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神和天魔子不敢再說什麼,只能滿身怨恨的狼狽離開了,只是他們內心深處卻是埋下了恐懼的種子,估計以後就是碰到步雲天都會掉頭了。因為步雲天最後那一擊實在是太恐怖了,簡直就是輾壓一切,瞬間便可以將他們兩人鎮壓。

「這次的事情多謝步兄弟了,就當我們兩個欠你一個人情,以後有什麼需要的儘管吩咐,只要力所能及,我們絕對不會推脫。」天劍子一臉笑容地看著步雲天道。

這次的人情確實不小,畢竟放虎歸山後患無窮,步雲天放了兩個對自己懷有殺心的仇敵,而且這兩個仇敵還是潛力驚人那種。這個人情確實是大了點。

「也好,有需要的話我會找你們的。現在我就先離開了。」步雲天點點頭道,說完便不再理會兩人,直接身形一閃離開了。

直到脫離了兩人的神識探查範圍之後,步雲天的速度才減慢下來,再次開始慢慢的獵殺凶獸,畢竟這樣的機會是很難得的,擁有上古血脈傳承的凶獸可不是哪裡都可以遇見的,而凶獸島開啟的時間只有三年,時間一到如果不出去的話,就只能在這裡面待上一千年了。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步雲天基本上都是在瘋狂的獵殺著凶獸,收穫的東西基本都是先放起來,目前對他來說吸收凶獸的精血才是最重要的,特別是擁有混沌金身之後,他可以更加毫無顧忌的吸收了。

現在他唯一擔心的便是宮紫月,雖然知道應該不會出什麼事,但是這麼長時間沒有消息,他還是忍不住擔心,畢竟這裡可不是什麼遊樂場,而是兇險無比的凶獸島。

步雲天現在的實力很強大,但是他依舊可以從凶獸島中央感受到幾股危險的氣息,這並不是開玩笑,那幾股氣息給他感覺至少都是不死境後期的存在,或許是已經開啟了靈智的存在,要知道凶獸雖然如野獸一般智慧低下,但是一旦開啟了靈智就會變成非常恐怖的存在。

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之間三年期限便差不多到了,凶獸島可以說是被步雲天橫掃了一遍也不為過,占著混沌金身的變態,步雲天可謂是毫無顧忌的出手,收穫也是大的很,大量的上古凶獸血脈被他煉化之後,肉身強度至少提升了一個層次。

這一個層次可不簡單,修鍊混沌金身決之後,他的肉身本來就已經變態無比,現在又提升了一個層次,他已經有預感,只要出去后閉關一段時間,混沌金身決第六重可以輕易突破。

幾天時間很快便過去,期間步雲天不斷的向著外圍飛去,以他變態的速度,凶獸島雖然廣大無邊,卻也已經不知不覺之間靠近了凶獸島邊緣,只等時間一到,凶獸島的禁制一開,他便可以離開凶獸島了。

又是兩天之後,凶獸島的禁制終於消失了,步雲天身形一閃便飛出了凶獸島,等回頭看的時候,凶獸島已經消失在視線當中,就是神識也感知不到凶獸島的存在,想要再次進去,那就只有一百年之後了。

步雲天神識一掃之後,發覺出來的人只有十分之一左右,大約還有七八十人,其餘的基本上都已經損落在凶獸島上面了。

步雲天欣喜的是,他終於發現了宮紫月的身影,頓時法則之翼一張,迫不及待的向著宮紫月飛掠而去,瞬間便來到了宮紫月身邊。

「月兒,總算找到你了,這段時間可擔心死我了。」步雲天一出現,便拉起宮紫月的手道。

「讓你擔心了,這次我意外的得到了一個傳承,進入了一處小空間之中,聯繫不到你,一時之間根本就出不來,也是在凶獸島禁制快要解除的時候才出來的。」宮紫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哦,難怪一直都找不到你,是什麼傳承啊,厲不厲害啊?」步雲天輕聲問道。


