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皮仆獸被打死了也就死了,可你也是要跟著去的,你去過海底魔宮,異形蟲陰性分身很有可能記住你的氣息不行,堅決不行!」楊爽又激動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呃,老哥別激動,我不會那麼冒失的,你聽我說完再反對不遲!」江帆訕訕地道。wWw.23uS.coM

「那你說吧!」楊爽怔了怔,這才淡定一些。

「可以把異形蟲陰性分身引開,只要它一離開,小憨就落單了,黑皮仆獸動手應該沒問題了,我也就安全了!」江帆道。

「怎麼個引開法?」楊爽點頭追問道。

「我想除了我之外,異形蟲陰性分身感興趣的就是我手中的魔蟲王了,我和魔蟲王要是同時出現,異形蟲陰性分身必然會被走!」江帆說道。

「啊,你和魔蟲王一起引走異形蟲陰性分身!兄弟,你這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去開玩笑嘛,還說不冒失,胡鬧,不行,我你堅決反對!」楊爽頓時一陣眩暈,吹鬍子瞪眼的喝道。

「老哥別急,我可惜命得很,哪會真拿自己去冒這個險?就是魔蟲王我也捨不得犧牲的!」江帆笑道。

「呃,兄弟,你到底什麼意思啊,我都被你搞糊塗了,一會你和魔蟲王去,一會又是惜命不拿自己去冒險,這不矛盾嘛!」楊爽愕然,瞪著兩隻眼睛盯著江帆狐疑道。

「難道你準備像上次那樣利用你和假的魔蟲王的氣息不成?」楊爽忽的心中一動道,想起來之前利用符陣吸引異形蟲陰性分身的事了。

「這次不是了,在使用這招很可能不靈了,必須要有實物來吸引才保險,我使用符陣中的小巧手段,拓印下魔蟲王的氣息帶著是加大籌碼,而我是真真切切的,只是並不是真的我!」江帆解釋道。

「真真切切的你,又不是你?你把話說明白些!」楊爽還是聽的莫名其妙。

「我是青龍族族長,我有一種特殊的技能,就是還有一個分身,一點也看不出真假來,就算異形蟲陰性分身追逐上也沒關係!」江帆透露道,決定這次要使用極為難得使用的神火不滅分身了。

江帆的神火不滅分身一直在符咒世界中修鍊五行元素法則,水輪一直沒有參透,修鍊出水輪是道門檻,非常的難,一修鍊符咒世界中的加速空間就失效,這個問題不解決,無法真正修鍊。

使出符咒世界的時間加速,也就是利用大時差,沒有大時差這個優勢,修鍊出水輪可能需要幾萬年,十幾萬年,甚至更長,這個江帆無論如何都耗不起,必須解決這個問題。


江帆其實已經領悟出了一點眉目,水元素側重在生命法則,但這是個冷門,修鍊符咒領悟到的生命法則太簡單,與時間法則,空間法則相結合的也非常膚淺。

江帆的神火不滅分身便一直在領悟著生命法則,這麼長時間過去,已是大有進步,但領悟到的生命法則與時間法則,空間法則相融合,卻是不易。

只要將符咒世界中的生命法則提升,完全融入到符咒世界中時間法則、空間法則,那符咒世界就將大大改變,應該就能解決修鍊水輪,大時差失效的問題,解決了,後面會事半功倍。

現在為了對付異形蟲陰性分身,只有暫時中斷一下,不拿出一點真料,無法死死的吸引住異形蟲陰性分身,它一旦忽然折返,就非常的麻煩了。

「哦,江帆兄弟,你還有分身?一點也看不出真假來?」一旁一直未開口的白剛十分驚訝,不可置信的懷疑道。

白剛符魔陣境界很高,也能整出分身,只是這個分身與真身肯定有區別,糊弄一般人陌生人還成,只能作為小手段使用,糊弄高手,或者熟悉的人就不成了,在楊爽面前,就能被一眼看穿。

「兄弟,那你整出來你的分身給我們瞧瞧,看看是不是那麼回事!」楊爽也是同樣十分懷疑,極為感興趣的要求道。

「好吧,那兩位老哥就看清楚了,我這就釋出分身,你們來分辨一下我的真身吧!」江帆點頭笑道。

楊爽和白剛兩人瞪大雙眼盯著江帆,江帆意念發出,神火不滅分身瞬間從符咒世界出來站在江帆身旁,江帆指指分身道:「你們看看,還行吧!」

楊爽和白剛打量著江帆的神火不滅分身,模樣穿著和江帆真身一摸一樣,便都意念發出鎖定分身,楊爽驚嘆道:「我靠,真的分不清楚是分身呢,這氣息完全的一樣,不差一絲一毫啊!」

