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

「老五你沒事兒啦?我們剛才一直都找不到你,還以為你小子……」幾人看著一鳴竟然醒了,全都圍了上來。

肖楚楚也停止了哭泣,看著轉醒的一鳴深深的抱住了他,道:「你以後千萬不要再讓我們這麼擔心了,不然就算你死了,也要鞭屍!」

一鳴被肖楚楚這麼一抱,讓一點都沒有準備的他差點背過氣去。咳嗽了一聲,哀求道:「我說三姐,我這好不容易才從鬼門關裡面爬出來,可不能再被你勒死了!」

肖楚楚這才感覺到自己的失態,忙鬆開了他,臉頰不由的一紅,道:「貧嘴!你就是打不死的小強,怎麼都死不了!」

「嗚嗚……」小豆丁忙飛了過去,親昵的在他臉頰上蹭了蹭,說著什麼。

一鳴笑道:「謝謝你這次找到我,下次又好吃的全都留給你!」

「嗚嗚……」這話把小豆丁高興的屁顛屁顛的,在空中連翻了幾個後空翻。

一鳴拿出一顆丹藥,吃了下去,然後動用自身的玄力開始迅速的療傷了。他融合過水行源根,身體的恢復速度絕對無人可比擬。只是幾分鐘的時間,身上的傷口就消失不見了,連傷疤都沒有留下一點。

「老大,剛才小豆丁告訴我它已經找到了正確出去的道路。咱們能進入遠古的寶藏了!」(未完待續。。) 第一百三十二章【青石古殿】

「你確定是沿著這條血河走上去嘛?」楚英皺著眉頭問道。

他們一行人在一鳴修復好自己的身體之後,就按照一鳴所說沿著血河一路向上遊走去。

按他所說,小豆丁感知到了前方所有空間的匯合點。而那個匯合點也就能跳出這不斷重疊變換的空間了,那神秘的遠古遺迹也就在那個靜止的空間。

校花的全能狂少 可是這怎麼難么滲人呀?就算玄力守護,可是還是讓人雞皮疙瘩起了一身!」肖楚楚和小鳳仙兩人依偎在一起,不斷的瞄著四周的一切,道。

小鳳仙一路上的話並不是很多,也就一鳴和肖楚楚和她時不時的搭上幾句話。至於楚英他們幾人,直接被她無視。久而久之,三人也不再自找沒趣兒了。

小豆丁乖巧的趴在一鳴的髮絲間,不時的給一鳴換一個新的髮型。一鳴道:「放心吧,我對小豆丁的感知力有信心,它說前面是所有空間的彙集點,那一定是對的!是不是豆丁?」

聽到一鳴誇讚自己,小豆丁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經完成了兩隻月牙,點著雪白色的頭顱,還自傲的仰著頭。那意思好像在說,信哥者得永生。你們幾個的小命交到我手裡,就放一百個心吧,絕對讓你們走出去。

它這可愛的樣子逗得幾人哈哈大笑,衝散了一路上的驚慌和擔心。

肖楚楚伸手將它從一鳴的頭上攬了下來,不管它願不願意的摟在了回來。笑道:「小淘氣鬼,如果走不出去。我就把你煮了吃!」

「嗚嗚……」小豆丁從她懷抱里掙扎著,一隻小手指著自己然後又指了指肖楚楚。臉上一副憤憤的表情,好像在說你怎麼能不相信偉大的豆丁呢。

一鳴看著小豆丁在肖楚楚的胸部不停的蹭呀蹭呀。羨慕的不得了。不由得失聲感嘆:「可愛就是好呀,在兩座山峰裡面溫柔死了,不怕被悶死呀!」

「什麼兩座山峰?」肖楚楚納悶看著一鳴,突然發現他的目光正**裸的看著自己高聳的胸部,頓時臉色一紅,知道了他的意思。「混蛋,找死!」

「啊……救命呀!」一鳴直接被肖楚楚一巴掌給扇飛了出去,身體騰飛之前大吼一聲,慘不忍睹。

就算他的身體已經消失在空中了。可是餘音繞梁依舊久久的在天際回蕩。楚英他們幾人看著還不解恨,咬牙切齒的肖楚楚,全都心悸的不敢吭聲。而小豆丁原本還在掙扎,可是看到盛怒中的她,嚇得嗚嗚了一聲就縮卷在她懷裡不敢在動了,唯恐自己遭到這麼慘無人道的懲罰。

