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絲絲和葯菲兒也不甘落後向前衝去,葯菲兒手中多出一把短「」槍「」,那短「」槍通體泛著銀光,立在地上能有她肩頭高。

那些被爆炸波及過的風豺哪裡是激情正高的四人的對手。葯魂他們幾乎出手一次就能挑殺一個。

風豺屍體遍布,葯魂四人從那些風豺的屍身上踩過去,然後繼續斬殺。

葯魂知道他們三人體內沒有剩下多少元氣,所以一人沖在最前面,風豺人他身旁不斷飛射出去。

斬殺一隻淬體境七重的風豺可以得到二十分,淬體境八重三十分,九重四十分。至於先天,葯魂不知道,但是很想將那兩隻先天境妖獸斬殺。

而之前火晶鳥斬殺的妖獸所得的分數也全都計入他的腰牌,只因為他和火晶鳥間的魂力有所牽連。

一萬八千分,一萬八千二十,一萬八千四十……

葯百草見到那一隻只的風豺倒在葯魂腳下,手不沉緊緊的握了起來。

幻界外。

「這葯魂是怎麼回事?一劍一個,這些風豺怎麼都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鬼才知道,之前看他已經消耗了很多的元氣,現在看上去還是精力充沛的樣子,感覺他體內的元氣不窮無盡似的……」

「你不說還真沒有注意,對了,那絕性風豺為什麼突然死了接近一半,是那消失的葯魂辦到的?他到底用的是什麼武技,這麼厲害,可以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裡殺那麼多的絕性風豺?」

「絕性風豺越來越少,葯魂四人的運氣還真是好……」

……

「葯魂他們被人設計了……」葯奇那皺紋遍布的額頭擠得更加皺巴巴的,「真不知道是什麼人要對付他。廝殺區里的還剩下的人越來越少,希望他能挺到最後……」

葯虎和葯玫都沒有說話,他們的心糾結著,恨不得現在是他們兩個在那廝殺區里替葯魂作戰。

「魂哥!」胡龍興奮的叫了一聲,「這些小豺皮還剩下不到一百隻了,再加一把油我們就能把他們全殺了。」

「別高興得太早,還有兩隻先天境三重的妖獸在等著我們……」葯魂知道那兩隻先天境的妖獸不好對付,至少會消耗掉他很多的元氣和魂力。

在火晶鳥不能再出現的情況下,他要獨立撐到最後,就算火晶鳥還打算將魂力渡給他也沒有多大用了,葯魂估計那傢伙剩下的魂力也不多。之前能殺了那麼多的絕性風豺,而且這裡是幻界,火晶鳥的實力也多少受到了一些壓制。

