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非常好!小夥子,就沖你這誠實的品性,我們也要買下了,呃!這大概有三十塊左右的樣子,就一塊十金幣吧!這是三百金幣,你拿去吧!」一直沒有說話的老穆拉忽然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三百金幣遞了過去,一副大為欣賞年輕攤主良好品性的樣子。


聽到此話的羽凡不禁撇了撇嘴,師傅果然是個老油條!而詩雅兒卻更加糊塗了,穆拉爺爺這是怎麼了,怎麼用這麼多錢買這些成色差的封魔石呢!不過,有一點詩雅兒卻是可以確定,老穆拉絕對不是欣賞年輕攤主的品性,更不會讓自己吃虧的,絕對!

「小兄弟,你收下吧!我們還要回去休息呢!」老霍戈眯起了眼,笑呵呵的說到。

「這……」年輕的攤主完全被老霍戈與老穆拉的一合一唱弄暈了,真是讓人不解的兩位老者,難道真的是欣賞我嗎?

「難道你覺得錢少嗎?」老穆拉果然夠悍。

「不……不是,我收二百金幣就夠了,這一百還給您吧!」年輕攤主果然夠誠實本分,竟然要退一百金幣給老穆拉。

「好了,小夥子,這點錢我們根本不在乎,如果多了那就算是我們對你的欣賞吧!這些東西我帶走了,哈哈……」老霍戈左手輕揮,攤位上的封魔石繼而不見了,全部進入了老霍戈的戒指里

……………………

老霍戈一群人漸漸消失在街道的盡頭,唯留那名單純的攤主在身後感涕淋漓。

停下酒棧的一間客房中,老霍戈左手輕揮,買來的封魔石盡出,而後令羽凡吃驚的是,剛才還全力買封魔石的爺爺與師傅此時竟然絲毫不在乎的到一邊喝起了酒來,羽凡轉而一想,也對,這種寶物爺爺與師傅還真是可有可無。

「徒兒,你來告訴雅兒怎麼回事吧!」老穆拉望了一眼疑惑的詩雅兒,對著羽凡說到。

「倏……」原本立在羽凡肩上的小獸刷的跳到了那堆封魔石前,直接抱出了一塊淺褐色的封魔石閃到了羽凡身邊,正是羽凡把玩的那塊。

接過小獸遞過來的封魔石,羽凡寵溺的摸了摸小獸的額頭,要說起來,這塊封魔石還是小獸先發現的,而且剛才買封魔石的時候,小獸一副裝作什麼不知的樣子,當真是絕了,小獸實在太聰明了。

「這是一塊封魔石晶。」望了一眼滿臉疑惑的詩雅兒,羽凡輕輕的說到。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啊!封魔石晶……」聽到羽凡如此一說,詩雅兒不禁驚呼。

「沒錯,就是封魔石晶。」羽凡望著吃驚的詩雅兒,羽凡微微一笑。

只見,羽凡的兩手暗暗發力,淡淡的紅色光暈附在手掌上一閃而沒,而後羽凡淡淡一笑,左手撤回,右手握拳放到了詩雅兒的眼前,那塊淺褐色的封魔石不甚大,恰好被羽凡的右手完全包裹了。

羽凡的右手在詩雅兒期待的眼神中慢慢的鬆開了。

「好像……沒什麼啊?」當羽凡的右手完全放開時,本來以為會有奇迹發生的詩雅兒看著羽凡手中毫無變化的封魔石,奇怪的說到。

「你進一步試試看?」羽凡輕輕一笑,自信的回答到。

「嗯……」聽到羽凡的回答,詩雅兒更加疑惑了。

忽然,詩雅兒的臉上出現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是的,詩雅兒本就是聰明的女孩,如果再不明白,那就有點讓煞費苦心的眾人失笑了,沒錯!所有的奧秘——就在羽凡手中看似毫無變化的封魔石中。

「看我的哦!」詩雅兒向著老霍戈與老穆拉二人燦然一笑,而後對著羽凡伸出了大拇指。

接下來,詩雅兒的動作徹底將謎底揭開了。

詩雅兒的俏顏靠近了羽凡張開的右手,瓊鼻輕抬,小嘴微張,輕輕的吹出了一口氣,動作煞為可人!