血河不知道從哪裡流淌而來,極目望去,在群山之間蜿蜒流淌。刺鼻的血腥氣味,刺激著他們每一個人的神經。

一鳴捂著臉走在隊伍的最後面。不敢在吱聲了。饒是他的恢復力驚人,可是臉上依舊紅腫紅腫的,可想而知肖楚楚剛才那一巴掌有多麼的狠辣。


走了幾個時辰之後,突然血河到此斷了。竟然從山腹中流了出來。

「咱們走進去吧,還是從山巔上飛過去!」楚英也拿不定主意了,詢問道。

一鳴看著高有萬仞的高山高聳入雲。又看了看急湍甚箭流出來的河水。看了肖楚楚一眼,後者不情願的翻了他一個白眼。別過了頭去。

「豆丁過來!」他向小豆丁招了招手,小豆丁看了看別過頭去的肖楚楚。縮了縮頭,沒經她的同意不敢飛過去。

肖楚楚感覺到了,拍了拍它鬆開了手。小豆丁這才如釋重負的煽動兩隻透明的翅膀,飛到了一鳴的手掌里。一鳴道:「你感知一下,咱們從哪裡能過?」

「嗚嗚」豆丁點了點頭,開始全力的感知了起來。雪白毛茸茸的頭顱和綠色的小身板開始散發出瑩瑩的五彩光芒,其中藍色和金色最為耀眼。感知了一會兒,它睜開眼睛指著河水嗚嗚了幾聲。

一鳴點了點頭,道:「豆丁感覺到這山腹中有異樣的波動,但是並不強烈,想讓咱們進去看看。說不定會有一場機緣!」

幾人點頭,一致決定走山腹中的這條水路。

「全都用玄力包裹住自己的身體,不要被這河水沾染到。雖然對身體不會造成什麼傷害,但是這畢竟是最污穢的污血,還是不要沾染的好!」一鳴嚴肅的道,淡藍色的火焰已經包裹住了他的全身,而小豆丁也趴在了他的肩膀上。

一道道火焰升起,幾人全都綻放了自己的燃界火焰。一鳴噗通一聲率先鑽進了河水裡面,接著其他幾人像是下餃子一樣的全都鑽了進去。

幾人畢竟不是常人,又有玄力護體所以在水裡面可以說是暢通無阻。一鳴看到幾人全都跳了下來,指了指前方的流,傳音道:「大家跟緊我,開始鑽進山腹裡面!」

接著他率先向前游去,很快就來到了山洞前,這裡的水流很強,但是並不能阻擋一鳴的腳步奮力的滑動了幾下手腳。就率先鑽了進去。

「嘩啦!」一鳴鑽進去之後,發現上面有光亮就直接鑽出了水面。

視野一下子就明朗了起來,這裡竟然不是一個地下暗河,而是一個豁然開朗的山洞。別有一般景象,讓人驚嘆。

「嘩啦!」

其他幾人也相繼鑽了出來,全都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目瞪口呆。

「哇!這裡……這來是山洞嘛,金碧輝煌,這難道是史前的文明!」楚英大叫道。

也不能怪他們大驚小怪的,而是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映入他們眼帘的不只是豁然開朗的山洞,在不遠處還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恢弘的宮殿,一片接著一片。高大的城牆能有十丈高,彷彿這座山已經被掏空了。

