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已經忘卻了很多記憶,但是本王能清楚的記著,當初本王身穿七海蒼龍甲,手持破陣霸王槍驍勇殺敵的場景!那時候沒有人會是本王的對手!凡是阻撓本王的人皆被本王的霸王槍斬於馬下!」

卧槽?!

七海蛟龍甲?破陣霸王槍?

這尼瑪不是項羽嗎?

薛維滿臉驚愕的看著對方,自己的鬼仆竟然是項羽?

我滴個鬼鬼!自己竟然召喚出來了項羽?!怪不得每次召喚出鬼仆所需要的靈力會這麼高,這可是項羽啊!霸王項羽啊!

「本王從不屑與認輸妥協之人為伍,本王對你接受失敗感到十分不恥!」

項羽怒斥道。

薛維一聽來脾氣了,

他自然知道項羽說的是什麼事。

「我他媽的可沒有接受認輸!如果認輸我早認了!如果不是這該死的地方,老子一定要弄死這個傢伙!」薛維怒道。

項羽看著不屈的薛維不禁思索著。

隨即,薛維眼前一黑,自己再一次昏死了過去。

……

空相哉緩緩的舉起了手中的太刀。

「好了,小子,你可以永遠的留在這裡了。」

就在空相哉的太刀落下的剎那。

一道黑光猛然從薛維的體內爆發,恐怖的靈力直接如同瀑布一樣傾瀉而下。

空相哉臉色大變,不斷後退。

這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這個傢伙體內會爆發出如此恐怖的靈力?他的靈力難道不應該被封鎖住了嗎?

黑光凝聚,巨大的黑影悄然的站在空相哉面前。

霸王項羽,現身!

「你是何人?!」空相哉謹慎的問道。

這個人為什麼會在一個先天十二階的小子體內隱藏著?尤其是這個人身上散發的靈壓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

「本王是斬殺你的人。」項羽淡淡說道。

「狂妄!我不管你是誰,阻擋在我面前就要接受被殺的準備!」空相哉沉聲道。

說著,空相哉直接衝過去,手中太刀直接揮出。

吭!

太刀重重的砍在破陣霸王槍之上。

一陣火花擦過,破陣霸王槍可以說沒有絲毫的抖動。

「雕蟲小技!」

項羽右臂一陣,一股巨大的力量爆發。

空相哉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但是項羽直接邁起巨大的步子衝過去。

七海蛟龍甲在快速移動的過程中發出金屬一般的摩擦聲。。 眼瞅著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邵小華主動出聲道:「阿姨,我洗好了!」

所有人的視線都被吸引過去,蕭謹言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黑沉沉的,很難看。

蕭母並未發現兒子的變化,主動起身,上前拉過邵小華在沙發上坐下。

「小華,快來,謹言,這位是誰,我就不用介紹了吧!」蕭母說着,看向葉老爺子,「老爺子,這位姑娘叫邵小華,你是不知道,之前謹言出了點兒事,是這位姑娘,救了謹言!」

邵小華有些不好意思,「我什麼都沒有做,是蕭大哥命大!」

葉老爺子狐疑的看了一眼貌似並不高興的蕭謹言,微微點頭,「那可真是要謝謝這位邵小姐了!」

「老先生,您叫我小華就行了!」邵小華說着歪歪腦袋,「我能叫您爺爺嗎?」

葉老爺子想了想,這邵小華救了蕭謹言,那就是蕭謹言的救命恩人,還間接的是萌萌的救命恩人,叫一聲爺爺也不過分,當即就笑開了。

「叫我葉爺爺就行,我是萌萌的外公!」

邵小華還以為眼前這個慈眉善目的老人是蕭家的老爺子,沒有想到是華曉萌的外公,這下想加深一下彼此之間感情的心思都斷了。

不過,她還是甜甜的喊了一聲,「葉爺爺!」

「想吃點兒什麼,喝點兒什麼?」老爺子問出聲。

「不用不用管我的,等外面雨停了,我就回去了。」邵小華故意提了一嘴下雨的事情。

果然,下一秒蕭母就說:「外面這麼大的雨,回去做什麼,在這裏住一晚上吧,當自己家一樣。」

目的達成,邵小華卻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這怎麼好意思呢!」

蕭母剛要說話,結果就聽到蕭謹言的話穿插進來,「確實是不好意思,既然這樣的話,我等下讓人送你回去!」

邵小華淋了雨,小臉本來就是有些發白,現在卻是白的有些透明了,局促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抓着衣服的裙角,看起來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蕭母立馬瞪了蕭謹言一眼,「怎麼說話呢,這麼大的雨,小華怎麼走,還有,收收你的臭脾氣,我知道你對萌萌好,但也不能對其他人都是一張冷臉,更何況,小華還是你的救命恩人。」

