了巨大的胎盤狀的生命輪盤,磅礴的生命精氣流轉,沉睡着玉麒麟小豆丁和火兒,神樹枝椏聳動,將它們包裹起來,送到了懸空山的神樹內部,同樣進入了幻境之中。

至此,風神、雷神、幻神、冥神、生命女神、絕情神、火神、龍神統統都被秦守不留情面的從大陸驅趕走,秦守的逐神計劃徹底成功,大陸再無神靈的蹤影痕跡!接下來秦守要做的,就是將神靈的痕跡徹底從大路上泯滅!

無限月讀的幻境之中,在所有生靈的識海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神不貪,爲何容不得一點對其不敬?神不惡,爲何要將地上千萬生靈命運握於手中?世間最惡,莫過於神靈!”

“世間再無神靈,唯有仙人秦守,唯一值得信賴的便是他!”

“爲何崇拜於神靈?求神不如求己,爲何將生存的僅有希望全都投注到那冰冷的泥塑之上卻捨棄自己的拼搏?!神靈大惡,淨世滅生,排斥諸神,信奉秦守!!!” 晚飯很豐富,但是有心思吃的人只有一個。

「吃啊!怎麼不吃?你們不吃那我可不客氣了……」

蘇紫萱看著這個一邊大快朵頤一邊嘮嘮叨叨的傢伙,怎麼看怎麼不靠譜!

「樂天兄弟……你對這件事的把握有多大?」李大利擔心地問。

他和鄧建輝還有孫浩南三個人只是喝了點酒,熊小夏的手段他們都見識過,那可真的是要命的玩意,誰能不緊張?

「唔……不知道。」樂天撕扯著一個豬蹄膀。

這個答案明顯不能讓三個人滿意。

「啪!」

鄧建輝突然拍了一張金卡在桌子上,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鄧建輝,這些開夜總會的傢伙靠著女人倒真的賺了不少的錢。

這樣的金卡沒有一百萬的存款是不能開卡的。

樂天看了看,沒說話。

「這裡面是一百萬!只要我們三個人沒事,這一百萬就是你的報酬。」鄧建輝看著樂天。

樂天眨了眨眼。

一百萬……

在山海市買一棟小房子差不多夠了……

「包在我身上。」樂天兩眼放光的說道。

鄧建輝看著樂天的模樣,心裡不但沒放心,反倒更擔心了。

「喂!你看看你的吃相,能不能有點素質。」蘇紫萱輕輕碰了碰樂天。

這傢伙看到錢就像看到自己的親爹一樣。

樂天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蘇紫萱,伸手拿起一張紙擦了擦嘴。

這頓飯吃的時間不短,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鄧建輝的手上拿著一隻手機,他彷彿在看著什麼東西,孫浩南和李大利也在旁邊看著,蘇紫萱有點奇怪,就湊過去看了一眼。

原來鄧建輝在看著自己包間里的遠程監控,手機的畫面里三條男士內褲依舊掛在包間里。

平時鄧建輝如果不在,他的包間是沒人進去的。

蘇紫萱看了一會,有點無聊就坐了回去。

「你吃啊,這麼大的對蝦你不吃不是浪費了?」樂天抓起一隻巴掌大的對蝦塞到蘇紫萱的手中。

蘇紫萱看了看,慢慢的剝起了蝦皮。

「卧槽!」李大利突然驚叫一聲。

樂天抬起頭。

另一邊的三個傢伙面色齊齊大變,依稀看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蘇紫萱急忙走過去看了看,卻發現手機畫面裡面的三條內褲居然在動!

樂天也過去看了一眼,他哼了一聲,無所謂的又坐了回去。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又低頭看著鄧建輝的手機。

「這是……鬼嗎?」她疑惑地問。

在手機屏幕里,可以隱約地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包間裡面的大燈沒有開,只開了牆壁上的幾個小燈,所以監控的畫面也顯得有些昏暗。

「可以這麼說吧!」樂天說道。

鄧建輝看到三條內褲突然自己掉了下來,彷彿套住了什麼東西,內褲鼓了起來彷彿馬上要撐破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鄧建輝將手機給樂天看了看。

「嘿嘿,對方派了一個小鬼,被我抓住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抓住了?」孫浩南驚訝的問。

「是啊,你們也太小看我的定神符了,三張替身符可以讓這個小鬼錯誤的認為那三條內褲就是你們,三張定神符就可以抓住這隻小鬼了。」樂天點點頭。

孫浩南又低頭看了看手機,內褲裡面一定有東西,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些黑黑的影子。

「呼……吃的好飽,行了!對方的一個小手段已經破了,那個熊小夏丟了一個小鬼也足夠他心痛的了,這傢伙肯定要坐不住了。」樂天摸了摸肚子,這才停下來不吃了。

蘇紫萱也吃完了一個大對蝦,她看了看樂天。

「什麼是小鬼?」她問。

「把你殺死,將你的靈魂拘禁出來,然後經過巫術的煉製,你就可以變成小鬼了,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煉製,你就可以變成厲鬼,經過九九八十一天的煉製,你就可以變成怨鬼!」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突然打了個冷戰。

「煉製?」她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說道:「非常的痛苦,要抹去原來的記憶,就像是將一塊石頭慢慢的砸的粉碎,在加上水泥製作成別的東西。」

蘇紫萱皺了皺眉頭,雖然她沒見過,但是這並不影響她的想象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