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危險!」林青山躲過致命一箭后,立馬大聲喊道。

與此同時,同行的林世震與林常鑄兩位凝神境長老,率先反應了過來,本能的喊了一聲,道:

「保護族長!」

兩位長老武技精鍊、戰鬥經驗豐富,從馬車中騰身而起,落在了林青山跟前。

二人的話音剛剛落下,就看到兩根箭矢破空而來,再次射向林青山,那兩根箭矢上的力道很大,射速極快,宛如幽靈。

「小心」林世震大喊了一聲,再次飛身一躍,鏘地一聲拔出隨身的冰靈刃,向著其中一道箭矢劈砍而去。

「咔……」的一聲,一道刀芒劈砍而出,直接將一道鋒利的箭矢斬斷擊落。

而另一側的林常鑄也很快,只見他雙手戴着一副藍色拳套,揮舞起雙拳,兩道拳影齊射而出,險而又險的擋住了另一支鋒利的箭矢。

這藍色拳套,也不簡單,是家族給專門他配置的靈器。

林常鑄和林世震剛擋住兩根箭矢的偷襲,還沒有來得及再做佈置,就看到兩道人影從兩旁的樹林中射出,向著他們兩個撲殺而來。

「一人一個!」林世震喊了一句,而後舞動着冰靈刃,向著其中的一個人影殺去。

「好,就依世震長老之言。」林常鑄應了一聲,而後也施展出一套大開大合的拳法,向著另一個偷襲的人影殺去。

就在兩位長老與兩個人影交上手的時候,林青山感覺到一陣陰風襲來。

還有人!

又是一道蒙面的黑衣人影襲來。

「對方的目標很明顯,就是自己!」林青山暗道。

這三道人影,很明顯都是凝神境。

在場的族人中,除了他自己,也就林常鑄和林世震兩位長老是凝神境。

族地平時需要一個凝神境鎮守,所以林青雪沒有來,其他的族人都是開元境的,雙方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自然也幫不上什麼忙。

既然如此,那就戰吧!

對方的目標是自己,開元境的族人沒有危險,林青山也能夠放手一戰,只見他運轉身上的真元快速運轉,猛然騰躍而起,拔出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刀,而後射出一道道刀影,向著撲殺而來的黑影斬去。

那個黑影穿着一身黑色長袍,手中拿着一把普通的長劍,長劍斜劈射出一道道劍氣,和林青山的刀影轟擊在一起。

「轟……」的一聲,刀影和劍氣相互撞擊,發出了一陣陣轟鳴之聲。

經過了這一番遠距離交手,林青山和黑衣人已經近在咫尺,只見兩個人都發動了攻擊。

一個人刀光芒似雪、一個劍光如電,殺機盎然、真元縱橫。

對方的真元比林青山更強橫一些,估摸著有凝神境三重的修為。

但林青山的刀法更勝一籌,早在幾年前,他的刀法就達到了合一境,如今更是爐火純青。

對方的劍法明顯沒到合一境,尚處於百劍層次。

林青山每一刀都堪比凝神境二重的全力一擊,對付那個黑衣人顯得遊刃有餘,而且仗着刀法的靈活,還凡次險些擊中對付的要害。

「斬風刀法!」

林青山的刀彷彿破開了虛空,帶着呼嘯聲,刀刀致命,將黑衣人吃的死死的。

「啊……」陡然間一陣痛呼聲傳來,讓林青山不禁眉頭一皺,他能聽出這是林常鑄的聲音。

來着不善,個個修為都比林氏三人略高一些,而且個個都有靈器。

林常鑄僅憑藉着一雙拳套,很難支撐。

「支援常鑄長老!」林青山大喊了一聲。

林青山知道林常鑄可能已經受傷了,但是自己和林世震都被纏住了。

此時只能先讓開元境的族人,先幫林常鑄牽制一番對手。

但這些黑衣人都不是那種剛進階的凝神境,普通族人很難威脅到他們。

自己必須趕緊擊敗對手,否則林常鑄落敗乃至喪命,到時候對方騰出手來,自己這邊就危險了。 劉毅作為旁觀者,明白的自然要早一些。

等山坡上的武裝分子們明白過來,並繞過火焰屏障開始追擊的時候,七個麥肯都已經快衝到山腳了。

在劉毅的注視下,一頭扎進了灌木繁雜的黑暗處。

緊接著,劉毅的夜視瞄具中,出現了兩團噴涌的熱氣團。

與此同時,兩個交疊的引擎轟鳴聲,跨越了幾百米的距離,出現在周邊所有人的耳朵里。

兩輛被安置在窪地里,用藤蔓遮擋住的全地形車,呼嘯著衝出,載著七個麥肯在茂密的植被間快速穿行。

只七八秒的時間,就把後面的追兵,給甩在了步槍射程之外。

又過了幾秒,追兵連視野都丟失了……

「嚓,怪不得行動力這麼高,感情早就留著後手呢。」獵犬喃喃說道。

麥肯剛才的那番「表演」,時機把握的好,武器應用合理,人員執行力高配合默契。

還有一點非常重要,那就是突圍方向和線路也極其完美。

結合上藏在山腳暗處的全地形車,明顯他們在事前,就已經謀划好了意外情況發生時的撤離辦法。

平心而論,只這一點,就給劉毅七人好好的上了一課。

「嘿~哥幾個,看加畔那面!」狸貓的聲音響起。

大家轉移視界看去的時候,只見加畔那面山頭,爆炸的火光接連閃動間,隱約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白色煙霧升起。