令人驚奇的一幕出現了,詩雅兒輕吹一口氣之後,羽凡右掌心中的封魔石表面的堅質竟然……竟然化為層層齏粉,層層散去!

那一層層齏粉在詩雅兒的一口輕氣下漸漸散去……良久,齏粉盡去,竟露出了一塊菱形的黑色晶石。

「真的是……」詩雅兒不禁一陣驚呼。

沒錯,齏粉盡去之後,露出的那塊黑色晶鑽就是——封魔晶石!

總的來說封魔石畢竟也是石頭,只不過作為石頭,封魔石的天然自身條件價值顯然要比普通石頭的價值高了許多,但是封魔石再昂貴也擺脫不了它是石頭的事實——只要是石頭,它們都有礦源。

封魔石晶,封魔石礦之精華,集封魔石礦優點為一身,並高於普通高級封魔石之優,封魔石是天然形成的一種礦材,日積月累,吸取天地間之無盡精華,孕育其身,養其神,礦脈之處經多年之孕,可育出其封魔石精之精華——封魔石晶。

封魔石晶就一種顏色——黑色,猶如黑鑽,其形狀互異,或圓,或方,或無規則之形,藏於封魔石中,因其能量波動甚小,更不常有,極難被發現,所以此次被老霍戈幾人揀了大便宜。

封魔石晶價格極其昂貴,哪怕是以拇指大小的也需數十萬金幣,這與其產量極低,極難發現有關,而最重要的一點是封魔石晶儲存魔法量極大。

尋常封魔石只可以存儲一般階級魔法,或者存儲或多或少的魔法元素,這也是判斷封魔石成色高低的標準,高級封魔石就可以存儲大量的魔法元素,甚至六階至八階魔法,最好的高級封魔石有時可以存儲八階巔峰魔法,有了高級封魔石對於一名常年行走於世的魔法師來說就是一個保命符,在生命危急時刻,只需用少許的精神力便可引出平時在封魔石里專門存儲的高階魔法了。

而封魔石晶,那絕對不是高級封魔石可以比擬的,封魔石晶——只是拇指大小的封魔石晶就可以封印兩個甚至三個九級魔法,要知道九級魔法在大陸上只要不碰到老霍戈與老穆拉這樣變態的存在,幾乎就可以橫著走了。

然而,羽凡右掌心的封魔石晶可不只有拇指大小,應該說有三個拇指大小,甚至要更大一些,這種本就是精粹寶物級別的當然是要越大越好了。

拇指大小的封魔石晶就可以存儲兩個九級魔法,那羽凡手中的這塊呢?

不出意外的話羽凡手中的這塊封魔石晶絕對可以存儲三個至四個九級巔峰魔法,中段的九級魔法可以存儲五個,如果要將封魔石晶公然開賣的話,那麼它的價格——絕對是價值數百萬金幣的寶物,而且是有價無市。

要是再存儲上幾個九級魔法,這塊封魔晶石絕對可以在蘭斯大陸上鬧起腥風血雨,如果經過老霍戈與老穆拉之手,那……

「你們是怎麼……羽凡你是怎麼知道的?」驚喜過後,詩雅兒不禁疑惑到,如果說老霍戈與老穆拉發現了封魔石晶到是可以理解,可是羽凡……雖然羽凡的體質十分變態,但是封魔石晶擺在大街上,而且是十分不顯眼的封魔石,羽凡究竟是怎麼發現的?

