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丈看看,我現在有黑月祖師多少水平,師父說我現在只有黑月祖師的五成程度,再練幾年才能趕得上八成。」斯特羅塔說話間已經飄然飛里桌邊,身體頃刻間被一層黑光覆蓋。

一時間,風吹動其長卷的黑髮,隨著一襲黑裙在空中飄擺。

斯特羅塔一雙大眼睛上也覆蓋了層朦朧的黑霧,伴隨雙臂擺動,查時間身體里一齊飛射出來兩千顆大小一模一樣的黝黑能量光球!

恆毅為之一怔,這確實是很久,也很少能夠看到的黑暗法則的特殊風采……(未完待續。。) 環繞在斯特羅塔身邊的兩千顆黑色能量光球隨著她意念操縱彼此距離維持恰當的環繞旋飛,如此持續了約莫有一刻鐘工夫,她身體周圍的黑光能量球突然全部消失,修長的身影衣發翩翩飄擺著飛落回來。

「師丈看我的黑暗法則用的怎麼樣?」

斯特羅塔那滿懷期待期望被讚許的神態讓恆毅不禁失笑道「非常好。」

「那……有黑月師祖多少水平?」

「你的武魂是黑暗之源嗎?」

「嗯!花園精靈族以前在希拉星系得到了一個,父神想方設法跟自然王交換了過來。」

「應該有黑月五成水平,因為女帝級別的黑暗能量類法衣,殺傷力雖然不會弱,但黑暗能量的循環利用差距很大,全力以赴的釋放能量球只能維持一刻鐘吧?」

「是啊!師丈果然很了解。」女帝那類完全為暗能量而存在靈魂一體法器可遇不可求,本來宇宙中懂得製作的就不多,需要的材料又很罕見,過去神門歷史上就沒有聽說製造過幾件的,需求的人實在太少,有限的人里又訂購的起靈魂一體法器的更少,流傳至今的數量早被認為絕跡,反正是無法確認的東西,暗影族的戰帝里擁有的都沒幾個。

「通常頂尊實力的黑暗法則能夠製造一千顆黑光能量球,再沒有黑暗之源和女帝的情況下只能夠維持十分之一刻鐘,不是必要根本不會製造這麼做。黑月擁有女帝。並不能提升製造的數量,但能達到維持最大化能量球持續四間到一個時辰的地步,同時製造的能量球數量是四千顆。比起一般修鍊黑暗法則的頂尊而言你非常強了。但比黑月確實還有差距。」

斯特羅塔沒有很失望,反而流露出很期待的神色。「黑月祖師越強我就越覺得自己修鍊的未來進步的空間越大!跟隨師父修鍊后簡直讓我發現過去修鍊的不是黑暗法則,如果能夠製造出現在這種數量的能量球,黑暗法則就肯定不會成為冷門法術絕技,這明明是最強又完美的法術絕技,不應該在宇宙中得不到相應的聲名!」

很多熱愛某種法術絕技的人都會視該法術絕技的聲名為自身的榮辱,不過恆毅知道黑暗法則的強大在天上天時就沒有被功法殿否認。只是暗能量體質太少見,基數決定了高手誕生的總數量,當然聲名和影響力不如熱門法術絕技。

紅的能力一直讓恆毅很驚嘆。當初教授他們的時候,恆毅記得紅說過,她對黑暗法則的運用水平不算很精通,這話是相對誰而言恆毅不知道。但就是不算很精通的黑暗法則也教出了黑月那樣的頂尊。傳給璃月同樣在神魂聯盟會議上創造了傲人聲威,又讓斯特羅塔這種少見的專修黑暗法則的頂尊為之頂禮膜拜。

那麼,紅真正很精通的法術絕技會有多強?

