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娥!」

玲瓏看見玉娥立馬就小跑過來了,「你怎麼在這裏,我剛剛找你很久了。

沒事吧?」

注意到她有些不對勁。

「我沒事,就是心裏邊有點激動。」玉娥把儲物袋遞給玲瓏看。

玲瓏要去拿,玉娥卻是手又縮回來了。

「是一條紅血蟒。」

玉娥面帶笑容提醒道。

玲瓏卻是眼睛都睜大了,「你說這是紅血蟒?」她摸了摸玉娥的腦袋。

沒有發燒……

但怎麼會說昏話。

眼前的儲物袋是很普通的儲物袋,並不能把要儲存的東西變小啊!

紅血蟒再怎麼樣也是大的吧!

「這不是普通尋常的儲物袋。」

「哦,那這是什麼?」一旁的梁文忍不住搶話問道。

「這是最尋常不過的弟子們用來儲物的空間袋。」

玲瓏立馬回到。

「這是上仙給我的。」

玉娥臉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玲瓏倒是有些愣了,玉娥已經好久沒有這般開心了,自從那回被四長老罰過之後。

「不對,又被四長老罰了?不不不,你又跑去偷偷見上仙了?」

玲瓏立馬擔憂的看着她。

玉娥上一回被罰就已經很慘了。

「不是,我剛剛遇見紅血蟒了,上仙救了我。」

紅血蟒:有沒有人關注一下它啊!

好歹是個鼎鼎有名兇悍的妖獸……

一點存在感都沒有。

「紅血蟒!」

「你,你沒事吧。」

玲瓏和梁文兩個人瞬間都緊張兮兮看着玉娥。

「沒事。」

「我們快跟上他們吧。」現如今他們幾個倒是最後的了。

不巧的是三人加速前進遇見的便是丁裕清和舒易兩人。

他們二人是有意而為之走這麼慢的。

玉娥看見前邊的丁裕清和舒易,剛才那般好的心情又差點毀了。

冷哼一聲,玉娥視線挪開,才不去看他們。

「師姐,師姐且慢。」

玉娥就快要經過他們的時候,舒易開口了。

「師姐身上有我師尊的氣息,敢問師姐是否見過師尊?」

很淺很淺,但是依舊還能感受到,想必應該不久前見過。

玉娥一愣。

此人倒是有幾分細緻。

「正是,怎麼上仙沒有見你們?」

上仙那麼及時救她,玉娥還以為上仙也來了。

「沒。」舒易搖頭。

卻是心裏有些遺憾。

見師尊的次數總是不多。

提到寧晏,丁裕清視線才看過去這兩人。

「上仙幫我收服了一個坐騎。」

玉娥臉上是毫不掩飾的愉悅。

丁裕清眸子有些冷冷的看着玉娥。

「雖然遇見了紅血蟒,但好在因禍得福。」玉娥瞧著丁裕清的神色,說話之間越是開心。

「上仙經過這裏也沒有來見你們?」

玉娥明知故問。

問我,玉娥就走人,她總有一天會打贏丁裕清的。

「師姐且慢,姑娘可否把你腰間的儲物袋給我?我用這個琉璃袋換你的。」

琉璃袋非同尋常,是極其寶貴之物。

玉娥一把握住儲物袋,隨即神色有些不愉。

「師姐儲物袋的東西我是不會拿走的,我只想換你的儲物袋可以嗎?」

舒易連忙解釋道。

腰間掛着的儲物袋染上了一種香氣。

那是無情閣獨有的香氣,是師尊的氣息。

「你的琉璃袋對別人來說或許是寶貴的,但是這是上仙給我的,我不能與你交換。」玉娥拒絕交換。

。「這可不好說,有錢的男人都喜歡在外面養女人。」

兩個站在最前面的鄰居竊竊私語起來,看向顧梓涵的目光里充滿了鄙夷。

「田家那大女兒可真是慘,這才結婚幾天啊,外面的女人都上門來了!」

「……

《開局甩掉伏地魔新娘》第三十五章誣陷 第1462章

「我沒有這個興趣。」陳天選往外面走去。

而就在此時,白兔打來電話。

「主人,我已經查到水針的下落了!暗網上的人說,現在水針就出現在古朗村裡面,但是,我還不知道具體/位置。」白兔說道。

這讓陳天選吃了一驚。

他沒有想到,水針竟然會在古朗村裡面出現!

本來陳天選已經做好離開的準備。

可是現在,他最終還是回來了。

因為,陳天選要想找到水針的話,就必須在這裡待著才行。

他要是現在離開村子。

那可就是損失慘重了!

首發網址et

「哈哈,我剛才就說了,你一定會再回來的!」就在這個時候,周蕾蕾得意說道。

「是嗎?為什麼這樣說?」陳天選問道。

「因為欲擒故縱,就是你們男人最擅長玩弄的把戲!」周蕾蕾笑著說道。

「你時間的確實沒有錯,可惜的是,我有老婆了,不然的話,我一定會泡你。」陳天選笑道。

他憑藉直覺已經判斷出來。

周蕾蕾是一個很神秘的人。

她並不是一個普通的村民。

要是真的有那麼普通的話,絕對不敢來主動接觸自己。

而現在,周蕾蕾竟然敢主動來接觸自己。

從這一點上來看,周蕾蕾就是一個很有膽識的女人。

「哈哈,只求曾經擁有,不求天長地久。」周蕾蕾嫣然一笑。

「對了,你們村裡平時沒有什麼別的娛樂活動嗎?」陳天選問道。

「有,我們隔壁村外面,有一家天王酒吧,很多人都喜歡去那裡消遣,你要不要我請你喝一杯?」周蕾蕾問道。

「好啊。」陳天選笑道。

他打算跟周蕾蕾搞好關係,好找到藏在村裡的水針。

雖然陳天選對這件事還是有些疑惑。

但是剛才走在村子裡面。

他確實感受到有很多水汽。

這就是水針出現的現象。

只是,他雖然能感應到水針的水汽,可是卻沒有辦法鎖定它的位置。

要是能夠鎖定位置的話,陳天選就直接去找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這次讓她捉姦在床了,可在這之前呢?Next post: 墨塵繼續說道:「所幸的是,她並沒有死,知道她沒死的妖極少,除了我以外,還有玄默知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