幾人來到近前之後,更加的震撼了,渺小如同螻蟻。高大的城門,上面雕刻著上古時期的神獸,有真龍、玄武、朱雀、白虎,還有窮奇、神凰等。

惟妙惟肖,讓人忍不住的驚嘆。

「沒有一點的縫隙,難道說這座宮殿是用一座巨山雕刻而成的嘛!」一鳴撫摸著這座宮殿驚道。

這座宮殿是青石雕刻而成,可是這高大的城牆以及城門根本就沒有一絲的縫隙,宛若是整座大山雕刻而成,渾然一體。

「走,上面還想能過去!咱們進去看看!」一鳴通過小豆丁的感知力,感覺到了宮殿的上方有一個缺口,忙道。

幾人騰空而起,飛上了十幾丈高的城牆之上。俯視整座宮殿,更加的讓人震撼了。現在他們幾個已經可以肯定了,這座山中已經吧被掏空了,不然不可能放得下這麼一座巨大的宮殿。

宮殿連綿不絕,能有十幾座龐大的宮殿,每一座全都讓人流連忘返。

「小心一點,我感覺到了這裡蘊藏著一股很強烈的危險。」一鳴道,然後帶著幾人就一躍而下,進入了這座古城之中。

很快,他們就進入了第一座古殿。這座古殿並不是最大的,但是裡面的景象卻讓他們下了一大跳,讓人全都脊背發寒。

映入他們眼帘的是一地的白骨,能有十幾具之多。而且這些骨骸只有少數是白色的,其他的大多數是各式各樣的顏色。

有的是通體金色,也有的是通體紅色,也有的是幾種顏色相交。

「那不是人族的骨骸,好想是其他種族的!」孟玄眼尖,而且對上古遺迹荒古的歷史知道的也比較清楚。

在十幾具骨骼之中,竟然有一具人頭蛇身的骨骸。還有一具是一頭三頭巨蟒,可是背部卻長有雙翼。

「這是什麼種族,難道是一種罕見的玄獸?」楚英雖然見多識廣可是也不清楚這兩具骨骼是什麼生物。

孟玄搖了搖頭,道:「不是,這好像是上古記載的生物。但是具體是什麼卻不知道,只是寥寥一筆,提到過有這種體型的生物而已!」

「照你這麼說,難道這座古殿竟然是從上古時期流轉下來的。或者是更長的年代!」幾人驚呼,看著這座流淌著幽幽歲月刀痕的古殿,不由得震撼。

「快看!那裡有些東西!」小鳳仙看到房間的一角滾落著幾卷牛皮紙的東西,道。

一鳴伸手發出一道光芒將那兩卷牛皮紙拘禁了過來,打開一看頓時驚喜。道:「哈哈……沒有想到這竟然是前輩先賢的感悟手札!這些可是發達了,雖然不能直接修行,但是卻是他們對修行的一些感悟!」

不錯,雖然他們修行的玄術不一樣,但是卻是修行上的一些經驗。很多問題都是相同的,有了這些前輩先賢的感悟,他們能走很多不必要的彎路。

可是幾人卻有些犯愁了,因為這上面的文字他們全都看不懂,和現在的文字根本就不相同。

「老四,你能看懂嗎?」一鳴將手札遞到了孟玄手中,希冀他能辨認出。

可是幾人註定要是忘了,就連對古代文獻有所涉獵的孟玄都看不懂。

但是一鳴卻沒有放棄,放開神識掃了一下,頓時驚喜連連。沒有想到這上面不只是有文字,還有精神烙印。雖然不是真實的,但是卻能辨認出這上面的字跡了。(未完待續。。) 第一百三十三章【傳說中的聖物】

幾人驚喜連連,暗自的感慨這次來的絕對太值了。其他的不用說,只是單單這兩卷感悟手札就已經是他們最珍貴的收穫了。

上古聖賢的感悟,如果傳出去恐怕能震驚天下,就連那些所為的靈王恐怕都忍受不住要出手。

境界越高提升的也就越困難,甚至有些人窮其一生都無法再提升哪怕一個境界。而這些上古聖賢的感悟可以說能給他們的修行產生極大的啟發,說不定就能頓悟,突破到下一個境界。

這些修行的感悟可以說可遇不可求,很多時候這些東西那些強者很少有人會記下來,都是言傳身教的交給自己最親近的弟子或者是親人。其他人想都不要想,可是這次一鳴等人卻意外的得到了兩卷感悟,可謂是機緣不小,運氣吊炸天了。

「咱們快點找找,說不定還會有好東西留下!」一鳴的兩隻眼睛直冒金光,他看到對自己修行有幫助的東西就走不動路。可以說是雁過拔毛的傢伙。

「哐當!嘩啦!」

他真的是說到做到,身影不停的在這座宮殿裡面閃爍,形成了一連串的幻影。東翻西找,不管什麼都要折騰一番,恨不得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有價值的東西不可。