酒喝到子時,恆毅沒有醉,斯特羅塔果然也沒有醉。

知道這麼喝到天亮也停不下來,恆毅主動提出休息,斯特羅塔卻有些意猶未盡,但估計恆毅是要修鍊法術絕技也沒有說挽留的話。乖乖告辭的時候道「師丈如果有行動一定叫上我喔!我非常聽話的,絕對不會擅作主張。我知道以師丈的仁慈十之**不會願意屠滅復仇航盜團,我雖然挺討厭狂刀神但是也很同情他的族眾,所以不管師丈怎麼決定我都會支持哦!一直很想看看師丈戰鬥的風采呢!」

「一定。」恆毅啞然失笑,見她滿臉期待,也不好讓她失望。

送走斯特羅塔,恆毅邊如常修鍊神書絕技邊思索著復仇航盜團的情況,綜合如今的眾多信息,這的確是個不容易解決的問題。

斯特聯合文明族神長為首,兩位副族神長以及另外幾個強族都一直都希望和談,原本這就建立了能夠避免不死不休的滅絕性戰爭的可能,問題的關鍵只在於放不下仇恨的狂刀神;李狂為首的神魂四族抓住要害,針對狂刀神設計了招安計劃,如果讓李狂如意,斯特聯合文明會死很多人。

斯特聯合文明的族神長的為人不多見,作為族神對復仇航盜團這種敵人還能一直有寬容尋求和平的想法,實在難能可貴。

恆毅思索之後,發現這件事情的關鍵還在狂刀神身上,必須設法讓他改變主意,否則……只有除掉狂刀神才能解決問題。

四個時辰的高頻率法術絕技的修鍊完成,恆毅如平時每一次那樣取出光符記錄神書絕技修鍊的次數。

『極限劍華三十六層練習次數一千三百萬;威震天下三十六層練習次數一千三百萬……按照過往百分之十的遞增推斷接近提升層次的練習次數,基本劍式的練習次數同步提升……』

長久的摸索,結合三元派方面分門別類的精研經驗匯總,神書絕技的層次提升早已經被發現一條通用根本規律,基本功的同步鍛煉會大幅度減少練習的次數。

二十層以內的法術絕技修鍊的心得經驗已經很多,找到了很多快捷修鍊的辦法,但是不久前通過神腦傳遞的神書絕技信息來看,跳過緩慢的基本功同步修鍊的快捷辦法雖然可以很快速的達到二十層境界,可是實際表現的威力卻跟摸索期間基本劍式同步提升的要弱很多,這種弱在殺傷力上顯示的不明顯,僅僅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的差別,最大的差別在於法術絕技施展的速度,儘管看起來都是瞬間出手的神書絕技,譬如極限劍華的殺傷距離差別很大,能量劍飛射的速度差距明顯;威震天下衝擊性能量的持續時間存在差別,發動的時間存在零點零零一息零點零零三息的不同。

恆毅拿這些情況請教過王定發,才知道王定發知道的很多法術絕技其實都存在這種差別,但是基本功的鍛煉非常辛苦,持之以恆很難,而且法術絕技的提升速度慢了太多。很早之前的神門高手開始的想法是先找尋快捷的方式修鍊到更高的法術絕技層次,然後再彌補基本功。可是實際上真正這麼做的人最終又沒有幾個,久而久之基本功的影響變的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因為有那惡補無聊單調的基本功時間足夠再把另一種法術絕技的層次修鍊到四十層。

而且基本功並不單純的是鍛煉,不同的法術絕技鍛煉的內容和融匯應用的方式都不盡相同,每個人的情況也有所不同。如恆毅的基本劍式鍛煉方式直接被三元派的同門照搬,有的人就出現對神書絕技威力提升微乎其微的結果。

正是這些疑難讓基本功的鍛煉始終沒有成為主流,有些術尊甚至不知道這一點,而知道的術尊也不會提起這方面的修鍊,實際可操作性低,無法設計出廣泛有效的套路,除非是專門為某個別人設計的法術絕技,通過長久的彼此了解觀察,術尊才能夠摸索出合適的基本功配合法術絕技的鍛煉辦法。