聽到詩雅兒問到,旁邊的老霍戈與老穆拉也停下了喝酒,各自支起了耳朵,其實他們也很好奇。

「呃……」看到眾人一副欲知的樣子,羽凡不禁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事實上,我的靈覺不知道怎麼的,十分敏銳,剛才小灰剛叫時我就察覺到了一絲波動,而來源正是小灰指的的方向。」頓了頓,羽凡摩挲了一下小灰柔軟的毛髮,組織了一下語言,望著眾人說到。

「靈覺……」這次老霍戈與老穆拉再次被震了,這小子……簡直是變態組合體,十二歲便靈覺初生,就是天資縱橫的聖級強者在出露崢嶸的十一二歲也不會出現靈覺一說啊!

羽凡這小子的未來不可預估啊!

老霍戈與老穆拉在心裡默念的同時,也暗暗地說到,幸好的是——他是他們的孫子(徒兒)。

「羽凡,把封魔石晶給我,我們為雅兒封印幾個魔法。」良久,老霍戈收起了欣喜的表情,對著羽凡說到。

————————————

休息了三天,老霍戈羽凡四人將封魔小鎮逛了個遍,而且採集了不少東西,幾天來羽凡與詩雅兒是大開眼界,增加了不少見識。

封魔小鎮只是老霍戈羽凡幾人的一個路過之地,他們的真正目的地卻是帝都,休息過後,他們便準備重新上路了,詩雅兒歸校之期實在是不能再拖了。

今日凌晨,朝陽初露頭角,四名頭戴紗巾斗笠之人出現在了封魔小鎮的出口,老霍戈羽凡四人終於再次出發了,他們的目的地是詩雅兒的進修之地——帝奇特學院!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老霍戈羽凡四人的趕路方式無疑是最奇怪的,而這個奇怪的方式卻是羽凡同志提出來的。

尋常人趕路是白日加緊腳程,夜晚休整身體,老霍戈羽凡四人卻恰恰相反,他們是白日休息,夜晚趕路。

常人趕路是走平坦之地,光明大道,老霍戈羽凡四人卻專走人跡罕至,樹林居多的道路,不,他們走出了一條真正的寬大之路,呃!具體上來講應該說他們走的是「天路」。

是的,尋常人趕路是靠腳走或者坐馬車,而老霍戈羽凡幾人卻是不走尋常路——他們是飛著趕行程的。

羽凡提出的這種怪異趕路方式在後世被大議,並被眾生紛紛效仿,他們走出的「天路」也被後世稱為——自由之路,當然,這是后話了!

羽凡之所以提出這樣的趕路方式,是因為他發現每次耗盡他體內的紅色光暈,再恢復巔峰狀態時他體內的紅色光暈就會增加幾分,變得越加凝聚了,而他掌控起來也越來越收發自如了,更令他驚奇的是他背後被劍鞘包裹起來的紅色長劍,劍鞘是老穆拉在封魔小鎮為他做的。

羽凡發現每當他體內的紅色光暈發生變化時,紅色長劍也隨之改變,他體內的紅色光暈越來越聚斂,紅色長劍也愈發平凡,其顏色似乎也隨紅色光暈一起聚斂起來了。

或許,我體內光暈的顏色還會進一步發生改變的。此時正在休息注視著手中紅劍的羽凡心中忽然間冒出了這個莫名的想法,大概,「自由」的顏色也會隨之改變吧!真是期待啊!羽凡又在心底默默地加上一句。

「自由」就是黑色橢圓狀物品變出的紅色長劍的名字,呃……不得不承認這個名字實在是古怪至極,特別是用在劍上。

當然,這個名字並不是羽凡自己起得,事實上當時羽凡是非常反對為自己的劍用這個名字的,然而老霍戈與老穆拉堅持要為要紅色長劍起這個名字。

這當真是件非常古怪的事情!叫什麼不好為什麼一定要叫「自由」呢?這兩個字可讓羽凡好鬱悶一陣,好在羽凡也沒有過於堅持反對,於是,紅色長劍就得到了一個名字——自由。

事實上,這幾天來羽凡是很少休息的,或者說他休息時根本就是在修鍊,每當夜晚趕過行程后,天漸亮時他便會找一棵參天大樹,盤坐在樹枝杈上進行修鍊,吸收天地精氣,隨同的還有小獸與詩雅兒,就連詩雅兒也是坐在樹枝杈上冥想的。

