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罷了,跟你說這些作甚。我的身外化影,時間不多了。陽兒,我能理解你想知道自己身世的心情,但是…有些時候,知道的太多不如忘記一些事情,懂嗎?」青影嘆息的言語間,依舊透露出濃濃的關懷之意。

「……」青陽依舊沉默。

「既你執意要來青域,那麼…兩個條件。」忽然,見青陽魂不守舍,青影沉吟了半晌,低聲道。

「條件?!」青陽猛然抬起頭,那死寂的目光之中劃過一抹凌厲的青光,驚人至極。

「第一,王道修為必須達到升玄境!」

「第二,參加兩年後青域舉辦的青域丹王賽,並且進入丹王賽的前十!」


「兩個條件,缺一不可。」青影的音量大若洪鐘,給青陽一種震懾心魂的作用,這也讓得青陽那飄忽的心緒此刻再度凝聚了起來。

聞言,青陽眉頭皺成了一團,這第一個條件還好說,兩年內達到升玄境,這在平常人看來是十分艱難的事情,但對於青陽來說,倒也並非不可能。只是這第二個條件…丹王賽?是什麼?

「何謂丹王賽?」青陽問道。

青影聞言也是輕輕一嘆,心中不由湧起一抹苦笑,青陽來自偏僻的南炎大陸,如何聽說過這五年一次的青域丹王賽呢?

「所謂丹王,便是煉丹師之王。而這丹王賽,顧名思義,便是指煉丹師之間的煉丹比賽,奪冠者便會獲得丹王之名,並且會獲得進入青域進修的一個資格和機會。」青影徐徐解釋道。

「進入青域進修鍊丹術?!」青陽瞪大了眼睛。

「呵呵,看來這你也不知道。你可知道,我為何說這五都之力聯合起來,都不是青域的對手? 農門蠱師 ,而且在煉丹一道上,也是威名赫赫,許多強大的煉丹師擠破了頭皮都想著進入青域進修鍊丹術。因為只有青域,才能提供遠古煉丹術的真正精髓和奧義。」青影緩緩的道,但卻是讓得青陽臉上的驚訝越來越濃。

「而我青域的煉丹師,也是在中炎大陸上首屈一指!」青影說到這,不自覺地有著一股豪氣隱隱散發而出,青域的強大,遠非青陽可以想象。

聞言,青陽微微怔住了,修王道還好說,這煉丹道…恐怕棘手了,若是劍老尚在,這還好說,畢竟星空丹帝的名號,可不是開玩笑的。

「唉,我也知道,這兩個條件著實苛刻了些,光是第一個,達到升玄境就很艱難了,要知道這中炎大陸不知有多少天才止步於這一步啊。而第二個,煉丹術,恐怕你還未接觸過吧。這樣一來,你可能會覺得我在故意刁難你…」話音未完,青陽的眼眸中卻陡然激射出凌厲而堅定的光芒。

「兩個條件,我接下了!」鏗鏘的聲音猶如磐石般響徹整個吊墜空間。

「你…」青影聞言還想多說什麼,但當他接觸到了青陽那堅定無比的目光時,他忽然怔住了,在那一瞬間,他彷彿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在那個時候,自己似乎也是如此的倔強,那時候的自己雖然孱弱,但卻也十分的堅定,若是沒有那份堅定,恐怕他也走不到今天。

「好!好!好!哈哈哈!男兒豈能畏懼艱難險阻,越挫更要越勇!唯有堅定的眼神,才能看到最遙遠的那片天地!」青影連聲說了三個好字,旋即放聲豪笑,他忽然明白了青陽為何能憑藉一介凡人走到如今這地步,他明白了青陽即便是缺少了青這個龐然大物,依舊能飛速成長,這不是天賦使然,而是堅定的信念,信念即道心,沒有堅定的道心,修王一道,絕對無法前進!

咻!

