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這會說話也站起來了,大多數人對老師這種職業有著天然的敬畏,楚河沒上過學,這種感覺反而更甚。

「我姓楚,我叫楚美玉。」

楚美玉看著楚河眼珠一動不動,楚河都開始懷疑起她的目的了。

「呵呵,五百年前是一家呀,楚老師借一步說話。」

楚河說著話繞出了辦公桌,伸手將楚美玉讓了出來,章程繼續組織大家臨摹,一群人乾脆都圍在巨大辦公桌上畫了起來。

來到了辦公室的大窗前,楚河微微一笑,略帶疑惑的問道:

「楚老師您莫非之前見過我嗎?」

楚美玉此時才有些笑容,雖然是淺笑,但是很有親和力,緩緩搖了搖頭道:

「沒見過,我只是好奇我們楚姓竟然能出現像指揮官這樣的能人。」

楚河此時反倒有些靦腆了,一來楚美玉也姓楚,楚河有種格外的親切,而且楚美玉的笑容,就像一個大姐姐一樣,讓人非常舒服和溫暖。

「指揮官這種稱呼還是不太習慣,人前就不打擊大家了,但是私下叫我一聲弟弟我會更舒服些,我就叫你姐姐吧,這樣行嗎。」

楚美玉眸子一動,睫毛微微一顫,微笑點頭。

「姐,我還有個事求你,鹿砦簡單,他們可以臨摹,但是我還想做一些其他的器械,這就不是我們可以畫出來的了,還得勞煩你多費心力了。」

楚美玉欣喜的點頭,眼神卻依然放在楚河臉上,只不過也收斂了許多,也正是這種稍加掩飾的眼神,反而讓楚河從楚美玉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絲熟悉,一絲落寞,還有一絲悲痛。

楚河略一思索便已經明了,她看自己那種眼神,分明是姐姐看向弟弟的那種疼愛的眼神,莫不是自己的樣子,像是楚美玉的弟弟……

一念至此,楚河也沒再多說什麼,感情這種東西,固然會被時間沖淡,但有些需要的時間短,但有些卻需要很久很久。

不多時,二十張臨摹圖紙都已經畫完,女人心細手巧,這一點比男人的確強上很多,臨摹的雖然不能說完美,但是卻都拿得出手,看明白是怎麼回事是完全足夠了。

「章哥,麻煩著急大傢伙兒,開會!」 既然要做一個領導者,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不能因為不想拿架子就不作為,那就是懦弱了。

就是楚河等人畫圖紙的功夫,廣場上的樹榦樹枝已經是堆積如山,如楚河所願,大都是直長的枝幹。

章程和幾個守衛出門沖各個方向喊了一聲集合,一傳十十傳百,不到五六分鐘,三百人守夜人以及一百個後勤部壯漢全都聚集到了在了廣場。

楚河站在人群正中,手拿著一疊圖紙,清了清嗓音,眾人皆都安靜了下來。

「今天只跟大家說兩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後勤部的兄弟們,既然我們現在是守夜人,今後你們就是守夜人的第一戰隊,負責所有的戰鬥任務,原守夜人的兄弟姐妹們,你們就是生產者,暫時分為畜牧部,養殖部,後勤行政部以及裁剪部,今後大家和平相處。」

「明天上午十點左右,第一戰隊自行選舉出四個副隊長,選不出來就單挑,打服為止,其餘四個生產部門……不用打,由章程大哥選出四個就行了,明天十點統一到辦公樓頂樓找我報道。」

「第二件事,今後的熱武器將會開始逐漸較少,加工和改造子彈的成本逐漸增高,將來可能會越來越依賴冷兵器,所以我們從現在開始,要加緊著手冷兵器製造,威力強大的戰爭兵器,足以威脅高等級喪屍,將比熱武器更加有用,而我們背後,就是天然的原料庫!」

「所以,從今天開始,伐木工作暫時由刀四帶十個第一戰隊隊員獨立完成,每天完成原料供給任務,所有生產人員,開始按照我手裡的草圖,用現有的工具製作鹿砦,沿基地方圓一百米固定。暫停耕牧,食物和水我會想辦法,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

「散!」

齊聲吶喊震天動地,楚河大手一揮說一聲散,所有人歡呼雀躍的開始投入工作,群情高漲。

章程差一點哭了出來,暗道蒼天有眼吶,除了感謝楚河的領導會議如此之短,另一方面就是感謝楚河的領導魅力,這一番話並不能算是慷慨激昂,但是卻讓所有的守夜人看到了希望,楚河問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他就像是黑暗中的燈塔,為守夜人的未來指明了方向。