「是一門非常不錯的鳳凰戰技,威力挺不錯的,特別是配合著我體內的紅蓮異火之後,威力更是大增,我挺喜歡的。」宮紫月滿臉高興地道,顯然這門戰技確實是不錯了,否則以她的目光斷然不會如此。

「呵呵,走吧,我們先上船吧,等下再慢慢說。」步雲天微微一笑道。

兩人飛身上了那艘法寶巨艦之後,很快便回到了兩人原來的房間當中,原來密密麻麻住滿人的房間現在大部分都已經成了空房,不過顯然大家都是司空見慣了,並沒有說什麼,都討論著各自在凶獸島上的見聞。

「月兒,我可以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哦!」步雲天進入房間之後,便輕輕地摟住宮紫月,聞著宮紫月香噴噴的身子,一臉幸福地道。

「什麼好消息啊,難道是你在凶獸島上得到了什麼好東西。」宮紫月臉色泛紅,聲音懶洋洋地道。

「在凶獸島之中有一個傳承大殿你們應該知道吧,在那裡我得到了不少好東西,聘禮已經足夠了,等回去之後我就可以向你家人提親了。」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真的嗎?太好了!」宮紫月頓時滿臉驚喜地抬起頭道。

「呵呵,看來我們的月兒已經忍不住想要迫不及待的嫁人了,看你這麼急切的,要不我們先洞房怎麼樣?」步雲天笑呵呵地調笑道,直把宮紫月羞得滿臉通紅。

「色狼,壞蛋,就知道想那些色色的東西。」宮紫月滿臉羞紅地拍著步雲天的胸口道。

「這可不怪我,誰讓我們家月兒長的這麼誘人啊!」步雲天微笑著道。

「哼,不跟你說了。」害羞的宮紫月直接把頭埋進步雲天的懷裡,不肯抬頭了。

「呵呵,不說就不說了,我帶你去看個好東西。」步雲天突然神秘地笑著道。

「什麼好東西啊?神神秘秘的。」宮紫月一臉好奇地問道。

「放鬆,等進去你就知道了。」步雲天微笑著說完,看到宮紫月已經放鬆身體,便帶著宮紫月進入了定海神珠當中。

「快說,好東西在哪裡,你要是騙我的話,我可饒不了你。」宮紫月握著小拳頭對著步雲天威脅道。

「呵呵,你看那邊。」 當穿書女配遇上重生女主

還不等宮紫月開口,雕像便已經開口道:「小天老弟,你怎麼來了,是來看我的嗎?還有旁邊這位是誰啊?是你道侶嗎?」

「不錯,她就是我最心愛的人,這次帶她過來主要是希望你能夠給她一門傳承。」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宮紫月卻是滿臉幸福,開心不已,雕像的意識看她害羞的樣子居然也調笑道:「嘖嘖,你們還真是郎才女貌啊,想要傳承那是簡單的很,就是你們啥時候生上一堆小娃娃啊,到時候我一人給他們幾門傳承,保證他們一個個變成絕世高手。」

「謝謝!」宮紫月滿臉通紅地答謝道。

「好了,坐下收斂心神吧,至於能夠得到什麼傳承就看你自己了。」雕像的意識笑著道。(未完待續。。) 宮紫月盤坐好之後,雕像的意識便催動了傳承陣法,一道七彩的光柱頓時籠罩著宮紫月,而宮紫月進入了頓悟之中,雖然沒有大殿之中那圓蒲的加持,不過也沒多大關係,因為時間不缺,可以慢慢來。∈♀

差不多五天時間,宮紫月的傳承才結束,一清醒過來之後,她便迫不及待地拉著步雲天的手道:「天哥,我又得到了一門鳳凰戰技,可以變化成一頭鳳凰,特別是加入紅蓮異火,絲毫不比真正的鳳凰差,可惜我沒有鳳凰的血脈,否則的話會更加厲害。」

「血脈的事情不著急,最不濟也可以獵殺一些具有鳳凰血脈的妖族,到時慢慢提煉出鳳凰血脈就是了。」步雲天搖搖頭道,他原本是想直接說獵殺鳳凰的,但是怕宮紫月擔心,所以他才改了口。