笑聲響徹間,青影大手揮舞之下,無盡磅礴精湛的青光瞬間充斥了整個青炎吊墜空間,那仿若穿透了空間的青光隱含著無盡恐怖的力量,竟是將整個吊墜空間生生拓展了開來!

青光如同一雙雙巨力神手,將整個空間都是拉扯了開來,那扭曲嗡鳴著的空間瘋狂地四周擴散了開來,仿若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強行拓展了一般。

轟咔轟咔!

不到半刻鐘,當那青光再度回到青影手中的時候,青陽的眼睛也是瞪大了起來,在他的眼眸中此刻已經是布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這…這簡直是神來之手!」

整個空間,居然是被拓展到了近千丈大!廣闊的空間讓得青陽的視線在此刻也是變得開闊了起來,一股無法言說的震撼感也是從青陽的心底油然而生。

這種力量,簡直是神跡啊!

當整個空間被徹底拓展穩固下來的時候,那道青影身上的青光也是淡若薄霧般的虛幻起來,就像一陣風就可以吹散一般,他顯然是消耗了不少的力量!

「在青炎吊墜里留下的這道身外化影,力量消耗得差不多了啊。」青影喃喃自語著,似乎有著些許不滿,若是他本體在這,哪會如此消耗,舉手投足間就可以重整空間。

見青陽依舊一臉震撼得愣在一旁,青影的心裡充滿了慚愧之感,當即關懷地道:「陽兒,說實話,我也很想見你,很想…很想…只是,有些時候,有些事情,總是充滿了矛盾性。剛才這種手段不過是青這個龐然大物的冰山一角,它真正力量遠非你可以想象。可惜的是,我並不能傳授你任何關於青的功法或者秘技,因為這會讓你暴露在青的視線之內,這是極度危險的事情。」

「記住我一句話,陽兒,在羽翼豐滿前,切不可暴露自己!否則,對你來說將會是毀滅性的災難。我能幫你的不多,這裡有兩枚玉簡,我就交給你吧。」青影一番唏噓的話語后,揮手間兩道流光立即暴射而出,徑直落入青陽的懷中。

「玉簡?」青陽疑惑間,目光也是落在了懷中的兩枚玉簡,其中一枚是精湛的青色,另一枚則是火炎般的紅色。

青陽微微動用王識,輕輕將之投射在了那枚精湛青色的玉簡之上,下一瞬青陽的身體陡然一震,一抹震動瞬間瀰漫了他整個瞳孔。

「青蓮劍典?!」(未完待續。。)

ps:兄弟們,今天這章可就大手筆了,很多埋伏著的線都要漸漸引動了啊….而且,三千字哦,量夠足吧,明天我就四級考試啦,雖然有信心,但還是求大家給點祝福哈~~必過!哈哈!今晚請假啊抱歉,考完四級后,然後下午又編曲,太累了,今晚再出了些小事情,然後。。。就更新不了了。明兒多更些。(未完待續。。) 當青陽的目光接觸到青蓮劍典這四個字的一瞬間,腦袋陡然嗡鳴一聲,一股莫名的氣勢從青色玉簡中席捲而出,霸道凌厲至極,仿若要將天地都粉碎一般。

「你不是說,關於青的任何功法以及秘技,不給我么?」青陽見狀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的光芒。

聞言,那道虛幻的青影此刻卻是微微地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追憶的惆悵之色,旋即又是回過神來,繼續道:「這青蓮秘典,並非青族所有。」

「非青族之所有?」

「恩,因為,他是你的玄叔自創的一套功法。」青影眼眸中也是閃過嘆服之色,因為放眼整個炎陸,能夠自創功法的人,那可是兩隻手便數得過來的啊。

若非當年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恐怕如今這青族之內的最強者,應該是他啊。

「我的…玄叔?他是?」青陽一頭霧水,關於自己的一切,他知道著實太少了。

「唉,往事不多提。總之,好好修習這青蓮劍典,莫要負了你玄叔留下來的這驚世駭俗的功法,這功法,可是天級功法!」青影輕聲一嘆,每當提及這些隱秘事時,他總是閉口不談。

「什麼?天級功法?!」青陽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雖然他知道這青蓮劍典不簡單,但卻沒想到這居然是天級功法!

