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的話,我會很為難的。

「請一定要等我被關了之後再偷偷的來,不要驚動任何人。

「好嗎?」

她的語氣裏帶了一絲哀求。

「好吧……」衛軒也是有些無奈了,只好答應對方,誰讓她是自己碗裏的小天使呢?

但讓他有些為難的是……分身做不到無聲無息的帶走天使彥啊!

只能讓本體來了……

他估算了一下距離……草,100萬光年!

直接對調的話,豈不是要榨乾一個分身的能量?

但天使彥即將面臨凱莎的責難,他又一分鐘都不想等了。

糾結了一陣后,他終於下定了決心——立刻對調!

只見其身體一陣劇烈的扭曲變化,一股股龐大到令人心驚的高維能量在其內飛速流轉。

下一刻,整個天使之城都震動了一下,併發出了急促的警報。

而衛軒呢,則像沒事人一樣扭扭脖子,甩甩手腕,正在適應超遠距離對調的身體。

現在,他是本體了。

哪個天使還敢挑逗他?

他就讓對方後悔成為一名女性!

……

PS:推一本同類型新書《超神學院之我的吃雞系統和外掛》。

書名是又長又挫啊,一股子撲鼻而來的飛盧風,但作者的取名向來隨便,說他的筆名大家不一定知道,但他的上一本書在超神小說圈子裏卻是鼎鼎有名的,那就是《超神學院之算算算》。

看,起名就跟開玩笑似的,但內容好看卻也是真的,讓我們一起來期待他的新書吧! 富江臨走前,成實拉住他說了一句話。

「你變得越來越像人了,讓我擔心的是,那可能不是一個好人。」

一路上富江都在琢磨著這句話。

他當然像人,畢竟他的靈魂是人類的,成實的話很奇怪。

這像是基於他不像人這個認知給出的看法。

富江通過後視鏡看了看自己的臉。

成實不會讀心術,所以他一定是通過表象做出判斷的。

也就是說,至少相比起初次見面,他的行為表現或許改變了很多,但他卻沒有察覺。

「好像有點怪。」富江收回視線,專心開車。

他已經有些記不清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人了,甚至連前世的很多事都已經很少去想起。

往前追溯最早的記憶,首先想起的就是那間牢房,實驗基地。

察覺到這一點后,富江的臉色陰冷了一點。

他點了一支煙,通過前世的一些習慣,他能獲得一些熟悉感。

「因某些原因,我發生了改變,有些不像曾經的自己…」

這種時候該怎麼應對?是認為我就是我,不管怎樣都是我,還是認為,一旦改變我就不再是我?

他不擅長思考這類向哲學靠攏的事情,以不變應萬變,找回最開始的那個自己就可以了。

富江打定了主意。

不知是不是錯覺,下定決心后,他感覺自己的頭腦好像清醒了一點。

對金錢的渴望,時不時出現的不滿與煩躁,以及對路邊行人走來走去的厭惡都減輕了。

相對的,他覺得自己的生命更重要了,平靜的生活才是重要的,很安全,而且美好。

「不能太激進,凡事要謹慎,一點一點來。」富江扯開嘴角,在內心自語道。

他發現他最近定製的計劃有些太激進,離不擇手段的獲取金錢只差最後幾步了。

這有違他的初衷,他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他永遠不會老。

不過這次晚宴還是要照常參與的,宴會很安全,而且可以吃到免費的大餐。

黃昏時,夕陽的餘暉撒在大地,將富江的影子拉的老長。

他連影子都比一般人更長。

富江雙手插在風衣的口袋裏,腦袋微垂,讓臉部被帽檐的陰影覆蓋。

步伐偏快卻又不顯匆忙的走向了游輪。

在巨型游輪的入口處,有很多警方人員站在那裏,對每個遊客進行檢查。

雖說是檢查,但只是大致的看幾眼,問幾句話,用工具檢測一下是否攜帶危險物品。

並沒有什麼其餘的行動,想必是因為這些遊客大部分都是各界的知名人士。

除了他,普普通通的穿越者,富江。

「嗯?等等。」在富江靠過去時,正在和另一個警官爭論着什麼的中森警官抬手攔了一下,然後快步走上前去。

「真高啊。」走到富江身前時,那超出他一個半腦袋的身影讓他呲了呲牙。

他身體前傾,抬着腦袋細細的打量著富江臉部的輪廓,「您好,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