這妖族之中的神獸種族並不少,像龍族和鳳凰族之類的都是存在的,只不過雙方生活的區域不同,再加上神域無邊無際,所以步雲天才沒有遇到而已,但是如果他想去找的話,還是可以找到的。

妖族不管怎麼說,也已經是一種智慧生命,如果對方不惹到自己的話,步雲天是不會主動出手擊殺對方的,所以如果不是十分必要的話,他也不會去獵殺妖族,而且一般來說,需要什麼血脈也都可以通過獵殺凶獸取得,只不過那種神獸血脈的凶獸不好找就是了。

「嗯,只不過想要提煉血脈可不簡單,我的異火雖然可以。但是效率卻是低了點。卻也勉強足夠了。」宮紫月點點頭道。紅蓮異火雖然強大,但是這紅蓮異火卻是主殺伐的,對於提煉東西的效果只能說比其他修鍊出來的真火要強,卻是異火之中最差的一種,只不過它的攻擊力極強,所以才在異火之中排名靠前。

纏綿之夜 ,等回去之後。怎麼向你老爹提親吧!」步雲天走過去摟著宮紫月輕輕地道。

「現在你的修為已經完全達到我爹的要求了,你隨便準備些聘禮就行了,只不過我娘現在還在閉關,估計也快要出關了,我希望你等她出關了再去提親。」宮紫月趴在步雲天懷裡一臉幸福地道。

「這樣啊,那得等多久啊,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完全擁有你了。」步雲天說話的同時,雙手不自覺的在宮紫月身上摸索起來,搞的宮紫月滿臉通紅。

「色狼,不要亂摸了。好癢啊!」宮紫月滿臉羞紅地把頭埋在步雲天懷裡,雖然嘴上說不要亂摸。但是卻不動手制止步雲天。

不知不覺之間,步雲天的雙手已經攀上了宮紫月高聳的玉兔,宮紫月的小嘴慢慢的發出羞人的呻吟,步雲天忍不住狠狠的吻了上去。

一直吻得的宮紫月喘不過氣之後,步雲天才鬆開了嘴,看著宮紫月滿臉羞紅的樣子,他輕輕地道:「月兒,我想要你。」

「嗯。」宮紫月嗯了一聲,卻是沒有說話,只是雙眼迷離,估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你不說話我當你同意了。」步雲天雙眼放光,抱著宮紫月身形一閃,便回到了大殿當中,然後迫不及待的把宮紫月抱上了床,不一會兒便傳來了床板咯吱咯吱的聲音,一時之間滿屋春色。

等步雲天醒來的時候,宮紫月正像一條八爪魚一樣緊緊的抓著他,臉上殘存的春色說明了之前發生的一切。步雲天忍不住伸頭吻了一下宮紫月的額頭。

宮紫月的眉毛卻是顫動了一下,步雲天知道她醒過來了,於是開口道:「小懶貓,都醒過來了還在裝睡。」

「大色狼,大壞蛋,人家還想再睡一會兒呢!」宮紫月睜開眼睛撒嬌道。


「嗯,那你睡吧!」步雲天輕輕地道,然後雙手輕輕的摟著她。

宮紫月在步雲天懷裡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便繼續睡了起來,又是睡了好幾個小時之後,才醒過來,兩人這才從床上爬下來。

「月兒,我已經等不及了,等回去之後,我馬上就去提親。」步雲天牽著宮紫月的手走在海邊,慢慢的欣賞著定海神珠空間的景色。

「嗯,那就不等我娘了,反正等她出關之後,我再跟她說行了。」宮紫月點點頭便同意了。

接下來兩人又閑聊了好一會兒,然後才出了定海神珠,一到外面,步雲天便拉著宮紫月來到了甲板之上,巧合的是卻遇到了道蒼生等人。

「步兄弟,想不到你們兩個居然是一對的,真是羨煞旁人啊!」道蒼生看到步雲天後一臉羨慕的道,自從見識到步雲天變態的實力之後,他便忍不住想要結交步雲天,想著怎麼和步雲天打好關係。