她並未往深處想,反倒是以為,蕭謹言的臭毛病又犯了,看誰都不順眼,都不會好好說話的。

蕭謹言倪了邵小華兩秒,低低嗤笑一聲,隨後起身,道:「我上去看看萌萌!」

看着他的背影,蕭母和葉老爺子有些莫名其妙,邵小華有些難過的說:「對不起,我不應該來的,蕭大哥並不怎麼喜歡我!」

蕭母安慰她,「別難過,他對誰都這樣,你不要放在心上,走,我帶你去房間看看!」

邵小華應聲,「好!」

房間里,華曉萌有些發燒的跡象,她感覺自己呼出來的氣體都是熱的,腦袋昏昏漲漲,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蕭謹言進來的時候,她把自己縮成一團,懷裏還抱了一隻大熊,嘴裏時不時的說一聲,「冷!」

男人身子霎時間僵住,快步來到床前,探了探小女人的腦袋,燙的嚇人。

他連忙湊過去在媳婦兒唇上親一口,又給小女人加了一床被子,道:「沒事沒事啊,我這就給慕辰打電話!」

蕭謹言是真的嚇壞了,不管慕辰正在做什麼,語氣強硬的開口,「現在,立刻,馬上就過來,十分鐘之內,晚到一分鐘你知道後果。」

慕辰嚇了一跳,收拾東西就往外走,嘴裏還在說:「別啊,我知道你着急,外面還下着雨呢,我這車開快了,得多危險!」

蕭謹言看了一眼陰沉沉的窗外,終於是放寬了時限,「二十分鐘!」

「好來好來!」

打完電話,蕭謹言拿了溫度計給華曉萌量,結果三十八度九,賊嚇人了,他急急下樓去找酒精,準備給媳婦兒擦擦身子,再準備一杯熱水。

剩下的等慕辰過來再說。

不曾想,他剛下樓,邵小華就端著蕭母燉的湯上來了,蕭母和葉老爺子正在談論結婚典禮的事情,沒有時間,她便主動要了這份工作。

進到房間,蕭謹言不在,邵小華鬆了一口氣,轉頭望向床上,華曉萌的臉色蠟黃,整個腦袋都陷在了枕頭裏,就算是睡著了,看起來也有些不安。

她在床邊坐下,用勺子盛起湯,特別溫柔的出聲說:「嫂子,醒醒,蕭阿姨給你熬了湯,你起來喝一口再睡。」

華曉萌醒不過來,她就去伸手推人。

睡夢中,總能聽到自己厭惡的聲音,華曉萌不滿的皺皺眉,嘴裏咕噥一句,「走開!」只是她身子不爽利,說起來的話軟軟的,沒有任何的氣勢,宛若瓷娃娃,一碰就碎了。

看到這一幕,邵小華眼中全是不屑,就這麼一個毫無特色的女人,是怎麼贏得蕭大哥的心的。

就算是叫不醒人,邵小華也沒有要放棄的意思,堅持不懈的去推床上的病號。

華曉萌在昏昏沉沉的夢裏,總感覺有人特別用力的懟她,很疼,夢裏她站不穩,幾次都摔倒在地上,還有討人厭的聲音,蒼蠅一樣,叫她:「嫂子,嫂子,嫂子……」煩死了。

終於是受不了,費力的睜開眼睛,她迷迷糊糊的看到床邊的邵小華,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嘴裏有氣無力的罵一句:「怎麼看到邵小華這個沙幣了,晦氣!」

邵小華的神情瞬間陰鬱下去,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繼續笑容滿面的道:「嫂子,你醒了啊,快起來喝湯,這可是蕭阿姨親自燉了很長時間的!」

煩人的聲音經久不散,華曉萌終於反應過來,自己不是在做夢,而是邵小華真的在她的面前,還端了一碗湯,她恍恍惚惚的明白過來,剛剛蕭母身後的人就是邵小華啊!

不對,邵小華怎麼會在這裏?她努力撐起身子,不高興的指著門口的位置,道:「你,出去,我不想,看見你!」

邵小華一副受了多大的委屈的樣子,難過的說:「嫂子,你就這麼討厭我嗎,我可是救了蕭大哥啊!」

她第一次將救人的事情放在嘴邊,不這麼做的話,不管是蕭謹言也好,還是華曉萌也好,對她的態度都是極差,自己會出此下策,完全是被逼的。

華曉萌愣住,她還是第一次見將救命之恩掛在嘴邊的人,真是有意思的很,腦袋疼的意識都有些不清楚了,她還在強撐著,嗤笑出聲。

「說得對,你可是,我,我老公的救命恩人,說吧,你想要什麼,錢還是房子,或者是,其他的東西!」

聽到這話,邵小華怒急:「在嫂子的眼裏,我就是這種人嗎,我什麼都不要,不過是喜歡你們,想要和你們交個朋友,那麼難嗎?」

華曉萌艱難的翻了一個白眼,「我可是,沒有交朋友的心思。」她要是沒生病,早就動手將人丟出去了,能不能別在這裏礙眼,不利於她的身體恢復啊!