「哇,這肉質感絲毫沒差別!」白剛上前抓住江帆的手和江帆分身的手捏了捏,驚訝道。

「呃,白老哥,你這是幹什麼,不要摸我,怪不好意思的!」江帆和分身同時甩開白剛打趣道。

「不知道這分身中招後會不會崩潰瓦解?表現出來的實力與真身如何了」白剛也顧不得江帆搞笑,視線不住的在江帆和分身之間流轉,想了想問道,分身的實力一般不超過真身的五層。

江帆的神火不滅分身忽然一個空間漂移騰空射出六七十米,一落地后隨即躍起,手一揮喝道:「空間之刃!」

空中頓時出現一道十餘米長的巨大白芒刀刃,轟的一聲將地面劈出一個十餘米深的大坑,接著又是一個空間漂移折回,忽然手一揮,照著楊爽和白剛喝道:「空間封閉!」

楊爽和白剛沒想到江帆會對他們動手,加上又震驚分身表現出來的實力就是符神王境界,一個沒注意竟是被封閉在數十米的空間中了。

楊爽和白剛眼中露出欣喜之意,楊爽手一揮,空間解散符化解江帆的空間封閉,剛要說什麼,江帆躍起,與分身手拉手在空中急速旋轉十餘圈落地,兩個江帆同時問道:「你們說那個是真身?」

「呃,這……!」楊爽和白剛頓時語塞茫然了,不知的打量兩個江帆,真的分不出真身是那個了。

兩個江帆笑道:「兩位老哥看清楚了!」說完紛紛手指在眉心一點,各飛出一滴靈魂精血,在空中轉悠一圈后便飛回眉心滲入收起。

「我靠,血腥之味一摸一樣,這就是兩個真身啊!」楊爽驚嘆道。

「這沒什麼,讓你們看看什麼叫神奇!」江帆忽的神秘笑道,兩個江帆一下拉開距離,一個江帆朝著另一個江帆揮手大喝,「空間絞碎!」

楊爽和白剛都是大吃一驚,沒想到江帆竟然對自己動手了,同時也意識到動手的那個是真身,不動的是分身。

嘎吱吱一串爆響,一個江帆瞬間被絞的粉碎消失不見,楊爽和白剛都呆了呆,白剛惋惜埋怨道:「江帆,你幹嘛毀掉這個分身,難道在不會消耗修為嗎?」

「是啊,江帆,你毀了分身是什麼意思?」楊爽皺著眉不解道,但話才落音,眼睛便瞪的老大,嘴巴大張驚呆了,被絞碎的那個江帆出現了,分身復原,一臉笑意。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我靠,還可以這樣的!」楊爽好半晌才驚叫道。頂點小說

「牛,你牛,我老白徹底的服了,兄弟,這種分身手段能不能教教我,我拜你為師如何?」白剛雙眼充滿炙熱,上前抓住江帆的手激動的懇求道。

「呃,白老哥,真抱歉了,我這分身相當特殊,你是無法學會的,我也無法教會你!」面對白剛那火熱真誠的的眼神,江帆狂汗惡寒,一邊掙脫白剛的手,一邊訕訕道。

江帆的神火不滅分身完全不同於陣法的小手段鼓搗出的分身,是一個神奇的生命體,殺不死的,就是想教也教不來。

「哦,是我失態了,失態了!」白剛怔了怔一臉失望,無奈地道,沒再說什麼,認為江帆是不捨得教,也很理解,各有禁忌,就是自己白族中的一些特殊秘法也是不能外傳的。

江帆也不多解釋,沒必要,就是解釋人家也不一定真信,將神火不滅分身收起,笑了笑道:「怎麼樣,兩位老哥,這樣去引開異形蟲陰性分身沒問題吧!」

「嗯,沒問題,有這種手段去引開誰都行,絕對能成功!」楊爽快意道,不再反對了,心中震撼不已,這小子總是令人意外刮目,冷不丁的就蹦出一種神奇的手段,真是深不可測。

「呃,老楊、江帆,好像樂崑山離著丸城有些近啊!」忽然白剛皺眉道。

江帆和楊爽一愣,急忙取出符魔界地圖,一看果然距離不怎麼理想,離著丸城只有七萬餘里,似乎有些近,楊爽道:「兄弟,這與黑皮仆獸要求的十萬里之外對不上,黑皮仆獸不會退縮吧?」