「是你們啊,怎麼都不去修鍊,反而聚在這裡啊!」步雲天有些好奇地道,按理說眾人應該躲在自己的房間裡面修鍊才對啊,怎麼一個個都跑到甲板上來了。

「呵呵,整天修鍊多沒意思啊,大家相聚即是有緣,在這甲板上聊聊天也不錯啊!」道蒼生笑著道。

「不錯,有緣千里來相會,正該一起好好聊聊,否則等船靠岸之後各奔東西,那就不知何時才能相聚了。」張長生也是點點頭道。

「呵呵,你們聊吧,我們兩個出來是想欣賞一下海景的,就不打擾你們了。」步雲天微微一笑便不再理會這些人,直接拉著宮紫月向著旁邊走去。

天魔子和弒神看著步雲天的背影滿是怨恨,兩人都是天之驕子般的人物,這次卻被步雲天狠狠的踩在腳下,真真正正的體會了一次從雲端跌落地獄的感覺。不過相比怨恨,兩人現在心中更多的是恐懼,對步雲天那變態的實力感到恐懼。

以步雲天變態的神識自然是感受的到背後的目光,不過他卻是不在意,可惜現在沒有機會,否則他不介意滅了這兩個傢伙。

龐大的法寶巨艦在海上航行了一個多月後,眾人也終於再次腳踏大地,大部分人都忍不住回頭看向身後的大海,這個帶給他們不一樣的旅程的地方。

看著眾人一個個召喚出飛行法寶或者坐騎離開,步雲天也是開口道:「月兒,我們也走吧!」

「嗯,天哥,我們回家吧!」宮紫月點點頭道。

「呵呵,是要回去跟我的岳父大人提親了。」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看你美得,誰說要嫁給你了,大色狼。」宮紫月臉色緋紅地道,那幸福的樣子和平時冰山美人的模樣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如果被熟悉的人看到了,非得掉一地眼珠子不可。

「嘿嘿,你整個人都是我的了,還逃得了嗎?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抓回來。」步雲天說完便一把抱住宮紫月坐到嘯月的背上,讓嘯月帶著兩人飛馳而去。

宮紫月靠在步雲天的懷裡也不在說話,而是靜靜的享受著這溫馨的一刻。躺在心愛的人懷裡看風景,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嗎?

半年之後,兩人才回到宮家,原本是可以更快的,不過二人世界的美好生活兩人可捨不得讓它流逝的太快的,所以時間就不知不覺的拖了下來,基本上可以說是一路遊玩回來的。

步雲天一進入宮家,便受到了宮霸天的召見,所以他馬不停蹄的趕了過去,正好可以趁機提親,至於聘禮之類的東西他早就準備好了。

坐在太師椅上的宮霸天一臉滿意的看著下方的步雲天,恐怖的神識上上下下的把步雲天看了個通透,讓步雲天有一種什麼也藏不住的感覺。

「不錯,居然連元力修為也晉級恆古境了,你修鍊的時間加起來應該不到一百年吧,居然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就,確實讓我很滿意。」宮霸天微微笑著道,那威嚴的臉上難得出現的笑容顯得很是令人驚訝。

「呵呵,謝謝伯父誇獎。」步雲天笑著點頭道。

「現在你們兩個還是先給我說說這次的凶獸島之行吧?看你們的樣子,收穫應該不錯吧!」宮霸天沉聲道,再次恢復了以往威嚴的樣子。

「這次收穫還可以,我得到了一門頂級的煉體神通混沌金身決,還反打劫了殺神殿的弒神和魔宗的天魔子,至於月兒的話也不錯,得到了一門鳳凰戰技傳承,配合體內的紅蓮異火,可謂是戰力大增。」步雲天淡淡的開口道,卻是隱瞞了傳承雕像的事情。