守夜人現在最缺的不僅僅是戰鬥力,他們最缺少的是主心骨,蛇無頭不走,鳥無翅不飛,而楚河的身上恰恰能夠讓人看到光芒,即便他根本不懂如何領導,即使他並不完美。

楚河叫住刀四,反身帶著一行人上了辦公樓頂層。

辦公室內,白桃,張瑩,關小羽,刀四,壽兒,章程,楚美玉,一一落座。

楚河長出了一口氣,此時已經略有一絲頭大,並不是他不知道該如何做,只不過乍一領導三四百人的隊伍,一時間難以適應,縈繞在楚河心頭的問題接踵而至,糾纏紛亂,一時根本難以理清。

「老四,你一會帶二十個人下山,去找宋涼,讓他帶著傑克和湯圓姐弟,包括所有的食物和水,徹底轉移到這裡,告訴他這裡有他需要的一切,一趟可能不夠,讓陳龍辛苦一下,多跑兩趟,我們暫時只能先用物資沖頂一下,防禦工事必須優先完成。」

楚河靠坐在辦公桌后的老闆椅上,此時越是希望自己放鬆,頭腦清醒,越是大腦加速運轉,但是這老闆椅軟硬適度,真皮的味道還在,靠上去非常舒服,楚河緩緩閉上眼睛,開始對幾人任務的布置。

「收到!」

「小羽,壽兒,你們兩個一起行動,在空中偵查一下附近最近的超市或者是食品加工廠,回程路上異能允許的話盡量多繞些路,別把高等級喪屍引來,你們兩個也小心,偵查期間不允許落地。」

「恩!」

關小羽依然面無表情。

「瑩姐,桃子,你們兩個負責監製和布置鹿砦,門前的盡量做成可移動的。 重生農家小娘子 。」

「好噠,指揮官大人。」

「噗……」

白桃一拱手媚聲媚氣的回復,讓張瑩差點笑噴了出來,楚河微閉著眼一陣扶額。

「章大哥,你可能要辛苦一點,剛才那幾個部門的合適人手,你給分配一下,然後再弄幾個細化的分組,包括食物統計和發放,衛生清理等等,還有人員特殊情況,這些你比較了解,著手整理和安排一下。還有一件事,就是一會我想見見那兩個無線電操作人員……」

「好,沒問題。」

「好了,大家這陣子可能要辛苦一些,都動起來吧,楚姐你留下。」

所有人都動了起來,白桃和張瑩相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一絲擔憂,她們不清楚楚河和這個楚美玉說了什麼,但都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絲絲威脅,畢竟這個楚美玉長得還算過得去……

楚河不知道兩女打的什麼主意,讓楚美玉坐到自己的位置,自己斜靠在辦公桌上,擺好紙筆。

「姐,我們的防禦工事就全靠你了。」

楚美玉聞言抿嘴一笑,沒說話,自然端坐,單手執筆,一股恬靜淡雅的氣質呼之欲出,彷彿坐在竹林描山畫水,自由一股清雅的氣場,這讓楚河不得不佩服,有些人的氣質是根本掩蓋不住的。

「我們先從小的開始畫吧,雖然其中有很多需要生鐵來做,但是等宋涼一到,很快就可以投入生產了,楚姐你知不知道鬼箭,又名鐵蒺藜。」

楚美玉眉頭輕驟,似乎是聽說過這是中國古代的有名的戰爭武器,但是一時想不起來。

「狀如蒺藜,要道置之,以刺人馬。」

楚河提醒到,楚美玉恍然大悟,當下著筆,這東西最為簡單,只需兩根兩頭削尖的鐵管或者鐵刺,対彎焊接即可,但是角度要掌握好,別看一個小小的蒺藜,就是楚美玉畫出來,讓白桃等人臨摹,亦是難事。

「咦?喪屍會怕紮腳嗎?」

畫到一半,楚美玉突然想起來,喪屍好像痛感極差,不會因為紮腳而受傷吧。

「誰說這東西要扎到他們腳上了……」

楚河神秘一笑,楚美玉哦了一聲,無奈搖頭,好像能清楚楚河葫蘆里都賣什麼葯的人不多。 楚美玉的畫功自然是沒的說,楚河有很多都快要忘了名字的戰爭武器,連說帶比劃外加形容,楚美玉也一一將圖紙全都做了出來。

鬼箭,藏地拒馬槍,強弩,狼牙拍,石弓……

從地底到地面再到城牆上方,從防守到進攻,大部分守城器械圖紙都已經躍然紙上。

熱武器是人類進化的產物,射速快,威力大,操作簡單,但是在現在的狀況之下槍支有限,彈藥更是嚴重不足,楚河最寶貴的資源就是山上的樹木和石塊,這些東西利用起來,比之熱武器要更加有用,子彈的威力是靠速度,而石弓強弩等則是靠巨大重量帶出的慣性。

無論是從範圍,力量,資源上,冷兵器都有著極大的優勢。

光是完成這些圖紙的第一批草案的製作,楚河兩人就花了將近三個多小時,此時已經是臨近中午了,刀四已經帶著宋涼傑克等人推門而入。

起初宋涼還多少有些不甘,畢竟自己辛辛苦苦攢了好幾個月的存糧,一下子就要被楚河拉走,宋涼很不是滋味,但是有楚河的承諾在,而且宋涼也早有跟著楚河好延續自己的機械研究,排除後顧之憂的打算,是以也只能硬著頭皮跟來。

妻子的欲望 ,果然,楚河所說的那些重機械,那對於守夜人來說是擺設,但是對宋涼來說,這簡直就是一個夢工廠!