恆毅曾經對神書絕技達到四十層境界非常迫切期許,後來開始能夠平靜的鍛煉,等待自然而然的提升。

但最近恆毅越來越覺得過去太看重法術絕技的層次本身,也因為結業前根本沒有對自己的殺傷力,以及宇宙中其它頂尊的殺傷力有足夠清晰的認識。

當獨有版本的神書絕技誕生后,又經歷跟冰璃的戰鬥,目睹威斯納的戰鬥,結合一息和白問神神速劍的戰鬥表現,恆毅越來越發覺自己缺乏對平平無奇的戰鬥方式應用的足夠反思和沉澱,以他的殺傷力在戰鬥中即使不用神書絕技也能夠對敵人造成遠遠超越尋常法術絕技的殺傷力,這種情況仍然單方面的依賴法術絕技的話,那無異於身懷寶劍而不知用。

這段時間閑暇時候恆毅一直在思索如何提升實際戰鬥力中的應用,過去的神書九絕決定這種方向存在很大局限性,但從十三絕誕生后已經出現不少戰鬥方式更趨向於全面的類型,神書十三絕新增的四種絕技無論對於原本的法術絕技還是普通的近距離揮劍作戰力都帶來極大幅度的提升空間,配合他本身卓越的殺傷力,單獨戰鬥力完全能夠因此提升至卓越的地步,那時候他的戰鬥適應能力會更強,絕不僅僅會被認為軍團戰鬥能力遠遠超越個人戰鬥力能力類型的超頂尊。

思索間恆毅不由在意識中比劃演練,長久以來的鍛煉中他的出劍速度提升幅度越來越慢,近期已經停滯不前,伊萊娜那時候說過,他的出劍速度已經追得上頂尊中的優秀層次,進步速度完全匪夷所思,後面的提升肯定會很緩慢,只能通過持之以恆的鍛煉,一息的出劍速度不是短短時間練成,神精靈的出劍速度更是不間斷的長久練習所得。

直到天色放亮的時候,恆毅估摸楚天賜已經休息的差不多,直飛往楚天賜臨時的寢處求見。

復仇航盜團的關鍵是狂刀神,見到狂刀神的關鍵靠楚高歌打入內部的內應,代表李狂和鄭飛仙的黑武士和冷紅雲肯定不會相助,紫滄陽情況難料,楚天賜又明擺著非常願意相助。(未完待續。。) 「無雙神?」清晨見到來拜訪的恆毅,楚天賜顯得非常高興,連忙請了恆毅入內,聽說沒吃早餐就遞過來兩顆亮金色的咕嚕果。

兩個人坐在桌前吃著果子,恆毅直接說明來意。

「復仇航盜團和平解決的根本在於狂刀神本身的態度,他如果能夠稍微放下仇恨相信斯特族神長的誠意,雙方就能言歸於好,狂刀神的族眾也能夠得到棲身之地;反之這件事情就會走入難以避免的一定範圍的流血爭鬥結果。如果神公主因為命令而不能有其它選擇的話,我不敢給公主帶來麻煩。」

恆毅的直接乾脆讓楚天賜一時間陷入沉默,只見她輕輕咬著下唇,一陣猶豫后,輕聲道「其實對於父神和神魂四族族長的做法我個人打心裡不認同,我明白做事情很多時候需要運用特別的手段,有時候顯得冷酷,可是我總覺得不能沒有道義。沒有道義的手段即使達到目的,失敗者只有怨恨;成功者沒有榮譽。神魂意志的確是自由的,雖然不同的選擇和信念都會被神魂意志所認可,然而不同的選擇造就的未來並不相同。侵略本身就有違神魂意志的傳統,現在神魂四族做的事情就是在權力入侵,不是原本聯盟成立時候的宣言那樣。」

恆毅靜靜傾聽,明白楚天賜這些心聲平時在戰神族大約很難找到人傾聽。

「可是父神是神魂族如今最能代表神魂意志方向的人之一,跟神魂星系的主張固然相反。但父神說這就是他信任的神魂意志未來能夠普及的現實可行的道路。」楚天賜說到這裡,很真誠的道「但我內心其實更認同無雙神的信念,如果無雙神是神魂族的人。一定會得到不少人認可呢。」

