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荀總。」

郁昭雅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坐下后,荀澤率先開口問道:「時差調整得怎麼樣?狀態還好吧?」

「我之前經常需要調時差,多少有點心得,所以休息得還不錯,謝謝荀總關心。」

「那就好。」荀澤笑了笑,他剛才看到劉以德的時候,發現對方還有一點黑眼圈,生怕郁昭雅這得力幹將也狀態不好。

「荀總,我剛剛接到央媽的電話,他們打算對您進行一個專訪,請問您意下如何?」

郁昭雅的語氣平津,荀澤反倒感到有點驚訝。

能夠上央媽專訪的可都是各行各業的領軍人物,或者在某個領域做出卓越貢獻的人,他何德何能……

不對,荀澤轉念一想,在拿到水藍星年度最佳遊戲后,他在神鼎國遊戲圈中,確實可以算是領軍級別的遊戲設計師了。

央媽對他進行一次專訪,也是在情理之中。

想到這裡,荀澤笑著說:「這可是好事啊!央媽那邊有什麼要求嗎?」

「央媽說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在二十二號星期五接受專訪?」

「我那天有什麼事情嗎?」荀澤剛想翻一下自己的手機備忘錄,但又想到郁昭雅就在自己身邊,幹嘛要自己去費這個腦細胞?

「只有兩個簡短的會議,一個是跟進只狼的開發進度,一個是《地下城與勇士》的近況彙報。」郁昭雅立即回答說。

「噢!那就二十二號接受央媽的專訪吧!地點在什麼地方?」荀澤問。

「一般專訪的地點都是在帝都,央媽的總部大樓內進行,不過央媽說了,考慮到您剛拿到獎項,可能會比較忙,他們也可以派人過來魔都。」

「我們去帝都吧!這可是央媽的專訪,可不能在央媽面前擺架子,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的。而且我也想到帝都逛逛。」

「好的。荀總。我會給央媽那邊回復,並且幫您安排好出行的一切事宜的。」

「辛苦你了。」

「荀總,這是我應該做好的,您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如果沒啥事的話,就明天吧!」

「好的。荀總。」 木兮嘴裏含着棒棒糖,腮幫子鼓鼓的。

秦淮看的心熱,他啞著聲音:「好吃嗎?」

木兮沒想那麼多,只是老老實實的點點頭:「嗯,好吃。」

許是她的目光太誘惑,秦淮定定的看着她,木兮被他看的不好意思,害羞的垂著頭:「你總是看着我幹什麼啊?」

少女紅著臉低着頭,秦淮著了魔似的親在她的耳垂上,溫熱的溫度愈發引人陶醉。

木兮輕輕地推了推他。

秦淮輕笑着站直了身子,伸手揉了揉她的細發。

嗡嗡……

一陣手機震動聲伴隨着鈴聲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你儂我儂,木兮輕咬着下唇從口袋裏拿出手機。

秦淮有些不悅,這個時候誰那麼沒有眼力勁啊!

打擾人談戀愛!

木兮看着亮着的手機屏幕,心中暗念糟糕,果然她看着秦淮的臉色不好看。

秦淮壓着心中的煩躁,不想在一起的第一天就讓她誤會自己是個小心眼的人,所以忍着心裏的不高興,還是故作大方的開口:「接吧,說不定有什麼要緊的事呢!」

他咬着「要緊的事」這四個字,心道這個藍千河真的是陰魂不散!

木兮沒有多想,只是驚訝秦淮竟然還勸她接千河的電話,他們兩個人不是不太對付嗎?

雖然這麼想,但是要是秦淮能和千河兩個人做朋友那是再好不過了。

手機一直在響,木兮怕藍千河萬一真有急事,就趕緊接了,她按了接通鍵,把手機放在耳朵上:「喂?」

「……」

秦淮聽不見藍千河那邊在說什麼,只是打電話的人是藍千河他就不爽,可是偏偏他還不能表現出來。

藍千河此時就站在木兮家樓下,他剛從木家出來:「開心啊,我剛剛去家裏找你,木叔叔說你和同學吃飯還沒回來。」

「額……」木兮看了眼站在一旁的秦淮,臉微微紅,被這人纏的,她都忘了其實她今天只是跟楠楠出來吃個飯而已的。

聽聞藍千河這樣說,她的臉愈發的紅了,她吱唔道,「唔,有什麼事嗎?千河。」

好在藍千河也沒有追問她在哪裏,而是笑着說:「也沒什麼事,只是好幾天沒見你了,所以找你喝杯奶茶。」

「唔,千河,對不起啊,那個我現在還在外面……」

木兮有些抱歉。

秦淮站在一旁,看着她打電話,軟軟糯糯的聲音,跟別的男人說話。

他越想眉擰的越深,他舔了舔嘴角,伸手捏了捏她的耳垂。

「呀!」溫涼的手指突然撫上耳垂,木兮一個激靈叫了一聲。

秦淮沒想到她會反應那麼大,隨後咧嘴笑了,壞心思的又捏了捏。

木兮紅著臉瞪了他一眼,隨後指了指自己耳邊的電話,示意他別鬧。

偏偏秦淮本就不願她跟藍千河說太多,所以怎麼會讓她如願。

見他毫不收斂,並且還愈發的放肆,甚至還捏了一縷她耳邊的頭髮,放在鼻下嗅了嗅。

木兮咬着下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當然是她自以為的狠狠的,其實看在秦淮眼裏更像是撒嬌。

藍千河聽到木兮的驚叫聲,他皺着眉:「開心?你怎麼了?」終於可以救唐婉了!