傳承雕像的意義畢竟太過重大了,在沒有絕對的實力守護之前,還是不要顯露人前的好,哪怕是未來岳父,步雲天也是不敢大意,誰知道對方會不會為了自己的家族把傳承雕像給收了啊,那他豈不是哭都沒地方哭。

傳承雕像目前只能留給自己人使用,而且還必須是絕對可靠的親信才行,現在龍門的勢力不斷的擴大,但是在步雲天眼裡,除了宮紫月,真正稱得上親信的也只有他從下界帶上來的那批人。(未完待續。。) 從下界帶上來的人可都是在步雲天的定海神珠之中待過的,受到定海神珠潛移默化的影響,忠誠度自然是不容置疑的,步雲天在他們心目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至於後來在神域之中招收的成員,只能算是龍門的外圍成員。


卻說此時,宮霸天滿臉驚訝的看著步雲天,有好奇地道:「反打劫了弒神和天魔子?這兩人應該青年一代的才俊吧,基本上修行都是一百年左右,但是修為卻是一個個都達到恆古境後期,真正的天之驕子一般的存在,你居然打得贏他們?」

「伯父,你可別小看我,我可是真正的內外雙修,我真正強大的並不是法術神通方面的修為,而是**方面的強大,再加上這次得到的混沌金身決,我的肉身強度堪比先天靈寶的,區區恆古境的修士根本就不可能打破我的防禦,除非他們手持攻擊型的極品靈寶,否則我幾乎可以隨手鎮壓。」步雲天淡淡地道,眼中卻是說不出的自信。

髓氣神決和混沌金身決的配合,威力可以說是暴增不知多少倍,毫不誇張的說,這兩門功法簡直就是絕配,簡直就是一對**的男女,一碰撞便發出了驚人的火花。

「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以你現在的實力,恐怕已經是恆古境霸主一般的存在了,估計就是一般的不死境初期修士在你手上都討不了好吧。不過得罪了殺神殿和魔宗,你可要小心點了,這兩個勢力可都不是好惹的。絲毫不比我們宮家差啊!」宮霸天有些驚訝的感嘆道。

「呵呵。放心好了。別的不敢說,論保命手段的話,我的保命手段絕對是一流的,所以我倒是不擔心。不過現在卻是有個事情需要伯父允許,我準備跟你提親,把月兒娶回去,聘禮我都已經準備好了。」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嗯,你們這事我不反對。不過月兒的母親剛剛出關了,估計一會就會過來,只要你能過得了她那一關就可以了。」宮霸天點點頭道,當初他就說過,只要步雲天能夠晉級恆古境,他就允許兩人在一起,現在步雲天已經超額完成他的任務,他自然是沒有反對的道理。

「啊,娘出關了?真是太好了。」宮紫月聞聲驚喜不已地道。

「呵呵,她已經過來了。」宮霸天說著抬起頭向門外看去。只見一個端莊美麗的婦人走了進來,說是婦人。其實年齡看上去並不大,和宮紫月不像是母女,倒像是姐妹,美麗程度更是各有千秋,都是美艷不可方物。

「娘,我好想你啊!」宮紫月欣喜的喊了一聲,然後便飛撲到秦月娥的懷裡。

「丫頭,騙我的吧,有了情郎還記得娘才怪呢!」秦月娥笑著道。

「娘,你都知道了?」宮紫月緊張地道。

「咯咯,這麼緊張幹嗎啊?娘又不反對你們。」秦月娥說著轉頭看向步雲天,卻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愛。

「見過伯母。」步雲天走上去道。

「怎麼,都談婚論嫁了還叫伯母,該改口了。」秦月娥微微笑著道。

「啊,是,岳母。」步雲天驚喜不已地喊道。

「娘你同意了,太好了。」宮紫月興高采烈地道。

「你都把整個人交給人家了,我能不同意嗎?」秦月娥沒好氣地道,以她變態的修為,再加上是過來人,自然是一眼便看出宮紫月已非完璧之身,不用想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就是她不同意也沒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