聽到這裡恆毅已經明白楚天賜的態度,他完全能夠理解。

「所以……儘管我內心認可無雙神的主張,因為過去我本來是相信神魂星系主張的人。但作為父神的愛女,如果我都不相信父神的選擇,一定會影響一部分戰神族族眾的想法,這是不孝,那同樣違背我的意志。在兩種選擇中。我寧可相信父神,能夠給無雙神的幫助很有限。我族內應的消息我知道,但父神曾經明令不可透露給任何人。」楚天賜頗覺遺憾又失落。原本這是跟恆毅深入建交的契機,但她卻又不能夠選擇幫助,她想,恆毅大約會很失望的直接告辭。因為她畢竟不是他以為能夠成為的那種朋友。

不料恆毅既沒有勸說她改變想法。對此也沒有一句多餘的話,只是很平靜的微笑點頭道「理解公主的想法,那麼今天不再談論此事。聽說神公主精修武神劍法,恰好仰慕已久,不知道能否有幸一見?」

楚天賜失笑道「無雙神去了神魂星系什麼法術絕技都能夠看個清楚明白。」

恆毅倒有些不解,楚天賜道「無雙神還不知道吧?這次任務之後天驕和許問峰迴神魂星系,她會邀請你一起。」

「這……合適嗎?」恆毅當然想去,但他知道神魂星系外人原本不能入內。

「當然。天驕已經跟神魂星系的眾族神申請過,神魂星系的族長們得知你的為人。都認為可以成為神魂星系任何一族的客人。」楚天賜理解恆毅的吃驚,微笑解釋說「其實神魂星系並不是無雙神以為的那麼封閉,外間不清楚真實情況才會有這種誤解。所以神魂星系拒絕外人入內是因為兩百年戰爭后兩大超級文明一直沒有放棄打入內部,曾經一度造成過多次比較惡劣的影響,後來神魂星系才被迫封閉。兩百年戰爭時期及剛結束的時候神魂星系是很開放的,很樂意跟宇宙眾族共享一切成果,雖然不入侵,但是很願意接納願意信奉神魂意志的人,都會由引導者認真的講授神魂意志的精神。後來雖然封閉多了,但經過神魂族引薦的人,基本上都會得到涉足的允許,只是因為封鎖的緣故以前只有戰神族出來,而且因為對兩大超級文明的戒備,都不願意隨便相信別人,就很少引薦的事情了。」

「原來如此,過去一直誤解了,原本就覺得神魂意志不應該以擁有神魂意志作為先決條件……」

談到神魂意志的事情楚天賜不禁眼睛一亮,談興濃厚的接上話,完全忘記了時間……

……

宇宙虛空,威斯納為首的螳螂族在無雙神族和眾星聯合文明新族神長調派的大量星尊強者的協助下僅僅用了三天時間全族就離開了眾星聯合文明的領地範圍,在前往無雙神族路上的虛空。

無雙神族依家的副族神在虛空中跟威斯納拜別道「神主有令,螳螂族離開眾星聯合文明后如果不願意前往無雙神族隨意離去,我族絕不可留攔,螳螂族的行蹤我族也會保密,請螳螂族神儘管放心。」

威斯納原本是有些擔心無雙神族的人會暗中勾結某些勢力伏擊他們螳螂族,聽了這番話稍稍寬心,料想以恆毅在無雙神族的威望大約眼前的人不敢私下做這種事情,便道「如此,替我多謝無雙神的相助,後會有期。」