幾日以來,詩雅兒的魔法進程是一日千里,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六級大關,進入強者之林,這讓詩雅兒欣喜萬分,而羽凡的進步似乎就小了些,幾乎和沒進展一樣,只不過他體內紅色光暈愈來愈發凝練了。

至於,老霍戈與老穆拉二人,他們就沒有再修鍊了,搞笑!就這兩個老變態再像羽凡二人這樣修鍊,那還叫不叫別人活了,不過,到了老霍戈與老穆拉這般境界,也不是努力修鍊就可以提升的了,對聖級強者來說最重要的是——明悟!

隨著時間的流逝,老霍戈羽凡四人距離帝都越來越近了,不得不承認,飛著趕路的速度絕對是比較快的。

呃!還有一件事不得不說的,關於羽凡同志的飛行姿勢,從嚴格意義上講,羽凡雖然提出了以飛行趕路,但是他的趕路的方式,卻不能完全稱為飛。

老霍戈與老穆拉自不用說,以聖級的修為,立身於空飛行那是絕對沒問題的,而詩雅兒作為一名六級巔峰隨時有可能突破七級之壘步入強者之林的雙系魔法師,也是可以施展出水系魔法進行飛行的,只不過她堅持的時間並非像老霍戈二人那樣變態罷了。

詩雅兒利用水系魔法漂浮飛行的方式是老霍戈與老穆拉發明的,以詩雅兒的冰雪靈慧,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要領,在天地之間水元素極其豐富,操控水元素形成橫著面盾狀飛在空中,在載著詩雅兒這樣輕柔的魔法師飛行,也並非難事!

當詩雅兒堅持不住飛行,精神力快要耗盡時,老霍戈與老穆拉二人便會拉起詩雅兒。

再來看看羽凡的「飛行」情況吧,事實上與其說他在飛還不如說他在跳,只不過他跳得比較高比較遠罷了,為什麼說羽凡幾人要專挑樹林居多的地方趕路呢!這並非是說他們在找人跡罕至的路線飛行,而是因為羽凡趕路的方式——跳。

夜晚,羽凡的目光如炬,他高高騰空而起,每次騰空時他都找樹木成林的地方,所以騰上高空在他的下方都有著高大樹木的存在,當羽凡騰空之力用盡時,他便輕輕落下,其身姿猶如蝴蝶之靈,靈動至極,就在羽凡漸漸落下即將落到樹上時,他的身子向前微欠,腳尖向下點去,或枝或葉,自此他便在高空中輕點樹枝樹葉……呃…確切的來說,羽凡是在樹梢上跳了起來。

當羽凡第一次使用這種「飛」的方式時,老霍戈三人驚奇萬分,就連小獸也好奇的看著羽凡,就像看怪物一樣,這……這樣也行?太神奇了!

當眾人問羽凡怎麼會這樣「飛」時!羽凡是這樣回答的。

「呃……事實上我感覺真正意義的飛,無關於動作,畢竟只要達到在空中連續存在的目的就可以了,而且我在空中跑起來豈不是更顯我英姿颯爽,再說,每當我騰空而起的時候,我都會感覺我的身體身輕如燕,即使一片樹葉的反彈之力也可以讓我再次騰空而起,呃……即使我肩上立著沉重的小灰也是如此。」

「肩立小灰,身輕如燕,腳踏片葉,輕點浮水,縱橫當空,翔程萬里,作為爺爺師傅的你們是不是該為我驕傲呢!」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不顧旁邊小獸嚴重的抗議與不滿,羽凡連連「口吐蓮花」。

