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乎是忘了,自己追蹤林天龍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殺他么?

眾人相視一眼,包括木森在內,他們都是被林天龍的恐怖嚇到了,但隨即想到能夠完成任務所能得到的好處,也就將害怕給拋之腦後,便立即朝著山坳深處追了過去。

當利益大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就算是有著賠掉性命的危險,大多數人都是會選擇去搏一把!這也是人之本性。

「啊!林天龍,我要你全家死絕!」

烈火聖子一聲大吼之後,便深深的再看了一眼那沒有頭顱的雲中天,對著其說道:「兄弟,一路走好!我定會將林天龍全家殺掉為你殉葬!」

隨後,他便是超控著火靈體,釋放出一股火焰一把將雲中天的屍體給燒掉,很快便是化作了飛灰,微風輕輕吹過,捲起一些骨灰在空中盤旋,畫面頗為詭異!似乎是死去的雲中天在向自己一直效忠的大哥道別。

又像是在為烈火聖子說出的為他報仇而感到欣慰!

就這樣,一位天才就此隕滅!

人就是如此,不管生前多麼的耀眼,有著多少的稱謂,多少響亮的名號!

但在死去之後,他們都只有一個名字!

屍體! 林天龍在突破眾人的圍堵之後,便是瞬間把速度提升到了極限,甚至比被野豬追殺時的速度都還要快上那麼一分。

後面的人也是對他窮追不捨,但別無他法,他只能是一直往前,希望這段山坳能夠不要太長才好。

最初他也是想到了逆鱗的空間移動,但奈何在這裡面貌似根本就無法使用它,也許這也是因為這裡面是獨立的一個空間,沒有外空間的原因,所以才是不能進行空間移動。

「糟了,這樣下去早晚都是會被烈火聖子追上的。」林天龍見後方的烈火聖子已然是超越其他人,距離自己也是越來越近了,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

若是暴露出自己所有的底牌,或許是能夠將烈火聖子留在此處,但主要是還有著其他人也在追殺著自己,若是暴露了五行靈體的身份,等他們傳出去之後,那個時候才是麻煩的開始。

而要是不使用底牌,貌似也不能夠將之打敗,甚至是連從這些人手中逃脫的機會都是很小。

介於兩種決定對於自己來說都是有著難以抉擇的想法,無論選哪一種方法都是對自己有百害而無一利,林天龍索性便暫時先不去想這些,先再前進一段距離在說。

要是前方還是如現在這般看不到山坳的盡頭,那就只能是選擇將底牌完全暴露,用以擊殺烈火聖子。

而就在林天龍被烈火聖子追殺了一會兒之後,山坳的入口卻是出現了一個人。

「嗯?這是……不好!」那人探查了一下這裡之後驚叫一聲,然後便是迅速向著山坳之中掠去,速度奇快無比,就算是現在正在逃亡的林天龍也是比不上他的速度。

……

就在林天龍被烈火聖子追殺的同時,倪彩、祁關炎與慕容復三人現在已經是來到了位於蓬萊秘境第一層中心的第二層入口。

這裡是一個巨大的祭壇,一個巨大無比的石門框矗立在祭壇的中央,從這邊看去,都是能夠看到祭壇的另一邊。

但石門之內的淡黃色光暈卻是讓他們確認了一點,那就是這個石門乃是進入第二層的傳送門。

唯一讓他們疑惑的是之前他們三人還在被一大群武尊妖獸追趕著,但直到他們踏入祭壇的範圍之後,那些妖獸卻都是在吼叫幾聲之後便悻悻的離開了。

彷彿是這個祭壇之上有著讓它們忌憚的存在一般,但祭壇之上卻是只有一個老舊的傳送門,另外傳送門的正前方還站著一個人類的雕像,模樣頗為英俊的,但看上來卻是有著一股無比威嚴的氣勢自雕像之內散發而出。

倪彩三人是最早來到這裡的,但他們卻是沒有立即對其一探究竟,而是站在祭壇的最邊緣默默的注視著四方。

他們是在等待林天龍與雷天,時間一晃而過,很快便是又過去了一個時辰,來到祭壇的人也是越來越多,有的三五成對,也有的孤身一人,但事實證明,能夠來到這第二層的入口,便是已經能夠說明他們的實力不容小覷。

這些人全都是與倪彩他們一樣站在祭壇的邊緣,這樣外面的妖獸既不能威脅到自己,也不用去做那出頭之鳥。

大家都是相互的警惕著其他人,在這裡面,能夠相信的人少之又少,所以都是害怕有誰會在自己的身後捅一刀。

同時,在那處山坳之中,林天龍終於是被烈火聖子以極快的速度瞬間超越了自己,攔在了身前,而在烈火聖子站定之後,其他人也都是追上來了。

現在林天龍是前有烈火聖子,后又有十數個修為至少都是在三階武尊以上的高手,插翅難飛,也許就是說的現在這個局面吧!

