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予衡!」顧念汐踮着腳和他搶手機。

他高舉着手機,兇巴巴的瞪着她,「你聽不聽!」

他這個卑鄙的小人,竟然用她的家人來威脅她。

「我聽!」

他的電話真的撥出去了,那頭很快傳來顧念汐父親顧遠之的聲音。

「喂。」

蘇予衡握著顧念汐的手腕,眼神直直的盯着她,向她發出警告,顧念汐含着淚,咬咬牙扒在他結實的腹肌上,舔了口。

蜂蜜進嘴,齁甜,顧念汐的五官皺成一團。

「叔叔,我是阿衡,最近身體好嗎?實在抱歉,上次回去沒能來及拜訪您,我爸爸讓我轉達一下,他寄了些東西給您,您到時注意查收,念念?念念她……」

顧念汐故意湊到他耳邊,豎着耳朵聽到父親問到自己,她緊張的側過臉看他,深怕他亂說什麼。

為了讓他滿意,顧念汐直接將他推倒在枱子上,給他身上的蜂蜜舔的乾乾淨淨。

「叔叔放心,念念她很好,前陣子和她吃過一次飯,她學習挺用功的,真抱歉,平時工作忙,有時照顧不到她,明天抽空我打電話給她,叔叔太客氣了,不用謝,照顧她……是我應該做的。」

這個狗男人!真是可惡!分明在欺負她,還大言不慚的說這種話!

顧念汐和他四面相對,蘇予衡擦掉她嘴角的奶油,將拇指上的奶油送到嘴邊舔了舔,這樣的他很欲,性感又迷人。

只不過顧念汐無心欣賞他的美色,她坐在枱子上,舌頭酸的開不了口,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有種無奈和心痛。

曾經他是她的理想,是她的夢,如今,他卻成了她最糟心的噩夢!

「還敢不敢對別的男人大獻殷勤?」他問她。

「那是我交往對象,難道不應該?」嘴再酸,她也是要懟他幾句的,好像不懟他,她就不是顧念汐。

他沉默不說話,兩隻手鬆開她,撐著枱子弓著腰。

「你再說一遍。」他語氣很平淡,但心裏的火已經升到腦門,火山爆發即將來臨。

「你和趙梓緹在一起,又有多安分?」

提到另一個女人,顧念汐的眼淚刷刷的流,他自己腳踏兩條船,還跑來干涉她談戀愛。

不講道理的男人!

蘇予衡看見她哭,有些心軟,皺着眉頭回她。

「比你想的安分!」

他捏開顧念汐的唇,拿起奶油罐,在她嘴裏擠滿了奶油,下一秒,狂野的撲倒她吻上她的唇。

蘇予衡嘗到她嘴裏奶油的滋味,混着她的眼淚,甜中帶一絲苦澀。

「今天你讓我當狗。」顧念汐眼神冰冷的與他對視。

「怎樣?」他揚著下巴說。

「果然說的對,狗改不了吃那什麼。」

「……」

顧念汐吃虧就吃在嘴巴上,原本他已經打算放過她,聽到她罵他,蘇予衡低頭撲哧笑出聲,隨後揚起下巴,臉色瞬間冷若冰山。

「好,那換我當狗。」

他一把撕開她的襯衣,將奶油擠在她身上。

「換我來吃了你。」

從那之後,顧念汐意識到蘇予衡的可怕,他是狠起來連狗都搶著當的男人。

後來,顧念汐再也不敢跟任何男孩有過格的行為,也不敢談戀愛,她怕他會想出更多懲罰她的方式。

…………

休息室瀰漫着兩人合二為一的香味,他獨有的清香和她甜甜的體香混在一起,成了一種微妙的氣味。

顧念汐看着落地窗,眼神空洞,一言不發。

身後的男人緊貼着她,漫不經心的卷着她的長發,一縷陽光照進窗,正好打在她臉上,她的雙眼一陣乾澀,淚順着眼角滑下來。

「你就是惡魔!」顧念汐幽幽的說。

蘇予衡慵懶的貼着她,冷笑一聲,「對,所以你得為你塑造的惡魔承擔責任,或者……就按你說的,拯救我。」

「你聽過惡魔新娘的故事嗎?」顧念汐問他。

「什麼?」

「惡魔的新娘必須是比他更冷血的女人,最終能和惡魔在一起的女人一定是比他更可怕的怪物,最後她會毀了惡魔。」

蘇予衡聽她說這番話,覺得有些意思,他轉過她身子,神色淡漠的對她說:「你是在罵我是冷血怪物,還是想毀了我?有的惡魔不需要新娘,比如我,我只需要寵物,有你這個寵物就夠了。」

原本是想譏諷他,卻被他說的啞口無言,顧念汐恨不得將眼前的男人撕碎。

在顧念汐心裏,蘇予衡是長著天使面孔,卻邪惡到骨子裏的男人。

他起身脫掉身上褶皺的襯衣,走向衣帽間,將襯衣扔在柜子裏,「進來洗澡。」

「不用了,我不會再來這了!剛才我上電梯,他們一直看着我!我就像個偷東西的賊!」顧念汐氣呼呼的說,他從沒讓她在工作時間來過公司,這次他突然讓他來這,簡直是給她極大的羞辱。