一進門,宋涼就是一陣激動,雙眼中掩飾不住的興奮,就要衝過來擁抱楚河,楚河一伸手,把宋涼頂住。

「幹嘛?」

「大哥,親哥,以後你說讓我幹啥我就幹啥,而且你只要給我足夠的原料,我保證給你製造一支機械大軍!」

宋涼說的雙眼放光,楚河聽得心潮澎湃。

但是……

「我上哪給你找那麼多好鋼好鐵,你加工一個末日殺手就要半噸好鋼,你先給我剩下的食水都送過來,把這裡的電力恢復了再說,有問題找章程,他對這裡面了解,然後跟章程說一聲,讓他把食物和水儲存好,按需分配,至少要堅持二十天左右。」

「好嘞!」


宋涼打了個響指,恢複電力對他來說不是難事,這點食物和水犧牲的太值了,雖然楚河不說,宋涼也知道自己現在就是一個守夜人勢力的一員了,當即撒腿就要往樓下跑。

咦?

一轉眼,宋涼餘光掃到了楚美玉畫的草圖上,又停了下來,看了楚河一眼疑惑道:

「這是什麼圖?」

「我們的防禦工事,現在熱武器的成本太高了,以我們現在的狀況,需要用冷兵器替代,山上的樹木資源很多。」

楚河順手將幾張圖攤開,有意讓宋涼看得清楚,宋涼在機械方面的天才無人可及。

「子彈短缺這倒是不假,我也沒辦法*支和子彈,但是這東西威力能有多大。」

宋涼拿起了一張圖,手指在圖的上方不斷虛划,丈量,口中念念有詞不知道嘟囔些什麼。

「那你有什麼辦法嗎?」

楚河饒有興趣,看來這東西已經引起了宋涼的興緻。

「當然有!」

宋涼從桌上拿起了一支筆,也不管楚美玉畫的多好,直接就在這張漂亮的草圖上開始勾畫,不時的還在空白處寫出一些生僻的公式,這在楚河看來完全是天書……

「這裡……如果做一個小型的加壓艙,那麼弩箭的威力至少可以提升六七倍以上,而且會節省人力上弦的時間和力量,這裡……就必須加裝減震器,否則弩箭壽命會很短,損耗太大。」

隨著宋涼在弩箭圖紙的前端和弩弦尾部的調整,楚河雙眼逐漸亮了起來,這小子的確有能耐,不過旋即也有些疑惑道:

「弓弦我打算用血盜者那裡的輪胎線,能承受你說的那種強度的力量嗎?」

「完全沒問題,加壓艙並不是把壓力放在弓弦上,而是在弓弦彈出的瞬間加壓上去,不存在對抗,不過一定要好車的輪胎線,而且需要分離提取出來進行再加工,這些我順手就幫你做了。」

宋涼隨手畫完,把圓珠筆往桌上一扔,搖頭晃腦頗有些得意的沖楚河道。

楚河差一點就要給這小子鼓掌了,一看這德行又是一臉無奈,一攬宋涼腦袋,往門口一帶,宋涼一陣哈哈大笑跑出門去,跑到樓道依然毫不掩飾興奮之情的歡呼起來,宋涼對於機械的痴迷程度近乎狂熱,也正是這一點,才讓他在機械之路上有如此造詣。

刀四不用吩咐,自去找章程,留下傑克和湯圓姐弟。

「楚,我們……」

傑克攤了攤手,誇張的咧了下嘴,看了一眼姐弟倆。

楚河這才想起來眾人還都沒安排住的地方,光顧著打造防禦工事了,但是現在章程太忙,自己又不熟悉,只好看向一旁的楚美玉。

「姐,麻煩你帶我們轉轉,我把他們的住宿安排一下,我就在下邊這一層吧,視野開闊,方便放哨。」

楚美玉欣然允諾,帶幾人向下走去。

這棟辦公樓共十一層,五層往上便能夠看到圍牆外的山林,是天然的瞭望塔,楚河乾脆把十層全都騰空,從宿舍樓中搬來床鋪,將十層改成了十來間卧室,安排一部分人員住在這裡:小羽秀兒,白桃,張瑩,刀四,湯圓姐弟,宋涼,傑克,章程,楚河。

一切都井然有序的安排開來,剩下的就是搬搬抬抬布置的事情,楚河也得以抽身出來,先找到了忙得不可開交的章程,問清了無線電房的位置,孤身一人來到了無線電控制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