「嫂子,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這麼對我?」邵小華眼裏蒙了一層水霧。

華曉萌簡直要笑出來了,「為什麼,你自己不知道嗎?我上次說的已經夠明白了,出,出去,別在我面前晃。」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邵小華有些激動,「我是蕭大哥的救命恩人,你不能這麼對待我!」

「呵!」華曉萌不想說話了,翻了一個身,閉上眼。

誰知,邵小華竟然是膽大包天的將她翻了回去,抹了臉上的淚水,指著桌子上的湯,「你討厭我可以,但這是蕭阿姨給你煮的湯,你必須喝完!」

華曉萌肚子不舒服,一點兒胃口都沒有,煩躁的道:「你能不能滾啊,我不喝,OK?」

下一秒,邵小華竟然是強硬的想要將湯勺往華曉萌的嘴裏塞。

就算是生病了,華曉萌也是一個有脾氣的人,一揮手,將湯碗掃到了地下,「我讓你滾,你踏馬的是聽不懂人話嗎?」

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驚動了屋子裏的所有人。

蕭謹言早就拿好了自己要用的東西,聽到聲音,腳下的速度加快,幾步就來到房間門口,看到地面上的慘狀,又看了華曉萌掙的通紅的小臉,心裏的暴戾霎時間涌動。

將手上的東西放下,上前將床上的小女人抱進懷裏,「萌萌,乖,不氣不氣,怎麼了?」

華曉萌的眼前一陣陣的發暈,深吸兩口氣,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抓住男人的衣襟,小聲的說:「我不想看見她。」

這個時候,蕭母和葉老爺子也來了,地上破碎的碗和勺子,還有流的哪裏都是的湯湯水水,已經說明了一切。

蕭母擔憂的道:「這是怎麼了?」

邵小華的眼淚瞬間就下來了,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知道嫂子生病了,想要喂她喝湯,結果她不僅將湯碗摔了,還讓我滾!」

聽到這番話,華曉萌的太陽穴不受控制的突突直跳,心裏犯噁心,噁心壞了,她閉上眼,不想說話,是真的好累啊,好難受啊!

蕭母卻是沒有要責怪華曉萌的意思,慌張的道:「萌萌,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這是怎麼了?」

葉老爺子也急了,這可是他的寶貝外孫女,乖巧又可愛,就算是生氣了,那肯定也是邵小華先招惹她的。

道:「是啊萌萌,哪裏不舒服,告訴外公,咱們先去醫院。」

華曉萌沒有了說話的力氣,是蕭謹言開口道:「不用去醫院,我已經喊慕辰過來了,萌萌發燒,快三十九度了,而且溫度越來越高。」

這下,屋子裏面的所有人都亂了陣腳,完全沒有人去管委屈的不行的邵小華。

蕭母:「哎呀,怎麼燒的這麼嚴重!」她說着,嗔怪的看了邵小華一眼,「你這孩子也真是,萌萌病的這麼嚴重,不想喝就不喝了!」

老爺子本來對邵小華的印象還不錯,結果這孩子一來就惹惱了自家的寶貝外孫女,好感度直線下降。

「先物理降溫,別燒的更嚴重了,如果不行的話,咱們就上醫院。」

華曉萌本以為蕭母會說她的不是,聽到兩位老人的話,終於是放下心來,眼睛一閉,又昏睡了過去。

蕭謹言將人連被子一起抱起來,「媽,房間等下再收拾,我先給萌萌擦擦身子,你們都出去!」

聞言,蕭母連忙去拉傻住的的邵小華,「你這孩子,別在這裏站着了,先出去,事情等下再說。」

。 實話實說!

深海魔鯨王的戰鬥力,在這些主宰級別高手眼裡,還真的是有些恐怖的。

光是氣勢!

就壓得他們喘息不過。

剛剛也就是深海魔鯨王,手下留情。

要不然就憑藉他那無敵的力量,足矣將他們全部都輕輕鬆鬆的砸成肉泥了。

「哼!」

深海魔鯨王冷哼一聲,滿臉傲然和不屑。

「葉小子,咱們直接進去吧,誰要是敢攔著……小爺這雙鐵鎚,就把誰直接砸成肉餅。」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是以,葉辰才能有這樣的速度。Next post: 話語也鄭重起來,沒有了之前的俏皮隨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