既不能夠前進又不能夠後退,這種場合讓林天龍又想起了開始的想法,要不要暴露底牌!

暴露出底牌之後,或許五行絕體的身份會被傳出去,但卻是能夠結束這些人的追殺。

而要是暴露之後,要是自己不能將這些人全部殺掉,等消息散播出去,那麼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要是事情真的像這樣發展下去,或許自己會被大陸上多數的超級門派合力培養,直至自己能夠帶領大家趕走天魔魔患為止。

但在這之前,不知會被多少天魔、以及人類暗殺,或許哪一天就死在了敵人的手中。

「拼了!」

林天龍心中貌似下定了決心,看著樣子是要動用底牌了。

「烈火聖子,我真的很後悔當日居然放過了你,現在給我帶來這般大的麻煩,想起來確實是讓人有些揪心的!」林天龍盯著烈火聖子沉聲道。

「今日你是不可能再有逃走的機會的。」烈火聖子不管林天龍的語氣對自己有著多麼的不敬,因為他知道要是自己被他激怒了,衝動之下肯定會麻痹大意一些細節,或許那樣就是順了林天龍的意,從而讓他逃走。

「在我的眼前,你居然是敢動手將我的兄弟給斬殺掉,說實話這一點,我確實是很佩服你這一點。」烈火聖子接著又道:「但,誰讓你殺的是我的兄弟呢!所以,今日你可別再想逃走了。」

「哼!」林天龍冷哼一聲,隨後戲謔的道:「你不是想知道我的修為為什麼會提升得這麼快嗎?」

林天龍接著道:「我告訴你,那是因為這個!」

說完,一記弒神指,第二指碎神魂突然觸發,攻擊瞬間便是抵達了烈火聖子的腦海之內。

「嗡。」

烈火聖子腦海之中嗡的一聲,接著他便是發現了自己的靈識居然是完全被那一股力量壓制在體內,怎麼也使用不了。

但即使是這樣, 萬界之出租自己 ,因為對於他來說,有著修為就已經足夠了,靈識對於他來說,本身就是出於起到輔助自己修鍊的作用!

「哼,雕蟲小技!」烈火聖子一聲冷哼,接著他的雙手之上便是出現了兩個火球,接著便是朝著林天龍丟了過來。

「讓你看看我烈火聖地的高級武技,什麼才是真正的實力!」烈火聖子哈哈一笑,因為現在兩個火球已經是與林天龍糾纏了起來,斗得正火熱,每一次的攻擊之後,林天龍的身上都是會出現一片被火燒過的痕迹!

林天龍也是覺得奇怪,為何自己的神識攻擊現在對於烈火聖子卻是沒有了用處了呢?

「哼,是不是覺得奇怪,為何你的靈識攻擊對我起不了作用了?」烈火聖子一邊操縱著火球一邊嗤笑著林天龍。

「那是因為我師伯給了我這個!」 六跡之萬宗朝天錄 ,又道:「這塊天外鐵能夠在我的身體之內形成某種保護,專門隔絕精神攻擊,所以你這次就休想再與上次一樣擊敗我了!哈哈。」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他在神識攻擊進入腦海之後都是沒有抵抗,反而是在神識攻擊在他腦海之中炸開之後根本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

林天龍心中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原來自己的神識並沒有出現問題,不過他的底牌可不止這點呢!

林天龍一邊應付著兩個火球,一邊用著恥笑的聲音道:「烈火聖子,你以為我就這點兒能耐么?你錯了,我的底牌,可是遠遠不止這些呢!」

話畢,林天龍的速度陡然又是增加了幾分,快速的躲過了兩個火球的攻擊,出現在了離火球數丈之外的地方。

「弒神指,三指裂大地。」早已爐火純青的弒神指隨著林天龍一聲爆喝激發而出,狂虐的朝著火球飛去。

「嘭。」

兩者在碰撞之後,盡皆都是消失不見,剩下的只是地上的一片焦黑。

「噗噗。」烈火聖子在火球被林天龍的攻擊打散之後一連吐出兩大口鮮血,之後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林天龍。

「你剛才使用的是……弒神指!」烈火聖子喃喃的道:「原來消失千年之久的弒神指竟是在你的身上,那豈不就是說明你是那玄天宗的餘孽!」

「哼,既然被你知道了,那麼無論如何,都是得將你們全都給留在此處了啊!」林天龍沉聲道。

「雷兄,現身吧!」林天龍突然對著虛空喊了一聲。

「嗯?」烈火聖子聽林天龍這麼一喊,心中一驚,連忙四處查看。

在查探一圈之後,他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於是便冷笑的看著林天龍,道:「玄天宗的餘孽,你以為我會上你的當么?不說雷天並沒有在此處,就算是在這裡,那又如何?」