楚英他們幾人傻傻的看著不斷竄動的一鳴,已經獃滯了。

「哈哈!」一鳴的身影終於停了下來,還真的讓他找到了一個有價值的東西。手裡面拿著一個銹跡斑駁的銅鏡。來回的把玩著,傻傻的發笑。

「臭小子,你怎麼了。不會是想寶貝想的發傻了吧!」肖楚楚毫不留情的諷刺道,來到他身邊,直接來了一巴掌。

一鳴正在把玩著這個銅鏡,沒有防備被扇的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看著肖楚楚一副挑釁的樣子,一鳴只好暗認倒霉,一副沒有見識的樣子,隨手將這件銅鏡扔給了韓信。道:「給老二,這個好東西就送給你了。本來還想送給某人當梳妝鏡呢,看樣子她是不需要了。」

「切!」肖楚楚當然知道是在說自己。雙手掐腰,不屑的道:「哎喲,就這一把破鏡子,給姑奶奶我都不要。」

韓信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儲他們的眉頭。看著手中這面銹跡斑斑的銅鏡。只感覺拿在手裡毫無重量可言。而上面似乎還有一種莫名的軌跡在流動,可是當他用心去感知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發現,不由得搖頭暗怪自己太大驚小怪了。

楚英從他手中接過這面鏡子,翻轉了幾下,皺了皺眉頭,他的修為最高,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同。

一鳴笑道:「老大。你是不是感覺到有什麼了?」

也許其他人感覺不出來,可是身為俊俠三重天境界的楚英應該能感覺出來才對。

「看你們說的神秘兮兮的。這不就是一面破鏡子嘛,有什麼了不起的。也就是時間長一點罷了!」肖楚楚依舊不屑的道。

「真的很好嘛,可是我怎麼沒有感覺出來!」韓信將信將疑的接過鏡子,又仔細的看了幾遍,可是還是沒有感覺到有什麼特別的情況。

楚英笑道:「其實你們感覺不出來也是正常的,畢竟這是一面殘缺的鏡子。不能算是一件完好無損的兵器了!」

「啥?這竟然是一件兵器,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幾人同時一驚,不敢置信這面看起來像是女子梳妝用的小鏡子,竟然是一件兵器。

肖楚楚更是一把就奪了過來,不停的翻轉,喃喃道:「這是一件兵器?怎麼可能,姑奶奶的眼光怎麼可能出錯!」

一鳴解釋道:「老大說的不錯,這還真的就是一件兵器。而且還是一件了不得的兵器,是一件殘缺的靈王兵!當然了,也有可能是更高層次的兵器也說不定。但是目前為止,它只能發出靈王兵的攻擊。而且還要耗費很大的玄力!」

「靈王兵,而且還有可能是更高層次的兵器。老五,你什麼時候說話都不帶打草稿的了!」肖楚楚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畢竟這面銅鏡雖然古樸,且銹跡斑駁可是卻沒有任何的力量,怎麼都不可能是一件兵器。


小鳳仙從她手中接過看了看,接著身體爆發出五彩的神光照耀在了這面古樸的銅鏡上面。

異樣突起,這面銹跡斑駁的銅鏡,突然嗡嗡而鳴,竟然爆發出一道柔和的光芒。

「轟隆!」

一道光芒從中閃爍而出,直接將宮殿的房頂轟開了一個圓形的洞口,透過洞穿的口子能清晰的看到外界的一切。

「咕咚!」一鳴等人全都困難的咽了一口唾沫,看著那口子,還有小鳳仙手中的兵器,暗自的發寒。

「這攻擊力也太強大了吧,這可是上古年間的宮殿呀!就算是靈王過來都不能撼動,可是這鏡子只是一擊就洞穿了。這還是殘缺的靈王兵,就算是靈王來了都比不上呀!」楚英兩眼閃爍著光芒,用手擦拭了一下這面鏡子。

鏡子發出那一擊之後已經恢復了古樸,依舊是銹跡斑駁,如果不是剛才他們親眼看到那驚天的一擊,恐怕他們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這一面毫無力量的鏡子竟然這麼強大。

肖楚楚短暫的獃滯之後,一把就奪回了這面鏡子,愛不釋手的看著,兩隻眼睛已經放出了小星星,就差點流口水了。「哇,這是我的,你們都不準和我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