「螳螂族神保重!」

威斯納帶著大群螳螂族憑藉天賦能力的短距離時空穿梭離開了聯盟內部的隱秘虛空傳送陣……

依家的副族神暗暗覺得可惜,本來以為這次相助會讓螳螂族加入,眼看失之交臂也只能暗暗嘆氣,但沒有二小姐依孜姿的命令他根本不敢私下做任何小動作,只能率眾折返無雙神族。

離開聯盟內部的虛空傳送陣后,威斯納為首,螳螂族多次發動短距離時空穿越,遠離了聯盟尋常通行的虛空定位陣路徑,威斯納知道這一帶虛空中尋常不會有人經過,暫時是安全地帶,便交待族眾在虛空中休息等候,過去他就交給族眾一些儲物道符,裡面儲備的食物和水足夠一段時間需要。

隨後威斯納獨自發動時空之門離開了族眾……

……

神秘花園,戰神殿。


許問峰如戰神殿早已不需要通報,戰神殿的守衛無人攔阻,沿途遇到的人反而都恭敬施禮。

楚天嬌嫁給許問峰后一段時間在不敗族神殿居住,一段時間回戰神殿,因為許問峰事務多,很多事情又不方便讓楚天嬌知道,不能見面的時候她就覺得在不敗族神殿呆著無聊,便跑回戰神殿。

神獸文明的局勢已經塵埃落定,許問峰近期忙於處理跟眾多聯合文明交換購買獸魂的事情長來往於神秘花園。

見到楚天嬌的時候後者正在神殿里跟一群古殿的兄弟姐妹閑聊,見到許問峰來,古殿出身的那些楚高歌子女們自覺告退,都知道許問峰並不喜歡他們。

「看你,一來兄弟姐妹們全走啦。」楚天嬌撇撇嘴,頗為不快。

許問峰哂然失笑。「這些古殿出身又沒什麼用的人平時就不應該來往,浪費你的時間不說,讓族長知道還會把你小看。」

「怎麼這麼說話呀?古殿出身都挺不容易的,資質天賦不足也不是他們的錯呀。」楚天嬌原本也是古殿出身,雖然很小因為資質出眾享受的待遇就不同,楚高歌常看望她,還會帶她一起參加節日慶賀之類的事情,有時候外出巡查也把她帶在身邊,受的寵愛自然不同,但她一直覺得古殿那些資質低的兄弟姐妹們其實很可憐,平時經常會跟他們聚在一起,有些新奇禮物都會跟他們分享。

「沒有用的人對族長而言就是累贅,常與累贅為伍就是沒有浪費時間。」許問峰的態度雖然讓楚天嬌不太滿意,可也知道這是對她關心,這些話楚高歌也不是沒有變相提醒過,但她本來也不是追求權力貢獻的人,於是並不在意,實際上楚天賜及別的非古殿出身的兄弟姐妹掌握實權都比她大,職務也都比她高。

許問峰曾經對楚天賜動過心思,後來發現對方並不喜歡他的為人,就在還沒有顯露意圖的時候又果斷停止了過度接觸,相較之下楚天嬌雖然並不讓他很滿意,但容易控制把握,也是楚高歌特別喜歡的女兒。

「這些話你自己有空多想想,現在作為我的妻子,很多無謂的事情不做最好。」

「你怎麼什麼都管呀!」楚天嬌不高興的撅嘴,就是不願意冷落古殿出身的兄弟姐妹,氣惱道「哼,別看不起他們,萬一將來父神答應我把他們帶回神魂族,資質算什麼呀!」

許問峰不屑一顧的嘲笑道「族長不會把這些象徵失敗的恥辱待會神魂星系讓人恥笑!」

楚天嬌微微一怔,恍然才知道這麼多年來楚高歌從沒有準允她提議的理由……旋即忍不住心裡咯噔道「許問峰,將來我給你生的兒女如果修為資質天賦低,你是不是也當成廢物看?」

「笑話!我許問峰跟你的子女怎麼可能不是頂尊資質?至少也是眾星之尊!」(未完待續。。) 楚天嬌不依不饒的追問到底。「那就是說是了對吧?」

「胡鬧!將來我也會是神魂族,你也是,怎麼可能子女連眾星之尊修為都不是?」

楚天嬌一想,是呀……她不是白擔心了嗎?