「不知道,不過我會努力的說服黑皮仆獸的,另外我把異形蟲陰性分身向丸城方向引,多少可以分散一下人形骷髏蟲的注意力,只能做到這個樣子了!」江帆想了想道。

「好吧,那就這樣了,對了,黑皮仆獸明天中午前到底能不能出來啊,它要是出不來一切都白搭!」楊爽點頭,略一沉吟問道。

「這個還真不清楚,應該可以吧,反正還有大約一天的時間,到晚上我問問看!」江帆答道,心中有些擔心,這個時間確實很緊。

「兄弟,你就別晚上了,現在就問問看吧,黑皮仆獸自己應該是可以感覺的到的,要是不行的話我們也好儘早另做打算!」楊爽催道。

「好吧,那我問問!」江帆應下,取出黑皮仆獸留給自己的那個精血符球發出詢問,等了一會,精血符球忽閃了一下,江帆忙讀取,頓時心中拔涼了。

「黑皮仆獸怎麼說?」楊爽見江帆神色不好看,心中一沉感覺不妙,急忙問道。

「他說最快還要兩天!」江帆神情凝重道。

「兩天!我靠,兩天黃花菜都涼了!」楊爽頓時沮喪道,白剛也是極度失望道:「完了,白折騰了,指望不上了!」

「黑皮仆獸那麼強大,又是創世符神符天的手下,見識也廣,問問看,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在一天內完成?」楊爽想了想十分不甘心道。

江帆點點頭再次對著精血符球輸入信息,等了會收到回復,一看先是一喜隨後皺眉,楊爽看著江帆的神情感覺似乎有戲,忙問道:「怎麼說的?」

「加速恢復的辦法倒是有,只是很難辦到,需要一顆神品魔神丹,還有有強大的獸丹和元神,最好是海洋獸主的!」江帆悻悻道。

「我靠,就加速一天時間也需要這種代價?」楊爽腦袋一陣眩暈驚愕了。

「這哪裡辦得到?神品魔神丹找不到,海洋獸主的內丹和元神也很難啊,何況這世間也太短了!」白剛搖頭嘆道。

江帆嘆了口氣,沒說什麼,神品魔神丹自己倒是還有,只是這海洋獸主的元神和內丹真的不好辦了,上次殺死海膽獸主,已經引起其他三隻獸主的高度警惕,在來一次基本不可能。

從最近幾天看,三隻獸主都是湊在一起統一行動的,對付一隻還勉強,對付三隻不可能,風險太大,根本不需要去嘗試。

「算了,看來冤枉計劃半天了,黑皮仆獸指望不上了,還是從長計議吧!」江帆想了想道。

「嗯,只能這樣了,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從長計議說的簡單,我們動手去殺異形蟲不可能啊,還能有什麼辦法?也只能是等你的魔蟲王成熟蘇醒了!」楊爽無奈,覺得已是束手無策了。

江帆和白剛想了想都是心情沉重,真的似乎沒什麼可想的了,三人正在茫然之際,江帆手中的精血符球忽閃立刻下,江帆怔了怔,忙去讀取。

「不是吧,要這麼多符印做什麼?」江帆頓時喜形於色一臉笑意,但很快又迷惑的喃喃自語。

「黑皮仆獸又說什麼了?是不是有轉機了?」楊爽盯著江帆的神情,感覺到了希望,忙問道。


「是有轉機了,黑皮仆獸說有替代的辦法,就是需要五萬符魔神聖符印,再就是一萬斤歸元漿液也行,有這兩樣黑皮仆獸能在三小時內徹底恢復實力出來!」江帆笑道,神情很是輕鬆。

五萬塊符魔神聖符印這個不難,湊一湊就有了,歸元漿液從異形蟲的海底魔宮中取了一池子的,別說一萬斤,就是十萬斤都拿得出來。

江帆覺得奇怪是為何需要這麼多符印,正好人形骷髏蟲給小憨加速療傷也是用到了大量的符印,想不通,符印也能療傷?