天級功法啊…這是什麼概念?要知道,在中炎大陸上,功法種類繁多,共分為四個等級,從低往高分為人級,玄級。地級,以及天級!每個等級間又有著低中高三階,級與級之間的差距十分之大。

而天級功法,已經堪算是整個中炎大陸里至高之上的了,而今在青陽眼前的這枚玉簡,居然是蘊藏著天級功法!這要是傳出去,恐怕是得讓得所有人都是瘋狂了起來,即便那些修為恐怖的老怪物都會從靜修中蘇醒過來吧。

「不錯,天級功法。但是,其修鍊卻是十分之難。特別是起步,不過…在這方面,在我這能量體消失之前,倒也是能夠助你一臂之力。」青影徐徐地道。

「天級功法么?」青陽眼神中依舊有著濃濃的震動無法散去,但此刻他的內心卻是將眼前這青蓮劍典與他從天靈仙祖那繼承而來的天衍仙靈訣進行了一個對比。只是…一番對比后,還是無法確定那天衍仙靈訣到底是屬於什麼等級的功法。只不過。那絕對不會比天級功法弱就是了。

然而,就在青陽恍惚的時候,青影那虛幻的表情在此刻隱隱震顫了起來,仿若消失了一般,他輕輕一嘆,似有不舍地看了一眼青陽道:「青蓮劍典。其心法乃是青蓮劍歌。此歌固心穩道,瀟洒自在天地,由詩入道,其理暗合天道。共有十重,修鍊起來十分艱難。」

「今日,我能幫你的,便是將青蓮劍歌的第一重灌頂予你!」說罷,他便是在青陽目瞪口呆中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咻!

下一瞬他便是來到了青陽面前,青陽根本沒反應過來,他一指已經是迅速點出,落在了青陽的眉心之間,唰的一聲一道青色流光立即暴湧入青陽的腦海里。

一瞬間,青陽睜大了眼睛,在眼眸之中,有著無盡璀璨的青光釋放著。

「青蓮劍歌第一重,青蓮步!」一聲低喝下,青影身上的虛影變得更加虛弱,仿若一層淡淡的紗氣一般,隨時可能消散。

而這一剎那,青陽的腦海里已經是瘋狂地閃現無數的幻影,在那幻影之內,有著一道不斷舞動著的青色身影,身影偉岸卻優雅動人,每一步之間都彷彿有著青蓮的高雅和聖潔,步與步之間隱藏著十分奧妙的精髓,眼花繚亂的速度幾乎是瞬移,而那身影移動間,其腳下總有著一朵青蓮虛影浮動,令得他的步伐看起來神妙無比。

青陽眼眸青光不斷閃爍,而此間他也是瘋狂地將這些步伐死死地印在了腦海裡面,甚至是在自己的王識裡面演化了出來,青蓮劍歌青蓮步,天地逍遙自在游!

轟!

陡然間,青陽雙目精光暴射,仰天一聲長嘯,轟鳴聲響徹之餘,無盡青光立即匯聚猶如極光束一般衝天而起,生生貫穿了整個空間,甚至是突破了青炎吊墜的空間,轟向了炎湖秘境的蒼穹天際!

嗡的一聲,整個炎湖秘境再度劇烈一顫。

這一次,不僅所有人試煉者震驚了,連得那在天穹山顛的那四道恐怖身影此刻也是目光獃滯地看著這道衝天而起的青色光束,在那光束之內蘊藏著極致的狂霸不羈氣息,仿若埋葬了千千萬萬年,都無法將之熄滅掉一般。