「嘻嘻,是呢。」

「給恆毅的邀請送出去了沒有?」許問峰不動聲色的言歸正傳。

楚天嬌搖頭道「還沒呢,恆毅不是去收拾航盜了嗎?」

「我看這樣,恰好我最近有空,咱們先去神魂星系,等恆毅忙完了的時候你反正閑著,再陪他去一趟就是。」許問峰曾經勸過楚天嬌改變主意,但沒有結果,但回去反覆思量,還是覺得跟恆毅同去不妥當,他是步驚仙,這個名字擁有的一切都不能跟恆毅有關係,他也不願意有任何人知道恆毅也可以說是步驚仙的事情。

如果兩人同行,很有可能會增加別人的聯想,更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於是許問峰最後想到這個辦法,自己先行,恆毅押后,只要錯開分了先後,就不怕會出大問題。

「時間不是都安排好了嗎?」楚天嬌迷惑不解,根本不知道許問峰跟恆毅之間的靈魂秘密,自然也不知道他的真實想法。

「臨時有變更,就是要辛苦你多跑一趟。」許問峰見楚天嬌果然被說動,故作無奈。

「我辛苦什麼呀,反正都是玩。」楚天嬌不疑有他,點頭答應說「那好。我們先去,回頭我再陪恆毅去一趟。嘻嘻,下次我把天賜叫上。總覺得天賜很喜歡恆毅哦,回頭我試探試探心意,如果天賜真有此心你幫忙在恆毅那說說唄。你們兩兄弟一起娶戰神族神公主多好的美談呀。」

許問峰失笑道「你自己結了婚就老愛撮合別人,天賜不像是兒女情長的人。再說你也知道恆毅的脾氣,婚嫁的事情除非他喜歡,否則別人說沒用。他如果喜歡,冰璃他敢娶。花園精靈族的聖王他也敢娶。」

「……整天把臉藏法術能量光底下裝神秘的花園精靈族聖王有什麼好呀,恆毅真奇怪。」提到這件事情楚天嬌就很不高興,在她看來戰神族多的是美麗的公主。都比花園精靈族的女人好的多。

「各有所好。」許問峰故作急促的道「好了,我有事去辦,大約三個時辰后回來,你收拾準備。今晚就出發神魂星系。」


「這麼急?」

「時間緊迫。」許問峰說罷逕自飛走。楚天嬌思量著得取消多少近期跟朋友的約會行程安排,雖然覺得麻煩,但許問峰事情多她也理解,楚高歌就是這樣的人,自幼看慣,她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耍脾氣製造麻煩,當即著手收拾準備,又派了戰神族的神魂族先去神魂星系知會此事。

……

神秘花園。阿卡斯星球。

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見到許問峰時,滿臉熱情的笑容。

「神獸文明的事情忙的不可開交。也不敢打擾不敗戰神,今天才有機會感謝不敗戰神的相助。」

許問峰微笑道「也靠族神長有能力,否則聯盟大會上終究得不到副盟主的位置。」

「哈哈……沒有不敗戰神相助擊殺神獸文明的族神,我們阿卡斯聯合文明哪裡有這種機會?」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長滿臉感激之態。「更別說神獸文明的事情上不敗戰神還給了我們許多指點幫助,才讓阿卡斯聯合文明能夠收穫豐厚。這裡是阿卡斯聯合文明的一點心意,還請不敗戰神過目——」

許問峰接過信息符按入額頭,知道了阿卡斯聯合文明回報給他個人的那些武魂數量,種類,以及金錢、星源后,微笑點頭道「族神長有心了,其實我們雙方未來一定能成為彼此助益的朋友,這些沒有必要。」

「哈哈……」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長臉上笑的開心,心裡卻在暗罵『滾你的許問峰,當初是你提的要求,沒必要不見你拒絕。』,嘴上卻客氣熱情的道「當然!不敗戰神既是花園精靈族一人之下的族神王,又是戰神族的乘龍快婿,聽說不久還要去神魂星系。在這裡提前祝賀不敗戰神即將成為神魂族,擁有宇宙中最強大的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