「我承認我的實力比不上雷天,他的修為我也是看不透,但那又如何?我們這麼多人,難道他還能將我們全部擊殺么?」

「對啊!小雜種你就乖乖的把弒神指交出來,然後伸出脖子,或許烈火聖子還能給你一個痛快!」木森陰森的附和道。

「嘿嘿!待會兒你們就會知道你們現在的這種想法是多麼的愚不可及了!」林天龍冷笑道:「況且,弒神指貌似也不是你們能夠染指的,因為,你們還沒那個資格使用它!」 事實也確實如此,弒神指卻是不是他們能夠染指的,因為想要修鍊弒神指必須要擁有五行靈體才行,就算是有五行靈體那也必須要會玄天心法才是能夠將弒神指的威力給發揮出來。

也不是說普通人不能修鍊,只是普通人修鍊弒神指之後,所能發揮出的威力也就與普通的玄級武技一般而已,最多也就是比之強上那麼一點點兒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

然而,雖然外界也是傳言說弒神指與玄天心法沒有五行靈體無法修鍊,但在沒有得到確認之前,誰都不會相信。

所以,烈火聖子也是並不相信那些所謂的傳言,是不是真的不能修鍊,只要自己奪過來試試就知道了!


「我不能染指?這天下還沒有我烈火聖地不能染指的東西,我就讓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染指!」烈火聖子再次凝聚攻擊,準備將林天龍一擊便拿下。

「他的東西,確實不是你就能夠染指的。」這時一個聲音突突響起。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林天龍的身前,隨手一揮便是將烈火聖子的攻擊完全抵消。

而這道身影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雷天。

「雷天!」烈火聖子陰沉的道,顯然是對雷天前來攪亂他的好事產生了怨氣,但奈何人家的修為高,自己又不能貿然動手。

「噗噗噗……」這時,在林天龍的身後,剛才圍攻他的那些人,居然是一個個的都倒了下去。

他們的脖頸之處,都是留有一道血痕,然後血痕哧啦一下便是噴湧出鮮血。

「你……你竟然將他們全都給殺掉了!」烈火聖子見狀不由大吃一驚。

赤脚村醫 ,竟然殺人於無形之中?

那些人在被殺死之後竟然還矗立了一段時間才是倒下,而在他們倒下之後,竟然還過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傷口才是噴出血液。

可見雷天的修為已然超過了這些人太多,加之他對劍道肯定也是獨有見解,不然也不可能做到如此。

而木森卻是逃過了一劫,正是因為他在剛才林天龍喊出『雷兄』二字的時候便是到了一側,一直提防著,否者他的下場比起這些人也好不了哪裡。

此時的他早已被嚇得不知所措,迅速逃到烈火聖子身後,他那下身也早已濕透,可見是被嚇壞了!連那啥也都是沒有憋住。

「想不到雷兄對於劍道的專研竟是到了如此境界,果然不愧是中州四大家族之一的雷家少主,名副其實。」林天龍心中暗道。

若是沒有剛才這一幕的發生,林天龍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出雷天居然是有著如此強橫的實力。

「既然你發現了他使用的乃是只有五行靈體才是能夠修鍊的弒神指,那麼,想必你不會猜不到他就是五行靈體吧?」雷天森然道,語氣極為的冷森,彷彿就光憑他這聲音就是能夠殺死人一般。

不等烈火聖子反駁,雷天又將劍舉了起來,劍尖直指烈火聖子,道:「既然你知道,那你為何還想要殺了他?難道你不知道五行靈體的他對大陸的重要性么?」

隨即話鋒一轉,道:「還是說你們烈火聖地已經強大到了可以以一家對陣整個大陸?天魔的入侵你們能夠解決?」

「或者是……」說到這裡,雷天的語氣便是更加的陰沉了幾分,道:「你是天魔化身而成?又或者,你們整個烈火聖地都是已經被天魔所蒙蔽了心智,成為了它們的走狗?」

「這樣的話,今日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放過你了!」

「血口噴人,雷天你這簡直就是在污衊。」烈火聖子雖然忌憚雷天的實力,但他卻是無論如何都是不敢背負天魔走狗這一將會永世流傳的罵名的。

說實話,他其實也是挺討厭天魔那種邪惡而又噁心的東西,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反駁得如此之快。

「噢?我在污衊你么?呵呵,那麼為何在你得知林天龍的身份之後還要對其出手,甚至若不是我的出現,他可能已經被你們給殺掉了!」雷天再次呵斥道。

「雷兄,你這是一口咬死他另有企圖了啊!這招真絕。」林天龍傳音道。

「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說的?我今日認栽了,走。」烈火聖子說完就要逃走。

「這樣就想走?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竟然把我剛才說的話給忽視了。」雷天對著烈火聖子暴掠而去,今日他是並不打算放過他們倆了。

既然林天龍的身份都已經是被他們知道了,就更加的不能放過了,若是他們出去后四處亂傳,豈不是將林天龍提早的暴露在了天魔的面前?