顧念汐不信他不知道他的職員在背後怎麼稱呼她。

蘇小貓這個稱呼讓她顏面盡失,顧念汐下定決心不管之後他使出什麼手段,她也不會再聽他的。

蘇予衡歪著腦袋立在那,「你每次離開之前都會說這些話。」

他光着身子立在那,身上曲線分明的肌肉呈現在顧念汐眼前,他在她面前一向自我,從不會考慮這樣合適不合適。

「說了三年了,有用嗎?」

顧念汐拿起地上的衣服,憤怒的說:「遲早有一天,我會離開你!」她慌亂的穿好衣服,走出他的休息室。

「要不你試試,看你敢不敢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的臉在休息室移門合上的一剎那浮現一抹邪魅的笑,「把你的衣服穿好。」

顧念汐氣的渾身發抖,低下頭動作迅速扣好衣領。

蘇予衡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公司,他是個對家沒有概念的男人,那棟別墅只不過是他暫停的渡口。

他說過,家對他來說是可怕的地獄,他這輩子都不會考慮成家。

而對顧念汐來說,家對她來說是溫暖的港灣,她無時無刻不在想念家。

走進電梯的那一刻,顧念汐縮在拐角,陸續上電梯的職員不約而同看向她,顧念汐知道他們一定迫不及待出了電梯來場總裁八卦會。

電梯在一樓打開時,她抱着書包像個過街老鼠一樣跑出去,四處傳來議論聲。

「那個就是蘇小貓嗎?長得好漂亮,難怪GKing會寵那麼久。」

「是啊,你說年紀輕輕的,長的又漂亮,怎麼不幹點正事,一定是家裏缺錢吧。」

「現在女孩精明的很,誰先懷了孩子,誰就有上位的機會,擁有GKing,就等於擁有一切。」

「你們當Maggie是死了?Maggie怎麼可能讓外面的野花搶了自己老闆娘位置?哎,你們說GKing的紅玫瑰和白玫瑰,哪個更狠一點?」

「肯定Manage啊,我看蘇小貓那個單純的樣子,Maggie捏死她估計分分鐘的事吧。」

「未必,聽說蘇小貓跟老闆三年多了,男朋友在M國養個小姑娘三年多,Maggie會不知道?肯定不簡單。」

「聰明的女人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啊,她在國內,哪能管的那麼遠,再說老闆有顏有錢又未婚,怎麼可能只有這一個女人,Maggie管的過來嗎?現在GKing明目張膽的把人帶到公司來,Maggie裝傻也裝不下去吧,我說啊這公司老闆娘最後指不定是誰呢。」

「怎麼可能,那肯定是Maggie啊。」

「我看未必。」

「我看也未必。」

「我似乎聞到一股血腥味,GKing後宮上位大戲即將拉開帷幕。」 無所不知的陳大仙:「咳咳,既然史塔克先生想要知道,倒也不是不能破例,再為你們直接講一下羅楓的世界。」

無所不知的陳大仙:「羅楓所在世界極為的高等,矗立着各種宇宙帝國,統領一個個的星系,知道一個星系有多大嗎?史塔克,這些普通的星系是你所在的銀海系億萬倍遼闊。而統領這種宇宙帝國都是宇宙之主。」

史塔克:「難以想像宇宙之主有多強!」

無所不知的陳大仙:「一念可摧毀無數龐大星系,一個星系可能就有萬億你們這種文明,他目光所至可令萬物亡,也可令萬物生,如果你們真的遇到這種層次都不會察覺到。」

桃花島清純少女:「竟然如此可怕,不知羅哥哥未來的成就與宇宙之主相比如何。」

無所不知的陳大仙:「自然無法與羅楓相比。」

桃花島清純少女:「!!!」

君子劍:「羅兄真乃是神人也!」

陳大仙也不想繼續透露下去,他說這些是給史塔克聽的。

看他不再言語,也下線去了。

……

宜安區,貧民樓。

羅楓從下線,掃視一圈一貧如洗的屋內,卻一掃之前的陰鬱。

從今日起他的崛起之路要開始了。

他打開屬於自己的個人背包,一列列的物品羅列其中,其中最顯眼的就是三種霸氣種子,除此之外便是岳不群,黃蓉的一些武學功法。

他決定先將自己基礎實力提升起來,將得到的三種霸氣取了出來直接化作自己的力量融合!

「叮!是否吸收三枚霸氣種子?」

「是。」

羅楓沉聲說道,心中也是激動無比,霸氣,這種能力可是前世知名動漫中的強悍能力,不僅能夠不斷提升各方面實力,並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隨着三枚霸氣種子進入身體。

咚!

咚!

原本不算太過健壯的身體發生擂鼓般的聲音,從內到外,身體給部分都在蛻變,他身上出現一道道隱形的力量就像是無形鎧甲一樣。

同時,羅楓感到自己的視力迅速變強,一瞬間看到窗外一兩千米外的廣告牌上的縮寫字體。

並且以動態的視角觀看十分的神奇。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Next post: 「喂,你也要去添亂?」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