不用問,他們是在學麥肯,試圖用強火力打開缺口,在煙霧彈的掩護下突圍。

不過,他們選擇的是北面山坡,具體情況劉毅這面看不到。

「走啦,沒熱鬧看了。」等加畔那面的槍聲稀落了一些,劉毅悄然從潛伏的位置起身。

確實沒熱鬧看了,加畔那面聽槍聲就知道,突圍過程並不順利。

就算有逃出去的,損失也必然很大。

比國人那面還在掙扎,但始終被圍在山頂極為有限的空間里。

一個特戰小組,就算人員再精銳,一旦失去了機動性和騰挪的空間,被消滅只是遲早的事情。

七個人悄無聲息的繞過交戰區域,趁著周圍所有敵人都被那三個不知死活的小組吸引,順利的穿過了最危險的一片區域。

下半夜的時候,高梅的通信平台上,陸續接到了幾條後方發來的信息。

第一條是,加畔小組向後方傳回消息。

他們損失了三個人,餘下四人將會繼續戰鬥,直至消滅敵方魁首狼王。

第二條是,叢林狼方面向比國政府索要高額贖金,用以贖回五具屍體和兩名俘虜。

餘下幾條,是其它六個小組與敵接火的簡報。

總體情況讓人失望。

到凌晨三點為止,只有米國小組,憑藉著他們絕對領先技術的數碼偽裝服。

共消滅了二十一名叢林狼雇傭兵,並且每次都悄然出手,而後全身而退。

其它的,也就澳洲小組的成績還算過的去眼。

拉著大量武裝份子,在叢林間持續作戰了四個多小時,隨後脫離戰鬥隱蔽修整。

餘下四個小組,兩個被徹底擊潰。

和比國面臨著一樣的尷尬境遇,被捏著屍體和俘虜的狼王,獅子大開口的索要贖金。

另外兩個一度險些被包圍,激戰後雖然脫離接觸,但傷亡近半或超過半數,已經宣布退出此次行動。

再就是展會組委會向餘下各小組通報。

叢林狼已暴露的武裝力量,總數遠遠超過了五千人的規模。

更加精準的情報,還要等待衛星和高空無人機的偵查結果。

眼看著再過幾個小時天就亮了,劉毅幾個短休時商量了一下。

決定避開那些看似適合潛伏的區域,選了一處位於叢林狼核心區域邊緣的迎風坡,作為隱蔽點。

打算在天亮以前趕到那裡,並掘好半地下掩體。以此來渡過即將到來的白天。

等天黑后,再繼續接下來的行動……

隨著推進,山林間植被在不斷的減少稀疏。

等接近目標點的時候,前方的景象已經了變成了大片大片土黃色的石頭丘陵,只有少量的植被點綴其間。

再回頭看一眼,身後的鬱鬱蔥蔥蒼茫不絕。感覺就像置身於兩個世界的分割點似的。

「艾林就這樣,除開靠著大河大湖的地方,越往內陸去就越荒涼。穿過眼前這片荒漠,再往前一百來公里就進沙漠了。」斑鳩低聲解釋。

「這過度也太快了一點兒吧,讓人都沒有準備。」狸貓叨咕著。

「其實前面一片兒,也沒那麼荒涼。就是咱剛從叢林地貌里出來,有點兒不適應。」斑鳩笑了一下,帶頭往前走去。

「等等~」劉毅忽然出聲。

幾個人順著他的視線看了幾秒,除了黑乎乎的大地和將將泛青的天邊外,什麼也沒看到。

「嘶~」劉毅眼睛始終盯著右前方,吸了一口略帶清冷的空氣后,不太確定的說:「我剛剛看到有個人影在山線上晃了一下。」

「敵人?」鐵匠警惕的問。

劉毅搖了搖頭,回憶了下之前驚鴻一現的畫面。

皺著眉頭說:「像是一個人在扶著另一個走,後面還跟了一個。」

「別的小組?」高梅猜測的問。

「有可能~」劉毅點頭,看著高梅說:「我想跟上去看看。」

「你自己?」高梅覺得風險太高沒什麼必要。

「你想啊~」劉毅壓低了聲音說:「從我們掌握的情況看,到現在為止,共有九個小組和敵人交手了。

其中,咱們知道的有三個。」

劉毅扒拉著手指頭計算:「麥肯開著車跑了,比國消息已經確認,兩個被俘虜,其餘全部玩兒完。

另外六個里,兩個被滅兩個退出比賽。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樓上的人一聽說要吃火鍋,全都轟隆隆地跑了下來。Next post: 「看來,我是低估了你的無恥!」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