「這是什麼?!」一道無法掩飾的震驚聲音突然從其中一人口中傳出。

「好生不羈的霸道氣息!」

「可我怎麼在這氣息之中還感受到了孤傲清高之意!」

「不!還有聖潔,遺世獨立的感覺!」

「嘶!僅僅一道能量,便蘊含了如此多的意境,這道光束,到底是發出的?!」

「難道是試煉者?!」

「不!決計不可能!哪怕是那八個人,離意境還十萬八千里遠呢,何況這種多意境的。」

「那到底是誰……要不要向上面稟報一下?」

「恩,謹慎為妙,上報吧。」

……

然而,這一道青色光束不僅僅是引起了天穹山內所有人的注意,還引起了一個人的注意。

漆黑大殿內,這個人,仿若身處無盡幽暗之中,一片寂滅的死黑之中,一張爬滿深幽氣息,有著猙獰雕刻的漆黑王座之上,一道清瘦但卻偉岸的身影忽然輕輕一顫。

唰!

他忽然睜開眼睛,一抹青光從其眼眸亮起,瞬間其眼前的空間立即崩塌粉碎而去。

沙啞的聲音緩緩在整個寒冷漆黑的大殿內響起。

「青蓮劍典?是誰開啟了?大哥么?」

……

待得青陽回過神來,眼前的青影卻是猶如風中殘燭般緩緩消散而去,猶如星星點點,不見蹤影,整個吊墜空間內,一道清朗的聲音輕輕響起。

「青陽孩兒,未來的一切都靠你自己了,我說的條件,好好努力,我也想早日見到你啊。升玄境方面,青蓮玉簡能幫你。而關於丹王賽的事情,另一枚紅色的天機玉簡能幫到你。這枚天機玉簡,是你娘留給你的。」飄渺的聲音緩緩散去,卻是留給了青陽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

「我娘?!!你說什麼?我娘已經被紫雲門的雜碎給害慘了,如今怎麼可能還留有一個玉簡給我?你說什麼?!回來!該死的!你給我回來啊!」青陽的眼眸里不知為何充滿了淚水,當他看不見那道青影的時候,心裡居然是隱隱作痛,仿若什麼重要的東西失去了一般。

只是,那道身影再也無法回答青陽任何問題了。

……

中炎大陸,炎都境內,一處被重重封鎖的古老山巒之內,更深處,那裡空間波動十分隱晦。

而在那空間波動之內,隱匿著一個古老的種族。

這片地域,廣袤而遼闊,繁榮而昌盛,完全不弱於炎都。

而此刻,在這片地域的中心處,深宅大院內,一道魁梧挺拔的身影正在案前坐著,只是此刻他的眼眸里卻是充盈了淚水,他…很久沒哭了。

咻!

忽然房間內閃現出一道蒼老的身影,他對著案前的男人微微彎腰,嘆道:「主,你哭了。」

「……」男人默然。

「是因為…當年那事情嗎?」蒼老的身影關心地問道。

「是我對不起他。 山澗之三教九流 ,還給他限制了條件,有家不能回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我在作孽啊。」男人聲音清朗,但此刻卻是十分嘶啞。

「主,這不是你的錯。唉,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命,條件也只是為了讓他更快地成長,現在只希望他快快變強吧。」

「不提罷了。最近檸兒的修鍊如何了?」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旋即問道。

「主,檸兒小姐天賦異稟,她的修鍊很順利,如今已經九九升玄,達到升玄境了。」蒼老的身影輕輕回話。

「太順利…也不好啊,行了,你下去吧。」男人輕嘆一聲。

「是。」一陣清風拂過,那蒼老身影陡然消失。

「青陽…孩兒…」

「唉,不知玄的青蓮劍典能給你多大的可能?」說罷,旋即男人又是搖了搖頭道:「唉,還是太難了,即便是我修鍊這劍典,如今也只是到了第九重而已,要修鍊最後一重,差點執著的意境,難上加難啊。」

……(未完待續。。)

ps:明天還要考試,天殺的。複習去啦。 出了青炎吊墜的空間,青陽就那麼獃獃地懸浮在了半空之中,其背後那雙光翼緩緩撲騰著,光暈一點點從其上散逸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