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紫岩宗的人,不殺他,難道你想讓紫岩宗又多出一個石驚天嗎?」羅烈冷笑。

「長老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他活著走下擂台的。」孟秋白,臉上充滿自信。

「不可掉以輕心,那小子很邪門。」另外一個長老提醒。

「明天比武的時候,我們允許你帶上寶器,關鍵時刻,你可以用寶器鎮死他。」羅烈一笑。

「長老,對付他……應該還用不上寶器?」孟秋白說道,他很自負,並不像靠著寶器殺死葉峰。

「小心駛得萬年船。」羅烈笑道。

孟秋白點了點頭。

「如果秋白真的把那個蠻夷之民殺了,紫岩宗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另外一個長老忽然說道。

「不甘心又如何?」羅烈冷笑。

「長老說的對,不甘心他們又能如何?自從石驚天死了以後,紫岩宗被太易教打壓,現在在五大派當中,只能排到末位,再也不復當日之威,他們豈會敢得罪我黑水宗?」孟秋白一笑。

聞言,所有長老都笑了。

……

這個時候,葉峰已經和顧念奴等人一起離開了比武廣場,回到了拜月山莊。

練功房內,葉峰盤坐在蒲團上,他的頭頂上,符文閃爍,流光溢彩,盤旋著一龍一虎。天地元氣不斷注入葉峰體內,滋養著他的靈魂。與此同時,他還開闢了吞噬道種,不斷吞噬妖丹精華。


轉瞬之間,他的體力就恢復到了巔峰,根本不像剛剛激戰過的樣子。

體力恢復后,葉峰眉心一閃,聖皇圖飛出,金光大作。

嗖的一聲,葉峰進入聖皇圖中的一間大殿。

「你不是參加什麼五派大比嗎?今天怎麼有空進來?」鬼母進入大殿。

「我想闖通天橋!」葉峰看著鬼母。

「以你的實力,想闖過通天橋第一段恐怕還有些困難。」鬼母一笑。

「你只需要帶我去闖關的地方就行了。」葉峰笑道。

「好吧,既然你想去的話,我就帶你去好了。」鬼母笑了笑,轉身離開大殿,葉峰緊隨其後。

很快,鬼母帶著葉峰抵達了闖過之地。

闖過之地在虛空雲層中,一條金色大橋通向濃霧深處,根本看不到盡頭。

「你只要一直往上走就行,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鎮守第一關的死靈。死靈也有智慧,你只能靠真本事打敗他,除此之外,你沒有任何選擇。」鬼母笑道。

「多謝!」葉峰一笑,登上了通天橋,往上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濃霧深處。

看著漸漸消失在濃霧中的葉峰,鬼母喃喃自語:「這小子能不能擋住死靈十招?」

「我看很難……」一個人忽然出現在鬼母身後,來人居然是第一重天的守護人,魔雲藤,魔女!

「楊聖那傢伙說過,想闖過第一關,至少也必須是神勇境。」魔女又道。

「嘿嘿,他只要不被打死就行了,否則的話,我們又要重新找一個傳人了。」鬼母一笑。

就在這時,葉峰已經抵達守關死靈所在之地。

通天橋上有個平台,平台上赫然有一道百丈來高的大門,大門前盤坐著一個人,儘管他盤坐在地上,可是他還是很高,足有十幾丈來高。

他穿著烏黑色的戰甲,戰甲上密密麻麻,儘是被刀槍劍戟劈出的痕迹,充滿滄桑感。

他的頭髮很長,披肩而過,他的額頭上有很多魔紋,古老而玄奧,他的鼻樑很高,眼睛深深凹陷下去,顯得很深邃。最令人吃驚的是,他的背後居然有一對黑色的羽翼。

「這就是死靈嗎?」葉峰抬頭看著大門前的巨人,臉色微變。

「我在他的體內感覺到一股很可怕的能量,就算我全盛時期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天魔水仙一驚。

「你也不是他的對手?」葉峰的臉色也變了。

「不過你放心,鬼母不是說過,這些死靈會壓制力量,不會盡全力跟你動手。」天魔水仙說道。

葉峰深吸口氣,儘管眼前這個死靈給了他很大的壓力,可他還是要試試看,能不能穿過這一關。 就在葉峰決定闖關的時候,原本盤坐在大門前的死靈緩緩睜開眼眸,他那漆黑的眸子中,驟然迸發出耀眼的光芒,橫掃八方,令人悸動。


葉峰色變,死靈尚未動手,就帶給了他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時,死靈俯視著葉峰,緩緩開口:「神力境……開闢出九個血海,天賦不錯。」

「死靈也可以開口說話嗎?」葉峰看著死靈,臉色微變。

「我本已經是死人,可是楊聖把我的殘念封在了這具身體里,所以,我幾乎和活人沒有任何區別。」死靈居然笑了,他的笑容很僵硬,給人一種非常詭異的感覺。

頓了頓,死靈又道:「楊聖曾經說過,想通過我這一關,至少也得是神勇境界大圓滿。當然,楊聖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有那個自信,他自信他能在神勇境的時候闖過這一關。對於普通人來說,想要通過這一關,至少也得是混元境中期。」


「哦?你的意思是說,我現在根本不是你的對手?」葉峰一笑。

「沒錯,如果你跟我動手的話,不出十招,你必敗無疑。」死靈也笑了。

「十招……」葉峰目光一閃,讓他不戰而退,他絕對不會答應。

「我看得出來,你很想跟我交手。」死靈笑道:「既然你想動手的話,我就成全你好了,不過我可要提醒你,跟我交手,你很有可能會死。」

「一個武者如果連面對死亡的決心都沒有,根本不配成為一個武者!」

葉峰一笑,從背後抽出了木劍。

「有意思……」死靈一笑,「如果你能讓我站起來,就算我輸了。」

葉峰聞言不再猶豫,閃電般衝殺向死靈,一劍殺向死靈的頭顱,劍氣如雨,鋪天蓋地的罩向死靈而去。

「劍法還不錯。」死靈一笑,他並沒有起身,只是輕輕抬起手來,屈指一彈,頓時勁風四起。

碰碰碰碰……

射向死靈的劍氣全被勁風絞碎,化作虛無。

葉峰臉色微變,短暫的震驚后,他的身影一閃,閃電般飛到死靈頭頂,一劍斬下,劍氣衝天!