不得不承認,醒來過後的羽凡漸漸融入了我老霍戈幾人的生活氛圍中去了,連說話的方式都被老霍戈二人帶壞了。

「這……事實上,我們是有一個問題的,你的體質那是相當變態的,只是,今日看來……莫非你的口才也變態了……」

「砰……」羽凡兩眼一翻,直接倒過去了。

…………………………

「爺爺,既然你們這麼看重我『跳』著飛行的個性姿勢,那麼我必須要為我這麼高深的功夫起了個名字——輕功,身輕如燕,功力深厚。」

「哦……這樣啊!那我們要不要為你改下名字呢?叫你背獸水上漂好不好!」

「哦!從個人內心來講,我是不在乎那些虛名的……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決定了一件事用來苦練此功!!!」

「什麼事……」

「我決定了,我要『跳』到帝都……」

「砰,砰,砰,砰……」絕倒的四聲依次響起。

……………………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傍晚,夕陽如血,帝都南大門的邊緣古道上人來人往,若是審視一番古道上來往之人定會發現一件事,來往之人修者眾多,普通人幾乎沒有,可見這大都是各方修者慕帝都之盛名而來的。

蘭斯大陸上雖然修者眾多,但是還是有很多普通人的,畢竟武技,魔法不是誰想學就能學的,學習武技魔法也是需要金幣的,不是每個人都能交得起學費的。

學費那是針對武技魔法學校的,事實上在蘭斯大陸上通常有三種學習武技魔法的方式:

一是通過學校,也就是交學費由學校的老師進行系統的教與,學校說白了是什麼,是一個大的組織,只是這個組織背後的勢力有所不同,比如說這些背後勢力中有大家族,有各種公會,還有一個——公國。

公國為什麼要建立學校?賺錢!那是笨蛋加混蛋之神的說法,一個時代的文明怎麼傳播,那是要靠學校主流傳播的,時代是要進步的,人類文明也是需要的進步的,公國更是需要進步的,而且公國是需要人才來做中流砥柱的,人才從哪裡來?還是學校!

所以說公國學校是應運而生的產物,是人類文明進步必須的樞紐帶,但是公國也是需要吃飯的,一個公國那麼多未來總不能全讓公國養著吧!所以說什麼學校也是要收點學費的,當然,學費也是有多有少的,比如說帝奇特學院面對普通學生的學費就高的嚇人。

事實上羅斯公國的公國之王——布萊茲?羅斯還是比較英明的,在他的統治下大部分公國的未來還是可以學習到武技與魔法的,至少會學到初級武技與初級魔法,畢竟,全民皆修,那是國力不斷增強的象徵!

不過,現實永遠是現實,即使布萊茲是公國之王他的手也不可能伸到每一個需要幫助的地方,而初級修者也就是比尋常人強壯一些罷了,這就是現實……

況且,修者也是需要良好品性的……

關於學習武技魔法的方式二就不牽扯到什麼金幣了,而是牽扯到了運氣與天賦!

在蘭斯大陸上有許多修者,他們通常有自己獨特的修鍊方式,那是他們經歷生死最終磨礪出來的修鍊方式,運氣好的在大陸上混出個樣子來的,他們的修鍊方式或許會走進學校的課堂,遺留於世,但是,那也只是個別人,大部分人的修鍊方式若是自己去了,那麼自己的修鍊方式就會隨之消弭於世,可是作為自己一生得到的修鍊方式經驗,每個修者都不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自己的成果得到這種消弭於世的結果,這是一個修者之心的必然想法,所以他們若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中遇到合適的人選,那麼他們就會將自己獨特的修鍊方式傾囊相授,也就是——收徒。

也正是由於這種學習武技魔法的方式存在,終造就了修鍊的世界里的修鍊之法精彩紛呈,包羅萬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