「五萬塊符魔神聖符印容易辦到,只是這個歸元漿液是什麼,好像從來沒聽說過啊!」白剛聽了一臉茫然道。

「兄弟,你是不是知道歸元漿液?」楊爽也是不知,不過發現江帆神情悠然自得,心中一動,笑問道。

「呵呵,老哥真精明,這也看出來了,一萬斤歸元漿液我這裡有,看來我們的計劃還是可以繼續了,現在我們趕緊湊足五萬塊符印吧!」江帆笑道。

「太好了,五萬塊符魔神聖符印,我看看身上有多少!」楊爽大喜,也顧不得去問歸元漿液的事,急忙取出符寶袋查看,白剛也是取出符寶袋,摧毀那麼多府邸,他搜颳了大量的財物。

江帆對符魔神符印不甘心虛,因此身上只有符神符印,楊爽和白剛湊了湊,竟是有近三萬塊符魔神聖符印,一時都是心中大定,剩下的兩萬塊不是難事。

「兩位老哥,人形骷髏蟲給小憨療傷,黑皮仆獸自我療傷,雖然方法不一樣,但都用到了大量的符魔神聖符印,這是為何?」江帆想了想忍不住問道。

「呃,你不說還真沒想到這上面去,是啊,符魔神聖符印能療傷?真是奇怪了,我從未聽說過!」楊爽一愣,想了想十分茫然道,白剛也是狐疑的直搖頭。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符印能用來給小憨和黑皮仆獸療傷,說明符印具有我們都不知的用途,我們可能根本就沒那種使用能力,雖然我是符神主,但對符魔界的不少事物還是理解不了的!」楊爽感慨地道。wWw。23uS。coM

「兄弟,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想也想不出來,反正你和黑皮仆獸熟,有機會你問問它不就知道了!」楊爽忽然想起什麼,莞爾笑道。

「對啊,腦筋怎麼塞住了,可以去問問黑皮啊!」江帆頓時被提醒了,一拍額頭自嘲道。

「湊足符印雖說簡單,但操作起來還是有些麻煩的,我們該怎麼入手?」楊爽有些犯難道。

「找那些魔神皇和魔神帝,他們手中應該不少,還有他們出售符印的商鋪,划拉划拉應該就湊齊了!」江帆想了想提議道。

江帆明白楊爽是不想亂殺無辜取符印,只能從那些人手中取了,符魔界這麼混亂,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死於非命。

尤其是人形骷髏蟲給小憨療傷,導致幾十萬符魔神聖被殺,這些魔神主的手下是執行者,肯定會趁機藏私剋扣收集不少符印。

「嗯,只能這樣了!」楊爽略一沉吟應下,還真沒別的更好辦法。

江帆、楊爽、白剛三人立刻取出地圖,查看了下那些魔神帝,魔神皇的住處,稍稍制定了下路線,便出發了。

那些魔神帝和魔神皇都不在家,看守府邸的守衛根本就抵擋不住楊爽,江帆,白剛三人,倒是很順利,不過也有些鬱悶,打開倉庫找符印,卻沒有想象中的多。

只有一個魔神帝的倉庫中最多,找到一千餘符魔神聖符印,剩下的都是幾百,少的百餘塊,那些出售符印的商鋪就更少了,一般只有幾十塊。

江帆三人有些奇怪,抓主府邸管事的一問才知道,那些人都是將多數的符印裝在符寶袋中隨身帶著,三人無奈,只得多跑幾家,跨越十萬里,先後跑了五六十家才湊齊兩萬餘塊符魔神聖符印。

「呼……真不容易,總算湊齊了五萬塊符魔神聖符印,竟然花了半天的時間,江帆,是我們陪你去還是你獨自去?」楊爽長出了口氣道。

「楊老哥、白老哥,剩下也就半天時間了,等黑皮仆獸出來了,時間也就差不多,那裡還是我去,你們去樂崑山,實地看看情況,一些事情還是要好好準備一下的!」江帆想了想道。

楊爽、白剛點頭應下,確實需要好好的研究一下樂崑山頂周圍的情況,到時會有大量的符魔神前去,這些人搞不好就要受到殃及,江帆的分身出現的位置,真身埋伏的位置等等都得想周全。

楊爽、白剛和江帆分道揚鑣,江帆帶著五萬塊符印找到空間傳送場,幾次傳送來到群山邊緣的一個鎮子,出來空間傳送場,使用穿越石位移,三十餘次位移來到魔沼邊緣。

又是幾次位移,距離黑皮仆獸所在的巨大天坑還有兩千餘里了,江帆這才從符咒世界召出飛翼銀龍,騎上飛去,在黑皮仆獸面前還是盡量隱藏些手段好。

五六分鐘后,飛翼銀龍馱著江帆來到巨大天坑底部千餘米上空懸停,江帆沖著天坑底部的黑乎乎淤泥喝道:「黑皮,出來吧,我已經給你找來了符印和歸元漿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