「速度不錯,可還是太慢了。」死靈一笑,閃電般伸手夾住了木劍,使得葉峰根本劈下。

葉峰臉色一變,死靈的力量實在太強了。

「接下來,輪到我攻了!」死靈忽然一笑,一手夾住木劍,一手閃電般抓向葉峰的頭顱,他的攻擊平平無奇,可是卻迅猛無比,令人幾乎無法閃避。

危機關頭,葉峰釋放出毀滅氣場,且運轉燃血秘術,接著他鬆開木劍,後退了數百丈。

「毀滅的氣息……難怪會被楊聖選作傳人。」死靈自語,自語之時,他並沒有停止攻擊,而是一指按向葉峰而去。

葉峰手掌一翻,大劍赫然在手,把全身十分之一的血氣全部注入大劍中后,葉峰一劍劈向死靈的手指。

「轟!」

大劍和手指碰撞,天地轟鳴。

死靈的手指被劈開一個傷口,死靈根本沒看他的傷口,他看著葉峰,臉上儘是震驚之色,「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同時擁有武者氣場和道種?」

就在死靈震驚之際,葉峰再次出手,一劍斬下,劍氣縱橫,化作血色蒼龍,衝殺向死靈而去。

死靈忽然振翅,翅膀上黑氣大作,化作對翅膀虛影,閃電般斬殺向血色蒼龍。

「轟!」

血色蒼龍和翅膀虛影碰撞,天地轟鳴,氣流倒卷。

葉峰本想率先發動攻擊,可是遲了,死靈背後的羽翼再次一振,翅膀虛影再次幻化而出,朝著他斬殺而至。

看到翅膀虛影斬殺而來,葉峰只能退後,同時一劍劈向翅膀虛影。

碰!葉峰一劍劈在翅膀虛影上,頓時被震飛出數百丈之外,手臂發麻。

「等你修鍊到神勇境,並且開闢出十個血海的時候再來找我,現在的你還遠遠不是我的對手。」死靈沒有繼續攻擊,他揚手一揮,木劍嗖一聲射向葉峰而去。

葉峰伸手接住木劍,笑道:「下次我來找你的時候,輸的人肯定是你。」

說完,葉峰轉身離去。

看到漸漸消失在濃霧中的葉峰,死靈喃喃自語:「這個人類擁有十大武者氣場之一的毀滅氣場,還有器繫到種,真是不可思議。如果他真能開闢出十個血海,並且領悟出心力,或許真能闖過這一關。」

……

這個時候,葉峰已經離開了聖皇圖,回到了練功房。

第二天,葉峰和顧念奴等人一起離開了拜月山莊,半個時辰后抵達了比武廣場。

在休息室等了半個時辰后,比武的鐘聲終於響起,葉峰起身離開了休息室,登上了擂台。

擂台上,孟秋白早已經等候多時,看到葉峰登上擂台,他笑道:「如果你肯脫離紫岩宗,加入我黑水宗,我或許可以饒你一命!」

「我這個人最不喜歡被人威脅。」葉峰一笑。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孟秋白冷笑,不再廢話,全身黑水狂涌,數十條水流圍繞著他旋轉起來,如玉帶般飄動。

眾人色變,他們都沒想到,孟秋白居然會這麼早就開啟了黑水道種。

就在眾人吃驚之際,孟秋白大步邁出,隔空一拳轟殺向葉峰,黑水翻湧,凝聚成拳印,鎮壓向葉峰。

葉峰後退幾步,一記天王拳轟出。

「轟!」

兩拳碰撞,葉峰悶哼一聲,踉蹌後退了幾步,剛才孟秋白使出那一拳,至少也有四十五萬斤力。

「不用武者氣場的話,你必敗無疑,嘿嘿,不過就算用了武者氣場,你也沒有任何贏的機會!」孟秋白一笑,閃電般殺向葉峰,又轟出一拳!

葉峰釋放出毀滅氣場,毀滅氣場裹住拳頭,一拳迎了上去。

「轟!」

兩拳碰撞,這一次被逼退的人同樣是葉峰,他的力量還是遠遠比不上孟秋白。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色變,葉峰多半已經不可能是孟秋白的對手了。

寇爽等人的臉色也變了,臉上儘是擔憂之色。

擂台上,孟秋白步步逼近葉峰,笑道:「你為什麼不用劍?你的劍法不是很好嗎?」

「對付你,還不需要出劍。」葉峰一笑,忽然運轉燃血秘術,全身血氣大作。

嗖的一聲,葉峰閃電般衝殺到了孟秋白身前,一記天王拳轟殺而出,血氣衝天。

孟秋白冷哼,揚手一揮,黑水翻湧,化作一堵水牆擋在他的身前。

「轟!」葉峰一拳轟在了水牆之上,水牆當即崩潰,化作漫天雨,灑落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