要說我不記得,那絕對是假的!

當然,現場比我激動的人,可不止是一個!

屠霍的臉上,可以說是寫滿了期待。

至於泰山府君的臉嘛,我壓根就看不見。不過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那表情肯定是比我們都激動的。

……

《少年摸骨師》第501章不要勉強 幾架武裝直升機在江山身邊平穩降落。

下來了幾個軍官。

走到江山面前,鄭重的給江山敬了個禮。

「先生!」

「我們奉上峰之命前來救援,請您跟我們離開。」

前因後果,江山心裏是很清楚的,點了點頭。

「辛苦你們了!」

說罷,便帶着龍文南幾人,以及朱建宏上了飛機。

至於國王一行,則是在後面乘機撤離。

……

直升機一路不停歇,把江山,還有國王一行送到了他們構建的安全區內。

首發網址et

專家團隊,以及為江山做事的,所有外籍人員,都在安全區裏面。

所有人都毫髮無傷。

在安全區內,通過救援隊伍的幫助,國王和大軍取得了聯繫。

大軍的大部分兵力,還在和另一半的武裝份子纏鬥。

但少部分的精銳,已經直奔國王而來了。

大軍邊打邊撤,要不了多久便可與國王會合。

……

西方。

當得知江山和國王,都已經安全撤離了。

幕後的資本人物們暴跳如雷。

為了幹掉江山,他們已經進行了三次行動。

這第三次,他們可謂是下了血本。

要裝備給裝備,要人給人,要物資給物資,要錢給錢。

知道那些武裝份子都是一群沒頭腦的酒囊飯袋,他們還遠程遙控,為其出謀劃策。

前前後後投入進去的成本,高達幾十億美刀。

然而就這樣,到最後也沒能讓他們如願。

「一群飯桶!」

「告訴他們,讓他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目標人物除掉!」

「否則,他們要是除不掉目標任務,那我就除掉他們!」

幕後的資本人物們,這次是真的急眼了。

已經不管不顧了,就一個念頭,江山,必須死!

……

得知江山和國王安全撤離后,武裝份子原本是打算整合力量,去對付國王的軍隊的。

為了除掉江山,他們兵分兩路,一路緊咬國王的大軍,一路直取首府。

但現在的情況是,咬的沒咬住,直取首府的,也沒有把江山除掉。

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還一直不斷的減員。

一旦等國王的大軍壓境,他們處境,將岌岌可危。

但在西方資本人物的施壓之下,他們只能一刻不停歇的,馬上調轉槍頭去除掉江山。

可這次,江山是身處於大毛和暹羅國構建的安全區之中的。

要除掉江山,武裝份子就勢必要與救援隊伍交火。

誠然,武裝份子是知道救援隊伍不好惹的,但他們沒辦法。

他們要是不把江山除掉,西方的資本人物就會把他們除掉。

那些資本人物的能量有多大,他們是知道的。

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搏一把。

但事實證明,他們搏錯了。

隨着他們的開火入侵,為了保證安全區內人員的安全,救援隊伍不得不投身到戰鬥中。

若是救援隊伍不插手的話,以武裝份子目前的實力,他們其實還能和國王的大軍鬥上一斗的,和之前一樣割據一方,是完全沒問題的。

但隨着救援隊伍的加入,戰局徹底被改寫。

武裝份子對安全區的進攻,一開始的時候,還能夠有效推進。

但隨着救援隊伍的全面參戰,他們被打得抱頭鼠竄,丟盔棄甲。

數萬人的武裝,二十四小時不到,就土崩瓦解,四散潰敗。

國王的大軍得知這一消息后,不再邊打邊撤,開啟全面反攻。

七十二小時之內,便將另一半的武裝勢力殲滅。

至此,該國的武裝勢力徹底潰散。

大局已定!

剩下的,就是把殘餘舊部抓出來,徹底的斬草除根。

局勢平穩下來之後,國王重新回到了首府的王宮,重掌大權。

以官方名義感謝了救援隊伍,為救援隊伍正名。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華曉萌心裏有種不太妙的預感,乾笑一聲,問:「那個,你公司不是挺忙的嗎,怎麼突然……」Next post: 況且一個人在家挺無聊,而且確實需要接受現狀,順便了解些新知識,所以架不住蘇婭小姐的再三勸說,曹雷最終還是點了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