身子擠在唐絲絲和葯菲兒身前,將他們兩個人保護起來,葯魂輕喝一聲,一股強烈的白色罡風從長劍中躥出,他身形猛然向前躥了出去。

這一次他的攻擊目標是那兩隻先天境三重的風豺王。

如他所料,就在他藉助那罡風躥進那一百來只風豺的包圍圈裡,周圍的風豺看出了他的意圖,皆怒嚎著向他猛跳過來。

「呵!」他突然低嘯一聲,而後只見一圈猛烈的罡風如同風刃般的向外散射而出。

嗷嗷嗷……

近二十隻絕性風豺咽嗚一聲,咽喉脖頸處飆出鮮紅的血液,轟然倒地。

「四百六十分。」低喃一聲,腳尖輕輕在地面一點,葯魂身形陡然向前方怒射而去。

這一次的目標還是那兩隻風豺王。

再殺十餘只絕性風豺。「我就知道你們要去保護它們倆。王者死了你們就沒有統帥了……」

僅僅數個呼吸,葯魂利用風之力直接殺了近四十隻風豺,現在還剩下的風豺不到六十隻。

風豺群竟是開始向後退卻。

嗷。

隨著體形最大的風豺王一聲怒吼,其餘風豺身子一顫不敢再退,向前瘋涌而去。

「殺!」葯魂帶頭猛衝。

唐絲絲等人也看到了勝利的希望,他們體內所剩下的元氣已不多,現在只希望殺了這幫風豺后可以安然退去。

咻咻咻……

數十道刺破空氣詭異的聲音充斥林間。

血氣指,葯魂再殺十數只風豺。

唐絲絲等人熱血沸騰,眼開勝利在望,都是猛然前沖。

嗷。

最後一隻淬體境九重絕性風豺倒下。

「只剩下兩隻風豺王了……」唐絲絲走到葯魂身邊,他們三人本就不是先天境妖獸的對手,現在元氣消耗得差不多,而他們面臨的還是兩隻先天境妖獸,這讓唐絲絲三人的心吊在了嗓子眼。

「你們……」葯魂這時才看清唐絲絲三人的樣子,他們三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傷。傷口已經變成血痂。

「沒事,只是受了一點小傷而已。」葯菲兒全然不顧自己的傷,眼睛略有些擔憂的望著那兩隻目光炯炯的絕性風豺王。

「怎麼辦?這兩隻風豺不好對付呀……」唐絲絲語氣有些擔憂的道。

「它們已經受了傷……之前被我的風力震傷了。」其實葯魂知道不是他的風之力震傷了兩獸,而是火晶鳥吐出的火焰將兩獸燒傷,所以這最後的兩隻風豺的實力已經下降到淬體境九重巔峰。

想要殺它們不是難事。

「真的嗎?」唐絲絲有些不相信,那兩隻風豺王看上去好生生的,怎麼都不像受傷的樣子。

「你們幫我牽制一下,我來斬殺它們。」

唐絲絲三人會意,成三角之勢將那兩隻風豺包圍,各種攻擊如雨後春筍般的落在兩隻風豺王身上。

那兩隻風豺見胡龍最為虛弱,竟一齊向胡龍跳了過去。

「找死!劍刃。」

一百道劍氣凝為一把實質劍刃,轟然飛向體形較小的風豺王。

劍刃撕裂空氣的聲音充斥林間。兩隻風豺身子在空中輕輕一扭想要躲過去。

沒想到那亮如劍尖的劍氣在空中陡然一轉,依然射向那隻體形較小的風豺王。

哧——

如劍捅入腦腔的聲音傳盪出來,一隻風豺王轟然落地,腦腔里流出紅白之物。

「魂哥!」胡龍胸口被另一隻風豺王抓傷,胸口沁出三道鮮血。

「再來,弧形劍刃。」

那風豺不敢再進攻,身子一轉躲開那可以在空中陡然變向的弧形劍刃的攻擊。

轟——

一道白色風罡如小型旋風向前刮進,直接從落地的風豺王身子中穿出。

而後那隻風豺裂成兩半,裂開的身子抽搐兩下,再也動彈不得。風罡碎開,葯魂從那風罡里鑽了出來。

外界。

葯剛的眼中布滿深深的震驚,身入風罡,剛才他只看見一團罡風向前飛射,並沒有看到葯魂在哪裡,直到葯魂從那風罡里鑽出來的時他才意識到葯魂已經將風之力領悟到了身入風罡的境界。

其他幾個葯會長老皆是笑著點點頭,對葯魂的表現很是滿意,他們雖然不會御風劍術,不過對葯魂的劍術達到的階段還是了解一二,以葯魂目前對風之力的掌握,如果繼續研習御風劍術,將來這無極大陸之上又會多一名劍術名家。

「死了?」胡龍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地上那兩隻被殺的風豺王,這兩隻風豺不是先天境三重的妖獸嗎?怎麼這麼容易就被殺了。

胸口傳來的疼痛告訴胡龍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他望了望葯魂,葯魂此刻並沒有離開的意思,而是環顧四周,似乎是在找其他的獵物。

經過大戰的唐絲絲極其疲倦,看到葯魂目光搜索四周的樣子她突然想到了什麼,他們這幫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和幾百隻絕性風豺交手,不就是為了她么?