「我想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先生。」富江伸出手抓住中森的手握了握,「富江合歡。」

「噢噢,您好,富江先生,我是中森銀三。」中森趕忙客氣道。

他遲疑了一下,「能請您介紹一下自己的身份嗎?請原諒我的失禮,我總覺得您很面熟。」

富江嘴角向兩邊拉扯,「很多人對我這樣說,但男人,還是第一次。」

他從懷中取出邀請函,「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不富,也不貧,不高,也不矮,不好,也不壞,一個移開雙眼就會忘記的人,但卻是鈴木小姐的好朋友,天生的贏家。」

「這,這樣啊…」中森銀三滿頭冷汗的退了幾步。

不知為什麼,看着男人那張如屍體般僵硬,但卻引人注目的臉龐,讓他有些毛骨悚然。

那幾句怪異的自我介紹也讓他渾身起雞皮疙瘩。

叮,觸發成就:戰勝慾望。

吸魂鬼最根本的力量,只在於恐懼,但與魔鬼的交易,讓他們得到了太多,得到了東西總是要付出代價。

你察覺了代價,戰勝了代價,找到了最根本的自己。

無論是作為人還是作為鬼,你或許都過於強大了。

獎勵:技能,收放自如的恐懼(哪怕收起恐懼,你依舊是個讓人毛骨悚然的生物。)

獲得了新技能,富江知道這意味着他不用總是戴着眼鏡了。

他可以自如的收放那身讓人恐懼的氣勢。

但這不意味着眼鏡從此失去作用,它依舊能改善氣質,讓人顯得精明而文雅,像是一個高學歷人士。

「沒有問題了吧?」富江摘下眼鏡,收回了眼鏡盒,裝進風衣內側的口袋。

「是的,您可以入內了。」中森還是有點懷疑,但沒辦法。

鈴木財團不打算取消這次晚宴,他沒有權利把客人堵在外面。

但他真的覺得這個人眼熟,這個身高可不常見。

而且,還都是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矮禮帽。

他覺得這個人就是那個巨型基德,但沒證據,他沒有見過巨型基德的臉。

上了游輪后,富江在會場繞了一圈,沒有看到鈴木園子。

作為宴會的東家,她或許還沒有出席,和賓客們不在一起。

但他找到了穿着露肩禮服的小蘭,和穿着白色西裝的毛利小五郎。

而柯南,他依舊穿着那件小西裝小短褲,奇怪的搭配。

工藤優作是個怪人,喜歡給孩子穿奇怪的衣服。

「富江哥哥。」柯南直到富江走進,才注意到富江也來到了晚宴。

畢竟他太矮了,周圍都是一條條大腿,他的視線被鎖在了五米以內。

「江戶川小朋友,毛利先生,蘭,你們果然也在。」

富江禮貌的按住矮禮帽,向他們點頭示意。

「叫我柯南就可以啦。」柯南興緻蠻高的,幾步蹦到富江腿前,拉住了他的褲子。

「富江葛格你也是來抓怪盜基德嗎?」

「怪盜基德?」富江適當地擺出了不解的表情。

「是一個偷寶石的可恨小偷,還特別瞧不起偵探。」柯南簡單介紹道。

「哦。」富江應了一聲后就不再說話。

「呃,富江葛格,你沒什麼表示嗎?他是小偷誒,還瞧不起偵探,你不想抓到他嗎?」柯南再次強調。

「我不是警察,也不是偵探。」富江將柯南的勸說堵了回去。

他這次只是普通的參加一次晚宴,省下一頓飯錢,再打包一點飯菜帶回去給成實吃。

最後再順便撈一筆錢罷了。

至於怎麼撈錢?

富江看了眼走到講台上說話的鈴木財團董事長,園子的父親,鈴木史郎。

鈴木史郎開始演講,大意就是粗略的講述了一下財團的發展史,最後着重的感謝了在場的來賓。

全程用時不超過五分鐘,可以看出鈴木史郎是個不錯的領導,即便演講的人其實是基德。

沒錯,這個鈴木史郎是基德偽裝的。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就你一個人?」卡莉斯塔不以為意,用矛尖指著慎說道。Next post: 由此可見,這串玉珠,絕對來路不正,而且還是這兩天才出土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