那個想要誘導葯魂和胡龍進入山洞裡人還沒有出現,就算他們現在想要離開只怕也只痴人說夢。

那人費盡心機做了那麼多的事現在會讓他們安然離開。只要稍微有些腦子的人也可以想出那是不可能的。

葯菲兒和胡龍也發現林間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葯魂沒有離開的意思,似乎是在等其他人出現。

十數息后,林內沒有任何動靜。葯魂回頭望著唐絲絲,沖她眨了眨眼:「絲絲,喊兩句,讓五里地內的人都聽得見。」

唐絲絲點點頭,白色可見的音紋從她嘴裡冒出:「如果你們再不出來,我們可要走了。」

話音未落,一行二十餘人從茂密的樹林里走了出來,葯同身在其中。

「走?我搞了這麼多事就是讓你們安然離開的嗎?」

葯魂赫然發現這領頭說話的人是他們見過的葯百草。

「你想怎麼樣?」葯魂眼中不可遏制的湧出一抹殺意。

「怎麼樣?當然是讓你們滾出這幻界了,就憑你們幾個旁系也想混入最後的前十之列。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這些闖進廝殺區的嫡系出去之後可真是要被外面的人嘲笑了。」葯百草轉了轉手中的劍,目光輕佻的在唐絲絲和葯菲兒身上望了一下。

旁邊幾人輕笑起來,葯同現在望著葯魂幾人的目光之中全然沒有曾共在一隊歷練的情分,而只有漠然。

這一次倒不是他想要對會葯魂,而是葯百草,他的表弟。葯百草在葯族之中罕逢敵手,煉丹武技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奈何葯魂在葯族大比之上大出風頭。

他這個表弟什麼都好,就是容不下別人比他強。所以他們也只是按照大比前計劃好的方法來對付葯魂。

絕性風豺王,那都是事先就已經打聽好的,連這裡的山洞都可以打聽出來。

所以葯魂在開始大比之前就註定要走到這個山洞前和幾百隻絕性風豺作戰。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葯魂竟然可以無傷堅持到最後。

葯同望向葯魂多了一絲畏懼,這人可是殺了兩隻先天境三重絕性岡豺和一隻先天境四重黃金蟒的存在。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他那能聚出風罡的狂風擊中。

那種狂風可是一擊就能殺掉一隻先天境三重妖獸的存在。

「哼。」葯百草輕哼一聲,「你還真是有些辦法,竟能殺掉幾百隻絕性風豺,不過你現在體內的消耗也很大吧。葯林,葯廣,卻試試我物人大英雄葯魂還有多少能耐。」

「是!」葯林葯廣對葯百草的話深信不疑,和幾百隻淬體境七重修為以上的的絕性風豺戰鬥下來如果體內還有很多元氣根本就不可能。

他們現在推脫根本就是和葯百草翻臉而且也放棄了如此一個絕佳表現自己的機會。這兩人當然不會放棄。

之前葯魂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因此葯菲兒等人體內還留有不少元氣。

「菲兒,絲絲,這次就你們兩個上吧。胡龍受了傷,讓他養一會兒。」說著葯魂朝胡龍走去,打算利用武魂替胡龍養傷。

葯菲兒和唐絲絲兩二話不說直接朝葯林葯廣走去。

轟——

啪啪兩聲后,葯林葯廣倒飛趺地。葯魂收好武魂,還不等那兩人戰起,兩道如同流光般的血元氣直接爆射至葯林和葯廣腦上。


葯百草再想出手已經來不及了,那兩道血元氣轟碎了兩人腦袋,二人的身體也碎成光點消逝。

「殺!」葯百草一聲怒喝,率先沖了出去。葯魂在他眼皮子底下殺了他的左膀右臂,怎麼可能讓他不暴怒。

轟隆隆——

颶風和閃電充斥林間。在眾人還沒有衝到四人面前時,一股狂風將衝過來二十餘人卷到空中。

一道紫色身影閃電般的衝到空中,手中長劍轟出一道道綠蛇般的電流。

哧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